揍他(已修正)
江中月影2018-10-24 19:272,214

  入夜之后,我与有容一道化了虚型,穿墙进了钟玉的房。

  有容四下看了看,说道:“钟玉家中挺贫困嘛!”

  我心想:可不,要不然他那瑧表妹也不会看不上他啊!

  我一径四望,见到了钟玉白日里作的画正放在书桌不远处,枯黄的荷叶下碧水潺潺,水间一抹红,看着倒像是条锦鲤。

  我凑近了一看:这锦鲤生的圆圆胖胖,尺寸也不小,头顶圆鼓鼓的,可不正是我么?

  画中的我正挺直了身子朝岸上看,鼓着一对儿眼睛,望着倒是怒气颇大的样子,饶是钟玉将我画的这样丑,我还是得赞他一声画得好!

  有容走过来,瞧瞧画,又瞧瞧我,“噗嗤”一声笑道:“你看吧!可不只有我觉得你傻,这书生画的你,看着可不正傻乎乎的?往常我说你傻你不服气,现下信了吧?”

  我可以毁她容吗?

  钟玉今日倒没有耽搁太久便上榻歇息了,呼吸渐稳之后,我与有容一道进了他的梦境。

  昨晚我在他梦中并未显出形来,今日因为我考虑着要给他点甜头吃吃,所以与有容显了形在他梦里转悠。

  梦里是一处极繁华的小镇,青石板铺就的路,街两旁是鳞次栉比的店铺,我与有容甚少到镇上转悠,平日里除了晚上能离水,白日只能在水中待着,可是晚上的小镇很安静,并不热闹。

  钟玉这个梦里的小镇,倒是热闹的紧。

  我东瞧西瞧,稀奇的紧,倒是有容瞧着很淡定,时不时提点我一声:“咱们不是来逛街的,咱们是来教训钟玉的。”

  我点点头:“他既梦到这儿了,一定很快就会来了,别急。”

  我话音刚落,果然见钟玉背着个大书箱子走来了。

  有容走上前,娇喝一声拦住他:“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把钱交出来!”

  我见钟玉浑身抖了一抖,一脸不可置信的盯着她:“姑娘打劫错人了吧?钟某浑身上下除了这几本书值点儿钱,是再拿不出一文钱了。”

  于是我上前附和道:“对对对,有容你看他的样子也知道他没钱啊!”

  有容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瞪着我,咬着牙道:“你想不想教训他一顿了?”

  我立马高声附和她:“劫的就是你!没钱是吗?交出你的亵裤,放你一条生路!”

  钟玉立马捂住了裆部,结结巴巴道:“不不不,小生、小生宁死不能从!小生与二位、二位姑娘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二位姑娘为何、为何要小生的亵裤?”

  有容拉着我小声问道:“你要那恶心的东西干嘛?”

  我如实答她:“长老们说人类的亵裤可以避雷,咱向他讨一个来,以后打雷也不用怕了啊!”

  “呆!咱这是在梦里,讨了也带不走。”

  于是我茅塞顿开了。

  有容看看我,又小声吩咐道:“一会儿你别打岔了,看我的。”

  “哼!臭书生!让你死个明白!”有容一把拉过我,将我转了个身背朝钟玉,指着我背后道:“看到没有?这是你戳破的,你必须赔钱!刚刚你说没钱,我也不为难你,让我们姐妹俩揍你一顿出出气就行!”

  我未化虚型时自然看不到后背上的伤口,化虚型之后可以扭着脖子看到衣服上的破损,大约有拳头那么大一个洞,按照比例来说,伤口大约有拇指那般大,的确也值得我恼怒一番了。

  “二位姑娘可不要冤枉小生啊!小生自认君子一枚,从不欺负姑娘家,二位是不是认错人了?”钟玉的腰杆立马挺直了起来,说的振振有辞。

  “阿云,你告诉他后背上的伤口是怎么来的!臭书生,嘴巴倒挺厉害,三言两语就想逃脱责任。”有容叉着腰朝我说道:“你告诉他是拿什么伤的你,一会儿咱下手了他也好明白些。”

  “今儿早晨你拿竹棍伤的我,就戳在我后背上,”我拽了拽衣裙,将那破损的地方给他看,“你那竹棍一头是削尖的,所以把我的后背戳出来这么一个大洞。”

  钟玉用手圈了个圆,比了比我那衣服上的破洞,一本正经的说道:“姑娘,削尖的竹棍可戳不出这么大的洞,你这是拿定海神针戳的?”

  我问有容:“他狡辩,怎么办?”

  有容道:“别废话了,拖去巷子里揍一顿再说!”

  我愉快的同意了。

  钟玉被我们拖进了小巷,有容一把夺过他手里的书箱,我便提起拳头朝他招呼了过去,钟玉护着脑袋,一边挨打一边叫道:“姑娘真的认错人了!姑娘手下留情!姑娘别打了!”

  我正打的兴起,突然被一股吸力强行吸走,站稳身子时才发现已经身处钟玉的卧房中,旁边站着同样一脸疑惑的有容。

  我听得钟玉在榻上重重的舒了一口气——原来是因为他惊醒了,我和有容被强行退出了梦境。

  不过他醒来并不久就又睡了过去,有容问我:“咱还打吗?”

  我点点头:“打就要打的尽兴,昨儿晚上我一宿没睡,这厮早晨还跑去荷塘边念了一个多时辰的艳诗,我也让他尝尝没觉睡的滋味。”

  于是我和有容又进入了他的梦境,居然还是那个小镇。

  钟玉一脸狼狈的在巷子里走着,有容跑上前叉腰拦住他,双目瞪道:“臭书生,你还敢来?”

  我满意的看着钟玉一张脸垮了下来。

  “别别别,二位姑娘听小生说两句再打可好?”

  这次我不打算听他狡辩了,有容与我果然是两百多年的好友,甚懂我。

  她一点儿不带含糊的夺走了钟玉的书箱,我又摩着掌将他好一顿教训。

  又是打到兴起便被强行退出了梦境,我听得钟玉躺在榻上,喘着气闷声自语道:“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

  有容推了推我,笑道:“咱俩这是要逼死他的节奏,还玩不玩?”

  我见着钟玉的呼吸又平稳了起来,点头道:“今晚咱就不睡了,好好折腾他一番。”

  我与有容又重复了三四次进入梦境,直到天将晓白方才收工去歇息,我想钟玉一夜没睡好,早晨应当不会再去荷塘边晨读了吧!于是放心的与有容去补觉了。

继续阅读:果然傻(已修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之书生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