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演武场的悲剧
愤怒的小工2018-10-21 12:212,463

  一月的时间转眼已经过去,秦无忧在藏书楼日复一日翻看着各类书籍,藏书教习们从开始的惊讶到后来慢慢的适应了。他翻看了一万零八卷奇人异事录,又将修行法门看了一小部分,描述天府的资料还是很多,但却未找到半点关于治疗天府破损的相关的文献。

  期间,陆惊鸿和田万甚至欧阳菁都来帮过他,也仍旧没有什么结果。

  但秦无忧今日却未在藏书楼中呆太长的时间,因为他昨夜回宿舍的途中收到一纸条,上面写到“欲寻求天府之事,请明晚亥时于书院演武场相见”,虽然秦无忧认为此事可能是他人的恶作剧,但他也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准备晚上去试一试。

  ……

  夜晚的书院是宁静的,透过薄薄的云层,月光洒在青石板上点亮最后一丝光明。在宽广的演武场上,稀稀的有几个学子仍在努力的练习。有的正不停地挥刀,希望从祖传刀法中领悟出新的意境;有的正苦修打坐,寻找突破修为的机缘。

  秦无忧沿着青石板巷向演武场走去,望着演武场上正在修行的学子,心想万一有一天自己能恢复修为,一定如场上这些学子一般努力修行,不辜负上天的眷顾。

  “秦八?”

  秦无忧身后响起一道声音,他想都没想,本能就转过身去,却见南宫宇与李清向他走了过来。

  “你果然是秦八,开始我还不相信,却没想到是真的?”李清一脸阴笑道。

  秦无忧意识到事情的不妙,秦八之事是怎么泄露出去的,书院只有陆惊鸿知道此事,连田万和武长陆他都没有告诉,难道陆兄出卖了我?不可能,陆惊鸿不是那样的人,难道是他们猜测到的,刚刚他们喊秦八只是为了试探我,看来自己来书院后,警觉性已经降低了太多。

  秦无忧知道事情已到退无可退的地步了,道:“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秦无忧就是秦八,秦八就是秦无忧,你们意欲何为?”

  南宫宇恶狠狠的盯着秦无忧道:“邀月公主天家贵胄,岂是你一贱民可以染指的,今日我要代我哥哥教训一下你这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家伙!”

  秦无忧冷哼道:“那你哥哥岂不是连癞蛤蟆都不如?”

  南宫宇本是城府深沉之人,听完秦无忧之言脸皮气得紫胀,道:“李兄,这秦无忧不是曾得罪过你,今日你可得好好教训下他,让他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

  李清看了看南宫宇,颇难为情道:“这秦无忧虽说全为修为,但他毕竟是仙府推荐过来的,若今天将他收拾了,我怕书院和仙府降罪下来,我李家可承担不起。”

  “李兄,尽管放心,书院与我南宫家相辅相成,将来书院因此事怪罪下来,由我南宫宇一力承担。况且他不过一贱民,仙府怎会为了他得罪我南宫世间。”

  南宫宇甩了甩衣袖道:“李兄你要知道这秦无忧是我兄长南宫俊点名要收拾之人,今日你收拾了他,家兄难道会忘了李兄?”

  李清听南宫宇琢磨到,自己本欲投靠商无极,可他始终对自己不理不睬。今日若能讨好这南宫世间,要知这南宫俊是南宫家的继承人,若能讨了他,就等于是傍上南宫世家这棵大树,那我今后在族中地位必定稳步提升。况且这秦无忧曾见恶自己,本想找机会暗中修理下他,今天有这么好的机会岂能不利用,向南宫宇道“此事过后,还请南宫兄在你兄长面前多多美言,我李家绝不忘你大恩。”

  李清接着转身向秦无忧道:“秦兄,你要怪就怪自己,课上非得跟我顶缸,弄得我一身难堪。还有你没有那个本事,为何非得去招惹那邀月公主,她岂是你能去追求的!”

  话完,李清一掌向秦无忧拍去,秦无忧见势举臂横档。若在以前,此招他肯定接了下来,可此时修为全无,只听砰的一声,秦无忧身体就向后飞出了三丈之远。

  李清接着向秦无忧走去,扯起秦无忧的头发把他身体提至半空,一耳光向秦无忧右脸撸去,接着一耳光向秦无忧左脸撸去,边撸边道:“叫你让我下不了台阶,叫你你招惹邀月公主,叫你让我下不了……”

  秦无忧嘴角全是血,恶狠狠的盯着李清道:“今日之恩,在下必将铭记于心,将来必将如数奉还。”

  李清一时竟被秦无忧凶狠的模样吓住,声音有些颤抖的道:“南宫兄,要不此事就算了吧,他已经被打成这样了。”

  南宫宇双手覆背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李清细细品味这南宫宇的话,这南宫宇也太狠了,收拾了别人也就算了,还要杀了他。再想起秦无忧那眼神,就算今日放过他,难免他会报复自己,更何况自己现在已是骑虎难下,若不杀他,得罪了南宫宇不说恐怕今后也日夜难眠了!

  李清立时心生歹意,一掌向秦无忧脑袋拍去。

  “住手!”演武场中出现一少女喝声。

  一丝巾蒙面少女左手接住了李清的掌势,双掌相交,只见李清倒退数步方才站稳身体,嘴角已挂了一丝血迹。

  “你是什么人,竟敢管我南宫家的事?”南宫宇喝道。

  那少女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秦无忧,抬头道:“大家都是书院的学子,你们竟出如此重手,难道不怕书院的惩罚吗?”

  南宫宇提了提手中的剑道:“哼,多管闲事,难道你不知道好事者都不长命吗?”

  南宫宇正欲拔剑教训一下这少女,却有一少年声音传来:“南宫宇,难道你南宫世家已经沦到专欺负妇女病残的地步了吗?”

  洪三提着他那把篾刀走了过来,他看了看那少女道:“原来是彩衣姑娘,多谢你救下了秦兄!”

  南宫宇忽想到了什么,向那少女道:“姑娘便是丙级班的蝶彩衣?”

  那少女向南宫宇点了点头,又向洪三表示了感谢。

  南宫宇见今日之事有蝶彩衣与洪三插手,势必要不了秦无忧的性命,这洪三本是自己忌惮之人,一身修为与自己在伯仲之间,要分胜负恐怕得见生死。不如今日就卖这二人一个面子,一来可博得这美人的好感,二来自己心思在院试三甲的位置,何必在今日要浪费真元在洪三身上他日便宜了别人,况且如果比试动静太多必然招来书院的教习,到时当着众人的面恐怕不好解释了!

  南宫宇遂把剑收在腰间,向洪三及蝶彩衣抱拳道:“今日我就看在彩衣姑娘的面子上饶过这秦八。洪兄,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两的比试就放在年末院试上,到时候我一定要见识一下篾刀的威力!”

  说完,南宫宇看了看满脸是伤的秦无忧道:“没有本事就别招惹不该招惹之人,再有下次,你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秦无忧死死的盯着南宫宇和李清道“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说今天的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年忆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年忆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