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媚惑众生
愤怒的小工2018-10-21 22:052,803

  啊……疼,手断了!”演武场上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蝶彩衣扶着秦无忧站了一起,听他惨叫后白了一眼他道:“你刚才的英雄气概哪去了,不是还要找他们报仇么,此时却叫的这么惨!”

  秦无忧心想刚才虽被这二人给揍了,但气势不能输啊,不论将来能不能报仇却不能认怂。

  秦无忧从衣服撕下一块布料,绑住了自己的右手,道:“虽然自己以前也经常受伤,但右手断了还是很疼,这与英雄气概无关!”

  蝶彩衣心想自己好心救他,他却恶言相对,不禁有些生气,正欲出言挤兑几句,回眼望去,秦无忧虽然脸上伤痕累累,脸也肿的不像样,但一双眼睛却出奇的明亮,经历如此挫折却未抱怨半分,这不就是真正的大丈夫的行径么!自己刚刚在他受伤后调侃他毕竟也不对,他生点气挤兑两句也是应该的。

  秦无忧说完此话也有些后悔,毕竟刚刚眼前这少女救了自己一命,大丈夫恩怨分明,不管这少女怎么说,自己实不该恶言相对。

  一时双方竟都未说话,场面极为尴尬,这时一直在旁的洪三道:“秦兄,时间有些晚了,我准备回宿舍了,你是跟我一起回去还是等会自己回去呢?”

  蝶彩衣也在一旁道:“你受了伤,跟他回去吧,别一会那两个恶人又出来欺负你!”

  “洪兄,大恩不言谢,但我还想在这里想一些事情,就不跟你一起回去了,晚点我再回来。”

  秦无忧又盯了盯蝶彩衣道:“刚听洪兄说,姑娘就是丙级班的蝶彩衣?”

  蝶彩衣答道:“对啊,我就是蝶彩衣,如假包换!”

  秦无忧突然文绉绉蝶彩衣拜了一拜道:”早听姑娘的芳名,却未得见,今日得姑娘相出手相助,话不在多,姑娘今后用得到我秦八的地方,尽管开口!”

  “秦八,原来你就是那个秦八,怪不得刚刚他们……”

  蝶彩衣这话没有说完,心想这人怎么突然文绉绉的,好奇盯着秦无忧道:“好,将来要是有难事我一定找秦兄帮忙。我也准备回宿舍了,我看你就跟他一起回去吧,快到子时了,你一个人呆在这里也不太安全!”

  “我还想呆呆!”

  ……

  望着洪三及蝶彩衣远去的背影,想起刚刚南宫宇及李清那小人得志的表情,左手狠狠砸了砸身旁的青石板,心道此仇不报非君子!

  正在秦无忧琢磨怎么报仇的的时候,一道黑影已向秦无忧走了过来,此时秦无忧修为全无,耳力也下降许多,竟未发现。

  “秦八,你果然就是秦八。”一声黄鹂般的声音在秦无忧耳边出现。

  秦无忧以为蝶彩衣不放心自己又回来了,转头望去,却不是蝶彩衣。

  这少女穿着米黄色的裙子,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软饱满的红唇,娇俏玲珑的小瑶鼻秀秀气气地生在她那美丽清纯、文静典雅的绝色娇靥上,再加上她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活脱脱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夜色也遮不住她的美丽!

  “是你?”

  “秦兄是不是很惊讶,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那少女一脸笑容盯着秦无忧道。

  秦无忧疑惑的盯着少女道:“秦姑娘不会是暗恋上我了吧,一直跟踪我!”

  那少女娇媚的一笑道:“其实我早就对秦兄芳心暗许,你看我两都姓秦,将来我们孩子也姓秦,不是很好吗?”

  秦无忧盯着那少女的双眼,脑袋竟开始迷迷糊糊的了,心道糟糕,再听那少女之言,只觉得这少女的话竟如此动听,若能跟她在一起一辈子该是多好啊!

  那少女望着已陷入梦魇中秦无忧,心想自己好不容易精心布此一局,终于趁他受伤,身体和心智都最脆弱的时候将他迷住,道:“你既然如此爱我,就把前段时间得到的那块玉佩送我给当定情信物吧!”

  这少女不是别人,而是秦无忧的同学,甲级班的秦思雅。那日鬼无常在船上没有成功撸走秦无忧,他就一直派人盯着船上的动向,秦无忧在何处下船,何时入院他都清楚。

  鬼无常本想秦无忧下船后立即动人抢人,可葛天南一直尾随其后,他一直没找有合适的时机出手。而后秦无忧进入了书院,他知书院高手众多,自己只要一出现,必将被他们发现,莫说夺取玉佩恐怕性命都会丢在书院。故他一方面传信混入学子中的魔师宫传人秦思雅,让她想办法拿到那个玉佩,另一方面他亲自赶往洛都,如果玉佩被秦无忧交给仙府带给朝廷,他好想办法从朝廷的手中夺回此物。

  秦思雅收到鬼无常信后,心知那玉佩是师尊必得之物,魔师宫搜寻了多年,才知此物在妖族前太子手中,没想到后来竟被秦八带回了人族。这一月来,秦思雅日日观察秦无忧,一直寻找机会,可这秦无忧要么呆在藏书楼,要么就跟陆惊鸿田万在一起,自己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

  后来书院竟传来邀月公主与秦八在船上私混的消息,她知此事是个绝佳的机会,可以大做文章,他就将秦无忧就是秦八这件事偷偷的告知了南宫宇,做了今日这个局。

  方才蝶彩衣和洪三插手此事,她当时以为今日必将功亏于魁,没想到这秦无忧后来竟一人滞留呆在这演武场,才有了现在这一出。

  秦无忧迷迷糊糊将自己藏于腰间的玉佩掏了出来,伸出左手将玉佩递给秦思雅,那玉佩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做成,形呈月牙状,两面分边刻着一赤裸的人首蛇身男女。

  秦思雅看见玉佩,不免心底一喜,能得到这玉佩,哪怕不能在这书院学子也值得!

  秦思雅正伸手欲拿这玉佩,突然一道银光闪过,秦无忧手中的玉佩已然不见,秦思雅向前方望去,在她的前方站着一老妇人。

  她满头银发,梳妆的却很整齐,身披一件深色的风衣,一双深潭似的双眼盯着秦思雅,满是皱纹的脸上绽放出菊花瓣般的笑容道:“媚惑众生,你是魔师宫的人?”

  秦无忧仍沉浸在秦思雅的梦魇中,但这老妇人之言竟似九幽的魔神一般毁坏了他梦中的场景,红装素裹突然变成了一片白色,美丽的新娘竟化为恶鬼向他扑来,秦无忧一下就从梦魇中惊醒了过来,满头是汗。

  秦无忧左手摸了摸额头,心中仍是后怕,这秦姑娘虽美若天仙却心如蛇蝎,若不是这位老妇人相救,恐怕今日就着了这妖女的道,今日自己真是命大,前后有蝶彩衣和这妇人出手相助,看来今后得多加小心了。

  秦无忧向那老妇人表示感谢后,盯着秦思雅道:‘’原来你跟鬼无常的一伙的?”

  秦思雅愤恨的望着那老妇人,这老妇人破了她的魔功使她被魔功反噬受了不轻的伤,沉声道:“秦无忧,你果真运气非凡,进书院有田万陆惊鸿相伴,今有蝶彩衣和她帮你,今日我自认倒霉,但你要记住这笔帐我迟早要找你算!”

  秦思雅一边说话,一边默运魔功,心想今日自己一定要出书院,虽玉佩近在咫尺但这老妇人修为高深,自己万万不是敌手,如若等到这秦无忧把自己的身份禀告给书院,再走就来不及了。

  “天魔盾,你是从哪里学来的?”

  秦思雅突觉周身空间被锁,莫说逃走,连动也不能动,一时心慌了起来,脱口道:“当然是我魔师宫的绝学!”

  老妇人双眼盯着秦思雅,口中嘀咕道:“魔师宫?魔师到底是谁?”

  秦思雅此时心中却想,难道这老妇人与魔师有何瓜葛,今日这妇人的修为处处克制自己,这天魔盾乃是魔师亲传的绝学,就算高出自己数倍的高手也挡不住自己逃跑,她是怎么做到了?

  连那老妇人看着那玉佩,沉思片刻朝秦无忧道:“古巫令怎么在你手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年忆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年忆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