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毒药学
愿乘行云2020-06-03 11:553,691

  雅葛斯怎么这样说话,只见姗妮儿珠泪欲滴,竭力忍住,转身便跑。我刚想站起来身去拉她一下,雅葛斯将我拖住:“不要理她。你带她来做什么?”

  我说:“她到底哪里得罪你了?难道你这么快就不想利用她了?她得到你生病的消息,和我一起兼程而来,我们路上受了多少罪你知道吗?你这样对他,太过份了!”

  雅葛斯微微一笑:“你居然帮她说话……我没精神跟你扯。以后有空再跟你说……”轻轻地向床头躺去。只见他脸色苍白,委顿之极,整个人都瘦得脱了型。我大是心疼,我怎么能在这种情况下去触怒他呢?

  我忙扶着他躺好:“你到底得了什么病?”

  雅葛斯道:“我也不知道,那些医生各说各的……你看……”他撩起衣袖。只见他的手腕上有不少大小不等的斑点,颜色或青或红,手压上去仍不褪色,他又撩起裤脚,他的腿上也长了很多类似的班点,只听他道:“我还常流鼻血,牙齿也流血,还发了一段时间的烧,烧得我说胡话,昏迷了一些时候,我还整天口干舌燥,喝几大杯水依然渴得要命。吃了各御医开的药,好一阵坏一阵,拖了一个月也不见好。那几天我病得快要死了,我才写信给你,我怕我万一……谁知这几天又稍微好了一点,但是身上的斑点仍然没有消退,流血如故,从大前天起,我又开始发烧,虽然烧得不是很厉害,可是……那些无用的御医!难道我就这样一直不好不坏地拖下去吗?我宁愿冒险,宁愿死也不愿意这样给拖着!”

  我说:“所以你要吃敏特找来的迪伦医生的药?”

  他说:“你知道了!你看,那些需要我处理的文件已经堆了一尺多高了,我的病又总是好不了,我的许多计划都被打乱了,还得时时刻刻提防默当的偷袭,日夜不宁……这个冬天算是白耽误了。我实在不能够再等!”

  我说:“你还是不要吃那个迪伦医生的药,我不放心!我怕他害你!”

  雅葛斯道:“吃了他的药还有康复的希望,不吃难道就这样拖着吗?我的医生们看过那个迪伦医生开的药,他们都说其中并无毒药。我想我正可以籍此表明我对敏特及所有迪伦降人的信任,我相信敏特不会害我。他是一代名将,不可能如此卑鄙!”

  我说:“你也太相信他了,难道你忘了他派人来劫持过我吗?雅葛斯,你没有学过医,不知道一件事。我姥爷说过,用毒药才能够杀人的医生是等而下之不入流的医生,一个医生若是真的要害你,他根本不需要用毒药。他只需要下几昧不对症的药就可以置你于死地。你还记得那次蒙克斯用天雄害你的事吗?天雄这种有微毒的药物对一个正常人来说本来算不得什么,但是对一个发烧的病人来说它就是剧毒。又比如说牛奶吧,对正常人来说,它是一种非常有营养的食品,但是对一个中风病人来说它就是毒药,吃了它会加重病情。对于气盈的病人来说,甚至连人参都是剧毒。药本身无良药毒药之分,对症的药就是良药!只要对症,哪怕这药只值几分钱它就是良药,不对症的药无论多名贵都是毒药!”

  雅葛斯道:“我没忘上次的事情,但是那一次我们还是敌人,对敌人用些手段并无可议之处啊。如果是我,我说不定也会这样。他现在已经是我的臣子,我对他又高度信任,我相信他不会做这样的事!我也相信你说的话,用毒药杀人的医生是等而下之的医生,但是这么多的医生都没看出药中的问题,我想也不会有事的。那些医生,只说我得了风疹丹毒之类的疾病,具体是哪种,偏偏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又治不好,各种各样的药都试着吃了,我成了他们的试验品。迟早把我折腾死。”

  我说:“雅葛斯,我觉得你的病有点象我们中医所说的紫斑,不是什么风疹丹毒,大概是因为你的内伤引发的……这也并不是什么不治之症,怎么会拖这么久呢?”

  雅葛斯笑了起来:“因为那些医生争争吵吵,在我身上作试验,你要这种药,我要那种药,就成了这个样子了。你说是紫斑,那你就按照紫斑来治好了。你能治吗?”

  我说:“我只知道紫斑应该用凉血地黄汤或者解毒凉血汤来治,可是这两种汤药的具体药名我记不清楚了,不过里面肯定该有生地黄和牡丹皮栀子这三味药,其它的,我……如果有云南白药也行,可是在这里我到哪里去找云南白药?”

  雅葛斯微笑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只好吃迪伦医生的药了!”

  我说:“不行,我不准你吃迪伦医生的药,让我好好想一想,我一定会想起来的!我怕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我和女儿怎么办……”我急得差点儿哭出来,都怪我,学医学了个半吊子,要是我真的完全不懂医术也不过是空着急,偏偏我又懂那么一点,而且又明知雅葛斯的病可治,可就是没办法,我岂不又气又急又恨!

  雅葛斯笑道:“要是真的出了什么意外,我一命呜呼也就完了。”他神色凝重起来:“我不放心你,不放心女儿。这也正是我找你来的原因,我有话跟你说……要是我真的死了……”他顿了顿:“为了你,也为了孩子,你嫁给波利科……”啊,雅葛斯,你说什么啊!

  我叫道:“雅葛斯,你在胡说什么?”

  雅葛斯微微一笑,把我拉到他身边坐下:“我没有胡说。诺威斯结婚那天……”我说:“诺威斯结婚了?”

  雅葛斯笑道:“是啊。不但是他,风若斯兄弟都是在同一天结婚的,就在一个半月之前。我原想写信告诉你,可我也就是在那晚上多喝了一点,谁知第二天,我就病倒……我早就盼望着诺威斯早日成婚,我和他早约定过,他的第一胎一定要生个儿子。凤仪,我们再生个女儿,就嫁给诺威斯的儿子……”

  我又好气又好笑:“现在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乌云珠才一岁你就说要嫁给莫奇,第二个女儿还没影就要先给她定亲了,莫名其妙,难道你不想我们生个王子吗?干吗又想生女儿?现在第一要务是先治好你的病再说。对了,诺威斯和风若斯兄弟的妻子是谁?”

  雅葛斯道:“是当地贵族的女儿。风若斯兄弟娶的也是一对孪生姐妹。我早就希望他们能够有个家,这次他们成亲,我就是太高兴了,多喝了点,谁知乐极生悲……凤仪,我担心这一次我万一好不了,你们母女会成为别人的工具,为了得到我的遗产,那些人首先就会把合法的继承人给杀掉,而你和女儿正是我所有遗产的最合法的继承人。你们会有生命危险或者人格上的侮辱的……这正是我最害怕最不愿意看到的。”

  我忙说:“不会的,你会好起来的。你看起来精神不是很差,你得的病也绝对不是什么不治之症!”

  雅葛斯道:“我是担心有个万一,这个世上我最关心的就是你,其余的我也不放在心上,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懒得费心。可是你……万一我死了,为了你们母女的安全,你就嫁给波利科,他很爱你,会不惜一切代价地保护你们母女,而且他也有这个实力。不要小瞧了他,他很有才干,齐格斯的旧部也一直唯他马首是瞻,巴里克掌握着兵权,而巴里克平身最服膺的人除了齐格斯就是波利科。关键时候还是武力最有效!掌握军权的人对你效忠,你和女儿的安全就能够得到保证,而要完全拉拢他,最干脆的法子就是嫁给他!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他的妹妹阿伊娜许给托弗斯吗?我就是在防范,在战场上刀枪无眼,我怕我有个万一。波利科对你一片真情,托弗斯和齐力克都倾慕你……”

  我吃惊非小:“你在说什么?”

  雅葛斯笑道:“难道你没觉察出来?你的倾慕者多着呢,除了我说的那几个外,也许还得加上巴里克和卡洛斯兄弟……或许诺威斯也是其中之一……而那个博蓝王,他更是个用得上的人!到时候你内有内援,外有外援,一定能够保住自己和女儿。”我更是吃惊:“你怎么知道?我都不知道的。卡洛斯兄弟?我向来讨厌卡洛斯,他的弟弟伊淳斯向来不爱多说话,平时不显山不露水,我对他更是没有半点印象。”

  雅葛斯道:“我为什么不知道?难道我做为你的丈夫就应该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吗?我没那么笨!没那么蠢!你不知道,那是因为你根本就没去想过去观察过,有时候你这个人大大咧咧,一点不细心!还不如我!要是你去想想看看,你就会明白我说的是真话。你讨厌卡洛斯这我知道,但你一定不讨厌伊淳斯,你不是说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吗?没有印象你怎么会讨厌他,你只是对他完全忽略而已。这两兄弟,女人选了不少,儿女也生了几个,就是不肯正式娶妻,连纳妾都不肯!鬼知道怎么回事,你也知道,没有经过正式婚姻生育的孩子在我蒂山并无继承权,生得再多也不能继承家业呀!听说老宰相为此气得要命,又拿他两个儿子没办法。至于齐力克和托弗斯,你绝对不会讨厌他们,依我看来,你对齐力克和托弗斯还挺有好感,应该是把他们当朋友看的对吧。他们俩是人才,也是可以利用的人。托弗斯从前是我的副手,对我也忠诚,齐力克一直在我的身边,所以我始终在拉拢他们。阿伊娜对你的忠心不在波利科之下,她嫁给托弗斯,波利科和托弗斯成了郎舅,他们三个人的关系会更加密切,就算托弗斯还有些心志不坚,可是有阿伊娜监视着,他想有异心也无此机会;而伊雯嫁给齐力克更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老实说,齐力克这个人我不是很放心,可是有伊雯在他身边,我就没有忧虑了。伊雯这丫头我很欣赏,她是个懂得知恩图报的人,而且对你的友情很深,恐怕不在她对齐力克的爱恋之下,她绝对不会允许齐力克有二心,我相信在关键的时候,她宁肯背叛齐力克也未必会愿意背叛你……这个世界上的人是很复杂的,如果男人都认为在女人心中,爱情一定比友情和恩情重要,那是把人性看得太简单了。我相信一万个人就会有一万种想法,认为每个人的选择都一样的,简直是蠢货!”

继续阅读:第二百三十八章 法律问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被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