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实形(已修正)
江中月影2018-10-24 19:272,265

  今日十五,一月中月华最盛时。

  每月此时,修炼的动物都会出来练功,功力尚浅的拜月,功力深厚的便能吐出内丹来沐浴月亮精华,我与有容是鲤鱼,不能像狐狸一样做出跪拜的姿势,功力也没有深厚到能够吐出内丹来吸收月华的地步,因此每到十五,我们便不断的跃出水面,吸收月亮精华。

  今日我感觉有些不同。

  我跃了半个时辰,便感觉体内之气在迅速游走涌动,浑身热乎乎的,这是运行内丹修炼时方有的感觉。

  我渐渐停了下来,有容问我:“怎么了?”

  我道:“内丹似乎不一样。”

  我化了虚型上了岸,盘腿坐在地上开始打坐,内视静脉,见精气神从经脉之中迅速涌来,聚成了婴儿拳头那般大小的内丹。

  《高上玉皇心印经》中说:丹在身中,非白非青。可现下我见到的内丹,却显出火焰一般的黄色,我修为尚浅,体内的三昧真火远远没有修炼到可以令内丹变色的地步,于是赶紧收了功,向有容道了别,往启长老那儿去了。

  启长老住在离荷塘三十余里的北方,我乘着风,大约半刻便到了。

  启长老见到我时有些惊讶:“今日月圆,你不修炼跑我这儿来作甚?”

  我道:“今日修炼发现有些不一样,内丹成火黄色,不知道是不是要走火。”

  启长老道:“走火一般是练功之时控制不好,精气冲破血脉所致。你是内丹颜色有变,只怕是修为要更上一层了。”

  我呆了呆:“往日更上一层时,内丹颜色是不变的。”

  启长老沉默半晌,说道:“如今暮春三月,不知桃花还有没有,你去折几支来与我,我也赏个花玩。”

  我登时有些摸不着头脑:启长老这是在玩什么玄机?我在说内丹的事,怎么也能扯到桃花上去?

  但我是不敢问的,启长老虽然人很随和,却不是个爱说笑的性子。

  我出了水,寻了半个时辰方才在东头寻到一颗桃树,这是颗晚桃,但是花也快要落完了,已经见到树上挂了指头大小的青果子。

  我折了两支桃花,又迅速回了启长老那儿。

  他见着我手里拿着桃花,登时变得兴奋又惊讶:“阿云!你化实形了!”

  我愣了。

  若我是虚型,我是摘不到桃花的。

  呆呆看了半晌手中的桃花,我又吓得一抖,扔掉了桃花:“怎么可能?我才修炼了三百年不到!”

  若说积德,我大约是够了的,这么些年我除了欺负常樱,大错儿我是没犯过的。

  但是练功这等事,我到底没有有容那样积极,得了空练一练,大多时候空了我也乐意去打盹,并不拿修炼当做头等大事看待。

  启长老道:“二百多年前是否有个道士曾把自己的内丹给你?”

  我心下了然:长老说的是玄真君了。

  我点点头:“有,之前喂养我的主人,是紫云宫的道士杨真人。”

  启长老叹道:“他果真对你一片情深。你要知道,这内丹是体内精气神凝聚而成的精华,内丹离开之后,每处血肉都像经过极刑一般疼痛难忍。我们修行的动物,内丹被夺走之后,修为尽失是小事,往后再修就是。但大多数动物是忍受不了那样的疼痛的,因为疼痛而选择自尽的不计其数。他舍得为你这样,的确算得上痴心一片。”

  我想起玄真君走时那样从容,却不知他当时正在忍受着那样巨大的痛苦。

  他默了默,又说道:“今日我占卦,知道南方将有一条鲤鱼要化实形,我以为会是有容,但是卦象又显示这条鲤鱼有人的内丹,体内混了人的精气神。怨不得你化实形如此的早,全都要归功于这颗内丹啊!”

  我们修炼成仙,第一步是成人,我体内有玄真君的内丹,自然比寻常动物进步的要快。

  我如今心中感动又难过,玄真君让我等他投胎,约莫也是知道我会提早化实形的吧?他什么都不与我说,却将我的将来铺就的那样好。

  我说道:“玄真君对我的好,我无以为报。”

  “我猜你也没有什么好谢我的,不如你以身相许如何?”

  钟玉那戏谑的声音在我脑中打了个旋儿飘过,我顿时一阵恶寒。

  想到钟玉,我方才想到答应他以身相许的事,如今我化实形了,于情于理我都应当等玄真君,钟玉嘛……只能说声对不起了。

  启长老又道:“如今你化了实形,倒是可以去讨口封了,希望你不会像我这样运气差,次次都讨不到封赠。”

  所谓讨口封,对我们动物来说是讨,对人类来说是赠,讨口封的意思,是问人类我们像不像人,若是他们说像,我们便能摆脱真身,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从而得以继续修仙,若是说不像,我们就要继续修炼三百年后再次讨封。

  启长老从五百岁可以化实形时开始讨口封,拢共讨了两次,均以失败告终,因此到现在都没法继续往上修。

  人乃万物之灵,他们口里的一个善言,便是我们修行的助力。

  于是我向启长老道别,往钟玉家而去。

  此时月至中天,有容还在岸边等我,我心中有些感动,却不知道该不该把化实形的事告诉她,我怕她难过。

  我离她两步时,她惊讶的问我:“阿云,你怎么有影子了?你化实形了?”

  我低头一看,月光下那淡淡的影子,可不正是从我脚下延伸出去的吗?

  我走了几步,看着影子随我而动,那种欣喜的感觉,比我知道化实形了还要高兴。

  我点点头冲她笑道:“是化实形了,启长老说玄真君给了我他的内丹,所以我化的这样早,你莫急,咱们再救一个人,你也能化了。”

  有容看起来并不难过,她说道:“横竖就差这么一丁点儿的事,我自然不急。你也是因缘际会得了杨玄真的内丹,这些都是天注定的,我自然不能眼红。”

  我想有容是真的不嫉妒我的,即使她嫉妒,也抵不上我们俩感情那么好。

  我看着月光下钟玉的家镀了淡淡月光,屋里静悄悄的,想必早就睡着了,倒不如趁着今晚去他梦里跟他说清楚。

  讨口封的事,我也应当要钟玉帮忙才是,报酬嘛,我已经想好了,去赶考的路费我给他解决了就是。

继续阅读:相公(已修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之书生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