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已修正)
江中月影2018-10-24 19:271,408

  入夜后,我陪着有容说了一会儿话,直到入夜后她睡了,我方乘着夜色入了钟玉的梦境。

  梦中他站在一处典雅精致的房中,我粗粗看了下,倒像是女儿家的闺房。

  房中有一面穿衣镜,穿衣镜前,瑧表妹穿着一身红衣对他说:“玉表哥,我这身新衣服漂亮吗?”

  钟玉笑道:“很好看。”

  瑧表妹听了,甜笑着走上前来,拉住他的手道:“玉表哥日后成亲也有红衣穿,玉表哥这样俊朗,穿红衣也一定很好看。”

  钟玉听了这话,出神的站在原地站了许久,良久方道:“我的梦里一直有一位红衣姑娘在穿衣镜前照镜子,我虽然不曾见过她,却总是对她牵肠挂肚,在我看来,她才是将红衣穿的最好看的人,瑧表妹,你是她吗?”

  瑧表妹听了这话,不由撇了撇嘴,她恹恹的放下拽着钟玉的手,道:“玉表哥是在拿我说笑吗?你梦里见过多少人,我哪里知道你说的是谁?”

  钟玉突然笑了:“我真傻,明知你不是她,却总是不甘心的将你当做她,我对你好,想娶你。可你呢?你玩弄我的感情,看不起我,利用我。齐瑧瑧,我醒悟了,你根本不是她,你也比不上她。梦里我虽然不曾见过她的模样,却知道她不会嫌我穷,不会嫌我因为各种各样的事不能参加科考,我知你一直想当官夫人,我没法赶考,你一直怨怼,齐瑧瑧,你可曾为我考虑过一分一毫?”

  我看着瑧表妹嗫嚅着唇,半晌方呐呐唤了一句:“玉表哥……”

  钟玉说道:“是我有眼无珠,将你当做辞云,好在我现在总算遇到她了,你我之间再无瓜葛了,以后你当你的姨娘,我宠我的辞云,还请你不要总是来叨扰我!”

  我在他梦中泪如雨下。

  我出了他的梦,一直在他床边守到天亮。

  钟玉睁开惺忪睡眼时,我就这样痴痴的看着他,发似黑瀑,额如美玉,唇若点朱,当真是合我味口的。

  他见着我,微微一笑:“这么早?”

  我点点头:“睡得好吗?”

  他微微想了一下:“昨儿没梦到你,不好。”

  哎哟,我这羞涩的……

  钟玉真不愧为读书人,哪怕不说甜言蜜语,也能哄得我满腔欢喜。

  我掀开被子一角钻了进去,与他并排躺在一起,他看起来有些吃惊,但很快他就伸手抱住了我,轻柔的拍拍我的背,笑着说道:“真好。”

  我也觉得真好,心意相通之时,他未娶,我未嫁,这是上天给我的好姻缘。

  我揽着他的脖子,定定看着他,半晌方道:“我和你商量一件事,今儿晚上我和有容要去西方二百里的深山打蛇妖。八成的可能我是能回来的,二成的可能会是被打回原形,再被人捉去炖汤,你在家等我,我尽最大的努力走着回来。”

  我感觉他抚着我后背的手微微一紧,我不敢直视他。

  我听得他在头顶上说道:“有容如今未化实形,要是与你一起去打蛇妖,我还真有点不放心,晚上她尚能助你一臂之力,天亮了她变回鱼了,你怎么办?”

  “这个问题嘛,我已经想好解决办法了,天一亮我们还没打败蛇妖的话,我就抱着有容一起逃,反正我如今也化实形了,不怕逃不回来。”我如实答他。

  他盯着我看了半晌,方才沉着脸说道:“胡闹!”

  我越发低下头去,拿眼角余光瞟他,看着他真的很生气的模样,我就心虚的不敢顶撞他。

  他双手捧着我的脸,逼迫我抬头看他,我第一次见他这般生气的模样,仿佛隐忍待发的狮子一般。

  “你如果逃不回来怎么办?”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觉得自己十有八九也是回不来的。

  他在我额上亲了一口,叹气道:“我知道你和有容姐妹情深,只求你打蛇妖的时候念着我些,不要将我抛下。”

  我点头应了。

继续阅读:雷公来了(已修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之书生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