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雨(2)
今晚蓝月亮2018-10-26 23:004,514

  6

  第二天一早,释云封领着北雨前往通向了空神庙的香索里勒大道,混进围观迎亲队伍的人群之中。当载着新娘的车子经过释云封父子面前时,北雨看见新娘的侧面。

  新娘的名字叫殷佟,她是平定幻族叛乱的龙族大将殷定离之女。

  她爱笑,笑的时候,倾国,倾城。王喜欢她的笑,于是纳她为妃。

  她出嫁的这天,来自王国各地的龙族特使纷纷前来了空神庙观礼。

  皇城里的居民挤满香索里勒大道的两旁,争相瞻仰龙王新纳妃子的容颜。

  看见佟妃的人无不惊叹她绝美的容貌,混在人群里的释云封却鄙夷地说了一句:与公主比起来,殷佟要差得远。

  北雨不解地问:佟妃的容貌让人如此惊叹,难道公主比她还要漂亮?

  释云封没有回答儿子的问题,却突然紧张地四处张望,似有什么怪异的事情将要发生。他低头对北雨说:雨,一会不管发生什么事,你千万不要运用灵力。

  为什么?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不要问为什么,你照我的吩咐去做就可以。

  北雨不敢拒绝父亲的吩咐,只好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

  佟妃的坐驾刚过去不久,前方的人群里随即引起一阵骚动,尖啸声起,保护佟妃的八名侍卫应声倒地,像是中了不知名的暗器而暴毙。随后,由人群里窜出三道黑影,直向惊慌失措的佟妃扑去。面对此情此景,释云封二话不说,立即上前与其余护卫一同拦截来犯的刺客。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只见三名刺客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掷出暗器,这充斥阴寒之气的银白飞镖随即放倒三个没有展开护罩的护卫。

  释云封口念咒文,双手交叉于胸,祭起金色火轮向刺客攻击。耀眼的火焰凌空划过,站在街道两旁的民众均感受到火焰的热力而纷纷后退。瞬息而至的火焰击倒左翼的刺客,另外两名刺客没有理会受伤的同伴,却发动体内灵力制造小型结界。结界的影响范围覆盖了以佟妃为中心点的大半个香索里勒大道,北雨所站之处也被包含其中。

  北雨面露惊恐之色,紧张地察看自己所置身的橙色结界。周围的普通民众与部分低级战士也如北雨一般,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而害怕,害怕那些来自黑暗深处的未知伤害。

  结界内部的色彩开始变化,由最初单一的橙色转变为彩虹七色,随后在每个人的眼中出现各自不同的景象,一些潜藏内心深处并且让人毛骨悚然的深寒记忆随即展现于众人眼前。

  久经沙场的释云封随即明白这个结界正是幻族刺客所擅长的‘迷月幻化’,他连忙向众人喊道:大家固守心神,不要被眼前幻象所迷惑,否则就会迷失心性而被幻族人控制。

  已经没有多少人能够听到释云封的喊话,他身旁的护卫们陆续在恐怖的幻象中迷失自己。最让释云封感到可怕的事情也一同发生,当他转身看向北雨的时候,北雨的眼里充满恐惧与惊惶交融的神色,额前的龙头标记泛起亮如星辰的光芒。

  释云封心里明白,他的儿子已经陷入疯狂。

  两名刺客发觉到北雨的异变,先是因为北雨所释放出来的强大力量而震惊,随后转惊为喜,其中一名刺客兴奋地说:想不到随手打开的盒子竟有如此收获!我一定要好好利用他。

  说完,那名刺客跳到北雨面前,试图控制北雨的灵力为己所用。

  释云封大吼道:危险!不要!

  那名刺客以为释云封怕了自己,并不理会他的劝戒,反而骄横地大笑道:哈哈!想不到大名鼎鼎的龙骑士竟被我们兄弟逼得如此狼狈!有趣!真有趣!说完,他伸出手掌刚想抚摩北雨的天灵盖,猛然间他的手掌竟被无形刀锋砍断,鲜血如喷泉般飞溅而出,风一般的声音让他脸上充满恐惧。

  喀嚓,喀嚓。

  北雨面前的刺客轻易被无形刀锋所肢解,滚烫的鲜血浇了北雨一身。

  释云封如陌生人般打量北雨,内心之中浮起深深的恐惧,手足无措地楞在那里。

  面无表情的北雨,眼里的光逐渐由混乱回复平静,平静如水的珠子里却是无尽的冷漠。

  剩下的那名刺客回过神来,趁释云封分心之际躲过被幻象迷惑的护卫,将手无寸铁的佟妃劫持。待释云封反应过来时,刺客已经控制了佟妃。

  刺客面向释云封与北雨,说:你们不许过来,否则我杀了她。

  北雨没有答理他,继续徐步向佟妃的方向靠近。

  释云封挡在北雨的面前,厉声喝道:停下!不许过去!

  北雨的眼里闪过一丝杀机,迷失心志的他开始暴走。

  劫持佟妃的刺客喊道:别过来!你再向前一步,我就杀了他!

  释云封生怕佟妃受到伤害,只好站到北雨跟前阻拦他。

  幻象结界之内七色光芒肆意流转,北雨突然痛苦地大喊一声,声波之中混合他体内灵力,轰然过后,七色结界出现裂缝,随之欣然破碎,受到幻象力量影响的人们纷纷晕倒。

  凭借深厚修行苦苦支撑的释云封,为了制止自己的儿子继续暴走,惟有使用武力将他制服。下定决心之后,释云封口里念念有词道:取譬不远,昊天不忒,明明上天,照临下土!咒文刚刚念完,一道晴天霹雳即由高空落下击向北雨。

  就在这道闪电即将击中目标的瞬间,北雨突然在释云封眼前消失。

  闪电如约而至,落在地面的时候发出一声轰鸣,爆炸产生的碎石向四周飞溅。

  正当释云封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一把冰凉的匕首由后方刺入释云封的体内。剧烈的痛楚让释云封难以忍受,他支撑着身体扭头一看,只见北雨手执冰霜三尖刀,一脸狰狞地站在背后。

  释云封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与妻子命运一样,一样死在自己儿子的手上。

  最后一名刺客眼看释云封被北雨所杀,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他生怕北雨靠近自己,急忙用佟妃的性命来要挟北雨:你不要过来!否则她就得死!

  北雨似乎没有听见他说的话,双目亮起一缕寒光,额前印记闪烁不停,正当他准备施展法术攻击刺客与佟妃的时候,由东北方向飞出一个黑影挡在北雨面前。只见那名身披丝绸长袍的中年男子伸出右手,突破包围北雨身体的护罩,一把按住他的面门,然后念起一段咒文:浩气长存心,万恶随风去,乾坤五行转,太极一息留!话音刚落,中年男子右手掌心随即出现一个金黄色龙头徽章,他的掌心紧紧贴在北雨前额,金光四射,四周充满温暖的气息。

  在温暖的光芒包围之下,北雨缓缓回复平静,眼里闪烁的邪念渐渐消失。过了不久,灵力暂时被封的北雨无法支撑虚脱的身体,腿开始发软。就在他即将倒地的瞬间,中年男子伸出双手扶住北雨。

  身后的刺客看清中年男子的面庞,突然大吼一声:龙王!

  龙王闻声转头看向刺客,警告他道:放开殷佟,只要你放了她,我保证不再追究你与你族人所犯下的罪行!

  刺客面不改色,似是受过严格训练,他说:龙王,收回你那肮脏的嘴脸!要不是你为了一己私利插手我族内政,我们幻族绝不会分裂,不会发生前所未有的内乱,我们的亲人更不会因为战祸而命丧黄泉!是你,是你龙王害死我们的亲族!今天,我要让你看着心爱的女人死在自己面前,让你好好感受一下堕落的无尽悲痛!说完,幻族刺客手执利刃在佟妃颈上轻轻一抹,一代绝世佳人随之香消玉陨。

  愤怒的龙王将刺客一掌击毙,然后抱起佟妃的尸体悲声痛哭。

  在这夏季到来的第一天,在香索里勒大道围观的人们,随着龙王的悲痛,感受到明媚天气之下的冷,哀悼爱人离去的无限冰冷。

  7

  在往后的五年里,北雨被龙王收养,在他的亲自调教下逐渐成长。

  第二十八循环16295年,龙族对幻族发动了一场名为‘天惩’的战争,以报复幻族派出刺客杀害佟妃的行动。这场战争也是北雨成为龙骑士之后的第一次远征。尽管如此,北雨仍是轻松地歼灭幻族的一个分支。

  战争结束后,北雨的坐骑——鹏,将他由幻族国境送回龙族皇城。当了空神庙顶端的紫色火焰引领鹏鸟进入皇城范围之后,北雨由空中向下俯视,俯视芸芸众生,俯视战败投降的幻族俘虏。

  一支由幻族俘虏组成的队伍在飞龙战士的押解下,缓缓在香索里勒大道上移动。北雨居高临下,看着这群即将成为奴隶的幻族人,内心深处洋溢起成为强者的欢愉。

  北雨记得父亲常对他说的话:你要继承家族的传统,成为最强的龙骑士!

  现在,北雨做到了,他达到家族传统的要求,也完成父亲的遗愿。

  但是,他的父亲释云封已经无法看到这一切。

  这是否也是一种讽刺?

  如此想着,北雨的头又开始撕裂地痛,痛得厉害的时候,他的脑子变得一片空白。

  就在此时,痛苦的北雨双手抱头,忍不住在天空中发出‘啊’的一声尖叫,随后失去平衡,由鹏鸟身上掉下急速往地面坠落。

  迷糊之中,他听见耳边响起树枝折断的声音,听见幽灵一般的风声在耳边萦绕。

  在即将落到地面而粉身碎骨的前一刻,北雨的身体突然被某些柔软的物体接住,周围泛起的微弱光芒遮掩他的眼睛。

  随后,他失去意识,晕了过去。

  当他醒来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一张苍白而俊美的面孔映入他的眼帘。

  北雨万万想不到眼前女子竟是他寻觅多年而不得的允鹂,此时允鹂的身旁还站着她的孪生妹妹允珩。这双胞胎姐妹的左右耳分别戴着玲珑的弯月耳坠,坠子亮起的银白光芒照亮她们的脸。

  允鹂心神不安地看着北雨,右手轻轻捧起他的脸,关切却迟疑地问:雨,你还好吗?

  北雨颤抖着坐了起来,晃了晃头,说:没什么大碍,只是头还有点晕。

  听了他的话,允鹂微微松了口气,指了指天,继续问:你怎会突然由上面掉下来呢?

  一旁的允珩也凑合道:要不是我们恰好路过救了你,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北雨没有解释,沉默片刻,问: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允鹂抬头向树林远处的香索里勒大道看去,看着那些被五花大绑的幻族俘虏,眼眉微微颤动,说:失去自由的他们真是可怜!

  北雨再次沉默,眸子里的光闪烁不定。他没有把自己是龙骑士的身份告诉这对姐妹,只是问了一句:你们想救人?

  那些都是我们的族人,族人有难,身为幻族法师的我们不能坐视不管。

  你们能怎么管?

  攻击军队解救他们,然后给予他们自由。

  自由真的如此重要?

  是的,自由很重要。

  难道自由比生命还要宝贵?

  失去自由,纵使得安苟活也是毫无意义。说完,允鹂迎风站起来,然后放眼四望。附近的树林凝着雾气,迷蒙蒙的一片,为那漫山遍野的逝风草蒙上一层乳白面纱,随后她继续说道:迎风飞扬的逝风草之所以如此让人向往,不也是因为它能够自由翱翔于苍穹吗?

  北雨看着允鹂的侧脸,看着她脸上浮现出的憧憬,心里暗笑:飞翔并不是自由的化身,更不是自由的标记;我也懂得如何去飞,可我从不觉得它有什么特别。

  那是因为你早已失去自由,不再懂得飞翔的真谛!

  说实话,我的确不明白你说的飞翔真谛是什么,因为在我看来,那是背离龙族传统教义的歪理邪说!

  我觉得你很可怜。

  我从来就不可怜。

  你很可怜,因为你从未拥有过自由。

  不,我现在很自由。我可以自由地行走,可以自由地运用灵力,可以自由地做喜欢的事。

  那么,你可以向龙族传统教义提出异议吗?你拥有拒绝龙王命令的权利吗?

  我不与你争论!你这是强词夺理!

  没有自由的权利并不是最让人痛心的事情,天下间最悲哀的事莫过于甘愿舍弃自由而充当他人的精神奴隶!

  说完,允鹂与允珩随即转身向香索里勒大道的俘虏群走去。

  允珩边走边说:我已经加入父亲组织的刺客团,与其他族人一起营救受难的同胞。下次再见面,也许我们就是敌人。

  北雨看着允鹂与允珩离去的背影,心头涌起一丝哀凉,猛一摇头,那感觉随即沉没于汪洋心海,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与海之诗:星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与海之诗:星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