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不择手段
愿乘行云2019-04-17 23:083,320

  雅葛斯说:“秦国在相持两年之后国力犹自大损,何况实力不如秦国的赵国?几十万大军的粮草后勤供应是个可怕的任务,在路上都会消耗一半以上。一只长年在外的军队最怕的就是被截断后勤补给线,将来呀,我如果进攻迪伦,我一路上都会非常小心地保证补给线的畅通,我抢先打通海路,还在迪伦人的朝庭里花了很多钱找人帮我说话,甚至不惜走后宫路线,各种上流下流有耻无耻的手段都用尽了,说我不择手段也绝对不是冤枉我,”他笑了笑,继续说:“就是怕我的后勤补给线被截断,只要默当派人截断或者骚扰我的补给线,我根本不可能在迪伦呆得下去,恐怕会以最快的速度灰溜溜地逃回蒂山了。到那时我是丢够面子,来迪伦之前大张旗鼓,回去时却如此不声不响,恐怕我真没脸见人了!我们俩得窝在宫里一步都不敢出门……”

  我笑着说:“到时候你雅葛斯再怎么豪情万丈,也是愧见江东父老!”

  他笑道:“是啊,愧见江东父老,这句话有意思!我不可能带着几万饿兵去打迪伦人,无论我的手下再有战斗力再求战心切,饿他几天也都成了一群无法控制的饿虎,说不定到时把我吃了都有可能。”他哈哈一笑,又说:“赵国很可能是国力耗尽,实在支持不下去了,才不得不奋力一击,以图侥幸,不幸的赵括担当了这个恶名而已。所以我才说,一个国家真正强大不在于兵力的强大,而在于整个国家的实力。富强富强,能富才能强,富在强之先!为了筹措到足够的财物,我做一年的准备工作,囤积了大量的粮草,积蓄了至少能够支出半年的军费,又预备抢先一步占领了迪伦人的粮仓,一路上又会毫不迟疑地掠夺迪伦人的几乎所有仓库,我还会在延途修建了大量的补给站。这一切都是为了充实自己的实力。掠夺他们是为了在充实自己的实力的同时也可以消弱敌人的实力。别人可以不考虑这个问题,做为军队的最高统帅和整个国家的决策者,我必须想到这些。”

  我佩服地说:“还是你了不起,如果当年赵军的统帅是你,或许长平之战的结果会变过来。”

  雅葛斯摇头道:“那也未必,因为一场战争取得最后的胜利有各种因素,有的因素是在庙堂之内的。如果我只是赵军将领我可能还是会输,如果我是赵国的国王,输的或许就不是我了。”

  我说:“不过后来白起太残忍了,他活埋了四十万赵兵哪。连秦王都被他的暴行吓呆了!”

  雅葛斯微微一笑,说:“不,白起是在代人受过,代秦王受过。我相信,白起活埋赵兵是秦王命令的,至少是暗中授意。杀降不祥,各国皆然,可是你想过没有,一下子接受四十万降兵,秦国是否吃得消?放眼世界历史恐怕也没有几个国家敢一下子收容四十万降卒!如何安置他们?放回去吗,那几年的仗岂不白打了?送回国去让他们当奴隶?四十万年轻力壮的奴隶万一出事,如何弹压得住?再说依你的说法,秦国拿下这场仗也已经是倾国之力了,我怀疑秦国人根本就没有多余的粮食再来养他们了,饿兵很危险哪,换了我,我的做法会和白起一模一样!我不会为了虚名而损害实际利益,我向来不是个高尚的人,为达目的,我什么事都会做的。何况我认为收降四十万降兵和处决四十万降兵这样重大的事情白起哪敢不报告秦王?这样重大的事情他都敢自作主张,还把秦王放在眼里吗?料他不敢!所以这件事真正的指使者是秦王,真正该被历史谴责的人是秦王!这个秦王实在不够光明磊落,好事自己担,恶名交给臣下扛,秦王的君品实在不怎么高明啊。白起遇上这样的君王只好自认晦气了。”

  我说:“如果是你,你会怎么样?”

  雅葛斯笑了笑,说:“我?我的君品不会比秦王更好,我或许,不,是肯定也会推给臣下的。不是我没担当,而是我必须从大局着想。政治名声要重要得多!这些君王的手段我就不给你多说了,反正你也用不上。”

  眼看又要过年了,这是我来蒂山过的第三个年,雅葛斯说或许是我们在蒂山过的最后一个年,要我痛痛快快地玩几天,今年谁去取龙灵草?雅葛斯自己是不会去的,看来只有约克斯了。

  这天下午,天气坏极了,又是冷雨又是寒风,雅葛斯陪着我呆在暖房里下棋玩。蒂山的暖房有点儿象东北人的炕,东北人只烧炕,蒂山人则是在整座房屋底下烧炭,这样产生的烟雾就不会影响到房间里的人。

  波利科、诺威斯及冰奴霜奴侍立一边。突然有人来报:“陛下,莫苏城镇守嘎隆的女儿阿伊娜求见!”

  嘎隆?他不是波利科的父亲吗?他的女儿阿伊娜应该就是波利科的同父异母的姐妹,他有什么大事,不派公人来,居然让女儿前来,难道他求见雅葛斯不是为了什么公事?我偷眼去看波利科,只见他低着头,轻轻地搓着手,显然心里也很乱。这么说,他是知道嘎隆是他父亲的,看来他上次是故意不认嘎隆,想想也是,嘎隆现在五十来岁,十年之前是四十来岁,一个中年人十年之间变化不是很大,何况他又没有改名字,波利科怎么可能认不出他是自己的父亲?可是当年九岁的波利科长大成人,变化是非常大的,他又把名字也改了,嘎隆如何认得出?所以嘎隆要知道波利科的身世之后才能断定波利科就是他的儿子。

  雅葛斯转头扫了一眼波利科,说:“让阿伊娜快点进来吧!这种天气在外呆久了容易生病。”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卷进来一阵寒风,一位十五六岁的灵秀蓝衣少女走了进来,随后侍卫又把门关上了。那少女面貌轮廓和波利科倒真有七八分相似,秀美的脸庞冻得红红的。她一看到雅葛斯马上就跪了下去,眼泪汪汪:“陛下……”

  雅葛斯说:“别哭,有什么事?是不是你父亲出事了?”

  阿伊娜哭着说:“父亲病重垂危,医生说,他就这两三天了。他派小女子前来迪甘城,请求陛下一件事。恳求陛下看在父亲的一点微功上,答应父亲最后的请求吧!”

  雅葛斯站了起来,扶起阿伊娜:“你是来找你哥哥的。对吗?”

  阿伊娜说:“是的,我是来找我九哥的。父亲说九哥对其它的兄弟姐妹都不喜欢,只有我小时候,九哥最为疼爱,也许我亲自来,九哥会看在兄妹之情的面上,答应父亲的请求。陛下,九哥在哪里?”

  雅葛斯转头说:“波利科,你妹妹冒着这样的风雪来找你。难道你真就无动于衷?”

  波利科本来一直低着头,听到雅葛斯这句话,抬起了头,阿伊娜瞪着他:“九哥,你真的是九哥?你改了个名字?”

  波利科点了点头:“阿伊娜,我就是你的九哥。你和小时候一样美丽可爱。”

  阿伊娜哭着扑进他的怀中,兄妹俩抱头痛哭。过了一会,阿伊娜抬起头说:“父亲病重,他想见你最后一面,无论你再恨他,他也终究是我们的父亲啊。你答应了吧!”

  波利科踏上一步,扶着阿伊娜的肩膀:“父亲病得很严重吗?他说了什么?”

  阿伊娜说:“父亲说,他想见你。他还说,他没有嫡子,要立你为嗣,把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你。条件只有一个:奉养嫡母终老!”

  波利科冷笑道:“我会去见父亲一面的。但我不想成为父亲的嗣子,父亲的儿女十几个,他挑谁都可以,为什么会独独挑中我?阿伊娜,你的生母早逝,是由灵灵敷抚养成人的,当然对她有感情。可是我的亲娘呢,灵灵敷把她给卖了,还不知道卖给谁了,是生是死也没下落,我要找到她奉养她一生。自己的亲娘还顾不过来,哪能顾着别的女人?”

  阿伊娜哭着说:“父亲早就知道你会说这样的话。他说嫡母无子,他的那些女人都有自己的儿子,无论他把财产留给谁,嫡母都孤立无援,很可能被其它女人和他们的儿子欺负。只有你我两人没有母亲,我是女孩子,怎么可能继承父亲的财富呢,我和嫡母两个女人将来能够抗住我的那些庶母和庶兄吗?你就不同了,你是陛下身边的人,谁都不敢来找你的麻烦。只要你答应奉养嫡母,抚养我成人,他死也瞑目。”

  波利科笑道:“想不到父亲对那个臭蜈蚣般的女人还真好,被她控制了一生还不算,临死还要为她打算。阿伊娜,你是我最喜欢的妹妹,扶养你我义不容辞,要我奉养灵灵敷?哼!我亲娘也不会同意!”

  阿伊娜泪流满面,说:“九哥,嫡母不象你想象的那么坏,她对我就象亲生女儿一样,她已经为当年的过错后悔了。无论如何,她都是我们的嫡母,我们不能够恨她的。你的母亲是女奴,按照自来的风俗,嫡母是可以杀了她的,而嫡母只是卖了她,已经是……”

  波利科叫道:“住口!你还要我感谢她的仁慈吗?灵灵敷坏事做多了,报应来了!活该!我不想要父亲的财富,也不在乎什么嗣子的名份,我只想要我的亲娘,现在我不仅没做到,反而要去给仇人当儿子,我怎么对得起我的亲娘!”

继续阅读:第一百四十四章 波利科家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被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