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雨(1)
今晚蓝月亮2018-10-26 12:004,044

  1

  当最后一缕阳光消失于西边时,南面的山岭上响起冲锋的号角。

  黑暗由无尽的天边徐徐降下,他任由这堕落天使般的寒意侵袭自己的内心,丝毫不动。

  漫山遍野,尽是身披盈绿铠甲的异族战士。扬起的尘土,杂乱的声响,将山野里的鸟兽吓得惊慌四散。

  他面朝南面的山岭,望着这突如其来的狂暴军队,眼睛里的光变得明亮。

  山谷里吹来一阵清风,一只身长十米的大鸟迎风而起。它拍打着巨大的翅膀,在男子上方不断回旋。

  他抬头看了大鸟一眼,语气温煦地说:鹏,我们又要开始了!

  名为鹏的大鸟目光如炬,毫不畏惧眼前的异族大军。猛然间,它发出一声凄厉的嘶鸣。

  异族战士被这震耳欲聋的声音吓了一跳,却没有放缓脚步,依然在冲锋的号角声中勇往直前。当异族部队冲到半山腰时,男子突然向前纵身跃起,跳到鹏鸟的后背上,随它一同飘浮于空中。

  鹏鸟又是一声尖鸣,随即振翅高飞,扶摇而上云霄。

  男子俯视脚下绿色皮肤的异族部队,大片大片的绿,宛如遍布山野的葱绿植被。

  他咕哝了一句:鹏,你喜欢无边无际的苍绿吗?

  鹏随风滑翔,没有言语,只是落寞低吟。似乎回答了男子的问题,又像在审问漆黑夜空中的灿烂星辰,质问它们,究竟什么才是正确的道?

  男子念起法术咒语的时候,他的额前亮起龙头形状的金黄色印记。

  耀眼的光芒,逐渐形成光圈,宛如黑夜里的明灯,却又像末日来临的灭世之光。

  无数身披绿甲的狂战士,仰望这诡异的光芒,耳边响起天籁一般的清越歌声——藏金于山,藏珠于渊,冥冥之中,独见晓焉,无声之中,独闻和焉,天下无道,万物刍狗!

  片刻之后,这支充满暴戾之气的异族军队,就在光芒与曲调并存的山野里渐渐平静。

  静得如同这狂暴军队从未出现一般。

  站在山顶放眼远望,只见无数异族战士静立不动,保持最后的姿势。

  他们被变成绿色人像。枯木一般的绿色人像。

  人像身上的绿与这片山野里的绿混合一起,无分彼此。

  从此往后,山谷有了自己的名字——青丘。(1)

  2

  他叫北雨。北方的北,雷雨的雨。

  在北雨出生的那一天,天上刮起阴冷的风。

  北雨的母亲难产而死。他的父亲释云封,白白地看着至爱死去,却无法挽救她的生命。

  悲愤的心让释云封接近疯狂。

  疯狂地举起襁褓里的北雨,疯狂地跳起华丽而忧伤的舞蹈。

  冬天的寒风刺骨袭来,襁褓里的北雨没有哭。

  风越大,北雨越是安静。

  安静得犹如死去一般。

  3

  每一年春天,了空神庙顶层的尖塔火炬总会燃起紫色火焰,火焰吸引无数飞龙在上空盘旋。彩虹一般的龙群之中,黄金龙的身影如旧稀少。飞龙们拍打着翅膀,在紫色火焰的光影间滑翔、飞跃。

  北雨仰脸看着紫色火焰,耳边不断回响飕飕的振翅声。呼啸而过的冷风,夹杂着早春的气息,却无法让北雨的心感到温暖。

  他徒步走向了空神庙,路旁的草丛传来逝风草的幽香。

  北雨知道,现在只是春天,还未到逝风草飘扬的季节。

  路上的行人看见北雨,纷纷向他点头问好,然后低头窃窃私语:那不是北雨吗?

  是的,他就是北雨。

  听说他仅凭一人之力,就歼灭了幻族的一个分支。

  我知道这事情。他是皇室成员之外拥有最强灵力的龙骑士。灭掉区区一个蛮族,简直是轻而易举。

  听说龙族之主将在今年春祭对北雨进行封赏。

  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奖赏呢。

  ……

  即使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小,仍被灵力深厚的北雨所听到。北雨并没有理睬他们,而是径直朝了空神庙走去。

  北雨知道,他一生之中最敬重的龙族之主正在那里等他。

  今天是祭祀佟妃的日子。

  4

  当北雨还是一个孩子时,他的父亲释云封就开始教他如何修炼灵力。在庭院,在街道,在山野,在河流,在草地,在森林,在一切可以看见花草树木、飞禽走兽的地方,释云封都要停下来,潜心静气,教导儿子修炼的法门。

  这一天,他们来到玄野山的千年古树旁。释云封站在古树旁,缓缓对北雨说:世间万物均有灵,吐纳之息名为气,放开自我,融入自然,与天同歌,与地共舞,合四方之灵,引万物之气,以天地为大炉,以造化为大冶。只有这样,你才能够随意操纵体内的灵力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说到这里,释云封低头看了看似懂非懂的小北雨,稍停片刻,继续说道:雨,不管你有没有听懂,你都必须勤加修炼。你是我们家族的后裔,一定要继承家族的光荣传统。将来,成为保卫王族成员的龙骑士。

  北雨毫无表情地看着释云封,眼里透出淡淡邪气。他举起右手,指向旁边的那棵千年古树,微微划一圆弧,那棵古树即被无形的巨力推倒。

  扬起的沙尘一片迷蒙,北雨问释云封:这就是灵力吗?

  释云封眼里混杂着惊讶与愤怒的神色,他说:你知道吗?那树是千年古木,吸收日月精华已有千年之久,只要经过提炼,它可以将你刚才的攻击提高数倍威力。

  北雨如旧没有表情。

  释云封却反复喊道: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眼前的男子再次陷入疯狂,他取出皮鞭,疯狂地抽打北雨的身体。可是,无论释云封如何使劲地虐待北雨,这孩子就是没有露出半点痛苦的表情,如同毫无感觉一般。

  释云封打累了,把皮鞭随手一扔,转身离去,任由自己的儿子站在倒地的古树旁,不闻不问。

  北雨傻傻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目光停留在千年古树的枝叶上。

  一阵微风吹过,身后传来两把清逸的女子声。北雨回头看去,却见一对孪生姐妹正谈笑着向他走来。她们身穿款式相同的素白长裙,容貌一模一样,只能由她们单耳所戴的弯月耳环分辨她俩。

  孪生姐妹看见浑身是伤的北雨,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其中左耳戴耳环的女孩说:姐,这孩子怎么了?

  右耳戴耳环的女孩说:不知道,他全身都是伤痕,看上去好可怜!说着,她走到北雨身旁,关切地问:小弟弟,你怎么会在这里?谁把你打成这样?

  北雨凝视女孩的眼睛,淡淡地说:我叫北雨,我爸爸带我来这里修炼灵力。我不听话,爸爸就用皮鞭把我打成这样。

  女孩听着,眼里透出怜悯的目光,不禁哀叹:真是可怜的孩子!

  北雨问女孩: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用手帕拭去北雨脸上的血迹,然后说:我姓黎,名允鹂,她是我妹妹允珩。我们是幻族人,族里发生战乱,我们随族人逃到龙族避难。

  允鹂的妹妹允珩,此时也走近北雨,用手轻轻抚摩男孩的额头,温柔地说:你爸爸要是再打你,你就告诉我,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他再伤害你。

  北雨听了这话,眼里有些液体在流转,却依旧面无表情。

  右耳戴耳环的允鹂,看着北雨身上的伤痕,心里一惊,脸上满是怜惜之情。她突然由正面搂住北雨,双手紧抱,泪如雨下:不要怕,很快就不痛了,姐姐抱着你,很快就不痛了。

  听着女孩说的话,不知为何,北雨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怪异感觉。那感觉暖如春日,正一点一点驱除北雨心中的寒意。

  5

  自从认识允鹂、允珩这对孪生姐妹之后,北雨时常想起她们明亮如星的瞳子,想起清莹眼睛里的光,想起光芒里渗透出的温暖。每每释云封拎起皮鞭抽打完北雨之后,北雨总会双手抱头躲在墙角里,不住地幻想允鹂抱着自己,说着安慰他的话。

  可幻想终究不能成为现实,北雨渴求已久的幸福从来就没有降临,反而释云封变本加厉地虐待自己的儿子。如此感到绝望的同时,北雨的心逐渐被阴冷之气所包围。

  那一年,北雨十二岁。

  这年春天的最后一个黑夜,夏至来临之前的晚上,释云封站在山丘上遥望远方的了空神庙。神庙顶层的尖塔火炬燃烧着紫色火焰,火光照亮皇城上空,为远道而来的飞龙引航。北雨站在释云封身后,一同看着各色飞龙围绕紫焰盘旋。

  巨大的振翅声由远而至,一条赤色红龙在二人上方高速掠过,随之形成的强风由后方吹来,释云封身上的骑士披风呼啦直响,紧贴他的后背。

  北雨抬头仰望疾飞而过的红龙,看着它没有鳞片的腹部,看着它尽情伸展的双翼,心里突然涌过一股飞翔的渴望。释云封留意到儿子脸色的变化,俯身问他:雨,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明天就到夏至,为什么今晚聚集的飞龙比平日还要多?

  没错,明天是夏季的第一天,可明天也是龙族之主纳妃的大喜日子,龙族各城均有使者前来道贺,这些飞龙就是使者们的坐骑。

  他们全是龙骑士吗?

  不,除了黄金龙族的子民之外,剩余的各色龙族战士都不能成为龙骑士。你现在看见的这些只是普通的飞龙战士。

  为什么他们不能成为龙骑士?

  龙骑士是神圣的称号,只赋予拥有高贵血统的黄金龙族子孙。

  为什么只有黄金龙族才是高贵?其他种族就不高贵了?

  没错!除了神圣的黄金龙族之外,其他种族都是低贱的民族!特别是人族和魔族!

  不是,不是这样,不应该是这样的!

  释云封用鄙夷的眼光看着儿子,不屑地说:雨,听你这么说,我甚至开始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我释云封的儿子?作为我们家族的子孙,不仅要继承我们高贵的血统,更要有牺牲自己以保护王族成员的觉悟!你必须牢牢记住,你是为王族而生!

  如果我要说,我是为自己而生,那你会怎么办?北雨露出充满邪恶的目光,额前的龙头形状标记泛起微弱的金黄色光芒。

  释云封眼见及此,突然冒火地大声叱喝北雨:你这忤逆子要干什么!

  北雨被释云封惊醒,迷惘地左顾右盼,浑然不知自己刚才差点失控而暴走。

  凄厉的风声从幽谷底部传出,辗转飘入释云封耳内,这位高傲自负的龙骑士再次低头看着唯一的儿子,无奈地叹气道:可怜我的兄弟亲族均在上次大战中丧生,否则我也不用将希望全部放到你这个不肖子身上。你是我们释云一族最后的血脉,我不希望家族的荣誉到你手上就付诸东流。给我记着,不要再胡乱发动灵力!你母亲已经被你害死,我可不希望自己也死在你的手里!

  说完,释云封向万丈悬崖跳了下去。北雨生怕父亲想不开而自杀,连忙探头向崖底一看,只见释云封傲然直立于一条黄金龙的头顶。黄金龙扑打双翅,庞大如山的身躯笨重地上升,投落的黑影挡住北雨视线,使他无法看清周围的景物。

  这一个短暂的瞬间,北雨的心中再次涌起强烈的渴望。

  他知道,当他的灵力修行完毕,翱翔苍穹将不再是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与海之诗:星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与海之诗:星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