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如此家人
愿乘行云2018-12-04 00:183,751

  走了七八天,终于走到了蒂山的都城迪甘城。

  说真的,对于迪甘城的整体印象我是很失望的,虽然城墙还算高大雄伟,但是市面却没有伊伦嘉城繁华,居民也不是很多,倒象是我们中国的一个普通县城,一条小河把迪甘城一分两半,街道不算宽阔,最大的一条街道也只十余米宽,两边没有看到绿化,各种商铺倒不少,可是顾客却不多。周围的小街倒象是中国的小巷子,每一条街的尽头才设立一个公厕和垃圾库,给我的感觉是卫生恐怕不是很好。只有那些建筑物还算别具特色,基本上是白色黑色石头建筑的,上面雕刻着花纹,很漂亮。

  蒂山经济不发达,或许真的需要一些战争来刺激。我突然觉得黑清王真是一个庸才,他真的应该把雅葛斯留下做人质,他放了雅葛斯和放虎归山有什么区别,这和月氏王走脱冒顿一样,迟早要後悔!

  我们在蒂山也受到了伊伦嘉城那样的欢迎仪式,我感觉很有些不自在,我也不知道为何会不自在,可是就是浑身不自在……

  蒂山的王宫区和黑清一样也是建立在山坡上,房屋层层叠叠,看起来倒不比黑清王宫差,宫门前也有一个广场,广场周围倒是种了一些花。

  我骑马跟在雅葛斯他们身后,托弗斯说国王和王后陛下也就是雅葛斯的父母会亲自来迎接我们的,我心里怦怦乱跳,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想到要见到雅葛斯的父母就有些局促不安,这到底是怎么啦?心里竟然隐隐想起一句话:丑媳妇难免见公婆……羞死人了……

  终于到了王宫门前的广场上,来欢迎的人群早就站立在广场上,我原想拿数码相机照几张相,但是我怕惹出麻烦,到底还是没敢拿出来。

  蒂山国王和王后并立在人群前,身后跟着一大群人。雅葛斯翻身下马,所有的人都跟他下马,他向蒂山国王和王后跪拜行礼,所有的人都跟着行礼,我站在人群之後,随同行礼。

  蒂山国王大约四十多岁,身材也不高,微微有点显胖,服饰比起黑清王来要显得朴素多了,气度威严,他的脸色并不太好,眼睛好象有一点儿浮肿,不知道是有病还是没有休息好?他的容貌仔细看和雅葛斯倒的确有几分相似,但是没雅葛斯好看,他脸上的络腮胡子在我看来真是不仅不足以显示威仪,反而让他显得老丑邋遢,希望将来雅葛斯别学他蓄这种胡子就好。

  蒂山王后看起来比国王显得年轻多了,她大约只三十多岁,容貌甚美,雅葛斯的容貌好象更象他母亲,但是作为一个王后,她的化妆是不是太浓了一些,总显得有些俗气,她的服装也太艳了一点儿,和她这种年龄的贵妇不太相称。她的眼睛微微上挑,一付很傲气的样子。不知道怎的,我第一眼就对雅葛斯的母亲印象不好,奇怪的是,她居然也一直讨厌我,雅葛斯的家人从他的父亲到他的兄弟,从他的庶母们到他的姐妹们个个喜欢我,独独他妈一直不喜欢我,我竭尽全力去讨他母亲的欢心,却始终没能得到她的欢心,雅葛斯为了我和他母亲始终无法和睦相处不知头痛了多少次,我直到很久之后才弄懂原因。

  他们的身后跟着一群男女,有六七个女人的服饰看起来更华贵一些,离着蒂山国王也更近一些,年龄从十几岁到三十多岁不等,我猜她们应该是蒂山国王的妃子,也就是雅葛斯的庶母,蒂山国王的女人真不少。

  那几个女人之後,站着是一群少男少女,小的只有三四岁左右,大的也不过十七八岁,人数大约有二十来个,应该是雅葛斯的兄弟姐妹,我的天,蒂山王的后妃儿女太多了,要应付这么多复杂的亲属就够雅葛斯好受的。

  蒂山王后拉起雅葛斯,上上下下仔细地看他,眼睛里闪烁着泪花,翻来覆去只说一句话:“你平安回来就好!”蒂山王显然就没有那么激动了,我觉得他看起来好象对雅葛斯完成任务平安归来不是太高兴似的。

  蒂山王似乎只是出于礼仪,不得不欢迎他的儿子,反而显得有些不大自然,雅葛斯始终微笑着,举止如礼,从容自若,看不出他对蒂山王的态度有任何异样。在拜见了父母之后,雅葛斯依次拜见了他的几位庶母和他的弟妹们。

  他的几位庶母只是依次还礼,基本上不说什么话。

  他的兄弟中只有两个人对他特别亲热,拉着他问长问短,大部分兄弟见他都只是敷衍了事,行礼既毕,其中一个好象还很不高兴似的,雅葛斯倒是想和他说什么,他却转头跟雅葛斯的一位庶母说话,把雅葛斯晾起来,雅葛斯好象并不介意,转头来招呼他的妹妹们,那又是另外一番情景了,那些女孩儿有的搂着他的脖子,有的勾着他的肩膀,跟他说个不停,雅葛斯还低头抱起了他的一个妹妹,逗着她笑,看来雅葛斯和他姐妹们的关系要比兄弟们的关系亲密多了。

  跟父母弟妹见过礼,雅葛斯招呼我上去,对他的父母弟妹们道:“这是陆凤仪姑娘,是托弗斯的远房堂妹,我们在路上偶然遇上她。她不但能文能武,而且能歌善舞,骑术也不错。这次我能平安回来,她居功甚伟。我很感激她。”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我的身上,我低着头,不敢去看他们。斯瑞德国王笑着说:“好个女孩儿,雅葛斯真有眼光!”我更不敢抬头看他。孟茜琪丝说:“雅葛斯越来越不象话了。托弗斯哪来什么远房堂妹,这样来历不清的女孩就敢往家里带!”这话里透着很不高兴,我觉得有些不对,抬头看她,她也正在看我,目光里显露出厌恶,奇怪,她为什么这么讨厌我?我做错了什么?

  雅葛斯道:“不,凤仪确实是托弗斯的远房堂妹,怎能说是来历都说不清楚?”

  斯瑞德笑道:“从前我听托弗斯说起过他这位堂妹,他们一直在寻访她的下落,现在把她找了回来,那不正好?这也是件喜事。”

  雅葛斯向父王行了礼,把他的弟妹们介绍给我:这位搂着他脖子笑靥如花的美丽少女是他的同胞妹妹,也是他父亲的长女格蕾丝,格蕾丝侧着头好奇地看着我。这位一身灵秀气的秀雅少女是雅葛斯的异母妹妹菲琳丝,是他的二妹,被他抱在怀里的是雅葛斯另一位同胞妹妹,排行第六的埃琳丝,她只有六岁,这位孩气未脱的十一二岁的女孩是雅葛斯的三妹……

  那位对雅葛斯爱理不爱理的英俊少年是雅葛斯的二弟,叫渥里斯,他比雅葛斯高半个头,长得也更俊俏白晰,只是眼神总是闪烁不定,我心下觉得他是不是有点轻狂?虽然他对我很有礼貌。

  这位几乎和雅葛斯长得一模一样但比他高些也白净些的瘦削少年是雅葛斯的同胞弟弟约克斯,排行老三,一付老实巴交的样子,气质和神韵比起雅葛斯差得远了,整个人一个盗版雅葛斯。

  一个猴瘦猴瘦皮肤有些黑看起来却有些虎气的少年是雅葛斯的五弟蒙克斯,差点儿就斯瑞德少年版的是雅葛斯的六弟罗温斯,这位文静羞涩有点女人气有点书卷气的白晰少年是雅葛斯的七弟况明斯,显得有些拘谨的少年是雅葛斯的八弟莫兹利,活泼好动看上去非常调皮的是雅葛斯的九弟阿诺维,长得秀气瘦小象个女孩却偏要做出一付大人样的,是雅葛斯的十弟卡伦奇……那个孩子气十足特别喜欢雅葛斯的是他的十三弟贺利斯……

  他怎么这么多的兄弟姐妹,介绍了一遍我也记不全,哎,对了,怎么没有介绍老四?

  我后来才知道,他的那些兄弟们好象都不怎么喜欢雅葛斯,和他透着特别亲密的就只约克斯和八岁的贺利斯,贺利斯的母亲是斯瑞德的第五位侧妃,去年已经病故,他一向把哥哥崇拜得了不得,至于渥里斯,他是斯瑞德的大妃阿菲尔所生,一向跟他哥哥不和,总找雅葛斯的麻烦,这是上下都知道的事情,他自己似乎也觉得毋须隐瞒。

  雅葛斯的妹妹们中,除了格蕾丝和少不更事的埃琳丝这两个同胞妹妹外,他的其余妹妹似乎也不喜欢他这个哥哥。奇怪,雅葛斯怎么这么不受他家人的喜欢?他犯了什么错吗?哼,你们不喜欢,我却喜欢得要命!

  雅葛斯的母亲孟茜(音西)琪丝本是纳平山国国王大利得的妹妹,她嫁给斯瑞德国王之后先后生了四个儿女,两男两女,两个儿子就是雅葛斯和约克斯,两个女儿则是格蕾丝公主和埃琳丝公主。

  斯瑞德国王跟孟茜琪丝的关系一直不是太好,他最喜欢的是次妃妮英玛和她的儿子齐格斯,不知道是因为母亲嫌弃儿子还是为了别的什么原因,他常常无缘无故地斥责雅葛斯,给他一些凶险的任务,不仅威胁到他的地位,甚至威胁到他的生命,雅葛斯待在蒂山的处境不见得比待在黑清安全。雅葛斯似乎全然没有还手之力,这真是一个凶险的家庭。

  等我明白了这一切之后,我对雅葛斯的处境更担心了。雅葛斯,难道你真的一点儿防范都没有吗?

  雅葛斯的庶母和兄弟姐妹们他们也都在看着我,格蕾丝跑过来,拉着我的手:“凤仪姐姐,你真的会骑马,会武艺,教我好吗?”

  “难道你哥哥没有教你吗?”我说。

  格蕾丝说:“他没时间教我,父王也不准我学。”

  我说:“我教你他就会同意吗?”

  格蕾丝小声说:“你算是客人,他只能教训我哥哥,却不能教训你!我跟你哥哥和堂伯说一声,你不要回家去,和我天天都在一起,我想学骑马。父王会同意的。”

  我本来就不想跟托弗斯“回家”,那根本不是我的家,我也认不得那家里的任何一个人。住“家”里和住宫里都一样,而能住在宫里,和雅葛斯见面的机会肯定会更多,那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便说:“只要你父王母后不反对,我就教你。”

  孟茜琪丝说:“格蕾丝,人家是客人,你叽叽喳喳地缠着人家说什么啊?”

  斯瑞德国王叱责她说:“你说话能不能礼貌些?没教养!”他这句话是不是太重了,孟茜琪丝说不出话来,因为我而骂王后,这不是太过分了,这不让我一来就得罪人?我愕然地看着他,他却笑了起来,对我说:“凤仪姑娘,等会儿举行欢迎宴会,还要举办舞会,你也参加,到时候你的伯父尼克萨也会来,你们先就可以见上一面。记着要玩高兴些哟!”话语很亲切友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被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被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