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焰(1)
今晚蓝月亮2018-10-24 12:004,201

  1

  今天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雪不大,却夹着冬日特有的风。天空遍是阴沉,看不见太阳,只看见纷纷扬扬的雪花舞动着飘落。大片大片的泥土盖上白雪,地上的草也戴上白帽。任由雪花如何地落,如何地覆盖,大地总是有些缺陷。可我又想不起究竟少了些什么,记忆里总有些地方是如雪的白,白茫茫的,苍白。

  也许,我是老了。就像这里的人,白发苍苍的同时,记忆这东西也随着丢失。而我,早在五十年前,当我来到这片土地的时候,头发就是如雪的白。或者七十年前,又或是更早,我就已是满头白发。年代久远得如同飘落的雪花,已经无法数清。

  尽管大部分记忆都如流水般逝去,可在记忆深处,我总看见一片白皑皑的世界。白的是雪,是冰,千年不化,到处是碎的白色泥土。可我却一时想不起那是哪里,那些破裂的白色泥土究竟在哪里。在这里?在回忆里?还是在梦里?

  过了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后,我才想起,那里是我的家乡,一处满是冰雪的苍白世界,永远都是冰封的世界。

  奇怪得很,我怎么会连家乡也忘记呢?就算是背井离乡的悠长岁月里,我也很少忆起那里。那片银白的画面里总有一个白色身影晃动,是女子的身影,似乎我与她的关系很密切,可我却无法想起她的脸,无法看清她的容貌。她的身影总是与家乡的雪连在一起,纯洁的,却日渐模糊。

  2

  她究竟是谁?

  我一边低头看着地面,一边重复这个问题。过去一阵冷风,然后,我想起,我终于想起那张苍白却纯洁如雪的脸。可就在我想起她名字的同时,心里却猛地涌起一阵悲恸:我怎么连她也可以忘记?我怎么就如此容易地将她忘记?

  难道过往的一切非要遗忘?难道她那张楚楚却满是凄然的脸,真的就这么易忘?我是否还忘了什么?我的记忆究竟消失在何处?

  迎着风,我扬起脸,凝望这片土地上的天空,天空忽现一阵朦胧。而我,仿佛看见家乡那片晴朗却从不温暖的天。然后,我又听见她的歌声飘扬于风,轻盈地,随着风荡漾开去。

  雪花随风飘落,我伸手抓住一片,不断地,默念她的名字。泠。泠•维恩迪。清凉之风。

  3

  泠喜欢在下雪的时候唱歌,唱咏雪,唱哭泣的森林。那时,我总在她的身旁,听她的歌声飘扬于风,看天上的雪花飘落,然后,在冰焰花丛中舞蹈,旋转,飞跃。每到这时,泠总会止住歌声,诡秘却漂亮地笑,然后。搂着我,轻抚我的额头,说:你的舞真好看,就像这飘落的雪花,轻盈,冷艳。而我,继续舞蹈,让这白的小花在身边随我舞动,说:因为我喜欢我们家乡的雪。

  4

  是吗?你真的喜欢冰土上的雪?

  恩,是的,我是喜欢的。

  愿意为它献出一切,牺牲一切?

  恩。

  包括你的至爱与生命?

  包括我的至爱与生命。

  5

  我扬手抓住一片飘落的雪花,让它在掌心的温暖中融化,蒸发。

  眼前的人类小孩看见,惊异却满脸兴奋地问:大哥哥,你穿得那么少,不觉得冷吗?

  不冷,因为我喜欢它。

  6

  直到现在,我仍旧弄不清楚正义究竟是否在我手里。

  当我的冰霜三尖刀穿透面前这个人的身体时,我的心又开始撕裂地痛。最后一个手无搏鸡之力的人类士兵也倒下,周围一片死寂。我环视四周,地上的身体都没了生命,鲜红的血汇聚一起,汩汩宛若一道小河,带着死去的人的灵魂,缓缓流向地底下的黄泉。

  我看着手上点点如梅花的血迹,愕然,呆了,然后想,血流得太多,命运该是尽头了吧?

  7

  世界是没有尽头的,孩子,你还是认命吧。

  他仍是目光慈祥地看着我,就像父亲关爱儿子般亲切地看我。然后指着东方夜空的一颗中等光亮的星,说:去吧,孩子,去深蓝。那里有你未完的命运等着你。我循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在无数银河里寻找那一点孤独的星光。然后想,深蓝?不知那里的雪有没有家乡的漂亮?

  8

  家乡的雪是终年不化的,白茫茫的一片,每一日都是冷冬。地上的泥遍是银白,整片整片地在寒风中凝结,聚集然后在耀眼的光芒中撕裂成碎片。外族人将这白的碎片唤作冰土。冰族的泥土。

  而我,就是在这无限雪白的冰土上诞生和成长的人。他们都叫我凇。凇•苏鲁巴特尔。英雄之子。

  我的祖先以及所有生活在冰土上的人一样,头发都是如雪的白,似乎天上飘落的雪花盖满我们的头顶,一切都是纯粹的白。除了白,还有蓝。蓝色火焰的花瓣,六角的晶莹。那是一种名为“冰焰”的小花,六角花瓣,全身是奇异的蓝色。也是冰土上唯一的蓝。传说这种花有着银白如雪的火焰,它的焰不是所有人都能看见,能看见它的只有死去的人们。

  很多人都说,冰焰花是世上最美的花。即使我不太赞同,可我仍旧喜欢冰焰花的蓝,就像我喜欢泠瞳子里的蓝那样,深深地,依恋着。每当我呆呆地盯着泠的蓝色眼珠,傻傻地发愣的时候,泠都会诡秘却漂亮地笑,然后,搂着我,轻抚我的额头,说:凇,你真可爱,傻得可爱。

  9

  也许我真的很傻。要不,我怎么连他话里所说的命运也相信呢?

  10

  命运让你成为冰族的人,所以你才会出现在冰土上;

  命运要你守护冰族的魂,因此,你就是守护者。

  我在马戏团附近的街道散步时,突然想起这段话。想想也觉得好笑,曾经的冰族守护者,今日竟沦落到在偏僻的小星球上靠玩杂耍为生。我用冰族的法术表演,观众们就当是奇异的魔术而欢呼喝彩,然后大喊我的名字,然后我就得到一种称为“钱”的可以换取面包的纸。有了钱,我就能在这个小星球上混得不错,至少比当守护者的那些日子安稳得多。

  我想我应该快乐,为我自己不需要再为渺茫的命运奔波,不需要再目睹同伴在眼前溅血,蒸发,然后死去。我想,我是应该感到快乐的。然而,事实却是,当我看着这里湛蓝的天空,感受着鸟语花香的时候,我的心总会撕裂的痛,痛苦的感觉宛如天要崩地要裂。

  如果泠在我的身旁,那该多好。泠总会诡秘却漂亮地笑,然后搂着我,轻抚我的额头,说:不要难过,离去的伤悲就让它离去,死去的痛苦也让它死去。有我在的时候,你永远都不会悲痛。

  可是,泠并不在我的身旁。

  一切都只能成为虚幻,想要的永远也不会成为现实。

  11

  我站在亚托雪山的山脚,抬头遥望山顶透着冰冷之气亮着深寒之光的玄冰王座,心里无名地涌出一股怪异。如果我的母亲没有死的话,坐在玄冰王座上的人就不会是她。我,才是那个代表整个冰族力量与权利的王座主人。

  很多时候,在经久不息的狂风吹过之后,在千遍万遍热切地呼唤之后,我总会感到困惑,总会觉得不可思议。她竟然成了冰族的王,竟然将原本属于我的一切都带走。包括她自己。

  泠,难道,力量与权利真的如此重要?比我还重要吗?

  而她,高居亚托雪山之颠盘坐玄冰王座之上的王,总会诡秘却漂亮的笑,然后,搂着我,轻抚我的额头,说:凇。你忘了吗?你曾经答应过我,愿意为雪献出一切,牺牲一切,甚至你的至爱与生命。难道,你忘了吗?

  12

  你忘了吗?你把过去的一切都忘了吗?

  在飘雪里漫步的时候,我再次听见那把慈祥宛如父亲关爱儿子般的声音。我回首一看,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我嘴角一抿,微微一笑,我又有幻觉。大概是幻觉吧。

  看着这漫天飘扬的白色雪花,我总会隐隐觉得,在遥远的远方,有一片土地,那里的雪比这里好看千倍万倍。

  可是,我却想不起那是哪里。

  13

  我不明白这种叫做“酒”的液体怎么能让人忘记痛苦。可我还是不断地喝,然后吐,然后再喝,再吐。

  第一次遇见雪的时候,她就在喝这种液体。还抽烟。在马戏团附近的酒吧里。

  在醉了之后的幻觉里,我似乎看见眼前的人就是泠。我紧紧抱住她,吻她。

  我对她说,泠,抱抱我,我想你。

  眼前的泠再次诡秘却漂亮地笑,然后,搂着我,轻抚我的额头,说:凇,你会原谅我吗?

  14

  雪的声音总是迷人的动听,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无论是行走还是端坐,她的声音都是萦绕,萦绕于我的耳边,我的脑海。如涌泉般清晰,如扬花般飘逸。每每听到她温柔细微的话语,我的心犹被刀割,仿佛千年冰山遭遇万年烈火,剧痛地融化,蒸发,然后,幻化在婴儿蓝的天空上。同时消散的还有我许许多多的记忆,泠的面容,雪的声音,甚至是我的童年,也一同消失在已经幻化的天空边缘。

  看来,唯一记得的,只剩下手上这把雪吟剑的剑招。

  还有,如何杀光眼前这些毫无反抗之力的敌人。

  我记得,这是我的命运。

  15

  没有雪花的装饰,没有冷清的感觉。击杀眼前的敌人,总觉得有点奇怪。奇怪什么?我不知道。只是隐隐觉得少了些东西,一些我早已忘记的东西。

  忘却,也许并不是坏事。忘记一些伤心欲绝的痛苦,总比记起它们来得容易。如果偏要我选择,我宁愿选择世上从未有我的存在。至少,在我看来,痛苦就不会伴随着我,我也不用如此伤痛地活着。

  眼前的士兵拿着枪,一种发射物理子弹的枪。虽然他们的武器伤不了我,我也从不畏惧,可是,我还是毫不犹豫地用雪吟剑穿过他们的胸膛。血由他们的伤口喷发出来,像风声一样动听,然后,风声哑然而止,他们逐一倒下。

  有人说,死亡从来就不是尽头,它只会是延续。可我怎么也不相信。如果死亡不是尽头,那我追寻的尽头又有什么意义,我的尽头又在哪里?

  那人听后,没有言语,他深情地仰望有阳光却从不温暖的天空,手扬起来,而又徐徐舞动。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孩子,天空从来就不温暖,冷风总在天上飘扬,可我们仍有阳光。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那时,我没什么动作,只依稀记得当时的我略微摇头,然后走向亚托雪山下的那片森林。

  后来,我经过那片葱郁的冰焰花丛。

  再后来,我走向亚托雪山上的玄冰王座。

  那时侯的风景应该很美吧,可我的脑海却是一片空白。

  空白里,有一张熟悉的脸,脸上挂着笑,诡秘却漂亮。

  之后的事情,我再次忘记。

  16

  看着地上血泊里的人类士兵,我的心又是悲凄的痛。就像那时,我还是一个守护者的时候,看见同伴死去时心里撕裂的痛。我不断安慰自己,这只是命运,是命运让你这样做的,你不必自责。

  尽管如此,我还是忍不住痛哭。

  天上有几只鸟在盘旋,带着悲鸣,似乎为人的死亡鸣不平。也像为天空的失色惊疑。此时的天不再是婴儿蓝,却是鲜血的红,西边的太阳徐徐离去,当最后一丝光亮也被黑暗吞噬后,远方响起冲锋的号角。黑压压的人类军队前赴后继地涌过来。

  我看了一眼手上透着深寒光芒的雪吟剑,泛起一丝倦意却旋即湮没。

  我知道,今天又要死很多人。

  我也知道,今天并不是命运终结的日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与海之诗:星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与海之诗:星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