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诽谤之言
愿乘行云2018-11-20 00:043,532

  我把我的护身符拿给他——这是我十五岁生日那天我的姥爷送给我的,雕的是一只漂亮的小老虎,是专门找玉石匠定做的,上面用小篆雕了我的名字,整个中国也没第二个,我说:“我姥爷说过:君子无故,玉不去身。这是我的玉质护身符,你带着它,希望能够给你带来好运。千万要带好它。”我心想:但愿你能够睹物思人,时时想着我。雅葛斯笑了笑,接过护身符,放在怀里:“你放心,我会好好收着。”

  格蕾丝出现在门口,雅葛斯说:“格蕾丝,好好照顾凤仪,看好她。不要让她离开迪甘城。我走了。”他转身便走,我很想再留住他,可是这次他走得很快,连头也不回,他真的不打算再回来看我了。

  我迷迷茫茫地跟着格蕾丝回到她的房间里,我真蠢,居然把雅葛斯送我的琴随手扔在柜子里,一点儿没有放在心上。

  一回到房间,我就去柜子里拿出了那张琴,格蕾丝吃惊地说:“这是我哥哥那张琴哪!他把自己的琴送给你了?什么时候送你的?我怎么不知道?”

  这张琴是雅葛斯的?都怪我,漫不经心地扔在一边,为什么雅葛斯不说清楚?他是不是知道我和渥里斯他们一块儿去骑马,心里不高兴,不愿意回来看我?这么说来,这都怪我了?

  雅葛斯虽然没有说过他是不是喜欢我的话,可是我还是很高兴的,他对我和渥里斯他们在一起很不高兴,是不是因为他妒忌?他的言语间流露出他心里是看重我的,这真是太好了。可是我一想到雅葛斯将要去进行危险的出征,生死难料,我就坐卧难安,雅葛斯不准我跟他去,我可以偷偷地跟去,说不定我可以帮上忙,总不能明知他陷在危险的境地里却置身事外,虽然我仍然相信他可以化险为夷,对,我偷偷地跟去!

  第二天,雅葛斯他们真的出征了,我混在人群中远远地向他送别,他看到了我,向我挥手,他走了,他再也没有回头来看我,每一次雅葛斯向我道别的时候我从来就看不到他的依依之情,他总是一走就不再回头!

  我依依不舍,雅葛斯,你一定要平安回来!我等你!无论多久!为了能够等到你回来,我宁愿用一生一世等待!

  渥里斯他们仍然邀请我去骑马,可是我再也不去了,雅葛斯会不高兴的,只有这一个理由就够了,我宁愿关在房间里,我宁愿在格蕾丝的房间里弹琴,这是雅葛斯的琴,琴上有他的气息,我只能借着琴声来表达对他的思念。

  我很想偷偷地跟去,可是格蕾丝得到了雅葛斯的特别叮嘱,把我看得很牢,几乎是和我形影不离,晚上睡觉她都要让人守夜,怕自己睡着了我溜了,不让我有机会逃走,好吧,我听听消息再说。

  一连过了好几天,我天天度日如年,天天思念雅葛斯,他只要略微表现出对我的一丝牵挂就让我为他神魂颠倒,真见鬼,他哪儿来这么大的魅力?

  这天傍晚,格蕾斯去洗澡了,我一个人呆在她的房间里。渥里斯居然又来约我骑马,我不想再见他,他却硬闯进来,我只好见了他。

  渥里斯说:“雅葛斯跟你说了什么?他一见你你就不愿意见我们了?”

  我说:“我不舒服。”

  渥里斯说:“你会不舒服?我告诉你吧,雅葛斯一定回不来了,你就别想他了。”

  我大吃一惊:“你说什么?谁说雅葛斯回不来了?”

  渥里斯说:“那天我们商议了一天一夜,他始终反对动用海军。我就告诉他说你这个胆小鬼,不敢打海仗就不打了,何必找出些乱七八糟的理由?他很生气,当时就同意愿意亲自带海军去。其实父王和大臣们都看好他,他是最会打仗的,士兵们也最服他,他主动请缨,正合父王的意思。他这个人,野心勃勃,很聪明很自负甚至很狂妄,又天生有些冒险精神,他最怕的不是死而是老,他愿意去挑战极限,而且往往取得成功,可是他忘了人力有时而穷。其实我也知道这个时候确实不应该动用海军,不过送死的是他不是我。他根本不可能用海军创造出什么奇迹来。他死了最好,他一旦死了,约克斯根本不必介意,老三的才干和雅葛斯比起来简直天差地远,不在一个档次上,那个疯女人孟茜琪丝几乎把所有的优点都给了雅葛斯,她的二儿子分不到多少优点了。孟茜琪丝一旦没了雅葛斯,她就什么都没了,宫里面没一个人喜欢她。她的哥哥大利得原也不怎么喜欢这个妹妹,他更喜欢雅葛斯这个侄儿,我不能不说雅葛斯很会讨人的欢心,好象上上下下的人都很喜欢他似的,连你这个陌生人都不例外。我父亲容忍那疯女人这么多年,大部都是因为他的原因。如果雅葛斯死了,我父王主动把格蕾丝许给大利得的儿子,再给点贿赂,他就不会再支持孟茜琪丝,那疯女人再也当不成王后,齐格斯的母亲妮英玛正好继任王后,齐格斯就可以当太子。我的母亲阿菲尔也少受些气。”

  我越听越气,越听越急,又隐隐为雅葛斯骄傲,这个对雅葛斯充满忌恨的兄弟说话之间对雅葛斯也有一份钦佩之情。他接下来说的话简直让我气炸了肺!哪有这样说自己兄弟的?

  渥里斯说:“你也别把雅葛斯想象得那么好,你知道为什么他会对女人淡淡的吗?”

  “为什么?”我忙问,虽然我认为渥里斯的话不一定可靠。

  渥里斯说:“上上下下都传说,他不喜欢其它女人,因为他喜欢的女人是孟茜琪丝,有人好几次看到半夜三更雅葛斯从他母亲的房间里鬼鬼祟祟地溜出来。他不喜欢女人是因为他喜欢男人,他的爱情对象是诺威斯。他是个心理生理都不正常的人!”

  我再也忍受不住:“渥里斯,你放屁!你给我滚出去!你怎么可以这样诋毁你哥哥的名声?我再也不要见到你!”这还是我在来到蒂山之后头一次骂人!我才不相信渥里斯的鬼话呢!这怎么可能?

  渥里斯似乎要硬皮到底了,坚决不走,他说:“雅葛斯肯定回不来了,你跟了我吧,我一定禀明父王,明媒正娶,不会委屈你。凤仪,我很喜欢你的,你有才气,又很野气,很傲气,我喜欢你的野气和傲气。说不定雅葛斯喜欢的也正是你的野气和傲气。”

  我忍无可忍,说:“好,那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野气和傲气!”我一拳向渥里斯打去,渥里斯伸手来托,我收回拳头,改拳为掌劈在他的胸口,这一下一定让他很痛。我和渥里斯就在格蕾丝的房间打了起来。

  渥里斯不是我的对手,我很快制服了他,我找了根绳子把他给绑了起来,捆成一个粽子样。

  渥里斯大概想不到他会被我弄成这样,叫也不叫,任我摆布,可是我把他捆起来了又能怎么样?难道我能杀了他么?我把他丢在床前,正在这时格蕾丝回来了,她吃惊地看着我们俩。

  渥里斯说:“格蕾丝,你放了我。”

  格蕾丝笑了:“你说了我哥什么坏话吗?被凤仪姐姐捆起来了?”

  正在这时,突然听到街上有信使的呼喊声:“战报!战报!闲人让开!”我连忙用刀割开渥里斯的捆绑,对他说:“你快去打听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渥里斯说:“一定是雅葛斯阵亡的消息。”

  格蕾丝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去打听。”我和格蕾丝扔下渥里斯,一起跑出房间。

  格蕾丝带我进入大殿,殿里已经乱成一团,聚集了几百号人,除了国王王后诸王子公主诸妃和大臣外,还有不少将士们的家属,他们是被特许前来的。格蕾丝挤到了国王身边,我留在大殿角落里。

  信使传来雅葛斯的消息,简直令我肝肠寸断,渥里斯的话居然应验了,他虽然不是阵亡也差不多,他失踪了!士兵们反反复复地在战场上搜寻了好几遍都找不到他。在战场上失踪,和死亡又有多大的区别呢?

  信使说雅葛斯根本没有动用海军,他带领海军一离开迪甘海港就把海军带入另一个港口,不准他们离开港口一步,就算是迪伦人上门挑战也不许应战,他说他不愿意让海军将士们白白送命,更不愿意让将士们的家人为他们流泪。他只带着五千陆军去袭击了迪伦人的港口,烧掉了迪伦人的全部粮草和军需品及一些停泊在港口中的运输船,到底还是按照雅葛斯先前的布置做了。

  可是这五千陆军不是骑兵,雅葛斯最先计划的是用骑兵突袭。在蒂山军队袭击得手之后,撤退时迪伦人追了上来,雅葛斯利用地形之利伏击了迪伦人,以少胜多,迪伦人损失过万,连他们的将军也被雅葛斯亲手杀死,吓得他们再也不敢来追。但是得胜之后清点人数,竟然找不到雅葛斯,战场上混乱一片,谁也不知道雅葛斯去了哪儿,他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蒂山军队现在在托弗斯的带领之下,还在前方搜寻雅葛斯,没有找到雅葛斯,他们谁也不愿意回来。

  信使还说,迪伦的海军被抄了老巢,因为补给困难,就撤兵回去了,陆军也没胆敢孤军深入,留在了两国边境。两国之间暂时不会有战事了。雅葛斯的作战方略基本上达到了战略目的。

  渥里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边,他说:“雅葛斯失踪?我看他是给人砍成肉酱,认不出来了吧!”我悲痛狂怒之下反手就给他一个耳光,把他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爬起来,说:“你,你又打我!”

  我说:“如果你敢再提雅葛斯一个死字,我还要打你!我的下手会更狠!”渥里斯似乎自知有错,没有再说。他做了个鬼脸,向国王身边挤了过去,与自己的母亲阿菲尔站在一起。由于我们身处角落,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注意信使和国王,没人注意到我们的争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被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被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