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东施效颦
愿乘行云2021-05-02 13:123,526

  约克斯笑道:“扯远了。那天晚上,我怕碧丽丝认出我来,于是我突然从她后面扑过去,打昏了她,脱了她的上衣,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体呢。如果那晚是你,我多半不敢,我知道你的武艺胜过我,甚至我哥哥也未必比得上你,要打昏你,我自咐没这本事,弄不好被你痛打一顿都有可能,不过你一向循规蹈矩,端庄稳重,也不大可能半夜三更一个人跑到河边去。你也知道,碧丽丝也算得是个美人吧,我脱了她的衣服,看到她的身体乳峰高耸,晶莹剔透,紫珠颤动,双乳沟间那块月亮型的胎记显得那么特别,甚至有些邪恶,又在那种月光之下,对我简直是无比诱惑,于是我舍不得离开……”

  我说:“约克斯,你这样会声会影地说描述,不觉得很恶心吗?”

  约克斯笑道:“有什么恶心的,哪个男人没干过这种事?比这更进一步的行为都有,难道你爱得发狂的雅葛斯没有碰过你?那你怎么给他养了好几个孩子呢?”

  我说:“那不一样,那是我自愿的把我交给他的。他要我,我千肯万肯!他从来没有勉强过我。可是你却把碧丽丝打昏了再侮辱她,你太下流了,难怪雅葛斯说你丢尽男人的脸!“

  约克斯道:“我知道我比不上他,不过有一点我比他强多了,我活蹦乱跳地站在这里,他呢?你知道御医怎么说他吗?他能熬过明天,算他运气!”

  我叫道:“你,你胡说!”

  约克斯道:“我没胡说!如果不是我知道这事,我哪敢来找你啊!你是我的嫂嫂,是王兄的女人!王兄要是好好的,我胆子再膨胀一千倍也不敢来!”

  不会的,巴滋医生说他为雅葛斯制定了一套治疗方法,他会好起来的。可是,可是万一他真的……,我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

  约克斯道:“别哭别哭,我的嫂嫂,你哭起来很可怜的。好,我不提他了,我跟你说,那天晚上我正在看她的胸,碧丽丝却突然醒了,她看到了我,边挣扎边骂我,骂我下流,还说要去告诉我父王母后!告诉雅葛斯!如果告诉了我父王母后,他们还能够饶过我吗?我慌了,我狠狠地把碧丽丝的头按在水里,她一直不停地挣扎,我就一直按住她,後来她就不动了!我知道她死了……说实话,我确实没有想过要杀她,可是在那种情况下,我根本就没有选择。碧丽丝这个蠢货,她居然以为我们真的怕她!她也不想想,她不过就是个女人嘛,真要打,她打得过我?我轻松地按住了她,她的所有挣扎都完全是徒劳的!我见她死了,就把她的尸体投进了珍珠河,连她的衣服一块儿投进了河里。这就是你们捞起她的尸体的时候,她赤裸上身的原因,我真的没强奸她,我还不至于恶心到要奸尸的地步。我做完了这件事,正想回去的时候,在离我二三十丈的石头後看到了雅葛斯,他多半是有些不放心,来找碧丽丝,我到现在也没有弄清楚他是否看到了我杀死碧丽丝的事情,我赶快逃走了。就那个距离再加上那天晚上月色很好,他应该看清楚是我。如果他能够醒过来,你可以向他求证!後来我想想,就算雅葛斯看见我杀死了碧丽丝,他也不敢说出去。如果他说了,舅舅会饶过我吗?我只好给碧丽丝抵命。他也不会愿意把你跟碧丽丝发生冲突的事情张扬出去,因为这样一来,你就成了碧丽丝之死的直接责任人,舅舅同样也不会放过你。事实上舅舅不是真的找上你了吗?鬼才知道舅舅後来会遇上那破事。他只能够承认是他跟碧丽丝吵架之後碧丽丝自杀,这样一来,你也好我也好都可以脱身事外。所以说啊,雅葛斯在这件事情上是冤枉的,你也一样冤枉,你根本不必为碧丽丝之死而愧疚,你与此无关。你也应该知道,碧丽丝不是一个会因为这些事情就要自杀的人。”

  想不到碧丽丝之死真相原来是这样,雅葛斯纯属冤枉,而风单家族雅葛斯也没有杀他们,天哪,我还冤枉雅葛斯有多少事?我这么不相信他,雅葛斯的心里不知道有多痛苦,偏偏我又不肯听他解释,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约克斯道:“还有我舅舅之死,在这个问题上,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的嫂嫂,舅舅是被我表哥尼诺尊给杀死了的,跟我王兄更是一丁点关系也没有!”

  我吃了一惊:“尼诺尊为什么要弑父?”

  约克斯道:“尼诺尊是个好色之徒,表面一上表人材,其实人品卑劣之极。我的妹妹格蕾丝年少无知,竟然被他的外表迷得迷迷糊糊,对他爱得死去活来。我真可怜格蕾丝。说格蕾丝是被他害死的也不过份。”

  我说:“他害死格蕾丝?这怎么可能?”

  约克斯道:“你知道的,格蕾丝嫁给他没多久,就怀孕了。他耐不住寂寞,同时跟三个女人私通,最气人的是,其中一个还是我舅舅的侧妃!名份上,他们可是母子关系!”

  我说:“我明白了。这事儿被你舅舅或者格蕾丝撞破了?”

  约克斯道:“你很聪明,就是这么回事。格蕾丝身子弱,再加上当时颠沛流离,身体本来就受不了,再受到丈夫背叛的刺激,早产了,孩子也死了。这双重刺激要了格蕾丝的命!我可怜的妹妹,在临死之时,居然还原谅了尼诺尊,请求王兄照顾他,王兄心里不定多么鄙视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是他害死妻儿的。可是格蕾丝的请求,王兄也不忍拒绝,就同意了。後来我舅舅把尼诺尊叫去说话,两个人进去,一个人出来,舅舅成了具尸体。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尼诺尊跟王兄说,舅舅是急病发作而死的。可是後来王兄跟我说,他发现舅舅的胸口有一道很薄却很深的刀伤,直刺心脏!所以几乎没流什么血,不容易看出来。当时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如果不是尼诺尊杀了舅舅,还能是谁杀的?至于後来我王兄借助舅舅的头颅向二舅三舅请降,不过是砍了个尸体的脑袋,人都死了,脑袋掉不掉也没关系是不是?”

  约克斯又道:“後来的事,你都知道了。尼诺尊死性不改,好色如故,他在王兄积威之下,不敢再娶,但养小妾嫖妓,跟别人老婆在外偷情的事不知干了多少。他仗着一付好皮囊,骗了多少女人,怕是数也数不清了。到最後,竟然色胆包天,偷到王兄的女人身上了。这种风流勾当,想瞒过人,比瞒过自己还难。尼诺尊和姗妮儿自以为没人知道,其实,知道这事的人不说有一百个,几十个总是有的。嘿嘿,蠢猪才会以为在人员如此众多的宫庭中保得住这种秘密。姗妮儿生了个儿子,收买医生自以为骗过了王兄,可是王兄多精明哪,是不是自己儿子还弄不清楚?你在宫里待这么久,知道宫里的规矩。王兄跟哪个女人睡觉是有专人记录的,你是王后,你单独一本,其余的女人共用一本,那上面,时间地点证明人都一清二楚,后妃怀孕,至少得三个以上甚至十个八个医生共同出具证明,才能被承认。最好笑的是,姗妮儿还想让自己的野种做王兄的太子,真把王兄看成什么蠢货了?王兄居然一直没杀这个女人,除了降她的位号,不进她房门之外,好吃好喝,好穿好戴,生活待遇可一点没减。我都不知道王兄处理得这么宽厚,姗妮儿还叫个鬼屈?在这事上,我可是真的佩服王兄。要是我,我会把姗妮儿丢到军营里去做营妓!她不是这么喜欢男人吗?我要她天天时时换新人!”

  我冷笑道:“所以你王兄才是一代帝王!而你,只是一个妄图东施效颦的四不象而已!”

  约克斯道:“什么叫东施效颦?”

  我懒得跟他解释,道:“不懂就算了!”

  约克斯道:“还有那个风单家族,你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吗?嫂嫂你要找到他们,其实相当的容易,你只要仔细看看商业税收的帐簿,你肯定能够找到他们纳税的名册。在哪里拍卖也得掏钱纳税是不是?”

  我说:“他们在别的地方又干起了老本行?”

  约克斯道:“哈,你在孚罗与他们发生了冲突,他们知道你是王后,怕招致灾祸,连夜逃跑了。你把这屎盆子扣在王兄头上,王兄真是有冤无处述。其实,他们根本不必嘛,你和他们不过是些小冲突,你自己不是也说过的,其实你也有不对的地方,根本不能怪他们打了你。如果他们以为王兄为了这点小事就会杀人的话,也太小看王兄的胸襟和君品了!还有那个彻勒王子,他在做一个庄园主。王兄赐给他一座农庄,就在天堂之城五十里之外。离蒂山这么远了,王兄让他改姓换名,避开阿昌斯的耳目,以免王兄不好向老师交代。”

  我说:“谢谢你解开了我的疑团。齐力克呢?”

  约克斯道:“齐力克,哈哈,他更该死!早在迪甘城,他就多次害过王兄了!”

  我说:“你说什么?”

  约克斯说:“你居然会为了齐力克去和雅葛斯闹,真是笑话,难道雅葛斯没有给你说过,其实齐立克早就该死了。”

  我说:“是我没让雅葛斯说,是我不好。你能不能够告诉我,齐力克为什么该死?”

  约克斯说:“你居然不让雅葛斯给你说,其实由他来说一定比我清楚得多。只不过现在谁也不能够再去问问他对此有什么看法了。我能够告诉你的只是齐力克在十年之前就该死了,他用箭射伤了雅葛斯,放蛇咬伤了齐格斯,而後来居然又派人去刺杀雅葛斯,目的仅仅是为了一些意气之争,哼,这个混蛋!”

  啊!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天哪,我居然会为了这个衣冠禽兽去伤害雅葛斯,我还不听他的解释,雅葛斯啊雅葛斯,我错得太厉害,雅葛斯,雅葛斯,你一定好起来,我要向你忏悔!

  约克斯说:“雅葛斯说过齐力克说错了话,露出了破绽,他早就知道了。不知道他为什么当时不杀齐力克,他倒是很能够忍。”

  我说:“什么意气之争?齐力克又说错了什么话露出破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被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被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