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绝代佳人
愿乘行云2018-12-04 00:173,693

  我转头望着雅葛斯,他微笑着向我点头。等会儿就让我见托弗斯的父亲,我那名义上的伯父尼克萨。托弗斯说过他是蒂山的内政大臣,今年才四十多岁,他的妻子是蒂山望族修莫林氏的女儿瑟薇,也就是托弗斯的继母。托弗斯的生母早卒,由这位继母抚养成人,从托弗斯的言谈中我得知,托弗斯的这位继母人不错,善良贤惠,对托弗斯犹如亲生。托弗斯也挺敬爱她。托弗斯曾经跟我说过他父母人都好,我拜见他们的时候他们一定会很喜欢我的。想到要提前见到他们,虽然有些忐忑,但也有一丝轻松。

  雅葛斯的兄弟姐妹们拥上来,七嘴八舌地问我,提了好多问题,我随口回答,还是少说一些好。看来他们对我的印象还不错,至少我觉得他的兄弟们对我的态度比对雅葛斯的态度要好得多,约克斯渥里斯他们都争着和我说话。而且从这天起,格蕾丝成了我最好的朋友,我从她那儿学到了蒂山文字,学习了蒂山历史和文化,而她也跟我学了一些汉语,我也教她骑马和一些武艺,以后几个月,我一直和她住在一起。

  格蕾丝得到父王的支持,拉着我的手再也舍不得放开了,宴会好象早就准备好了,格蕾丝拉着我入席,我的座位被斯瑞德国王安排在他和孟茜琪丝的下手,格蕾丝和埃琳丝和我坐了一席,而雅葛斯反而坐在对面,和他一席的人一个是诺威斯,另一位是一位年约五十多岁的老臣,后来我知道,他是蒂山的宰相丘比克,也是卡洛斯的父亲。

  我心里忐忑不安,我不知道为什么把我安排在这样尊贵的位置上,他又让我去拜见了托弗斯的父亲尼克萨,我低着头,小心行礼,不敢看他,连他长什么样我都没看清。我也不知道怎么多出这样一位尊贵的伯父的,心虚之下,我哪敢看他。他似乎也有些尴尬,只是随口说了几句客套话。

  孟茜琪丝王后的脸色更难看了,雅葛斯只是微笑着看着我,什么也不说。

  宴会开始了,说真的,那些饮食还不如黑清的那个宾馆好吃,也许雅葛斯说得不错,蒂山原本就没有黑清的繁华和富裕。

  我也不敢多吃,我发现那个蒂山王的眼光总是在我身飘来飘去,我避开他的目光,寻求雅葛斯的目光,我越来越感到我的麻烦。

  好容易宴会结束,接下来要开始舞会,除了雅葛斯和他的几个朋友外——他们知道我不会跳那个什么交谊舞——居然有这么多的人来邀请我跳舞,我吓了一跳,那些人是出自新鲜感还是当地的风俗如此?为什么要争着和我跳,我的虚荣心让我觉得很开心,可是我却又感到这事儿有些不对,也许我仅仅凭的是本能。

  不要说我不会跳他们的舞蹈,就算会跳,我也不会和他们跳,我只想跟一个人跳,那就是雅葛斯,一想到如果雅葛斯来邀请我,那我就能够有机会亲近雅葛斯,我的脸都发热了,心也怦怦直跳,但他却没有出现在邀请我的人群当中,雅葛斯低着头,默默地吃着东西,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奇怪得很,居然也没有一个女孩子去邀请他跳舞,而卡洛斯他们早就被那些多情的女孩子瓜分了。

  也许他们都知道雅葛斯不会去跳舞,听托弗斯他们说雅葛斯半年都没有跟女孩子跳过舞了,那些女孩儿何必自讨没趣?他是在逃避什么吗?我注意到雅葛斯喝酒喝得很少,和那些男孩大碗喝酒完全不一样,他好象不喜欢喝酒,勉强应酬一下而已。雅葛斯和那些男孩相比,确实有些异类,既不好酒,也不好女人,难道他整天想的就是军国大事吗?

  我拒绝了所有男孩子的邀请,只有一个理由,我不会跳,他们说要教我,我说我不想学,有人开始嘲笑我孤傲了,由得他们去吧,反正我不跳!

  我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雅葛斯,突然,一个白衣女子飘飘地向雅葛斯走去,我甚至没有注意她从哪儿来的,她真美,而且仪态万方,看起来温柔婉约,象临凡的仙女一样,她是谁?是西菲儿还是碧丽丝,我知道这两个女孩儿都喜欢他的。

  我问埃琳丝(格蕾丝早就被人邀请了,埃琳丝年幼,不可以接受邀请):“那个找你哥哥的女孩子是谁?”

  埃琳丝说:“西菲儿啊,我们这里最漂亮的女人。她一定想找我哥哥跳舞,我哥一定也不想跳。她就是想多跟我哥接触的。”

  西菲儿,没想到她这么漂亮,我可不如她美!雅葛斯会被她迷住吗?看样子我根本就不需要担心,雅葛斯站起来摇头,然后用手轻轻弹了几下自己的头,我虽然没听见雅葛斯说什么,猜也猜到他一定在说他头痛,不想跳舞,那就是拒绝了,他不想跟她接触太多。

  我问埃琳丝:“碧丽丝呢?”

  埃琳丝说:“我表姐呀?她不在,她要一两个月才来这儿住一下的。平常找我哥哥最多的就是西菲儿。她这么漂亮,不知道我哥为什么对她爱理不爱理的,对我表姐也这样,远不如对我好。”我对埃琳丝的天真无邪真有些想乐,你是她的妹妹,他和你在一起没有顾虑,和她们就不同了。

  西菲儿转过头来,她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我也仔细地打量她:看得越清楚感觉她越美,她的眼睛很大,睫毛也很长,五官配合非常匀称,似乎在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下必须得配上这么一个小巧的鼻子和一张红润的小口,如果不这样配,就完全不和谐了。她的身上散发着一种古典飘逸的美丽,不知道我在她的心中是怎么一个印象,但我自己明白,我不如她漂亮,我更没有她那种古典气质,如果说我有什么气质的话那就是我的野性和知性,或许还有一点狂傲,在这点上我肯定要胜过她,我可不是那种柔顺的女人!我有我自己的思想和意志,我知道我要做什么事!要我服从,我做不到!不知为什么,我突然觉得有些惶恐不安。看样子敌人的实力强过我啊,我该怎么办?这个仗怎么打?

  她低下头,慢慢地退到一边,这个时候,我也觉得有些奇怪,她这么漂亮,为什么也没有人邀请她跳舞?是她太清高了还是大家都知道她只愿意跟雅葛斯一人跳,别人找她也是自讨没趣?

  这时候我突然发觉雅葛斯的兄弟们中间多了一个人,他什么时候来的我根本没有注意。他一直静静地坐着,一点儿不张扬。他的容貌很英俊,比雅葛斯好看多了,我甚至觉得雅葛斯的兄弟们中最漂亮的就是他了。他的神情很从容,举止也很大方自然,身上穿了一件淡蓝色的衣服,装饰着一些金饰,显得那样卓尔不群,坐在雅葛斯的兄弟们中间,简直就是鹤立鸡群,看来他比雅葛斯更受他的兄弟们的喜欢,每个人都争着向他敬酒,他微笑着得体地应酬着。他是谁?是不是就是先前没有向我介绍过的老四?

  我问身边的埃琳丝:“那位穿蓝衣服的是不是你四哥?”

  埃琳丝说:“是啊。是我的四哥齐格斯,除了大哥,我最喜欢他了,他很疼我的。大哥很高傲,我有些怕他,四哥就不一样哪,每个兄弟姐妹都喜欢他。”是吗?齐格斯有这么好?我情不自禁地多看了他两眼,他好象也正在看我,我们目光相交,他朝我微微一笑,我的脸都有些热了,赶快避开他的目光,雅葛斯呢?他注意我了吗?

  跳了好几只舞后,乐队停止了奏乐,大家散开,好象是要休息一会儿。格蕾丝回到我身边,她说:“我听卡洛斯说你的舞跳得很好,歌也唱得好,你能不能给我们唱一段,跳一段?”我说:“我跳得不好。还是别跳了吧。”

  格蕾丝笑着说:“我才不相信呢?你会不会弹琴?我哥哥的琴弹得很好,他对音乐舞蹈很精通的。如果你想讨他喜欢,你就应该显示一下你在这方面的才能啊。”

  我讨他喜欢?这是谁告诉她的?天哪,我暗恋上的雅葛斯的事怎么好象谁都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格蕾丝把一张琴拿了过来,放在桌上,问我:“会不会弹?”

  这张琴和我家里的那张琴很象,但没有岳山,弦居然也是七弦,我一想到我家里的那张琴,情不自禁地用手按了按弦,没有抗指的现象,我又挑了一下,音韵很美,这是张很好的琴啊。

  格蕾丝见我的动作娴熟,高兴地说:“你会弹琴?你弹段曲子让我听听好吗?”

  我想起我家里的那张琴,情不自禁地弹了起来,我弹的是《春江花月夜》,这是我最喜欢听也最喜欢弹的琴曲了,我上次代表学校出去同其它学校比赛的时候弹的也是这只曲子,那明月映春江,江流绕芳甸,充满古典韵律极富园林美的旋律让我的心为之沉静,情为之平和,如果一个人的心情烦闷,他听这只曲子是最好不过的了。

  我弹得太投入,浑然忘我,没有注意到什么时候所有的人都停止了谈论,都在听我弹琴,他们肯定谁也没有听过这只曲子,弹着弹着,不知道怎么的,我突然想起了雅葛斯,我的心不再平静,琴也弹不下去了,音乐戛然而止。

  静了一瞬,斯瑞德国王说:“你弹的音乐真好听,这是你们家乡的音乐吗?”

  “是……”我回答。

  “你会跳舞吗?”国王说。

  “会,但我真的不会跳你们的舞蹈啊!”我说。

  “那没有关系,你跳一段舞蹈来看看吧。我们这里几乎人人都能歌善舞的,不会跳舞那怎么行?”国王说。

  我说:“我的音乐箱(电脑)没有带来,没人可以伴奏!”

  国王沉吟了一下,雅葛斯突然说:“我替你伴奏。你就跳那天晚上在伊伦嘉城跳的那只舞。”

  我说:“你能弹那只曲子?”

  雅葛斯说:“能。我听过。”

  我吃惊地说:“可是你只听过一次!”

  雅葛斯笑道:“那要听几次呢?”

  一时之间,我不知道是钦佩还是震撼,我可没这本事,要我听一次就记住而且过了十几天都还能够记得,我完全做不到,要我这么做,我至少得听过七八遍才行。

  格蕾丝说:“我哥的琴弹得很好,他十五岁时我们全国就没有人能够胜过他了,可惜我好久没听过他的琴声了,这两年来,他哪有心情弹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被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被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