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傻(已修正)
江中月影2018-10-24 19:272,173

  我与有容睡到日上三竿,醒来时发现钟玉也打着哈欠来荷塘边散步了。

  今日远之君也来了,有容说是为了她来的。

  “哟,钟玉君好兴致,这是拿姑娘家的眉黛膏画眼影了?”远之君那戏谑的声音永远是亮点,我伸了伸懒腰,愉快的打着水,翻了几个跟头。

  钟玉的声音满是疲惫:“别提了,昨儿晚上跟两个姑娘折腾了一宿,一夜没睡。”

  我与有容浑身抖了一抖:钟玉这话说的暧昧不清啊!

  我俩游到水面,看到远之君与钟玉正在岸边调色,想是又要开始作画了。

  钟玉眼底那浓重的黑青色,看的我忍俊不禁。

  远之君满是羡慕之色:“艳福不浅啊!哪儿来的两位姑娘能折腾你一宿?”

  钟玉打着哈欠白了他一眼:“要不介绍给你?我可消受不起这艳福,昨晚我一睡着就梦见两个姑娘追着我打,吓得我一宿没睡好。”

  “这就是你这么大方要让给我的原因吗?”远之君狠狠瞪着他:“活该你一宿没睡,这么好的事,你还是留着自个儿享用吧!”

  他顿了顿又道:“这是得多大仇啊?能追着你打一宿。”

  我见钟玉突地停了笔,朝着我这厢望了过来。

  我悠闲的摇着尾巴,有容轻轻撞了撞我:“阿云,你说他会不会知道是咱俩干的?你看他一直盯着咱们看。”

  我自然无所谓他知道真相,反正他也不爱吃鲤鱼,知道了也不会把我宰了下锅。

  “他知道了也不敢拿咱们怎么样,他要是敢动咱们,咱晚上就回卧龙潭去。”

  “晚上咱自然不怕他,我就怕他白天兴起捉了我们去吃。”有容扇着鳍,在我身边没主意的转着圈。

  我自然是不怕钟玉的,但是远之君嘛……

  我如实相告:“钟玉嫌鲤鱼腥臊,当是不会吃我们的。只是你那远之君是个馋嘴的,倒说不定真会吃咱们。可是钟玉也没和他说就是我们干的对不对?是以他也应该不会将主意打到我们头上来。”

  所以有时候运道这个东西永远在和我开玩笑,我刚刚安慰好有容,便听得钟玉在岸上说道:“远之,你说我梦里那两个姑娘会不会是这两条鲤鱼变的?她俩一个红衣一个白裙,颜色倒和这两条锦鲤对的上。”

  远之君听言也走了过来,将我俩好一顿瞧,我明显感觉到有容的身子僵硬了起来,在水里游的也不自在了。

  我知道她在紧张,其实我自个儿心里也没底,于是拿头拱了拱有容对她道:“咱俩躲到水底去吧!好歹把今儿白天躲过去。”

  有容听了,“嗖”的一下就潜走了,我暗骂一声“没良心的”也连忙要遁走。

  倒是钟玉说道:“果然,昨儿梦里边红衣姑娘明显比白衣的反应慢,你看这红鲤鱼呆头呆脑的样子,不是她还有谁?”

  远之君将我瞧了半天,良久方道:“若真是它们俩的话,这鲤鱼的确挺傻的,那白锦鲤早逃的没影儿了,她还在这厢发呆。”

  我真是……好想拿大尾巴啪啪的打他脸!

  钟玉拉着他,指着我正要说话,却见有个家仆寻了来,说家中老太爷快不行了,要远之君回去看看。

  于是远之君匆忙辞了钟玉,钟玉在岸上寻了一处干净所在,席地而坐。

  他沉默了一会儿,对着我道:“昨日我拿竹棍戳了你,是以你背上有个伤口,晚上找我算账的姑娘衣服上有个大洞,说是我拿竹棍戳的,此其一;你浑身鲜红,另一条通体雪白有红色斑纹,晚上找我算账的姑娘一个穿一身红色衣裙,一个穿白裙点着朵朵红梅,此其二。呆头鱼,你若真的听得懂我说话,就回应一下我。”

  我装作听不懂,没有回应他。

  回应了他不就坐实了我是妖的事实了吗?我也怕他捉了我去炖汤啊!他想长生不老,可我也是怕死的啊!

  钟玉在岸上坐了一刻钟的样子,大约是见我死不承认有些泄气,掸了掸身上的尘土,转身走了。

  我以为他去做饭了,毕竟已近巳时末了。

  结果我见他拿着昨日戳我的竹棍折回来了,我想到背上的伤,暗骂一声“无耻”就要逃。

  我刚刚转过身,就听他说道:“你以为你逃得了么?今日我不戳你,以后有的是时间戳。”

  听了这话,我也不逃了,我又转过身面对他,大尾巴啪啪甩着水表示自己的愤怒。

  他拿着竹棍重新在岸上坐了下来,尖尖的那一头仍旧朝着我,我看着竹棍,感受到的满是威胁的味道。

  “呆头鱼,现在开始我问你话你必须回应我,若是,你就甩甩尾巴,像你甩我一身水那样甩,若不是,你不动就行。不许耍滑头,不然……”他举起竹棍在我身边抽打着水面,我连忙游远了些,刀剑无眼,小命要紧。

  我知道这厮不会轻易的放过我了,是以等他不再抽打水面,我还是乖乖游到了他面前。

  我见着他满意又奸诈的笑了:“果然是个傻的,吓唬两句就不敢了。”

  我在心里骂道:大音希声,大智若愚懂吗?我不是傻,我只是乐意装傻。

  “昨晚梦里那红衣姑娘是不是你?”他高高坐在岸上低眉问道。

  我甩了甩尾巴,溅起许多水花。

  于是他的衣摆又湿了——我是故意的。

  他低头看了看溅湿的衣摆,又想了一会儿道:“貌似也没什么要问的了,既然知道是你,那我自然也知道你为什么要打我,得,这件事我给你道个歉,我不该拿竹棍戳你,对不起。”

  我想钟玉还是比较温和的,又听得他说道:“在下钟玉,字承怀,呆头鱼晚上记得来梦里跟我知会一声名姓。”

  我撇撇嘴:连着两个晚上因为你没睡觉了,我才不乐意。

  结果他手中的竹棍又“啪”的一声抽在我身边的水面上,我连忙大力甩了甩尾巴,以示自己知道了,他满意的站起身,拿着竹棍哼着歌走了。

  这下是真的去做饭吃了,我揪着被他吓惨的小心心潜到水底找有容去了。

继续阅读:地狱门前僧道多(已修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之书生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