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焰(3)
今晚蓝月亮2018-10-25 12:002,845

  29

  我曾经见过冰焰花的火焰,真的,我真的见过。泠搂着我的时候,说出这句话。

  当时,我只以为泠在说笑,说,冰焰花的焰美吗?

  很美。那是一种深寒里跳跃的蓝色火焰,却银白如雪。泠轻抚我的额头,说。

  你是什么时候看见的?

  就在刚才,你在我怀里睡熟的时候。

  我怎么没有看见?

  因为冰焰花的焰不是所有人都能看见,能看见它的只有住在天国的人。

  我也想看看冰焰花的火焰。

  不!我不许你看!泠激动了,紧紧地抱着我,亲吻我的眉毛,然后说,你还不能去看冰焰。要去,只能我代你去。

  30

  直到我遇到那个白衣女子的时候,我才明白泠为什么要骗我。

  就在我击败最后一个人类士兵的时候,起了一阵奇怪的风。风旋转着,然后,由风影里走出一个手持银白长杖的白衣女子,长杖顶端镶嵌着一颗深蓝色的水晶珠。她身旁还跟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

  我对那小孩笑了笑,说,小朋友,你跟我很像,你真可爱,傻得可爱。

  那小孩眨着明亮如星的眼睛,疑惑地问我:大哥哥,你穿得那么少,不觉得冷吗?

  不冷,因为我喜欢雪。

  那你快乐吗?你会经常快乐得暗自傻笑吗?

  我看了看身旁遍地的鲜血,雪染红草地,染红我的心。我一边抚摩着手上的雪吟剑,一边回答:五十年来,我从未真正地感到快乐。

  那你真的跟我很像。最近,我也不高兴,心里总是感到伤感。似乎某个非常重要的人突然离开我,永远地离开。可我,却想不起她是谁?啊!我的头又开始痛……

  小孩说着话,却突然痛苦地抱着头,露出倍受煎熬的神情。

  他身旁的白衣女子搂着他,轻抚他的额头,说:晴,别怕,有我在,你不会再受到伤害。

  看着眼前的画面,突然间,我泛起一股熟悉而亲切的感觉。哦,对了。在我母亲死的那一天,泠也曾经这样搂着我,轻抚我的额头,然后说了同一句话。此时,我的心也开始撕裂地痛。我强忍心中的痛,举起雪吟剑对着小孩,说,小朋友,让我来帮你解除痛苦吧。

  你敢?一直沉默的白衣女子喊了一声,跳出来站在小孩的面前,眼里闪着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知道,她要保护她生命里最宝贵的东西。

  31

  在一个银白沙滩上散步的时候,雪问我,你生命里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

  我止住步,看了看寒冷且阴郁的海面,说,以前曾经有过,现在却已经失去。

  雪调皮地看我,说,那究竟是什么?

  我感受着海风袭人的温柔,心里却是无比落寞:命运将它由我怀里抢走,却吝啬地不再归还。如果我可以选择,我宁愿命运从不出现。可是,我不能选择,我的魂早已失去。一同失去的,还有我曾经辛苦守护的幸福。

  32

  看着眼前手执银白长杖的白衣女子,看着她瞳子里的一丝苍凉,我想起曾在冰族皇城里遇见的那个龙族特使,三十年前在海边遇见的一个人类男子,他们是多么的相似,一样的眼神,一样的落寞,一同失去对幸福的美好向往。

  那一刻,我想,其实我和他们一样,幸福总是与我们擦肩而过,在我们还未来得及牢牢抓住它的时候,它就已经与我们背道而驰,如流星般消失在漆黑的夜空里。

  永远地,消失不见。

  33

  即使是三十年后的今天,我仍可清晰地记得那时所发生的事情。那一段时间里,雪的身体总是如雪的虚弱,似乎只要轻轻一碰,它就像松枝上的积雪般跌落,涣散,然后毫无声息地躺在地上。

  接连的几天,我都日夜陪伴着雪,无论多困多累都不敢合眼小睡。生怕何上眼后,再也看不见雪晶莹的眼神。

  雪痛心我的操劳,虽然她不说话,可我仍由她的目光里看到愧疚。我抱着她瘦弱的 身体,说,别怕,我就在这里,没有人可以伤害你,没有人能带走你。

  尽管如此,死神还是轻易就将她由我怀里夺走了。就像夺走泠的生命那样。

  她走的时候,最后一次捏住我的手指,像母亲关爱儿子般嘱咐道,凇,你要快乐地……

  34

  三十年前一个微风荡漾的夜,夜空有几颗星。那一夜,是雪病逝的第四十五个夜晚。我独自来到这片寂静的白沙滩。沙滩的灯塔旁站着一个男人,他正孤独地遥望海的远方。

  我悄悄走到他的身旁,细心地观察他。他可以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神态自若目不转睛地看着远方。

  过了片刻,他回头看我,黑色的眼睛里尽是困惑与幽怨。他对我说,知道此刻的海正在想些什么吗?

  我摇头。

  他在想,该如何夺回原本属于他的一切,包括他的新娘。

  他的新娘发生什么事?

  男人没有回答,看着我留在沙滩上的一长串脚印,然后说,知道她最后跟我说了什么吗?

  我摇头。

  她用明亮如星的眼睛看着我,楚楚的脸上现出一丝忧伤,她说,海边的小屋已经盖好,可我永远也没有机会进去;你在我心里盖的房子,已经被命运的洪流吞没……

  接着呢?接着她说什么?

  接着她说,我有我的命,你有你的命,其实,我们都是命运的傀儡,命运的绳索从来就不在我们手中。

  一阵飘然而至的海风打断他的说话,他仰起脸,看着明媚如画却从不温暖的天空,又自言自语道,答应我,你要快乐地活下去。

  我不知道他是否向每一个路人都说同一番话,也不知道他究竟想说些什么。可我,却突然觉得自己跟他一样。一样的可怜。

  35

  有阳光却从不温暖的天空上飘着白云,碎裂的,宛如家乡的冰土。我看着碎裂,静静地发呆。然后,站在前方的白衣女子问我,你在想什么?

  我瞅了她一眼,右手紧握的雪吟剑斜指地面,说,我想,我的记忆究竟消失在哪里?你能告诉我吗?

  那些记忆是多少年之前的?

  五十年吧,大概是五十年前。又或者七十年前。

  白衣女子静默地看我,手中的银白长杖微微向后拉回。

  其实,五十年也不是很长时间。可我却忘记许多,忘记许多曾经是我最重要的记忆。我也忘记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忘记为何要击败眼前的敌人,还忘记你是谁?

  你从来就未曾记起我,又何来忘记呢?

  哦,是这样吗?

  是的,是这样。

  能否告诉我,我到底是谁?

  你是冰族守护者。凇•苏鲁巴特尔。英雄之子。

  那么,你是谁?我怎么要用剑指着你?

  我是凡尘俗世里的一粒沙尘,浩瀚天地的余孽,这片土地多余的人。

  你身旁的小孩是谁?

  他是你的目标,毁灭与创造共生之子。

  听完,我终于明白我来到深蓝之星的初衷,手中的雪吟剑随着我的灵力而微微震动。

  周围的风旋转起来,肆意扬起地上的尘土,却像被人操控似的,不断绕着我旋转,加速。

  与此同时,小孩的额前出现一个散发银白光亮的六芒星。

  这一刻,我知道,今天就是命运终结的日子。

  36

  当我射出的冰霜三尖刀被小孩震碎的时候,我仿佛回到四处是白色冰土的家乡;

  当那些碎的冰晶刺破我的护罩的时候,我仿佛听见冰土碎裂的清响;

  当冰晶穿过我的胸膛鲜血如涌泉般喷发出来的时候,我仿佛听见亚托雪山上最优美动听的风声。

  然后,小孩头上的六芒星发出更加耀眼的光芒。

  那一刻,我终于看见那些蓝色冰焰花的银白火焰。绽放在小孩的头上,银白如雪,六角的晶莹。我终于明白,冰焰花为什么会是世上最美的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与海之诗:星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与海之诗:星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