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闪过的记忆(1)
今晚蓝月亮2018-10-28 12:003,427

  1

  “残月女神”号孤单的身影依然默默向前,前方除了无尽的黑暗之外再无他物。遥远得让人心灰意冷的远方,几乎不变的星空如旧,如旧散发死寂一般的气息。

  看着窗外浩瀚无边的星宇,星苜虚突然感触万分。

  由出生到现在,虽然经历十六个年头,他却只能终日对着船舱的铁壁,以及看着窗外永远是黑夜的虚无。

  虽然他常常听到叔叔、长老们在聊天的时候谈论起蓝天湖泊、旭日夕阳,他却无法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对于星苜虚来说,这艘“残月女神”号宇宙舰就是他的所有,舰上一万多比卜人就是他的一切。

  虽然他很想在陆地上奔跑感受花草的芬芳,很想在河流里畅泳感受波涛的澎湃,也很想在天空中飞翔感受清风的抚慰。可是,这一切宛如梦境一般的幻想,大概只能成为无法实现的奢望。

  星苜虚曾在30万公里远的距离看过一颗行星。那是一颗红褐色的行星,整颗行星的表面布满沙尘,还有那永远也不会停息的雷暴。

  他的一位叔叔说,如果让我在这里生活,我宁愿回到遍地血红的家园!

  另外一位叔叔则说,那你就回去让他们杀吧。

  星苜虚的十九叔星志,低头看了一眼当时只得十岁的星苜虚,轻轻抚摩他的头发,然后说:我答应过你妈妈,一定要把你送到深蓝,所以,我们不会回去的。

  最后,“残月女神”终究没有在那红褐色的行星着陆。

  原因很简单,他们来了。

  这里每个人都不会忘记那段血海深仇。没有人能够忘记皇城里最后的那一天。没有人能够忘记“残月女神”号当年突出重围时,皇城里所牺牲的每一条生命。

  都是他们的错!其中一位叔叔是这样告诉星苜虚的。

  小时侯,星苜虚不知道“他们”是谁,不知道为什么叔叔们这么恨他们。

  在经历那次相遇之后,星苜虚终于明白。

  那天是星苜虚的十岁生日,族人正为他举行庆典。

  当大长老将辉月权杖放到半跪着的星苜虚头顶时,“残月女神”受到某股突发引力的牵引而猛烈震动。警报随即响起,正在举行庆典的比卜人心头一惊,部分平民更害怕得全身发抖。长老们神色凝重,一直站在星苜虚旁边保护他的星志,眉头微微一皱,目光里透出强烈的杀意。

  他们乘坐的M型战机通过虫洞出现在众人眼前,有几架M型战机更与“残月女神”擦身而过。

  透过大长老手上的星月令牌放出的全息图像,星苜虚看见亲卫队的战士们驾驶着佐克出击迎敌。

  接着,是火光,耀眼的火光!

  叔叔们与仅存的四名守护战士展开护罩,笼罩在蓝光之中,如苍鹰一般飞出“残月女神”。

  星苜虚问身旁的大将军王星志:那是什么?

  那是他们的追击队。

  他们是谁?

  天萨族。银河族的叛徒。

  他们为什么要追杀我们?人族联盟不管他们吗?

  星志不再言语,只是静静地看着全息图像里的火光。

  他的眼神里充满愤怒。

  天萨族的M型战机越来越多,都是通过虫洞过来的。他们似乎有用之不竭的兵力,如潮水般扑过来。相比之下星苜虚的族人则显得人丁单薄,只能依靠比卜之力不断将靠近的敌人消灭,却并不能将来犯的敌人击退。

  天萨族的M型战机不断攻击“残月女神”号旁边的护卫舰。这艘护卫舰名叫“晨光”,此时已是伤痕累累,还着了火。火焰笼罩着“晨光”,太空中的火焰很美,火舌喷出来又收回去,有节奏地舞动着。过了不久,许多椭圆的金属体由“晨光”中弹出,在附近恒星的光芒照耀下发出更加刺眼的强光。

  星苜虚渐渐看清,那些是晨光的救生舱,里面载着他的族人。

  又是一道强光过去,被强光击中的“晨光”爆炸了!

  还有许多尚未逃离的救生舱,随即被耀眼的火舌吞噬。爆炸的冲击波摧毁许多附近作战的佐克战机,那些护罩不强的比卜族人也受到波及。

  “残月女神”号也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轰得厉害。

  这次,星苜虚摔倒在地,身旁没有人扶他。当他四处寻找侍从时,却发现侍从们均跟随着星志,一同展开护罩,投入那片漆黑而无声的战场之中。

  星苜虚想起星志那充满怒气的眼神。

  后来,许多同去的侍从没有回来,他的叔叔们也死了大半。

  当星志带领残存的护卫队返回“残月女神”时,只有华氏、全氏与韦氏三名守护战士随同回来。银之守护者,在星志的比卜之力诱导下,慢慢飘进船舱。

  接着的许多年,星苜虚老是想起星志那充满杀气的愤怒眼神。

  2

  房间里,星苜虚在翻阅他父亲的日记。

  “第二十八循环10256年,冰月17日

  今天是我星灵一生中最痛苦的一天。我的父亲——比卜之主星彝宇,在这场可恶的战争中战死。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我的心情,现在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复仇!

  ……

  第二十八循环10256年,冰月20日

  我快要接受洗礼,洗礼完成之后我就是比卜族新的主。

  仪式上,我用传心术向全族发誓:我,比卜之主星灵,一定要击败天萨族,消灭一切银河族的叛徒,消灭杀害我父亲的人——天萨之主京基顿!

  ……

  第二十八循环10256年,冰月61日

  今天是冰月的最后一天,战争已经持续十五个年头。前线战斗激烈,不断有皇族阵亡的消息。我提出要上战场战斗,却被族中众长老制止。他们万方阻挠,还说什么‘比卜之主不宜亲自挂帅’。他们深怕我像父皇那样在战场上遇害。

  我怎么也不肯答应。就在晚上我准备独自前去战场时,一个黑影将我拦住。原来是十九弟星志,他说他要替我上战场。

  我问,为什么?

  他答,因为你是比卜之主,我不是。

  ……

  第二十八循环10257年,火月5日

  星志已经离去五天,我的心情依旧沉重。

  我不要听到他阵亡的消息,永远也不要。

  ……”

  3

  十岁那年的相遇是星苜虚懂事以来第一次经历的遭遇战。“残月女神”虽然在部分族人的掩护下安全离开,却也付上沉重的代价。

  “残月女神”失去唯一的护航舰——晨光。往后的旅程里,“残月女神”只能孤单地漂泊于宇宙。

  星苜虚的叔叔们死了许多,只剩下排行十九的志叔。

  志叔原名星志,拥有仅次于星苜虚父亲的比卜之力,也是他亲手将星苜虚养大。十六年前,星志是比卜族的大将军王,曾经多次将天萨族的军队击败。但是后来不知为何,星志放弃了他的一切,离开比卜族去了一个叫“深蓝”的行星。直到皇城之围时他才再次出现,并保护“残月女神”号离开家园。

  第一次相遇时的战斗实在太惨烈,让星苜虚久久不能平复心情。出去迎敌的将领除了星志,就只剩下三名守护战士。

  守护战士是比卜族皇室的近卫,自比卜族立国以来,他们一直都是最忠诚的战士,因此他们拥有崇高的地位。如果不是他们一直保护星苜虚,他早就在皇城之围中死去。

  “残月女神”只剩下一万多比卜人。星苜虚知道,这是仅存的希望,反攻天萨仅存的希望。

  4

  距离天萨族攻入皇城已经十六年的时间。星苜虚与仅存的族人也漂泊了十六年。比卜人很清楚,纵使“残月女神”破坏力惊人,却依然不能与强大的天萨族硬拼。

  天萨族已经取代比卜族成为银河霸主。

  星苜虚快十六岁,即将进行洗礼。洗礼过后,他就正式成为比卜之主。

  在一道有窗的走廊,星苜虚遇见他的十九叔星志。

  当时星志正在看一颗恒星。星志看见星苜虚,神情激动地说:苜虚,你长大了。

  是的,我已经长大。

  洗礼完成后,你就是比卜族新的主。

  我知道。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

  那你能告诉我,你的使命是什么吗?

  我不知道……

  星志没有说话,只是楞楞地看出窗外。

  窗外是一颗恒星,它的光芒很亮。周围是漆黑的虚无。

  几位族人在星志身旁走过,并向星苜虚这未来的比卜之主致敬。星苜虚报以微笑。这几名族人显得很兴奋,脸上露出十六年来首次的欢悦。他们心里很清楚,比卜族新的主快要成人,他将会威风凛凛地登上皇位;比卜之主将带领他的族人战斗,击败天萨,夺回他们的家园!

  在母舰上,几乎所有人都沉溺于未来的憧憬,除了一个人——星苜虚最后的叔叔星志。他依然独自看出窗外,窗外是一颗恒星。恒星的火焰燃烧着,耀眼的光芒令人看不清它的容貌。

  你还没有足够的实力。星志对星苜虚说。

  叔,我的比卜之力仅次于你!

  你再想想吧。过两天你就要洗礼。

  想什么?

  想想你的使命是什么,想想你的族人。

  不如,我不接受洗礼,让志叔你……

  住口!并不是我想当比卜之主,而是你必须清楚你的路!

  这……

  再回去想想吧。我走了。

  星志离开后,星苜虚很是困惑。

  他困惑于第一次相遇时星志那充满杀气的眼神,也困惑于他口中所说的“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与海之诗:星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与海之诗:星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