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容(已修正)
江中月影2018-10-24 19:272,657

  我回过神来,再看钟玉的脸,却找不出一丝玄真君的影子,于是我又觉得自己想多了,玄真君若是投胎,应当会投成前世那般模样吧。

  这首《早发白帝城》倒让我生了恻隐之心,我知道我不过是因着玄真君的原因,乐意放过他。

  玄真君呀,这几百年来我一直摸不透自己对他的感觉,如今我却是很怀念和他在一起的悠闲日子了。

  我又守了大约半个时辰,钟玉总算吹了灯去歇息,我忽然对他的前世有些好奇,于是在他入睡后,入了他的梦。

  他的梦里都是些旧事,大多是他与远之君从小长大的混事,再多的便是读书赶考,我还在他梦里看到了一个秀气的姑娘,他唤她瑧表妹。

  此刻他与他那瑧表妹正在花园中幽会,我看着他紧张徘徊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等了不久,他那瑧表妹便红着眼睛走了过来,腰肢柔弱,看着弱柳扶风似的,饶是我身为女身,也狠狠的为她心疼一番。

  “玉表哥,我爹已经为我定了亲事,往后,你别来了。”

  我看着他原本因幽会而激动的有些泛红的脸霎时雪白,心里也不住慨叹一番:我心寄美人,奈何美人有家室啊!

  人类的伦常自然不允许他撬墙角了,我倒是无所谓这种纲常的,若是喜欢,抢回家便是,管那么多作甚?

  我见着瑧表妹叮嘱了几句莫让他再寻来的话,便拭着泪跑了。

  所以为什么说旁观者清呢?我现下对自己的身份很满意。

  在我看来,这表妹要嫁别人了,她是一点儿也不觉得难过的,不过是故作姿态在钟玉面前装可怜罢了,只不过钟玉当局者迷,一心认为她是真的难过。

  我四下环顾这表妹家的府邸,端得是一派豪华,花园长廊,假山流水,钟玉的家,或许连她家的柴房也抵不上,她一个娇养的大小姐,如何肯跟着他吃苦呢?说到底,不过是钟玉一厢情愿,表妹也乐得逗他玩罢了。

  我对钟玉倒同情起来了。

  我琢磨着天色应该快亮了,便出了他的梦境,皎洁的月光从窗外透进来,地上铺了淡淡一层光辉,我见他睡得香,双眉却微微皱着,心知他是难过的。

  我出了墙来,看到月亮已至西南,于是又赶往卧龙潭去与有容知会一声。

  修炼的动物,是靠吸收日月精华运行内丹的,我如今修为尚浅,只能在夜间化成虚型,虚型是同人类魂魄一样的存在,是惧太阳光的,因此我必须在天亮之前回到这里。

  我见到有容时,她正翻着肚皮在水中悬浮着,整个身子时不时抖上一抖,我见她翻了鱼肚白,顿时有些吓坏了,于是连忙化了原形,甩着大尾巴“啪啪”的甩着她的大鱼头。

  “有容!有容你怎么了?快醒醒!有容!”

  有容仍旧毫无反应,身子僵直的悬浮着,大尾巴时不时抽上一抽,我绕着她游了一圈,越发心焦起来。

  “有容!有容你醒醒!”我都快急哭了,我和有容两百余年的好友了,若是她就这般死了,我在这世上再没有一起玩的朋友了。

  自玄真君去后,我第一次感到了浓浓的惧怕感。

  我又甩着大尾巴使劲扇着她的脑袋,忽的有容翻了个身,鱼鳃大幅度的煽动者,她瞪着我道:“阿云你干嘛呢!我在给人作法,你啪啪扇我脑袋干嘛?”

  我见她终于活了过来,当真是欣喜不已,可听了她这番话,心里便有些不是滋味:“我以为你快死了,都要急哭了,你居然这样不知好歹。”

  她瞪着我道:“没死也要被你扇死了,我这脑袋快被你扇成两个大了。”

  我心虚的瞧了瞧她头上的尾巴印子,心想幸好她自己瞧不到。

  “谁知道你做法时那么恐怖,跟死了一样,时不时抽筋一样动上一动,我还以为你被雷公劈了呢!”

  她甩着大尾巴震出一波连一波的水浪,震得我连连后退:“怎么说话呢你?以后你作法的时候,说不定比我还丑。”

  我浑身一震,想象自己和有容一样全身僵硬,翻着肚皮浮在水中,时不时诈尸般的动上一动,顿时我就觉得生无可恋了。

  我连连摇头:“别别别,我可不作这种法,太丑了,毁我形象。”

  好歹我得了正房夫人的皮,我可得端着点。

  她白了我一眼,我想,其实我们鲤鱼翻白眼是不好看的。

  “阿云,你可别傻了,我们俩每天闷头修炼,这练功是一天不落下,可是这积德却没法完成,要积德就得去人间做好事,可是咱们不能化人形,只能作法操纵人类,让这替身给别人算命占卦来积德。你说你不做,除非你不想成仙,成仙成仙,功德圆满,练功行善,缺一不可。”

  要不怎么说动物修仙苦逼呢?行善积德都得假借人手,是以我对人身的向往,人类是体会不到的。

  我想象着自己诈尸的情景,又猛的摇摇头:“不不不,我修为尚浅,这种事等我修为深点儿再考虑吧!今儿天色也不早了,我得走了。”

  有容游到我面前拦住我道:“走?你走哪儿去?你是不是有好去处没告诉我?怪不得呢,今天满潭找你都不见,没良心的!”

  我无奈的告诉她:“还不是你告诉我第一次吸阳气得吸读书人的阳气,今儿正好来了两个书生,我就跟着他们回去了。”

  她咕咕冒出两个泡泡,有些犹豫的对我说道:“阿云,我跟你说啊,这是毁德行的,你若是不急着成仙,就不要去吸阳气了,我现在也后悔着呢!也不知我造下的孽,要积多少德才能补满。”

  我狐疑的看着她,见她的鱼头很是坦然的模样,遂信了。

  我和有容,是百分百交心的。

  “其实我也觉得吸人阳气不好,为了增加一点儿功力,就要了他们的命,这代价对他们来说有点大了。”

  有容点点头,诚恳道:“嗯嗯,以后我不吸人阳气了,我吸他们的精气,过段时间吸一点儿,对他们来说不会伤害太大,虽然比吸阳气来得慢,起码不造孽,对吧?”

  “吸精气?”我听着这词,怎么这么邪恶呢?

  我用一种了然于胸的眼神看着她,直到她被我看的羞涩起来。

  “哎呀好了,我都杀了好几个人了,吸点精气总要付出点什么对吧?”

  原来她果然是打算整到榻上去的,我嗤之以鼻:“你一定是看上小白脸了才会这样说,我知道一厢情愿是你与生俱来的的优点,在你吸精气之前,你一定已经意淫这位小白脸上万次了。”

  她惊愕的看着我,良久方吐出一句话:“阿云,你一定也意淫过才会这么了解。”

  她说的这样肯定,我不得不赞她一句:贱人哉!

  我白她一眼,有容翻白眼不好看,同为鲤鱼的我自然也翻不出风情万种的白眼来。

  “不跟你扯,天快亮了,我得赶回去了,要是那书生起床发现我又回了卧龙潭,八成会吓傻,他那同行好友就说我是鲤鱼精来着。”

  有容点点头:“难为你的笨脑瓜考虑的这样周全,你且去吧!这几日我想办法去跟你团聚。”

  我又狠狠瞪她一眼,方游至水面,化了虚型赶回了钟玉家的荷塘里。

  钟玉的房里还没有动静,我看看东天,已经露了白,想是卯时应该到了。

  一夜未睡,我有些疲倦,寻了一方水草便要躲进去睡觉。

继续阅读:晨读(已修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之书生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