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曹晖
缘起2018-10-18 19:342,373

  “这孩子真可爱,落日余晖,他叫曹晖吧!”

  …………………

  “你说你有什么用?要房没有要车没有!”

  “房子房子房子,天天想着房子,你跟房子去过日子算了!”

  ………………

  “嘭……”

  “对不起,我……我只是想要一个家!”

  “曹晖,不要……不要离开我……”

  ………………

  “这孩子不如叫做曹玄亮?”

  “你啊,就是太耀眼了,朝廷之中,起码有一半人憎恶你!”

  “宝物自秽,他不如就叫曹晖吧!”

  ……………………

  “上清贼子,倒行逆施,天怒人怨,人人得而诛之!”

  “诸位,与吾共诛上清贼子!”

  ………………

  “汝等觊觎吾上清御神法已久,如今是按耐不住,想直接抢夺了吗?”

  “承请四方诸神,与吾共战之!”

  ………………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隶为神,当守其责,诸应守护封地百姓,不可听他人之命,擅离封地!”

  “皇上……为何……针对吾等?”

  “皇上让咱家给大法师带句话:你们山上人,怎么打,怎么斗,那是你们的事情,但如果,你就算是九天之上的真神,朕也给你屠了!”

  ……………………

  “吾曹亮,愿驻守岱山,成为岱山之神!”

  “据礼圣所定规则,吾守护山河,于社稷有功德,愿以此功,请圣人保吾孩儿一命!”

  “可!”

  “汝,为何不愿以上清宗主之名驻足山神呢?没有气运加持,不怕被愿力同化吗?”

  “青天在上,从今日起,吾儿曹晖,为上清之主!”

  “大善!”

  …………………

  “峨峨东岳高,秀极冲青天。

  岩中间虚字,寂寞幽以玄。

  非工复非匠,云构岁自然。

  器象尔何物?遂令我屡迁。

  逝将宕斯字,可以尽天年。”

  “以吾之名,封汝为神,执守一方,镇压妖魔!”

  脑海中充斥着这样的记忆,地球的曹晖,上清宗的曹晖,两者互相纠缠,剪不断,理还乱。

  “我是曹晖!”

  “我也是曹晖!”

  “你不是”

  “我就是”

  “你……就是我啊!”

  心湖之上,湖水如同开水一般,急剧翻滚。

  突然,一只黑色的凶厉猿猴猛的从湖水之中窜出……

  ………………

  “徒弟,你醒了?”

  曹晖缓缓睁开眼睛,适应着外面的强光,等到完全看清周围之后,特别是看到自己师傅那副尊容之后,他不禁愣了一下神。

  虽说从记忆中他得知了自己师傅长得不怎么样,但实际看到却与记忆中完全不同,这他妈已经丑出天际了!

  长得又矮又胖,歪眉邪眼,嘴下还有一颗特别大的痣,痣上更是有两根别致的黑毛!

  曹晖身后的影子突然挥了挥手,仿佛在告诉曹晖,他长得丑,怪我咯?

  “怪你记忆太模糊!”曹晖心中暗道。

  “徒弟,你……还好吗?”胖子师傅一脸关切的问道。

  “我觉得……还行——如果你能离我远点的话……”曹晖有些尴尬的看着面前撑着双手,盯着自己的胖子师傅说道。

  那胖子一听这话,后退三步,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嘴唇似乎有些哆嗦的说道:“想当初,大雪纷飞,那时你还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是谁将你抱回家,是谁给了你一口饭吃,又是谁冒着吃牢饭的风险给你上的户籍!”

  “诶,我怎么记得当初我的脖子上好像挂了一只玉佩,话说现在怎么找不到了?”曹晖斜着眼睛看了看自己师傅脖子上的红绳,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咳咳,那个……为师这是……这是……替你保管,还不是怕你弄丢!”一开始他还有些愧疚的模样,不过后面估计是想到理由了,说话也越来越大声。

  曹晖没有理会师傅,穿衣起身,从床头拿起袍子,披在身上,随后向外走去,他对这个世界的映像还存在于“他”给的记忆里面,能早一些看看外面,自然是极好的。

  “徒弟,你的病还没好!”师傅急切的抓住曹晖,接着说道:“小心风寒再犯!”

  “上次去李庄,邪气入了体,所以我才会感染风寒,如今邪气已驱,已无大碍!”曹晖撇开师傅的手,缓缓走了出去。

  现在初临春季,寒冬的冷气还未消散,出门便是一股冷气扑面而来,他一开始感觉到有些冷,后面腹中突然传来一阵热流,驱散了冷意。

  拥有前身记忆的曹晖自然明白这是什么东西,这就是前身辛苦修行数十年得来的“玄气”,用之前那个世界的话来说,这应该叫“真气”,用儒家的说话叫“浩然正气”

  这种东西,这玩意儿随处都可以感觉到,但却视而不见,触之无觉,道家靠打坐修行来感受它,儒教则是从“圣贤书”中感受它,并将其纳为己用。

  这两种方式都要求修行者必须“专一”,且心无杂念,只有这样,才能够感觉到它的存在。

  就在曹晖还在思索之时,道观外面的门突然响了起来,虽有敲门声,曹晖却并没有走去开门,他知道,有人会去开门的。

  比如说——那个秃子——道观里面的秃子!

  这秃子堪称佛教的奇葩,说是什么天下大同,非尼玛跑到道观里面来传佛道,他一开始差点没被当时的老观主活活打死,如果不是他相貌堂堂,如果不是观小没人,如果不是他自荐当杂役,,如果不是……

  反正不管怎样,他还是在道观里面住了下来,不过老观主的要求是让他不准靠说,不准靠行,只能用眼神来传道。

  关键是:这么苛刻的要求,他竟然答应了!!!

  于是呢……

  住了几年,不仅一个信徒都没有,而且每天还要给道观劈柴,打水,开门来换取自己的三餐。

  果不其然,曹晖没有等待多久,那秃子便缓缓从后院出来,当他看见曹晖,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他的眼睛似乎闪耀着奇异的光,他双手合十,向曹晖做了个稽,曹晖见此,双手合抱,微微稽首。

  这期间,他们都没有说一句话。

  和尚打开门,门外是一个面色枯黄,四肢瘦小的老太太,穿着破旧的衣服,眼睛里更是没有一丝神采……

  她一进门便用有些嘶哑的声音叫道:“曹道长,在哪里?”

  她并没有好奇为什么道观里会有和尚这回事,在她看来,无论是和尚还是道士,无非是谁有用便去求谁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