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雨(3)
今晚蓝月亮2018-10-31 09:213,449

  8

  今天是龙族皇室祭祀佟妃的日子,也是了空神庙一年一度的春祭大会。不久前刚刚平定幻族动乱的北雨,以首席龙骑士的身份参加此次春祭。北雨坐在离龙王最近的席位上,显示出他在龙族所拥有的极高地位。虽然在座所有人都知道释云封是被北雨所杀,然而他们同时也知道北雨是龙王钦点的大将,因此没有人敢得罪他。

  在祭祀开始之前,龙王向神庙里的各级臣官说道:首席龙骑士释云北雨,在“天惩”之战里全歼幻族叛军,立下一等战功。今日为奖赏他的功绩,寡人将上代龙王的配剑赐予释云北雨,令其继续辅助龙族建立不世之功业!

  各级臣官闻言不禁哗然,没有人想到年纪轻轻的北雨竟然受到龙王如此之高的重视,众人纷纷猜测,北雨将取代殷定离的职位成为龙王的心腹大将。

  另一边,坐在席位上的北雨却没有表露出丝毫得意的神色,似乎这一切均与他无关,他只是一名普通的看客。他举起盛满羽枫酒的夜光杯,向龙王敬礼,随后一饮而尽,杯子里的酒水一滴不剩。

  北雨刚刚放下杯子,神庙外面随即传来几下强烈的爆破声,接着就是侍卫们痛苦的呼喊:有刺客!有刺客啊!快来人啊!

  神庙内的各级臣官立即挡在龙王的御座之前,发出誓死保护龙王的叫唤。一名黄金龙族的甲级巫女在殿门之上画出六芒星阵,不知她准备召唤些什么东东;随同北雨出征幻族的副将,拔剑出鞘,银白色的剑身布满极寒的冰晶,大殿之内均被冰晶剑的寒气所笼罩;由极西之地赶来皇城参加春祭的暗黑龙族代表,由漆黑的长袍里取出他的暗系法杖;盘旋于尖塔火炬上空的飞龙战士们,纷纷俯身侦察骚乱的源头……

  大殿之内,北雨仍是悠闲地坐在席位上向龙王敬酒。龙王颇为赞赏北雨的镇定,哈哈一笑道:释云一族的子孙果然与众不同!不枉这五年来我对你的栽培,来!我们干了这一杯!

  北雨微微一笑,随即饮尽夜光杯里的羽枫酒,只觉一道暖流顺着咽喉蔓延开去,整个人为之一震,眼前闪过一丝明亮。

  就在此时,一个七色结界将大殿包围,五名蒙面刺客由正门冲了进来。站在门口的甲级巫女召唤出身高两米的石头人,与其中一名刺客展开撕杀;手执冰晶剑的副将运起灵力,挡在一名刺客的面前;暗黑龙族代表双手紧握法杖,口念咒文,限制了第三个刺客的行动。

  剩下两名刺客冲入各级臣官组成的包围网,其中一名刺客左耳戴着耳环,只听她猛喝一声:APA,我来拖住他们,你去杀了那狗皇帝。话音刚落,她立即双手结印,发动“迷月幻化”的结界力量,面前的龙族臣官们随即陷入充满恐惧的幻象之中。

  剩下那名中年刺客疾步向坐在御座的龙王冲去,龙王并没有起身更没有使用灵力,却突然窜出一个黑影挡在刺客的前进路上。

  刺客定睛一看,眼前人正是刚刚获得龙王奖赏的北雨。此时的北雨目露凶光,额头上的龙头形状印记亮起耀眼光芒,那强大的气势似要把人的魂魄摄走,然后交给穷凶极恶的魔王。

  中年刺客来不及细想,抡起拳头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击向北雨的脸。北雨往旁一闪,就躲开这全力一击,旋即在右手掌心集聚力量,射出一个银白光球击中刺客的腹部。只听那刺客悲鸣一声,当场命丧。

  被臣官围困而继续施展幻术的女子,眼看中年刺客惨死在北雨手上,突然大声哭喊:北雨,还我父亲命来!说着,她同时积聚灵力向北雨发起全力一击。

  北雨听到那名女子喊自己的名字先是一楞,当他看到女子左耳的弯月耳坠时,终于知道她是谁。还没来得及答话,女子的攻击气流就要击中北雨。北雨没有躲闪,举起双手硬是挡下这一波攻击,然后喊道:允珩,你这是干什么?你不要命了吗?

  对方见北雨识穿自己的身份,没有惊讶反是更加愤怒:北雨!你杀我亲族,今天我就要杀了你和那狗皇帝,为我父亲以及牺牲的族人报仇!

  正当允珩准备再次发起攻击的时候,七色结界的范围突然迅速缩小,随后更消失得无形无踪。允珩转身一看,原来随她一起冲入大殿的刺客均被消灭,失去提供动力支持的源头后,七色结界随即崩溃。

  允珩早已视死如归,当她倾尽全身灵力正准备与大殿里的所有人同归于尽的时候,突然由角落里冲出一个人将她抱起,那人同时扔出一颗闪光火弹,让大殿里的人暂时失明。

  光芒过后,大殿里的众人面面相觑,允珩与神秘人不知所踪。

  守在龙王跟前的北雨,因先前阻挡允珩攻击而受伤双手,鲜血正一滴一滴地落到地板上。

  龙王走上前,亲自施展治疗术为北雨的伤口止血。

  北雨看着龙王,眼睛里的光闪烁不定,似有千言万语想要述说,却一个字都无法出口。

  9

  刺杀事件之后的三个月,虽然刺客团的成员大部分当场被杀,但是龙族近卫军将皇城翻了个遍,都无法找到允珩姐妹的下落。

  另一方面,北雨的心情跌落到最低点,连日来他均以抱病为由拒绝龙王的多次召见。在他内心深处生了病,而且病得不轻,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杀死的刺客竟是允珩姐妹的父亲。在内心充满愧疚的同时,北雨甚至有过自杀的念头。可是每当北雨想起对自己恩重如山的龙王时,他总是无法舍弃慈父般的龙王而自寻短见,他还要留着命报答龙王的恩情。

  这一天,龙王再次派人到北雨府邸召见他。当北雨挥手将来人打发走的时候,一个壮实而高贵的身影走进房子。北雨抬头一看,竟是龙王亲自来访!他赶紧俯身下跪,迎接龙王的到来。

  龙王扶起北雨,露出和蔼而亲切的笑容:雨,你最近怎么了?还为刺客的事情烦恼吗?

  北雨心感惶恐,连忙回答:没什么大碍,只是觉得有点累,想多点休息。

  那么,这三个月的休假,让你恢复得怎样呢?

  恢复得七七八八了。

  这就好,这就好。龙王说着说着,随即转脸紧盯北雨双眼,继续说:冰族册立新君主,你以龙族特使的身份去参加冰族新王的加冕仪式。

  北雨被龙王盯得直发毛,心想自己闷在家里三个月也该出去走走,于是答应龙王的要求前往冰族的领地。

  10

  当北雨站在亚托雪山的山脚时,他抬头遥望山顶透着冰冷之气亮着深寒之光的玄冰王座,然后看着这片永远冰封的白色世界,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这是冰族的领地,一片被世人称为“冰土”的地方。

  冰土上的雪终年不化,白茫茫的,白茫茫的一片苍白。北雨看着遍地白雪,看着它们整片整片在寒风中凝结,聚集,然后在耀眼的光芒中撕裂成碎片。

  迷惘的瞬间,他突然感到自己是多么的孤寂,孤零零的寂寞。

  冰族人口头流传着一个传说,他们都说,冰焰花是世上最美的花,只有即将死去的人才能看得见。

  对于这样的传说,北雨是不大理会的,他怎么都无法相信世上会有一种花比家乡漫天飞舞的逝风草还要好看,更离谱的事情是,这种拥有蓝色火焰的花儿竟然只有即将死去的人才可以看见。这简直就是哄三岁小孩的把戏,身居龙族要职的首席龙骑士北雨是不会相信这种荒谬的事情!

  如此想着的时候,北雨开始怀念漫山遍野的紫色逝风草,只要到了秋天,风儿轻轻吹过,那草就会洋洋洒洒地飘起,飞扬,而后四散。那漫天飞舞的景色,让每个龙族人都深深陶醉,陶醉于灿烂的一瞬。

  在冰族皇城门口迎接北雨的使者,正是冰族的现任守护者,一名拥有雪白长发的英俊少年。当他伸出右手与北雨握手的时候,北雨摸着那纤弱得近乎完美的手指而不禁惊叹:啊!你的手指好美啊!

  对方很有礼貌地微笑,然后说:特使高贵的气质也让我族深感惶恐!黄金龙族果然是宇宙间最高贵的种族!

  北雨礼节性地致谢:承蒙夸奖,在下万分感激。

  他们两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地边走边聊,当北雨拖着裹在身上的白色长袍走上街道的时候,在道路旁边的人群里突然跳出一名面蒙黑纱的女子。

  随后在人群里引起一阵骚动,只听附近的侍卫喊道:刺客,刺客!

  北雨止住步,沉默不语,思绪回到三月前的了空神庙之内,可是他的思绪却迅速回到眼前刺客的身上。他来不及细想,桀骜的脸上微微一颤,额前随即亮起金色的龙族印记。北雨将冰土上的极寒之气凝结成冰,手一扬,银白光芒一闪而过,冰霜三尖刀旋即穿过刺客的胸口。

  刺客倒地的瞬间,北雨看见她眼里的光,那光没有怨恨也没有痛苦。当北雨揭开刺客面纱之后,当他看清刺客右耳上的弯月耳坠之后,他捧起她的脸,问:允鹂,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为什么!

  鲜血流了一地,染红大片的白色雪地,允鹂艰难地挤出一丝微笑,面容之上夹杂着痛苦与幸福的神色:雨,谢谢你,给我自由……

  允鹂断气的这一刻,北雨再也无法按捺心里的悲痛。那痛,犹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汹涌而出,蔓延他的心房,淹没他的灵魂。

  许久许久,冰土上的风仍是无边而冷漠地吹拂。

  北雨的眼角流出一滴晶莹的泪。

  泪顺着他的脸庞滑下,滴落在破碎的冰土上,然后,凝结成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与海之诗:星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与海之诗:星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