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法律问题
愿乘行云2019-11-18 16:003,569

  我说:“原来你把伊雯嫁给齐力克,把阿伊娜许给托弗斯还有这一层想法?”

  雅葛斯道:“正是,刚好托弗斯的妻子死了,死得太是时候了,这大概是老天也在成全我。唉,刚才我见了你,精神振奋,只想把所有的话都说完,可是我现在头又有点昏了……”

  我说:“那你先休息休息,等会儿再说。”

  雅葛斯道:“我想把话说完。你可要记着我的话!”

  我笑了笑:“雅葛斯,谢谢你。我知道你是为我好,看在你生病的份上,我也不跟你争!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你有没有征求过我的意见?你以为我是个物品,随便你做了主吗?你要我嫁谁就嫁谁?你有没有问过我愿意不愿意?你当不当我是你的妻子!你到底在不在乎我?”

  雅葛斯苦笑了一下:“你别激动。其实我们还没有举行过婚礼,也没有正式的诏书,在法律上你还不是我的妻子,但在事实上你就是我的妻子。因为你是我事实上的妻子,所以你将分担我的荣辱,将承受我的遗产;但你不是我法律上的妻子,在这一点上给人以口实。这都是我的错……我很后悔,我对不起你!”

  这是我几乎完全忽略了的一件事,不仅雅葛斯一直对我很好,雅葛斯手下的臣妾们还有外来的使臣都叫我王后,天下人都当我是雅葛斯的正式王后,我在宫里的尊崇地位也无人可及,我有的时候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总是很快就扔到一边了。现在雅葛斯自己提到了这件事,我心里难免伤心痛苦,但见到脸色惨白,神情痛楚,我又岂能去责备他?无论如何,现在最要紧的是治好他的病,一切等他的病好之后再说。

  于是我说:“这件事,你先不提,过些日子再说。现在最要紧的是治好你的病,你答应我,先不要吃那个迪伦医生的药,让我给你配一付药治治!”

  雅葛斯叫道:“哎呀,你也要拿我做试验哪!我受不了啦!”

  我忙说:“别嚷啊,给我两天的时间,好不好?难道你连我都信不过吗?”

  雅葛斯道:“不是,我约好了后天那个医生给我服药,我不想失信于人。如果你真的想给配药,要马上配出来,明天之前必须见效。否则,我还是要吃那个迪伦医生的药!”

  我怒道:“命是你的,你怎么就当作儿戏看?你,你还说我呢!气死人了!”

  雅葛斯笑道:“好好好,别生气。你远道而来,也累了饿了,先吃点儿东西再说。晚上咱们慢慢谈。”

  确实又累又饿,我便先去洗了澡,然后派人去请姗妮儿来和雅葛斯共餐,听说她一个人躲着哭,唉,雅葛斯真的很过份。他到底怎么回事,难道姗妮儿已经失去利用价值了吗?他也不该这么快就翻脸无情哪,我一定要问问他!

  看到姗妮儿玉容憔悴,脸上珠泪未干,我实在有些不忍,安慰了她几句,携着她的手去雅葛斯的帐中吃饭。雅葛斯半坐半倚地靠在软榻上,面前摆了一桌山珍海味,里面有我最喜欢吃的烧牛肉和豆瓣汤。我拉了姗妮儿进帐,雅葛斯的脸上也没有露出什么特别不高兴的神情,只是命人多加一付餐具,招呼我们坐下吃饭。

  姗妮儿低着头,默默地吃。我一边吃,一边不停地给她添菜:“你这些天来又累又饿,多吃点啊!”姗妮儿道:“谢谢王后。”雅葛斯只是随便吃了几口,看着我吃了一碗又添一碗,又喝了一大碗汤,嘴角含笑,似乎很高兴,道:“看你吃得这么香甜,我好羡慕啊!人有胃口真是幸福。”

  吃完饭,雅葛斯道:“姗妮儿,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上再来,谢谢你来看我。”嗯,总算说了一句还算顺耳的话。姗妮儿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低着头退出大帐。帐中只剩下我和雅葛斯两人,我劝雅葛斯躺下休息,坐到桌前,拿出纸笔,就着灯光,绞尽脑汁,竭力想把记忆中的凉血地黄汤的药方想出来,救我亲爱的雅葛斯。

  想了半天,桌上的纸上依然只写了生地黄、牡丹皮、栀子三昧。现在本是冬天,大帐外面飘起了雪花,大帐里烧着火,但也只能说是勉强温暖,不能够说是热。可是我的汗水却流了下来,洒在纸上,怎么总是想不起?只听雅葛斯在身后说:“想不起来就不用想了。你跑了几天的路,也累了,先睡一晚上,明天再想吧!”

  我说:“不行,你坚持要吃那个医生的药,我得在你吃他的药之前把这道药方想出来,我不允许你吃他的药。”

  雅葛斯道:“你也想拿我当试验品?你敢保证你的药就一定能治好我?要是治不好呢,就让我继续拖下去!”

  我说:“继续拖下去总比一命呜呼好!你不珍惜你自己的命,可我珍惜,你是我的丈夫,是我孩子的父亲啊!在我心中,你就是最珍贵的,我不能够让你去冒险!啊,想起来了,还有一昧药是赤芍!”我赶快在纸上加了一昧。

  只听雅葛斯道:“这个世界上就你最关心我,那个姗妮儿,哼……”

  我说:“她到底干了什么事,你这样对她?难道她这么快就失去利用价值了吗?”

  雅葛斯道:“我瞧不起她!凤仪,如果是为了我,你会不会出卖你的父母或者你的祖国?”

  我连想都没想,道:“绝不会!”

  雅葛斯道:“我知道你不会。可是她会!如果她的父母对她有过虐待我倒觉得她出卖爹娘的行为可以理解,可是她爹娘对她如同掌上明珠,没有任何地方对不起她的!她嫁给我,竟然完全不念父母之邦,完全不顾父母的疼爱,将梭隆的军事政治秘密泄露给我,最离谱的是她还告诉我在梭隆哪儿可以驻军,内部皇室成员的矛盾等等。简直就是丧尽天良!这样的女人我连应付她的兴致都没有!”

  我说:“说不定她是来做奸细的,她跟你说的是假情报!”

  雅葛斯道:“你当我连真假都判断不出吗?她说的都是真话。女人,女人,看来跟女人说爱国爱爹娘都是假话,大多数女人一旦跟了男人,就把爹娘故国当了垃圾。象你这样懂得不忘本的女人太少了!所以我挺尊敬你!”

  我说:“这你的话就讲得太绝对了。我们中国历史上第一爱国诗人就是女人,《诗经》中记载了她的好几首诗。古代和现代都有很多女英雄,中国和外国都有的。你刚才还说世界上的人很复杂,每个人的选择都不一样,你现在很快就忘了自己的话了。你要姗妮儿告诉你的吗?”

  雅葛斯道:“我没有!如果是我向她要求的,我还没有那么鄙视她,就是因为她主动跟我说的,我才把她看扁了!她跟我说,她相信我是英雄,我的事业是正义的,说句老实话,我自己都不认为我做的事是完全正义。正义和邪恶在我看来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正未必正,邪未必邪。那个黑衣祭司的话你还记得吗?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真理,当然也没有绝对的正义。有时候根本就是成王败寇逻辑!再说了,在亲情面前,正义这个词太苍白太无力了!我不相信在你痛苦颓废悲观失望的时候,正义能够给你什么,这个时候还是亲人的慰藉最有效!哼,为了正义,为了爱我,那也用不着出卖故国和爹娘啊?她怎么爱我啊?还不是想跟我睡觉而已!又贱又骚!我把她的话写信告诉了梭隆王,梭隆王听到他的独生爱女这样做,气得病倒了。有这样的女儿,简直就是前世不修!我早说过,那些娇生惯养的女人只知道自己,从来就不会去想别人的感受的。”

  我说:“这么说来,你和梭隆的盟约……”

  雅葛斯道:“盟约不受影响!不过已经与姗妮儿无关了。有没有她都一样,换句话说,自从她出卖故国和爹娘的那一瞬间起,她就什么都不是了!为了讨我的欢心,她可以出卖爹娘和故国;那么有一天,她不喜欢我了,她也可以轻易地出卖我,这种女人……”

  我说:“那你要怎么样对她?”

  雅葛斯道:“不怎么样对她。她如此忤逆不孝,梭隆王后还写信来要我看在她年幼无知的份儿上原谅她,好好对她。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凤仪,记得我说的话,如果我真的不治,你就嫁给波利科,拉拢齐力克和托弗斯,取得他们的支持,同时要安抚好迪伦降臣,必要时可以作出一些大家都能够接受的利益让步……记得我说过的话吗?其实君王就是天平上的砝码,必须尽全力保持国家各阶层之间的平衡……还有,我知道你对于宗教毫无兴趣,恐怕连我们蒂山的神叫什么名字你都弄不清楚,可是在我死后,你必须作出虔诚信仰的样子来,就算你心里把我们的神骂得狗血淋头,你的表面上也要作出虔诚的样子,这样我们蒂山人才会相信你能够融入蒂山。你才能够真正获得他们的支持。按照法律,乌云珠作为我唯一的后嗣,将是我的第一继承人,她会继承我的一切,成为我们蒂山的女王。而你作为生母,是她的第一监护人,在她成年以前,有责任帮她管理国家。至于约克斯,这个笨蛋我想都没想过!他要是做了国王,必定害人害己!我说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和女儿。千万记着我的话!一定要做到。”

  我摇头道:“你不要说这样的话,你根本不尊重我,你没有问过我的想法。我只爱你一个,波利科对我再好,我也只当他是朋友!只有你才是我的丈夫!无论你是生是死,我根本没有想过别的。你也知道,我从来就没有权力欲,你把国家交给我,叫我做临朝的太后,我也胜任不了……我害怕军国政事,那太危险了……何况谁说你的病就一定治不好了,我一定能够想到药方。退一万步说,就算你真的只能够吃那个迪伦医生的药,也不能够说他就一定会害你。总之,你会好起来的。我相信你会好起来的。为了我和女儿,你一定要活着!”

继续阅读:第二百三十九章 霹雳轰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被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