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蒂山王子
愿乘行云2018-10-20 13:153,111

  一连几天,我们天天都是白天赶路,晚上扎营,所过之处,都是在海边,很少见到村庄。

  我尽量与他们多接触说话,而他们似乎也都喜欢和我说话,所说的,多是延途风光之类的闲话,渐渐的,我已经能够听懂他们的一些语言了,虽然仍然所知不多,却不是从前的张耳聋了。

  这一天黄昏,我们来到一个市镇,队伍在镇外扎营。

  托弗斯约我上街去玩,他说要给我买些东西。我从来没有这种在异域买东西的新奇经历,倒也是很高兴的。我问他有几个人出去,他说除了他和我之外,齐力克和卡洛斯也会一起去,多几个人要好玩一些。

  这几天里,我已经知道他们是一个叫做蒂山的国家派去黑清国的使臣团,那个黑皮甲少年就是他们的王太子,也就是他们使臣团的首领。大概是为了表示尊重,他们谁也没有称呼过黑皮甲少年的名字,我虽然知道了他是王子,却一直不知道他的名字,我也不好意思去打听。

  我问托弗斯:“就我们四个去吗?其余的人都不去?”

  托弗斯说:“士兵们不能够乱走。殿下和诺威斯要留下来照看营地。我们几个是特别得到他的许可才可以到街上走走的,就是要带你去看看。”

  我既高兴,又隐隐有些失望。

  这个市镇很小,只有一条小街,但看起来也颇热闹,两边开着很多店铺,打地摊的也不少,叫卖声此起彼伏。街上有不少人,我第一次看到他们这儿的女孩子,她们都穿裙子,容貌其实也很好看,男女服饰截然不同。街上几乎所有的人都好奇地看着我们,不知道是我引人注目呢还是他们引人注目,我的虚荣心觉得应该是我,我的服饰就足以得到他们的注目礼了,我可不管他们三个是不是标准的帅哥,同样也引人注目的。我们四个人走在小街上,他们对我真的很有礼貌,居然没有一个来和我拉手的,和现在街市上那些手拉手的少年男女完全不一样,我后来才知的,他们这里的风俗,男女之间,除开大人带孩子,另外的除了妓女,就算是夫妻也绝对不会在大大庭广众之下拉手的。

  我非常好奇地看着店铺面的货物,许多东西我从来没有见过,尤其是那些五光十色的海货,和天津的海货完全不一样。卡洛斯对我说:“你穿的衣服不是我们这里的样式,你还是换上我们这里的衣服。女孩儿还是穿裙子更好看些,你知不知道那天你穿了裙子,连我们的殿下都称赞你好看呢。”我听到最后一句话美滋滋的,原来他是注意到我的,至于他是不是喜欢我,我当然是不知道的,我只能自作多情的认为至少他不讨厌我吧,我好象也没有那么讨人厌。

  我今天才知道,原来这里的女孩子都是穿裙子的,只有男孩子才穿裤子。我由得他们带我去衣铺里去买,不过样式可以由着他们挑,颜色我可要自己选。

  我挑选的颜色是一件浅紫色的衣裙,这是我刻意挑选的,因为我发现那位王子好像最喜欢紫色,如果妈妈知道一向粗枝大叶的我变得这么细心,不知道会有多惊讶。在试衣间里我换上了他们这里女孩子穿的衣服。等我从试衣间里出来时,我看到的那几个男孩惊讶地目光,他们齐声称赞我的美丽,那些具体的形容词我也听不太懂,不过我非常的高兴。他们又替我挑选了一些首饰,我把它们戴在头上,看起来我真的变成了一位蒂山姑娘,不过我讲的蒂山话结结巴巴,一说话就露马脚了。当然哪,我心里想,平常我可以穿女儿装,可是如果要骑马我还是得穿我的衣裤,穿裙子怎么能够骑马?

  我们从衣铺里出来,原本还想去买些零食,突然从小街尽头冒出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一名年约二十岁左右的骑马少年。他带着那群人向我们冲了过来,我们迅速地避到了街边,他很快地冲到了我们身边,由于他坐在马上,我也不知道他是否高大,不过看起来他很有气势。那骑马少年对卡洛斯——谁叫他最高大,最引人注目呢――说:“你们是蒂山的使团吗?你们谁是雅葛斯?”托弗斯发怒说:“你是什么人,凭什么叫我们王子的名字?”那个骑马少年笑着说:“你不必管我叫什么名字。这么说来你们真的是蒂山的使团。雅葛斯居然没有跟你们在一起,他在营帐中吗?我也不是来找你们麻烦的,你们的麻烦有的是,你们有本事活着回去就不错了,我难得跟一群快死的人争执。我就是想来看看大名鼎鼎的雅葛斯到底长什么样子。咦,你们怎么还有心思玩女人?”他用鞭指了指我:“她挺漂亮的嘛!”

  托弗斯齐力克和卡洛斯几乎同时说道:“你放尊重点!”骑马少年哈哈一笑:“她是雅葛斯的情人吗?要尊重点?本王子可不在乎!”

  卡洛斯说:“你是黑清的哪位王子?”骑马少年说:“你不必知道我是谁,反正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他大笑着一挥鞭,把一张什么皮朝齐力克头上扔了下来:“给你们一个见面礼!”纵马带着他的人消失在小街尽头。

  齐力克恨恨地把那张皮扔在地上,原来是一张狮子皮,我觉得好生奇怪,我们那儿的狮子是珍稀动物,他们这儿的狮子好象到处都是,随便都可以抓住一两只似的。我并不觉得有多紧张,我的心里反而很高兴,因为我终于知道他的名字了。

  三个少年的神情很凝重,再也没有心思在街上买东西了,我们返回营帐。一路上,我向他们打听情况,托弗斯告诉我,他们的军队刚刚把黑清打得大败,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国王却要在这个时候向黑清求和,而且还非常郑重地把太子殿下派为使臣,原来他们以为会很顺利地完成任务,现在看来,黑清未必肯认输,麻烦还多着哪。大家的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如果黑清不肯服输,会不会把雅葛斯当作人质囚禁起来甚至会为了泄愤而杀了他呢?虽然我不清楚,蒂山和黑清到底怎么回事,可是根据刚才骑马少年的说法,我的猜测是完全可能会发生的,雅葛斯的父亲真的不知道危险?该不会是有意这么做的?雅葛斯知道这一切吗?

  我回到我的小帐篷,左思右想,实在放心不下,决定去求见雅葛斯,看他有没有准备。

  得到雅葛斯的同意之后,我进了他的大帐,这是我第一次进他的大帐,我没有想到身为王子的他大帐里的陈设如此简单,除了睡榻外,只是多了一张桌子一张椅子而已,桌上有几本书,有一卷书是摊开的,显然刚才他正在看书。桌上还有一盏灯,大帐壁上挂着长枪宝剑和弓箭。他似乎很好奇地看着换了蒂山女装的我,我不自在地低下了头,他让我坐着说话。

  他微笑着说:“你换了一件衣服比你从前的衣服看上去要好看多了。”

  我的心怦怦直跳,结结巴巴地说:“谢谢你。托弗斯他们刚才有没有把我们在街上遇上的事情告诉你?你知不知道我们的前路很危险的,你有没有应付的法子?”我结结巴巴地说话,一来是我的蒂山话真的不过关,二来也是紧张得说不顺话了。

  他又笑了,真迷人,我梦中都看到他在笑。

  他说:“天下之事,哪儿没有危险,我不还是过得好好的。你不用担心,不会有事情。”

  我本来想说,你父亲该不会对你有意陷害,想把你当做第二个冒顿来处理,可是我一来理不清楚这句话蒂山语该怎么说,二来也觉得凭这一件事就胡乱猜测,简直就是在离间人家父子,太不象话了,话到嘴边,没有敢说出来。

  我说:“其实你可以起向文种和张仪学习的。”

  他问:“文种和张仪是谁?”

  我被他问住了,我怎么好跟他解释呢,我的蒂山话前言不搭后语,稍微复杂一点儿都不能够理清条理,我怎么能够解释得清楚文种和张仪通过贿赂使得敌方的重臣都替他们说好话,这样他们就全身而退了,难道雅葛斯这里就不可以依样画葫芦了吗?钱对一个国家来说算得了什么?

  他显然注意到我神情的变化,他说:“不要紧的,我绝对不会有任何事情,我相信自己。非常感谢您的关心,现在天气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还要上路呢。还有三四天的路程了。”

  我只好向他告辞,当我走出大帐的时候,我忍不住回头一望,他又坐在桌前看书了,象没事一样,难道他真的不知道危险或者他是胸有成竹。我当然希望是后者。

  我觉得我的眼光不会那么差吧,竟然会爱上一个徒有其表的笨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被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被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