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死了(已修正)
江中月影2018-10-24 19:272,109

  入夜之后,我看有容睡着了,想着钟玉之约,只能悄悄化了虚型去赴约。

  若是被有容知道我与钟玉有这点儿苟且,她大约会意淫出我与钟玉缠绵狗血的画面,我还是不惹她的好。

  来到钟玉房中的时候,他已经睡下了,我想他今日睡的倒是早。

  进了梦境,我忍不住把他祖宗骂了个遍。

  此刻他穿着一身蓝色短衫,正行走在两座光秃秃的山间,天色是昏黄色的,不断有大小不一的山石从顶上滚下来,有些砸在他身上,他却浑然未觉似的,仍旧在山间慢慢走着。

  我喊了一声“钟玉”,他却仿佛听不见,仍旧顾自走着。

  我上前拉了一把,却发现根本拉不住他,我愣了:按说依照钟玉这身子骨,我不会拉不动的。

  我拦到他面前,越发大声的喊他:“钟玉!”

  他神情呆滞,面色惨白,绕过我仍旧僵硬的往前走。

  我见着碎石不断的从两壁落下,越往前石块越大,心想他再往前估计会被砸死,于是喊道:“钟玉,前面不能再去了!”

  他依旧浑然未觉,突地他停了下来,我以为他终于听进去了,却不曾想他开始往山壁上爬。

  这两座山是光秃秃的,山壁有如镜子一样光滑,爬上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但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非常灵活的攀上了山壁。

  人在梦里的潜力果然是无穷的,我吞了吞口水,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的裤腿:“钟玉!你再爬我脱你裤子了!”

  我话音刚落便见到他的裤子应声而下,露出了他白花花的臀部,我顿时呆在原地:我是开玩笑的啊!你要不要这样听话啊裤子?

  但是钟玉却突然回过神来了,他原本正在攀岩的手顿时放空去拉裤管,失了借力的身体便这样骨碌碌滚了下来。

  钟玉狼狈的站起身,双手捂着裆部,满脸殷红:“你看到什么了?”

  我呆了呆,如实答道:“我什么都看到了!”

  他的脸越发红了:“你什么都没有看到!”

  “可我真的看到了!”我比了个尺寸给他看:“大约三寸这样长。”

  我见他羞红的脸变得恼怒起来,于是讪讪转了个身:“不看就是了,你恼什么?快把裤子穿上吧!我保证不看。”

  我听得身后钟玉一边窸窣穿衣,一边恨恨道:“你真无耻,姑娘家能随便扯男人家的裤子吗?”

  我有些委屈:“我就拉了下裤腿,谁知道你的裤子就这样掉下来了。”

  我想了想又道:“不过你也太猥琐了,你为何里面不穿亵裤?”

  “谁知道你会扯我裤子?早知道我当然会穿。”

  我想他吃了这次亏,以后应当会穿亵裤吧!穿亵裤对我来说当然是好事,往后我遇上雷雨天了也能借来顶顶。

  据说雷公是个洁癖的性子,最讨厌碰那污秽的东西,他那击雷的法器更是爱惜非常,若是碰上污秽的东西,他往往是不会下雷去击的。

  我听身后钟玉穿衣的声音没了,便问他:“穿好了吗?穿好了咱们赶紧出去。你梦的什么好地方,这样多的落石。”

  钟玉闷声答道:“穿好了,不过我不知道怎么出去。”

  我转过身,抬起手就要揍他:“你的梦里你会不知道怎么出去?信不信我像昨晚一样揍你?”

  他悻悻的转过身往回走:“我是真不知道,不过你要打就打好了,反正梦里也是不疼的。”

  我跟上前问道:“要不我再试试扒你裤子?”

  他登时一脸警惕的捂上了屁股:“别!让我想想,咱们能用说话解决的事,咱都不动手好吗?”

  我向来信奉快刀斩乱麻,这厮领着我在山间左转右转,愣是走了许久也走不出去,这山光秃秃的也没个景色供我欣赏,再加上不断落下的碎石,越发让我心烦起来。

  我还是没忍住揍他了,阿弥陀佛。

  “你赶紧给我醒过来!我不想走了!走不下去了!走来走去绕来绕去还是在这里打转!你再不醒过来信不信我吃了你?”

  我向来是个温和的性子,能用说话解决的事,我从来不用手来解决,但是有时候好好说话是解决不了问题的,非得逼着我动手,比如现在。

  “昨晚你怎么那样不抗揍?我刚刚下手你就醒了,今天你就不行了?你蒙谁呢?赶紧给我醒过来!”

  “听我说!听我说!我是真的醒不过来,要不我试试换个地方?咱这是被困在这儿了!要不怎么会一直走一直走都走不出去呢?”

  一直走一直走都走不出去,我忽然愣住了。

  这个世上,有一种地方会让人一直走一直走,但是永远走不出去,那就是阴间。

  我登时感觉到一种浓浓的恐惧感:“钟玉,你不会是死了吧?你死了,我就被困在你这梦境中了。”

  我想到自己这活着的三百年,登时一种悲怆感涌上来:我这么美这么可爱这么温柔,如今却要被一个梦困住,再也逃不出去了。

  “说什么呢你?我怎么会死?”钟玉见着我突然停下手来,登时脸色也变得恐惧起来。

  我说道:“我不是吓唬你,要不你怎么会醒不过来呢?你一定是死了,这下完了,我才活了三百年,我还没活够啊!”

  钟玉沉默了半晌说道:“死了也好,反正我无父无母无人爱的,死了倒潇洒。”

  我想起了他梦里的瑧表妹,我自然不希望他就这样死掉的,于是鬼使神差的叫了他一声:“玉表哥?”

  我果然见他浑身一个激灵,用一种很恶寒的眼神看着我:“你能不能不闹?”

  我又唤了一声:“玉表哥!”

  “怕了你了!”话音刚落,我便被一股力量吸走,逃出了梦境。

  我站稳身子,听得钟玉在黑暗中轻轻叹了一口气,心想果然他的瑧表妹是管用的,他念着她,自然舍不得去死。

继续阅读:启长老(已修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之书生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