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故人
若許浮華2018-12-05 22:253,513

  天界

  陶羽悠哉悠哉的前往自己的窝,身后跟着小碎步的小凤凰。“你走慢点!走那么快干甚赶着去投胎啊!”

  听此,陶羽猛的立在原地,小凤凰由于没看路,是以她轰轰烈烈的撞在了陶羽的背脊。陶羽倒不觉得有什么,只是小凤凰的鼻梁有些痛。她摸了摸发痛的鼻梁,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硬是没掉下来,“你突然停下来干甚?”

  陶羽无奈,这小丫头哪儿蹦来的?“不是你叫我走慢点吗?”

  “我叫你作甚你便作甚啊?你是我养的狗吗?”她毫不示弱的回怼着,双手自然垂下去,高昂着脑袋,果真不输傲凰的气势。

  陶羽失笑,这丫头是他那二哥专门找来欺负他的吧?“…那个…你就不怕墨紫轩不要你了?”他试着转移话题。

  可小凤凰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他才不会呢!他只是去办事办完了就回来了!”她的话语间毫不掩饰对墨紫轩的信任,而后径直朝前走去。

  见此,陶羽顿时充满了兴趣,屁颠屁颠的追上去,还殷勤地给小凤凰打扇,“诶!你为何如此信他?你就不怕他骗你?”

  “我告诉你诶!那小子在天界就是个招蜂引蝶的,而且他还花心,伤了诸多仙娥的心啊!”

  “那小子身份尊贵,天界各族中追求他的不在少数!……”

  他添油加醋地把自己换做墨紫轩,眉飞色舞地说道。他越说越过分,越说越令人气愤,可小凤凰压根儿没理他。

  可就算如此,陶羽也没见气馁,硬是一口气说到了姻缘府还不带喘气的,这就令小凤凰有些佩服了。

  只是更令她佩服的,还是他的……

  “嘿嘿!媳妇儿!你是专门等着为夫的吗?哎……哎哟……疼疼疼疼!”只见陶羽的右耳被尔岚紧紧捏住。

  耳朵上的疼痛促使陶羽忍不住叫出声,他上下左右四面八方的窜,只愿耳朵上的那只手松一些。

  “媳妇儿我错了我错了!放过我吧……”他哭喊着,一张脸扭曲得不成样子。

  小凤凰不禁咂舌,原来他还是个妻管严啊!此等壮观场景,应该有个画师记录下来!

  她开始打量尔岚,她一身蓝色轻裳,无过多妆容,也不曾有过多珠钗首饰,她捏着陶羽的模样小凤凰竟觉得很温馨。

  尔岚似乎也有些累了,捏着陶羽耳朵的手便松开了,双手插着腰,俯视着蹲在地下的陶羽。

  陶羽很委屈的摸着自己的耳朵,仔细一瞧,那耳朵红似血,看起来还真是挺疼的。她突然有些心疼陶羽了。

  小凤凰叹息着,墨紫轩说他很羡慕陶羽夫妻,因为他们活得很自在,不必为争权夺利之事伤脑,也不必为后宫争端而搞得夫妻不和,这样吵吵闹闹,悠哉乐哉的日子,才算是神仙眷侣吧!

  尔岚无视委屈巴巴的陶羽,径直朝小凤凰走去,她的眸中有丝丝不经意的激动,面上却只是淡然。“这位姑娘,来者是客!随我进去吧!”话罢便拉着小凤凰的手腕朝府内走去。

  经过陶羽身边的时候,他还朝小凤凰投去求救的眼神。只是可惜,小凤凰还未来得及说话,便被拉走了。

  只留下可怜巴巴的陶羽,蹲在门前当个看门狗,瑟瑟发抖,画着圈圈。

  ……

  轩熠阁

  “表哥!你终于来了!素云在此已等候你多时了!”见墨紫轩走来,素云便开心的跟个孩子似的,只是她有意压制,终是与孩童沾不了关系。

  墨紫轩踏着光走来,却带来无尽的冰冷。他恢复了那张淡然冰冷的脸,他的周身萦绕的寒气,让人不愿靠近。他不苟言笑,眸中也不会出现异样的心思。

  这便是他对待旁人的面具,他不愿对任何人露出自己最真实的性格,也不会对任何人表露自己,因为那是他觉得自己最无能的时候。而这旁人,包括他的母后,包括他的父帝,甚至包括半个陶羽。这旁人,不包括天枢,不包括小凤凰,不包括兮乐,也不包括…自己的大哥。

  “作甚?”他径直走到主位上坐下,连一个眼神都不曾给素云。

  素云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她心目中惊为天人的表哥就该是如此。她浅笑着,拿出那副大家闺秀,一族之长的气概,说道“姨母听说帝下命表哥入人界,解决人界灾难,甚是担忧!故,姨母派素云与表哥一同前往,照顾表哥的生活起居!”

  墨紫轩眸中闪过片刻的厌恶,端起茶杯浅饮了一口,说道“劳母后担忧了!只是此行疾苦,本殿实不愿你日后照顾母后时心有余而力不足,故此,公主还是代本殿回了母后吧!”意思很明显了吧?你法力微弱,不适合去人界!快点回去吧!墨紫轩心底在呐喊着,面上却不动声色。

  他等着这素云公主会意离开,可显然,不是那么容易。

  素云福了福身,说道“殿下不必担忧!有殿下保护素云,素云不会有事!且素云乃一族之长,哪儿能如此羸弱不堪?”她料到墨紫轩会百般阻挠,但她也不会死心,来日方才,她不信墨紫轩不会爱上她!

  素云信心满满,此刻脑中更是浮现出无数讨墨紫轩欢心的法子。

  可惜,如此这般,墨紫轩只会更加不喜。

  可如今,他又该如何回话呢?墨紫轩想了许久,始终未曾想到,硬是编了个自己都不信的理由 ,“本殿担心你承受不住人界疾苦”他此话出口,素云必定认为自己在关心她。他怎能如此之傻呢?墨紫轩在心底把自己骂了个千百遍,却也无济于事。

  “承蒙表哥关心!只要表哥在素云身边,素云不觉得苦!”

  果真,人家笑都不一样了,肯定误会了!

  墨紫轩欲哭无泪,偏偏面上还不能表现出来,只得苦逼地让她下去准备。

  哎!直到素云离开了许久,墨紫轩都未曾搞清楚,人家为毛看上了他?

  说实话,他这幅面具自己都不喜欢,也从未想过别人会喜欢,如今……哎!

  认真想想吧!其实她也没什么不好的,就是身为一族之长,不想着管好自己族中事物,常年待在天界,根本不配当这族长!再者,素云此人太过虚伪,太过羸弱,娇滴滴的,真的不喜欢。

  “紫轩!”门外响起一道很温柔的声音,一猜便知道是谁。

  墨紫轩很欢喜,直直地站起身来,眺望着门那处。自从他回天界,都未曾去看过兮乐呢!

  门外那处,兮乐仍是一身红衣,明媚亮人。她浅笑着,好似有些许不同,却也说不出什么。

  “兮乐,你来了!”

  “嗯!”兮乐淡淡应了声,便与墨紫轩坐在主位上。

  “你瞧!”她凭空捏出一张羊皮卷纸,上面画着整个九州的地形图。

  墨紫轩已做好洗耳恭听的准备,见此,兮乐也不再拖沓。

  她的手指了卷上一处,那一处便在上空折射出相应的,更详细的地图。

  她手指着空中的另一处,开始娓娓道来,“这里,便是你此去的目的地!这里叫黑冥国,是玄武国的附属之地,自那日异像,此处就暴雨不断!经我勘测,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黑冥国外的水柱,我曾去探查过,那水柱中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很强大!”她眉头紧蹙着,一手撑在桌子上面。

  听此,墨紫轩也是担忧的。这股不知名的力量究竟从何而来?它是否,与不久后的灾难有关?

  “如此这番,看来我要好好去瞧瞧了!”

  “嗯……对了!你的寒毒可有发作?”对于墨紫轩的寒毒,在这三界,怕是只有她一个旁外人知道吧!

  墨紫轩低垂下眸子,这寒毒自他出生时便有,不定期发作,从前很是频繁,大多隔日便发作。不过这寒毒也不是全无好处,至少,这股力量在关键时刻还可帮他不是吗?

  只是怪哉,这几日他用了那么多的冰之力,寒毒…竟从未发作过!倒真是怪哉!

  “这几日,貌似从未发过……”

  “从未?”兮乐猛的站起身来,“这么说…你寻到抑制寒毒的方法了?”

  墨紫轩不确定的摇摇头,可是下一刻,昨日的伤再次发作!此次,竟牵引到了寒毒,冰火同时发作,此等疼痛,比先前那次更为甚!

  他死死地咬住自己的一口银牙,手掌紧紧的抓着桌子边缘,可是终是不能止痛。

  “紫轩!这……是…红莲业火?”检查了墨紫轩的身体,兮乐不淡定了!双眸瞪的极大,红莲业火!在这三界,只有一人使得出红莲业火!只是…墨紫轩体内的红莲业火算不得强大,不过初学者的功力。莫非那位留了后手?他可从来不留活口的啊!

  似乎看出了兮乐的疑虑,墨紫轩强忍着疼痛,说道“他不过是警告我!”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墨紫轩再也承受不住,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不过片刻,他的嘴唇已经发白,眉毛睫毛上都覆盖着丝丝雪花。

  而兮乐,眸中一闪而过的红光,她脸上的担忧之情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残忍血腥。

  她可惜地看向墨紫轩,摇摇头,说道“真是可惜了!身为魔帝之时,你是多么狂妄啊!哈哈哈哈!”

  她大笑着 ,不显的竟留下了眼泪,不知是笑得太用力了还是何缘故。

  良久,她止住笑,伸出那只恐怖的右手轻轻地抚摸着墨紫轩的脸庞,只是在那一瞬,墨紫轩的眉头紧蹙,面上的嫌恶之意显而易见。

  这一幕深深刺痛了兮乐的眼,她猛的转过身去,说道“罢了!”

  随后,一道红光穿透墨紫轩的身体,-在墨紫轩周身萦绕温和的力量,滋润着墨紫轩的身体。

  亮光消失,兮乐眸中那一抹红也随之消失。

  她的眸子已恢复清明,只是那双眸子终不再是从前那双眸子,人,也不再是从前那人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缘生劫,浮生梦(已改至作品《罂粟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缘生劫,浮生梦(已改至作品《罂粟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