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有女怀春
愿乘行云2019-01-22 17:484,393

  雅葛斯随手拿了一张琴,弹了起来,啊,那真是我那天跳的舞曲,每一个音符都没有错。天哪,雅葛斯,你太厉害了,我对国王说:“好,陛下请你稍待一会儿,我去换一件衣服,就在这儿跳舞。”

  雅葛斯给我伴奏,我来跳舞,这岂非是我梦寐以求的?我本来一直以为雅葛斯醉心于军国大事呢,不知道他居然精通音律。

  雅葛斯弹得非常好,如果他去考级,一定可以轻松地考到十级以上,远胜于我。我跳得很忘情,我没有唱歌,反正他们也听不懂,我几乎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地,这一切都是梦吗?还是我在舞台上或者在我的老家给我姥爷跳?我赢得了一次又一次的掌声,我注意到那位国王的目光几乎没有离开过我。

  迷迷茫茫的我几乎不知道这场宴会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当我从迷茫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我正躺在一扇明亮的窗下的床上,格蕾丝在床边的椅子上借夕阳的余晖坐着看书。

  “我怎么啦?”我问。

  格蕾丝说:“宴会已经散了。我带你回我的房间,你一躺下就睡了,睡到现在。怎么啦?”

  “你哥哥呢?”我问。

  格蕾丝一下子笑了起来:“你问他呀?你要休息,他总不好意思也跟来吧?再说现在你想见他也不方便。”

  我问:“为什么?”

  格蕾丝噗哧一声笑出声来:“他现在多半在洗澡,你现在去见他?”

  我的脸都有些发热起来:“你取笑我?”

  格蕾丝说:“没有啊,我好喜欢你。你的琴弹得真好,舞也跳得好,我见过的女孩子谁都比不上你。嗯,说不定我哥哥真的会喜欢你,他本来就有些与众不同,你也与众不同啊。我跟父王说了,他同意你以后跟我住在一起。你喜欢我这里的环境吗?你习惯吗?你要不要去洗个澡?”

  我听了格蕾丝的话,这才看了看这房间里的陈设,房门开在右手,门左边是一个梳妆台,紧挨着梳妆台是一个琴架,琴架上有一张古朴的七弦琴,门的右边则是一个衣柜,紧傍衣柜的则是一个书柜,正对着门是一扇大窗,窗上挂着淡蓝色的窗帘,上面绣着美丽的花纹,窗下有一张桌子,桌上则摆着一个笔筒和一瓶鲜花,紧挨着桌子则有一个落地式的灯台,桌前放着一张椅子。

  我睡的床也在窗下,一伸手就可以碰到那张椅子,只不过那张床实在是太大了些,我估计恐怕有两米长两米宽,不要说睡两个人,睡四个人都没有问题,铺着的垫子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质地,但一点儿不比睡席梦思差。

  所有的家具都雕刻着精美的花饰,都象是艺术品,而且每件家具上都镶金嵌玉,显得很华贵典雅。

  格蕾丝说:“本来我是睡一张小床的,我怕你跟我睡挤,特地让他们给我弄了张大床来,这样就不会挤着你了。”

  我说:“谢谢你了。这张床太大了。”

  格蕾丝笑着说:“大总比小好啊。”

  格蕾丝房间外还有一个小花园,种着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花卉,她的浴室和我在黑清宾馆里看到的浴室很象,居然也是用天然温泉,他们这儿的温泉可真多,怪不得他们爱洗澡,条件如此之好,不利用怎么对得起自己?

  格蕾丝还有一个饭厅和一个小厨房,她说这是她让父亲特地给她增设的,因为她要学习做菜,虽然作为公主,她不需要学会这些活儿,可是她愿意学。

  我问她:“为什么你要学习做菜?你可以不学的。”

  她羞涩地告诉我,她已经订婚了,明年就要出嫁,她希望能够亲自照顾她丈夫的饮食。我笑着问她:“那个这么有福气的男孩子是谁呀?我们的小公主还没有出嫁就这么想着他了。”

  格蕾丝说:“你迟早会见到他的。他就是我舅舅大利得的独生子,我的表哥尼诺尊,他还是我哥哥的好朋友。他又英俊,又潇洒,又勇敢,又会让我开心,我非常想他。”

  “他是碧丽丝的哥哥?”我说。

  格蕾丝愕然道:“是呀。你也知道碧丽丝?我可不喜欢我的那个表姐。她脾气大得很,我受不了她,依我哥哥的性格,要他容忍那个娇公主,也难。”

  我问:“她和西菲儿谁更漂亮?”

  格蕾丝格格地笑起来:“你关心这个啊。我说她们谁更漂亮不算数,要我哥说了才算数。你既然关心,我可以告诉你啊。我父王要我哥哥娶西菲儿,因为她是父王的财政大臣和近卫军统领克亚威的侄女儿;我母亲要我哥哥娶碧丽丝,因为她是舅舅的女儿,把我许给表哥,把表姐嫁给我哥,亲上加亲。”

  “那你哥哥自己的态度呢?”我急着说,这是我最关心的。

  格蕾丝回答说:“他?他好象谁都不喜欢,他既没有答应母亲,也没有答应父亲,他总是说,他还年轻,过两年再说。其实,他可以两个都娶的。”

  我说:“你们这里的一个男人可以有两个妻子?”

  格蕾丝说:“正妻当然只能有一个,不过可以有妾侍。象我哥哥这样好的男人,又是蒂山的继承人,嫁给他就是嫁给未来的国王,做侧妃也不委屈。让我说啊,我宁愿西菲儿当妻,我表姐当妾。”

  我说:“可是你哥哥都不喜欢。”

  格蕾丝说:“象我们这种家庭,有时候由不得你喜不喜欢。你不喜欢也得凑在一起,我父王母后不是这样的吗?他们两个……为了他们两个的事,我两个哥哥都挨了我父王好几顿打,我大哥尤其让父王气恨,因为他总是维护我母后。父王跟我说,他不在意两个儿子想什么,却在意我和妹妹想什么,他希望我能够理解。能够理解什么?难道要支持他去伤害我们的母亲吗?埃琳丝还小,可我已经十五岁了。”

  我说:“作儿女的维护母亲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啊。”

  格蕾丝说:“仅仅是他们两个争吵也就罢了。我的那些庶兄们和他们的母亲又在里面搬弄是非,父王简直就是故意在找我哥哥的茬,让他干这干那,干不好就处分。”她突然又笑了,“谁知道我哥哥把每件事都办得妥妥当当,无隙可击。这两年来,父王出征,老是打败,我哥哥出征,却总是胜利,好几次是败中取胜。军方那些人对我父王很不满。在我们这个国家里,无论你是不是国王,你不能够打胜仗,他们就会瞧你不起。父王妒忌我哥哥在军队和百姓中的威望远比他高,他在一次醉酒后还对我说,他想让齐格斯的母亲取代我母亲做王后,让齐格斯当太子,可是军方一定不同意,我舅舅也一定不同意,他希望我哥哥办错一件事,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废了他。我不敢把这话告诉我母亲,偷偷地告诉了我哥哥,哥哥要我别对别人说……”

  我说:“那你为什么对我说?”

  格蕾丝说:“因为我相信你。我知道你对我哥哥好。这些日子来,哥哥老呆在军营里,不大回宫。”

  我顿时明白了,对,如果他父亲存心想找雅葛斯的漏洞,宫里太危险,反而是军营里更安全。在军营里,凭借雅葛斯在军队中的威望,斯瑞德不敢把儿子怎么样,雅葛斯呆在军营里,还可以在军队中培养自己的心腹,只要得到军队的支持,斯瑞德只能够徒叹奈何,如果他想动雅葛斯,就不能不考虑军队的反应。雅葛斯真聪明,他早就采取对策了,我还枉自替他担心,比起他来,我实在是差得远。

  我没有想到这一次我会这样长的时间见不到雅葛斯,在以后的三四个月我都没有见到他。第二天,蒂山王让人给我送了一些财物,说是按照雅葛斯的要求,对我在黑清王宫中立下的功劳论功行赏,我在这完全陌生的环境里居然挣到了第一笔钱,也不错啊,虽然我并不想得到这些钱,可是我打开这些赏赐的时候却有些惊讶,因为除了钱和珠宝以外居然还有衣服和首饰香粉之类,更让我吃惊的是竟然还有几柄锋利的剑和几本书,一张琴。颁赏的人说这是奉王子的命令特意加的,想不到雅葛斯这么细心。

  我第一时间去了托弗斯家,把受赏得来的大部分钱财都拿去“孝敬”我的长辈——托弗斯的父母,又给托弗斯的弟妹等亲属送了些礼,他们现在是我的家人了,我要博得他们的好感,这是必须的,以後用得着他们的地方还多着呢!这次拜见,得到他们认可,对我的将来大有好处。

  托弗斯家的房子有好几进,相当豪华,比宫里也差不了多少。他们两人的年纪都不算大,尼克萨大约四十多岁,气度很威严,瑟薇除了有点胖外,长得明明就很漂亮,是个杨玉环似的美女。

  我按照格蕾丝教的礼仪,以侄女的身份恭恭敬敬地向他们行礼,看来托弗斯已经把我的事跟他们说了,不知他们是看在雅葛斯面上还是看在我的厚礼上,对我显得非常亲热亲切,还给我安排了一间闺房,不过,我向他们解释因为大公主格蕾丝要我教她学习,必须住在宫里,暂时不能回来住,他们也就含笑同意我回宫了。

  回到宫中,我又拿了些财物来赏赐给侍卫宫女们,态度尽量谦和,我既然打算在这里扎根,自然要建立美誉度。这美誉度从基层建立起最好,目前,只有给钱是最简便的一招。

  我很想再见见雅葛斯,可是听格蕾丝说,他一大早就去城外的军营里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好失望,他走了,甚至不跟我道别,看来我在他的心里和碧丽丝西菲儿一样没有什么地位,想到这里我就难过。

  我告诉格蕾丝,我虽然是蒂山人,但我以前不是在这里住,我的家乡是个叫北京的地方,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和生活习俗,所以我需要很长一段时间适应蒂山。格蕾丝完全相信了我,毕竟她的亲哥哥是我的介绍人,她又完全信任哥哥。

  我天天都格蕾丝在一起,跟她学习蒂山的文字,也学蒂山的历史和文化,我在学校英语成绩平平,可是在蒂山学蒂山语却速度快得我自己都难以相信,我来到这儿前后不过一个多月,基本上已经与他们交谈无碍了,跟着格蕾丝学了几个月下来,我也可以顺利地用蒂山文字写些短小的文章了,一年之后,用蒂山语谈论作文甚至作诗我都全无障碍了。

  在格蕾丝的厨房里,我开始烧中餐,我实在吃不惯蒂山的饮食。虽然佐料多缺,但是我烧的菜仍然让格蕾丝称赞不已,虽然我烧菜的技术其实说不上很好。

  她让我教她做中餐,我向她打听雅葛斯的爱好,他爱吃什么,爱穿什么,爱玩什么,我真的好想了解他。

  格蕾丝要我教她说我家乡的语言——汉语,我告诉她汉语很难学,她说:“我只想学一点就行了。如果汉语真的很难,也许你可以去教我哥哥,他一定学得比我快。他会说七种语言,我们周围的几个国家的语言他没有不懂的。每次迪伦的使者来,都由他代表蒂山王室直接接待。”

  我简直是震惊了,对雅葛斯的才具佩服不已,他父亲也是,雅葛斯能文能武,才干出众,又得人心,这么好的继承人到哪儿再找第二个,偏要鸡蛋里挑骨头。

  格蕾丝喜欢弹琴和下棋,她说雅葛斯的棋也下得很好。

  他们的棋真有些特别,棋分黑白二色,由不同颜色的小石头磨制而成,棋盘为十二道,还有两个骰子,形式倒象是我姥爷曾经提到过的双陆。姥爷说古书上有过双陆的记载,虽说双陆本来就是外国传来中国的舶来品,但在魏晋南北朝隋唐辽宋的时候曾经在中国很流行,只是双陆这种棋类游戏在元朝之后在我国已经失传,现在有人试图恢复这种棋类,但没有成功。想不到我居然有重玩双陆的机会,于是我仔细跟格蕾丝学下双陆,我原本会下象棋和围棋,技术虽然不怎么样,但是有棋类基础,现学新棋也不太吃力。虽然蒂山语的发音并不是把这种棋叫双陆,但我心中先入为主,一直就把这种棋译为双陆了。

  我下双陆的技艺进步很快,没几天就可以和格蕾丝平手放对,互有胜负,看来格蕾丝的双陆水平也不怎么样,当然也是由于玩双陆要掷骰子,偶然性比较大有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被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被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