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妖(已修正)
江中月影2018-10-24 19:272,400

  我化实形了,走在阳光下的感觉很温暖,像是沐浴在温泉中一样。

  走到荷塘边,我想起在河里看钟玉在岸上的模样,我心中有些痒痒的。

  “相公,以前你穿着白衣站在岸上的时候,我觉得你很有仙人之姿,今天我也要站在岸上,你下去看着。”

  钟玉一听,立即将脚上的鞋袜褪了,赤脚往荷塘里走去,“噗通”一声栽了进去。

  我以为他会像我和有容一样很优雅的在水里游,却不曾想到他不会凫水,在水里胡乱翻腾着,呛了好几口水,原本不太深的荷塘被他翻腾的浑浊不堪。

  我连忙跳下水,将他拉上了岸:“相公,你不会水怎么还逞强呢?”

  他抹去脸上的水,笑道:“不怕,你会救我。”

  我有些感动,他又说道:“你站在岸上,阳光照着的时候美极了。”

  我有些脸红,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搭他的话,只好背过身去,一直用手捂着发烫的脸。

  我想我这条鱼,到底是上了他的钩了。

  我道:“今天是我在你旁边,以后要是我不在,你又落水了可不好,我把我的鱼鳔给你,这样你就不怕水了。”

  他摇摇头:“你给了我,你怎么办?我只要不下水就行了。”

  我笑道:“不怕,我有内丹。”

  我将鱼鳔从身体中逼出来,给他喂了下去,说道:“你下水试试,这下不光不怕水,进了水还能跟平常一样呼吸。”

  他起了身,准备再一次下水,伸出去的脚却又顿住了:“不用试,我还能不信你吗?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做朝食。”

  我点点头,这时候有容大约还没醒,一会儿她醒了,我就可以像钟玉之前一样,坐在岸边上喂她吃馒头了。

  卯时过后,有容浮上来了,我手里拿着馒头,和钟玉两人一起,一点一点撕下来喂给她,嗯,还挺好玩儿的,我有些理解钟玉喜欢给我们喂食的心情了。

  我道:“有容,化实形的感觉可真好,你也快点努力,到时候咱们也去买几条小鱼放在荷塘里,没事儿就给它们喂馒头,消磨时光多好。”

  有容吞下最后一口馒头,慢吞吞打了个嗝,吐出好几个泡泡,翻了我一个白眼,荡着尾巴游走了。

  我咬牙:“早知道不给你喂早饭,让你吃那又磨牙又难吃的水草。”

  钟玉道:“一会儿我要去书院,顺带给你买几条小锦鲤回来,别的或许吃不起,这馒头我还是能供得上的。”

  “去书院?你还要去书院念书吗?”这些日子,我还未曾见过他出门,除了待在家里就是来荷塘边逗我。

  他微微一笑:“我要去衙门拿廪膳费,顺道会去书院看看我的老师。”

  他捧着我的脸,在我唇上轻轻啄了一口:“你不会嫌我穷的,是吗?”

  他的眸光里满是笑意,我却看到他的耳根红了。

  我也学着他的模样轻轻啄了一口,回道:“怎么会呢?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他的脸唰一下红了,我以为是我的红衣映的,伸手去摸,却发现他的脸很烫。

  我噗嗤一笑:“相公害羞什么?”

  他嘟着嘴凑过来:“娘子再亲,再亲。”

  我自然不会拒绝,于是捧着他的脸又啄了两口,他却来了瘾,两手将我拦腰抱住,狠狠亲了上来。

  他的唇很软,吻很热烈,我一时间迷失了,只希望他的温柔这样一直持续下去,没有尽头。

  “哗啦啦”一阵水花溅起来,把我俩的衣服溅湿了,我推开钟玉,果不其然看到有容正瞪着我俩,鱼嘴里不停的冒着泡泡。

  我想有容应该是嫉妒了,可是她这鱼嘴,我也亲不下去啊!

  钟玉似乎有些尴尬,起身走了,我化了真身跃进荷塘,拿鱼鳍推了推有容:“怎么了?”

  有容转了转眼睛,懒洋洋说道:“去哪儿浪荡了?一晚上没着家。”

  我听了这话,倒感觉有些羞涩了。

  我道:“我在钟玉那儿呢!你大概不知道,他就是玄真君的转世,我一晚上都在陪着他。”

  “啧啧啧,”有容又开始挖苦我了,“我说呢!还有谁能有这么大魅力让你不来陪我玩,你这没良心的,我陪了你几百年,他不过才陪了你几日?重色轻友就是用来形容你的,半点儿没错了。”

  她从水草间叼出一块苹果块儿来,在苹果上舔了个遍,问我:“吃吗?我知道你不会嫌我脏。”

  我想,一晚上没见,她又贱出新高度了。

  我遂在苹果上吐了一口口水道:“我不吃,你也不会嫌弃我的对吗?”

  我见她呆呆看着苹果块儿沉了下去,愣是没敢去咬,半晌才道:“一晚没见,你越发刁钻了。”

  我问道:“这几日可有占卦?有没有需要救的人?”

  有容犹豫了一番,说道:“救人的事儿暂时没有,但我知道往西二十里处的深山里,有一条蛇妖,专门吃人,我想要是这蛇妖给除了,倒比单纯去救人划算的多。只是我自个儿是打不过它的,所以在等你来了商量商量,咱二人或许也打不过它,实在打不过,咱逃便是。”

  西面深山里的那条蛇妖,我也是知道的,已经修炼了七百多年。只是走的是邪魔之道,专靠吸人精血修炼内丹,我与有容走的是正道,虽说邪不压正,可到底我们修炼更讲究功力,与它抗衡,几乎是螳臂当车、蚍蜉撼树。

  七百多年的大蛇,我也是听启长老说过的,他远远见过那条蛇,说是有三尺那样粗,两只眼睛就像灯笼一般大,它每过一月便从树洞里钻出来寻人吃。启长老说雷公在那树旁守了许多年了,愣是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为什么呢?那颗树也是个修炼成精的,庇护着许多动物生灵,雷公若是得了手杀了蛇妖,势必是要伤了树精,树上栖息的生灵大多也是要遭殃的。

  雷公为什么没有机会下手呢?他每次还没走近,蛇妖远远就瞧见他了,硬是钻在洞里不出来,雷公等不到机会走了,它便出来寻人吃,是以雷公劈这蛇妖的任务几百年了还没交差。

  她问我:“钟玉你真的确定是杨玄真了?”

  我点点头,万分笃定。

  她说道:“那行,你去跟他知会一声,咱俩明日就去找那蛇妖,若是死在那地方了,也好让他给咱们收尸。“

  我道:“收尸倒是不用了,咱逃命的本事也是学的门儿精,我去知会他,也是怕他找不到我会担心。”

  有容遂摆出一副“我懂”的猥琐表情:“知道了,这才一晚上能腻歪成这样。得亏上辈子杨玄真自个儿选了赴死,不然每天跟你这样腻歪甜也得甜死了。”

  于是我有些脸烫。

继续阅读:玛瑙簪子(已修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之书生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