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长老(已修正)
江中月影2018-10-24 19:272,488

  我回到荷塘边的时候,意外发现启长老来了,启长老已经一千二百余岁,能够化成实形了,只是一直运气不佳得不了人类的封赠,便一直摆脱不了鲤鱼的肉身。

  启长老见到我,登时眼睛一亮:“阿云,有容是不是在你这儿?”

  我点点头:“在啊!怎么了?什么样的大事值得长老亲自来找她?”

  启长老急道:“快带我去寻她,我这几日占卦得知她做了些混事,也不知道能不能补救。”

  我想,有容做下的混事,难不成是吸人阳气?

  于是我带他入了水,寻到有容睡觉的那方水草,却发现有容已经醒了,正在水草间吐的一塌糊涂,周围的水被染成了抹黑,散发着腥臭。

  我想幸好我撇下有容去赴钟玉之约了,我情愿被吓死,也不愿被臭死,我和雷公一样有洁癖的。

  启长老一把拽住了她的尾巴:“你个不让人省心的,赶紧化了人形跟我上岸!我有话问你!”

  我见着有容恹恹的化了虚,化虚之后她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

  我们一道上了岸,我见启长老手里握着九节鞭,便知道事态有些不妙。

  启长老一向是温和的性子,他说修炼就当平心静气,动怒是万万要不得的,若是练功之时控制不好,就会走火入魔。

  如今他九节鞭都拿出来了,可见他气的不轻。

  他问道:“有容,你是不是跑去吸人阳气了?”

  有容白着脸点头:“是的,吸了三个,一个书生,两个壮年男子。”

  启长老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我们修仙,首先要正己、要明理,这世上断没有靠吸人阳气修成的神仙,吸人阳气、害人性命的,那是魔!你本已四百多岁,这二百年来你又和阿云一起救了许多人性命,修成实形那是指日可待,可你为何这样想不开要去杀人?”

  我疑惑了:“救人性命?启长老,我和有容一直在卧龙潭里,并没有救过人。”

  启长老道:“这积德不是刻意为之的,你们在卧龙潭中搅黄了水鬼好多次杀人,无意间便积了德,‘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们积的德行已是够了的,只需要耐心修炼就能化成实形。”

  他顿了顿又瞪向有容:“你知道你为何会吐吗?那是因为我们修行,我们的精气神是非常素净的,你吸了人类的阳气,他们是吃荤腥的,这等脏东西一旦进了你的身体,你自然就会排斥,这段时间你是不是吐的不少?”

  有容恹恹的点头:“长老,我知错了,要是早知道吐的这样厉害,我是断不会吸人阳气的。”

  启长老说道:“幸好你还有救,你若吸了阳气完全没有反应,那便是妥妥的要成魔。如今吐个干净,你那内丹便还是纯净的,再修炼一段时间便能成实形,记住不能这样犯浑了!”

  我的重点却在长老说的水鬼一事上,我居然不知道我和有容与水鬼的一番纠扯,居然能够积德。

  这件旧事,与自尽的亡魂寻替身也是有关系的,始作俑者是卧龙潭里那位唤作“常樱”的水鬼。

  我与她几乎可以算是死敌了,每次见着她,若是有容在,我便会挑衅的跟她掐上一番,有时动手也是有的,有容不在我自个儿是打不过她的,经常都是远远瞧见她了便灰溜溜的寻个地方躲起来。

  因她差点儿将有容给弄死,因此有容在,我就有底气的多。

  彼时这位水鬼是新上任的,之前那位迷了她当替身后,便去地府报道了。这位常樱水鬼是个笨的,某日她在水底等着机会,恰逢一位老大爷卖菜回家,路过卧龙潭时蹲下身来净手,这位大爷随身带着一杆秤,秤上缀着的秤砣在他蹲下身时就这么掉了下来。

  这位常樱水鬼心想机会来了,于是上前托着秤砣等那大爷来捞,那大爷是个人精,这么大年纪不是白活的,愣是在岸上看着不动。水鬼就急了啊,她居然托着秤砣开始游来游去,慢慢往深水处游,那大爷若一开始只是怀疑水鬼作怪的话,见着这幅画面自然是越发肯定了,于是不屑嗤鼻道:“一个铁疙瘩,不值钱,何苦劳神去捞!”

  于是当下就转身走了,水鬼见着大爷没迷住,心里也失望了,于是扔了秤砣自个儿走了。

  这秤砣是铁的,水鬼不托它了,它自然得往下沉,好死不死砸在了有容头上,登时有容一颗鱼头生生被砸成了猪头,若不是有内丹护体通着经脉,估计是要当场砸死的。

  我是个义气的鲤鱼,看到有容几乎半个脑袋瘪了进去,当然是气恼的,可我也知道自个儿打不过那常樱,是以一直等两个月后有容养好了伤才拉着她把常樱揍了一顿。

  再往后我依然秉持着为好友两肋插刀的原则,只要常樱去迷人了,我就去捣乱,是以常樱在卧龙潭一百八十余年了,始终没有寻了替身逃脱出去。

  我为一己之私却积了德,这倒是个两全其美的好事。

  我见有容白着脸点点头:“以后再不敢吸人阳气了,我也是心急想修成实形,人间那话本子里经常有妖吸人阳气修炼的事,我一念之差就去吸了。”

  启长老恨恨道:“我与你说过多少次?咱们修炼要耐得住寂寞,你四百多年都修下来了,为何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犯了错?若不是我见着这边有黑雾起了一卦,我都不知道你会这样胆大!若不是我发现的早,你离成魔也不远了!”

  他攥着九节鞭道:“我今日来自然不能就这样放过你!十鞭,挨不挨得住全看你的修为了!”

  我一惊:启长老是功夫大家,刀棍枪戟样样使得,尤其是这九节鞭,耍起来就跟生了根似的与他融为一体,更何况我们修行的动物,使兵器时皆有内力控制,启长老的十鞭,有容若是身体无恙自然受得住,但现在她看起来很虚,我也为她捏一把汗。

  于是我慌慌张张的把有容拦到身后:“启长老,有容现在很虚弱,你打我吧!我身强力壮的,我受得住!”

  有容捏了捏我的手,我转过头看到她一脸感动的看着我:“阿云,你对我真好。”

  我想我不对你好也不行啊!要是真把你打个三长两短,照顾你的事还不是要轮到我头上?我向来是个懒的,倒不如我来养伤,顺便好好使唤你。

  我义正言辞的对她说:“别说了!朋友之间有难同当是应该的!”

  于是我见有容又一脸正色的对启长老道:“那就麻烦长老了!就让阿云替我挨打吧!”

  启长老向我扬了扬手中的九节鞭:“阿云真的想试试这九节鞭的滋味?”

  我一时间有些呆愣,嘴唇张了张,又心虚的说道:“算了,我还是不替有容挨打了。长老一会儿使了劲打,最好打的她失忆,我先走了。”

  我转身走了,听得有容在身后咬牙骂了一句“没良心的”,我也不敢回头,灰溜溜逃进荷塘化了真身去睡觉了。

继续阅读:无题(已修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之书生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