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闪过的记忆(3)
今晚蓝月亮2018-10-30 12:004,145

  10

  会堂里面,比卜族正在举行为新主洗礼的庆典。

  会堂外面,星苜虚找到默默看出窗外的星志。

  星苜虚手执象征比卜族王权的辉月权杖,激动地告诉星志:志叔,我已经成为比卜之主!

  我可以看见。星志淡淡地说道。

  你不替我高兴吗?

  为什么要高兴?

  因为我已经长大!

  星志沉默不语。

  志叔,我知道自己的使命了。

  你觉得你的使命是什么?

  复仇!用我的力量击败天萨,为我的族人复仇!

  你真的这样认为?

  对!这不是你一直希望的吗?

  星志没有答话,低头看了日渐长大的星苜虚,随即又看出窗外。窗外,一颗恒星正炽热地燃烧自己。这是它最辉煌的时刻!而在辉煌过后,它将在光辉之中燃烧完自己的生命,从而变成白矮星、中子星。甚至变成贪得无厌的黑洞。

  你看见那颗恒星吗?星志指着窗外。

  看见!它的光很亮,它的焰很美!

  你很像它,像它那样正步向毁灭!

  为什么?难道志叔你不赞成我反攻天萨吗?

  不仅我不赞成,你的父母也不会赞成。

  这怎么可能?复仇可是全族人共同的愿望!如果你担心我打不过京基顿,那你就放一万个心。我现在已经拥有最强大的比卜之力,连天萨族也要惧怕的力量。

  你还是没有明白。

  星志叹气离去,只留下星苜虚独自思索。

  难道我没有明白?不,我是明白的……

  11

  “第二十八循环10257年,水月50日

  京基顿确实是一个天才!

  他所制造的基顿战士实在太可怕,除了能与运用天萨之力的天萨族战士融合之外,更将银河族人的精神力量放大十倍!

  我军接连的失利,已使我忍无可忍。如果不是莲儿已经怀孕,我一定拿起辉月权杖冲往前线战场,让可恶的天萨族知道我的厉害!

  唉!只可惜星志走了,军队不仅失去大将军王,更失去最好的三军统帅。如果他愿意回来,那我也不用这么苦恼。

  莲儿推荐他的叔父华孟担任前线指挥,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位居十二守护战士之首的他,精通带兵之道。

  族内各长老也认为统帅之位非华孟莫属。

  ……

  第二十八循环10257年,水月55日

  华孟升任三军统帅,指挥前线三亿士兵。

  ……

  第二十八循环10257年,水月61日

  水月的最后一天,前线传回战报,华孟下令全军撤离隐月星系边缘的丁卯区域,退守西京,巩固城防。

  西京可是皇城最后一道屏障,如果失守,天萨族将会长驱直入而威胁皇城。

  对于华孟的决定,我非常失望。原本以为他将延续星志的进攻策略,率领三亿士卒与隐月星系的敌军决战,并一举收复关系我族经济命脉的隐月星系。

  哪想到他竟然只守不攻!

  我真想把他调回来训他一顿!

  莲儿却直说不好!阵前换将非同小可,影响士气不说,更可能导致指挥不灵而贻误战机。

  韦长老说,自从大将军王离去之后,军心浮动,士兵们需要时间接纳新的统帅。

  华长老也说,华统帅只是以逸待劳,等候最佳的作战时机,请比卜之主忍耐。

  听他们这样说,我也觉得有点道理。想想也是,再忍忍吧。

  ……

  第二十八循环10257年,风月25日

  华孟继续他的防守策略,天萨族在西京外驻军,双方僵持了二十多天。

  京基顿手下将领多次搦战,华孟都只以远程炮火回应,并不出城迎战。

  ……

  第二十八循环10257年,雷月30日

  又过了60多天。

  华孟仍是只守不攻。

  这一个月来,各长老争持不休,长老会议也因此分裂为主攻、主守两派。

  莲儿支持以华长老为首的主守派,每天都不停地说‘忍耐忍耐!时机快要到了!’

  可是等了这么多天,还要等多久呢?

  ……

  第二十八循环10257年,沙月20日

  莲儿的肚子越来越大,似乎明天就要生了。

  她说,如果生下来的孩子是男孩就叫苜虚,女孩就叫苜莹。

  我很是盼望我的孩子出世。我知道,他一定如我一般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要给他最好的东西,教他最厉害的法术。

  他将来一定能成为比卜族有史以来最贤明的君主。

  ……

  第二十八循环10257年,冰月15日

  今天我真的很烦!

  先是莲儿无端地腹痛,大夫们都以为她要生了,却发现事情并非如此简单,闹得皇城上下都大为紧张。我也担心得坐立不安。最后,还是大夫医术高明,才保得莲儿母子平安。

  莲儿刚刚入睡,前线即传回紧急军情。

  天萨族的援军带来15艘灭星舰,京基顿誓要将西京整个恒星系消灭殆尽。

  我连忙召集十二位长老,召开长老会议。

  这次真是奇怪,一听说灭星舰队来了,所有长老都迅速前来。平时也不见他们如此合作,今天竟然转性了。

  即使他们来了又怎样?商量来商量去也只得出一个‘静观其变’,把我气得半死。

  难道比卜族就没有人能为我分忧了吗?

  ……”

  12

  看到这里,星苜虚感到有点困惑。

  他问身旁的侍从,庐风,你对西京战役有印象吗?

  那时候我只有三、四岁,没什么印象。不过,我曾经听长辈们谈起一些。

  你说说你知道的。

  西京战役是一个转折,一个让比卜族走向灭亡的转折。

  真的如此重要吗?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我只知道西京是皇城与隐月星系唯一的通道,也是皇城最后的屏障。如果西京失守,皇城将成为前线战场。事实恰恰如此,先是西京失陷,被杀士兵三亿、平民三十亿;后是皇城之围,突围者仅一万。

  星苜虚听着这惊人的伤亡数字,胸口泛起一阵悲痛,内心之中久久不能平复。他徒步走在长廊上,却遇到正在欣赏窗外星景的星志。

  星志扬起手,摸着侄子的长发,问道:苜虚,你看见那些星星吗?

  看见。父亲将它们形容为闪烁的光点。可我却觉得它们很普通,在这浩瀚的宇宙里,一颗星是多么的渺小。

  那我再问你,如果在近距离看它们,你觉得它们壮观吗?

  壮观!就像眼前这颗恒星般壮观。

  可是,它快要灭亡,它内部的燃料即将耗尽。然后,它将成为一个黑洞,一个吞噬一切的恶魔!

  在我眼中,它此刻却最是辉煌、灿烂。

  在我眼中,它只是一颗普通的星星,它是如此的渺小。

  星苜虚不明白星志为什么与他谈论这些,但是,眼前这恒星即将崩塌,先膨胀然后再向内部塌陷。他抚摩手中的辉月权杖,内心涌起无法叙述的压抑。

  13

  “第二十八循环10257年,冰月35日

  就在我烦恼着如何解决眼前危机的时候,他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问他,你是谁?竟敢夜闯皇宫?

  他淡淡地说,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助我什么?

  解西京之围,退天萨之兵。

  你是谁?

  我叫韦于,申族韦家之后。

  那你有何退敌之策。

  以三亿之众强攻天萨。

  正合我意,真是英雄出少年!

  承蒙夸奖!

  明日我即等坛拜将,让你代华孟之职,统率比卜三军。

  ……

  第二十八循环10257年,冰月36日

  当我宣布让韦于代华孟领导军队时,长老会议再次吵闹起来!

  华长老说,万万不可!阵前换将非同小可!请我主三思!

  全长老说,此次危机只有华将军能解,勿托他人!

  我怒喝道,全是一群老顽固!韦长老,你是韦于长辈,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韦长老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容答话,韦于虽是我家子侄,但此人空谈成风,只擅纸上谈兵,并无领兵之能力。望我主三思!

  废话!

  我实在听不下去,不能再忍受这群懦弱怕死的老顽固。

  如果再守下去,我何时才可以杀死京基顿为父亲报仇?

  任由各长老如何诉说,我都不再理会。

  韦于临去西京之前,我亲自为这年轻的将领送行,并为他送上祝福:

  愿诸神与你同在!

  ……

  第二十八循环10257年,冰月40日

  华孟回来了。

  他老了,听随行的侍从说,他听到我下达的命令后一夜白头。

  当华孟看见我的时候,他跪倒在地,声泪俱下:主,万万不能让韦于出战啊!

  懦夫!我给你三亿士兵,你却只守不攻!难道我们堂堂比卜一族要被这银河族的叛徒欺负吗?

  主,天萨之主京基顿乃老夫生平所遇最狡诈的人。此人聪明绝顶,诡计多端。否则,人族联盟也不会默许天萨族发动银河战争;先主也不会中了他的离间计,与塞斯族解盟;你的父亲也不会亲上战场,最后死在他的手上!

  华孟!你好胆!竟敢侮辱先主!来人!给我拿下!

  话音刚落,华孟轻蔑地哼了声‘昏君’,随后举起右手,施展比卜之力。一个褐色光球随即射出,向我扑来。

  我从来不把这等雕虫小技放在眼里,手轻轻一挥,光球立即变了方向,朝华孟飞去。

  华孟受伤倒地,却并未死去。正当我准备了结他时,莲儿突然冲了出来并护着华孟。

  别杀我叔叔!莲儿哭着说。

  他是叛徒!我大声喊道。

  此时,近卫已把华孟团团围住,只要我一声令下,他必死无疑。

  可是,当我看着莲儿那闪着泪珠却依旧明亮无暇的双眼时,我心里忽地一软,然后对近卫队长说:放了他!念在华孟只是一念之差,让他回家养老吧!

  莲儿深含感激,扶起伤痕累累的华孟准备离开。

  你不能走,你还怀着我的孩子。

  我不走。只是,你的心已被仇恨蒙蔽。

  我转过身,不想再看她的双眼。这一刻,我有点怕与她对望。

  她最后说了一句:你还是没有明白。

  ……

  第二十八循环10257年,冰月50日

  莲儿将自己锁在房间已经十天,她不愿见我。

  前线传回消息,韦于率领三亿战士大败天萨军,并将其赶离西京而退回隐月星系的据点。

  韦于为我拿回一点面子,我马上召集族内长老,将这捷报告诉他们。会议上,除了韦、华两位长老,其他人都喜上眉梢。

  我大笑道,京基顿也有今天,哈哈!

  韦长老问,主,为何天萨族一见我军即下令撤退,其间交战甚少?主,你不觉得奇怪吗?

  我实在太高兴,不想听到扫兴的说话,说道:天萨族是怕了韦将军,只要我军主力乘胜追击,京基顿必败!

  可是……

  不要可是了!韦长老难道是怕了纸老虎京基顿,或是你与华孟一样怀有谋反之心,打算延误战机?

  韦长老闻言色变,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忙说:主,我对我族忠心耿耿,决无异心!请主明鉴!

  我也不是真的说你谋反,快起来快起来!

  听了这话,韦长老才放下心来。

  随后,我下令将捷报通告全国,让所有族人一起庆祝!

  韦于的确是一个人才。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与海之诗:星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与海之诗:星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