第十七章:书院辛秘
愤怒的小工2018-10-20 12:522,457

  夜色笼罩着书院及沧澜山,在人们看不见的角落,一只老鼠耸动着鼻息,追寻记忆中的味道,他在寻找那潜藏在夜色的食物。

  武长陆的屋内此刻十分的热闹,秦无忧、陆惊鸿、田万、武长陆围在一个桌子上,桌子中间放了一圆形的锅,原来这四人竟在此烫火锅。秦无忧本是好酒之人,这段时间已经忍很久了,而武长陆也喜好两口,如此美食怎可无酒,两人此时竟斗了酒,田万和陆惊鸿虽然酒量一般,但也吃喝的津津有味。

  武长陆好奇打量着三人,边喝酒边说道:“洪三怎么没来呢?”

  田万道:“这洪三勤恳的很,我们邀他来找武老师交交心,他却说晚上大好时光要抓紧时间去修行,你说这小子气不气人?”

  “吴老头对天下有恩,所以我书院也对奇异门另眼相看,每年甲级班的名额都有他们一份,但奇异门之前来书院进修的学子,年底院试成绩都不是很理想。我估摸奇异门让洪三进书院来,一来想让他修为有一定的进步,二来恐怕是想让他取个好成绩提升下奇异门的名声。我就怕他对后者看得太重,欲速则不达啊,修行路上阻碍重重,不是所有人都是楼主和侯爷那样的人物!“

  武长陆一声叹息,看来他对洪三还是有些担心,接着道:“你们几个臭小子真是找准了我的爱好,备了这好酒好菜,不会告诉我准备让你们武老师我白吃吧,秦无忧,是你有事要找我吧?”

  秦无忧点了点头,眼神勤恳的看了看武长陆。

  “小秦啊,你既然找了到我,我定竭尽全力,但我担心……”

  “我听葛大叔说曾今有人在书院医好了此伤。”秦无忧插话道。

  武长陆沉思道:“葛天南?他居然知道此事,虽说此事是书院的秘密,但我却不能骗你,的确有人在此医治好了天府被毁的伤,但此人身体异于常人,。”

  田万好奇书院的的辛秘,道:“秘密?难道是此人身份不同寻常?”

  陆惊鸿向田万道:“就你最八婆,别打断武老师的话,”

  “我那是探求事实真相,对吧,武老师,历史的真相。!”田万抗议道。

  “看来我这是作茧自缚啊,这件事在我书院中也仅仅只有我和院长知道真相,想那葛天南可能只是听到了什么传闻,不然他也不会让你来书院。告诉你们也无妨,但你们不能告诉别人,因为这是书院的一大耻辱。”

  武长陆苦笑道:”的确如田万所说,此人的身份不同寻常,因为他来自妖族,后来世人皆称他为楼主。”

  武长陆望着三人一脸震惊的样子,当年自己从师尊处得知这一消息时何尝不是如此表情,因为世上被称为楼主的只有那么一位,恐世人谁都无法想到给人族造成巨大灾难的楼主竟出自人类的守护神——书院。

  “当年他天府破碎入书院丙级班学习,开始一直默默无闻,直到一天他从藏书楼出来时,天府竟被完全好了,修为从此一日万里,竟在最后的院试中躲得魁首。”

  秦无忧道:“难道藏书楼里有什么典籍能治好此伤?”

  武长陆摇了摇头道:”因为他在藏书阁内遇到当时院长,那时人族在这个世间是唯一的大族,文化绚丽多彩,高手如云。当时的院长修为举世难敌,闲来无事他竟想要攻克这万世以来的一大难题。“

  “他成功了。”陆惊鸿道。

  “的确,他成功了,他以一身修为为基础,再以楼主妖族强大的血脉为框架,竟重造天府,但他却为人族塑造了一个难以想象的敌人。”

  武长陆尴尬的道:“终于书院因这院长几乎招来灭顶之灾,他死后,书院再也困不住这绝世大妖,短短十年他的修为就突破至冬冽境,而后他返回妖族创建了山海楼,妖族从此强盛了起来。终至人妖两族大战,前任院长率戒律藏书两大首座前往山海楼,院长冬冽大成境最后竟也被这妖割了头颅祭旗,两大首座到至今也不知所踪,恐怕早遭其毒手。”

  “楼主修为到底有多高?”田万好奇道。

  武长陆突然闭着眼道:“很高,可能无限接近天元圣境。”

  秦无忧向武长陆道:“难道我不能按照当年方法医治吗?”

  “一来当年楼主在返回妖族前将关于他的所有资料都销毁了,当年医治的过程资料皆没有了,二来楼主乃是妖族血脉强大无比,人族的血脉根本不肯能做到,就算能做到也不知当年院长是用何功法完成的。”

  武长陆盯着秦无忧安慰道:“不过你也不要担心,既然楼主能治好天府,就说明这伤并不是全无治愈的可能,藏书阁藏书浩如烟海,也许哪本典籍上就记载治愈此病的方法。退一步讲,就算无法治疗此问题,你也可以弃武从文,将来做个军师丞相也未成不可。”

  秦无忧已听出武长陆宽慰之言,恐此生已无修行可能,叹道:“难道天要亡我秦八?”

  “丘八,什么丘八,难道你是丘八?”田万道。

  秦无忧顿时一脸尴尬,不过好在田万没有就这事深究下去。

  武长陆已看出秦无忧话中灰心丧气之意,鼓舞道:“秦小子,你放心,我武长陆做事绝不会放弃,定为了找出疗伤的办法,但你也不可以自己放弃自己,那样你只会让我看不起。”

  陆惊鸿宽慰秦无忧道:”我陆惊鸿此生识人无数,但却和秦兄最为投机,因为秦兄的豁达和坚毅始终令陆某佩服,所谓有志者事竟成,我相信秦兄定不会被这困难击倒!“

  此时,田万也喝道:“算我一个,咱们风力风里来。火里火里去,有用的到我田万的地方只管吩咐一声。”

  秦无忧本性情坚韧,听三人之言,顿起雄心,旁人都对自己不放弃,自己岂可放弃自己!

  ……

  书院最高的建筑屹立在沧澜山深处,虽为最高但楼却不高,书院的秘事堂就设在此处,专议绝密之事。秘事堂中戒律堂首座正向一老者禀报道:“这武长陆也太放肆了,仗着自己是前教习首座的大弟子平时不将我书院几大首座不放在眼里就算了,今日居然在公堂上揭秘什么历史的真相,还什么吴老头,那不是一片胡言吗?”

  “谁告诉你那是一片胡言?”

  何知秋深邃的眼神盯着卫哲,竟盯得他头皮直发麻,不敢说一句话。

  “他讲的都是真的,是这个世道的真相!他不把你们放在眼里不是因为他是陆无双的徒弟,也不是因为他有着你们难以相比的修为,更不是因为他嫉妒你们首座的位置,而是他根本没有把这些功名地位放在心上。”

  何知秋看了看窗外闪烁的群星道:“当年他从前线归来,我本欲设置副院长一职让他担任,可他却拒绝了。”

  功名利禄本无物,无问西东是本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年忆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年忆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