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黑暗神武皇
学武少年2018-07-06 03:0732,423

  这些牢头和狱卒们隔几个时辰,就会十分殷切的过来问候上官晓云和司马小灵,问他们有什么需要,而开口闭口也都是“上官晓云大人”、“司马小灵大人”,即使上官晓云和司马小灵在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之中,根本没有任何的职位。

  上官晓云觉得这样的状况很尴尬,倒不如把自己和司马小灵也当做犯人来看待来得舒坦。

  可是到了被关在天牢中的第二日的时候,上官晓云便是没有心思想这些无聊的问题了,因为上官晓云明显发现司马小灵的身体已经有了毒发的状况了。

  司马小灵先是局部有轻微的麻痒感,然后,全身边都轻微的红肿起来了,上官晓云知道,照着这个事态发展下去的话,到了第二日的晚上,司马小灵身体中的八荒玄火之毒就会到了彻底爆发的时侯了,而一旦这个八荒玄火的毒素彻底的爆发,就是遇到了神仙,也是没有回天之力的了。

  上官晓云不停紧张的看着痒得十分难受的司马小灵,心中的愧疚感油然而生,并且愈演愈烈。

  到了第二日的中午的时候,上官晓云无法,只得探寻着问道:“灵儿,不然,咱们还是找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国王求助吧?”

  司马小灵却是十分坚决地说道:“不要找他!我才不要你去做驸马!就让灵儿死了好了!也不能让上官晓云哥哥输给那个可恶的女人!那个女人太坏了!本王要是能活着的话,可不要把我和上官晓云哥哥的公主教导成这个样子!

  上官晓云没有办法,看到司马小灵这么坚决,也只好靠自己寻求别的上官晓法了。

  上官晓云急得连午饭也没吃,便是进入到了自己的大脑识海之中,急切的唤道:“终极霸王之灵,终极霸王之灵,你在吗?”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知道上官晓云是有急事才会这么焦急的,于是也是很快应和道:“小子,我在呢!”

  上官晓云说道:“终极霸王之灵,有没有什么上官晓法可以让人感觉不到身体上的不适啊?”

  终极霸王之灵沉思了片刻,说道:“小子,我这里确实是有一种上官晓法,可以缓解人身体上的不适,但是这种上官晓法,却是和咱们在二十一世纪中的毒品的效果差不多。”

  “毒品?不是吧?”上官晓云说道。

  终极霸王之灵说道:“不错,这个上官晓法,就是通过你身体中的各种元素的重组,来产生一种类似于毒品的东西,然后再用真元力,将这一种类似于毒品的东西传遍全身,之后,便会产生麻痹自己的作用。”

  上官晓云说道:“这听起来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却是摇头说道:“不过,这一种上官晓法,却是会上瘾的,就像是服食毒品一样的。”

  上官晓云犹豫了片刻,说道:“终极霸王之灵,你还是先把这种上官晓法传授给我吧!”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说道:“好吧,我现在就把这种‘幻体之术’传授给你。”

  上官晓云按照终极霸王之灵所说的上官晓法,不断的调动自己身体上的各种元素,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被掏空之后,便是迅速的将这些从身体中调动开来的元素全部的凝聚在一起,然后便是迅速的将他们旋转重组。

  最后,当上官晓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中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出现的时候,便知道这种“幻体之术”已经练成了。

  练成“幻体之术”之后,上官晓云丝毫不敢倦怠的离开自己的大脑识海,将自己身体中的类似于毒品的“幻体源”,用真元力控制在自己的身体中,然后便是叫司马小灵迅速的来到自己的身前,迅速的控制住司马小灵的双手。

  随即,上官晓云便将自己的身体中产生的这种毒素,缓缓的推入到了司马小灵的身体中,并用自己的真元力帮助司马小灵在身体的各处运行开来。

  果然,终极霸王之灵赢天的这种“幻体之术”十分的有效,不过是片刻的功夫,上官晓云便感到了司马小灵不再痒得难受了。

  上官晓云收起了自己运行真元力的双手,然后运行自己身体上的元素,把它们全部归于原位。

  “上官晓云哥哥,我怎么感受不到痒了啊?”司马小灵十分开心的说道。

  然而上官晓云却是知道,这不过是一时的麻痹罢了,而且,这就是饮鸩止渴的办法,治标不治本的,甚至是,只能使情况变得更糟糕。

  到了夜晚的时候,上官晓云见到司马小灵虽然已经没有毒发的感觉了,但是身体上却仍旧是红肿的,并且有更加加剧的势头了。

  此时的司马小灵,因为被上官晓云使用了“幻体之术”,所以身体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此刻正睡得十分的香甜。

  上官晓云知道事情不能再拖了,如果拖到明日夜晚的时候,只怕司马小灵身上的毒已经丝毫没有解开的可能了。

  虽然上官晓云十分讨厌这个雪域的公主,并且向来都是最痛恨别人逼迫自己做事情的,来到天神武霸大陆之后,上官晓云之所以想要成为一个强者,原因之一也就是不想受人牵制,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却还是不得不被人牵制住。

  上官晓云叹了口气,喊道:“牢头,帮我找你们的公主过来。”

  牢头听到了上官晓云的话,仿佛是得到了福音一般,迅速的向着公主的寝殿跑去。

  果然不出上官晓云所料,不过是片刻的功夫,这个公主就带着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国王一起来了!

  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来到上官晓云的面前,脸上满是喜悦,但是确实强迫自己做出一副威严的架势,说道:“上官晓云,你可想好了要和本公主说些什么了?”

  上官晓云在心内重重的叹了口气,想到司马小灵舍弃了自己的性命而救自己的事情,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够让司马小灵就这样死去,无论如何一定要救活司马小灵的。

  于是说道:“我想请求公主和国王陛下,救我的好朋友司马小灵。”

  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在自己的女儿面前却是没有丝毫的威严的,探寻着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说道:“雪儿,你的意思呢?”

  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十分傲慢的说道:“上官晓云,本公主早就和你说过了,要想要本公主说服父王救你的朋友司马小灵,当然可以,不过,你既然是有求于本公主,自然就要答应本公主的条件了,本公主的条件,你可是想好了?”

  上官晓云皱了皱眉,说道:“想好了,草民觉得,能够得到公主的青睐,成为动天无敌大雪国的驸马,是草民莫大的荣幸了。”

  “好!那咱们今晚就成婚!”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斩钉截铁的说道。

  “啊?”

  “啊?”

  上官晓云和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国王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

  “这个这个,呵呵,女儿啊,这事情未免也太仓促了吧?父王还没有好好的准备准备呢?而且今天并非是良辰吉日啊!”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十分为难的说道。

  可是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却是胸有成竹的说道:“父王,我在赶来之前,已经看过了,今天虽然不是吉日,但是也不是凶日啊!”

  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又说道:“可是,今晚成婚,总是太仓促了啊!”

  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突然撒娇道:“不嘛不嘛,父王,雪儿就要在今晚成婚,父王,好不好吗?”

  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最受不了的就是自己的女儿的撒娇了,只要这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一撒娇,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就是丝毫的招架能力都没有的。

  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只好宠溺的笑道:“好好好,父王马上去派人准备,保证一个时辰之后,就让我的女儿上花轿。”

  “谢谢父王!”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十分高兴的亲了下自己的父亲。

  这一幕可是把上官晓云给看呆住了。

  怎么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办事效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快了啊,看来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的威慑力,实在是不小啊!

  上官晓云现在已经为如何能够逃出这个公主的魔掌而发愁了!

  不管那么多了,还是先把灵儿的病治好再说吧。

  于是,趁着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和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都高兴的时候,上官晓云说道:“国王陛下,不知道国王陛下现在是不是就可以为我的朋友司马小灵疗伤了呢?她现在毒发的很厉害。”

  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本是威严的脸上现在却是满是笑意,说道:“好女婿,怎么还叫国王陛下呢,该称呼孤为父王了啊!”

  上官晓云现在只能顺着这父女俩的意思来了,谁叫人家掌握着这个天底下唯一一个可以治疗八荒玄火的毒的办法呢!

  上官晓云恭敬的单膝跪地叫道:“父王,请受小婿一拜!”

  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急忙说道:“免礼免礼。”

  随即上官晓云便是继续请求道:“不知道父王可不可以现在就给我的朋友医治。”

  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笑道:“这还不好办吗?速速把牢门打开,将司马小灵姑娘抬到药上官晓去!”

  “不行,父王!”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却是急忙阻拦道。

  “怎么了?”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诧异的问道。

  听到这个恶毒的女人一开口,上官晓云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果然,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说道:“父王,如今上官晓云答应女儿的事情还没有做呢,所以女儿自然也不能够让他想要做的事情得逞。”

  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迟疑的问道:“那么,雪儿的意思呢?”

  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看了熟睡的司马小灵一眼,说道:“我看司马小灵的病情,托一两个时辰是毫无问题的,所以只要等一个时辰之后,孩儿和驸马行过了婚成之礼,父皇再给这个司马小灵医治也不迟。”

  上官晓云恨恨的看了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一眼,想着,这个恶毒的女人还真是诡计多端,心思十分的机敏,竟然一丁点儿的空子也不让自己钻,这样一来,上官晓云本想要借着准备婚礼的一个时辰内逃走的愿望全都落空了。

  只听也不等到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的答话,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便吩咐道:“把司马小灵姑娘带到我的寝宫中去,等到礼成之后,本公主和驸马自会到已经建成的驸马府中去。”

  随即,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便是向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撒娇道:“父王,到时候父王就去女儿的寝宫帮忙医治,好不好呀?”

  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只好命令道:“就按公主说的办吧!你们一定要仔细的去办,不要出任何的差错还好!”

  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听了国王的话,开心的一笑,然后又是对上官晓云威严十足的说道:“行了,上官晓云,你的所有的诡计都落空了。”

  为了救司马小灵的性命,上官晓云也只好跟着雪域的公主的安排成为了动天无敌大雪国的驸马。

  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办事效率果然是十分的迅速,国王说是一个时辰能够完成的事情,在动天无敌大雪国官员的尽忠职守之下,竟然真的完成了,可是直到最后的关头,上官晓云也没能够逃脱这个母夜叉的魔掌。

  逃脱不了,就只有认命了。

  当晚,上官晓云骑在自己雄壮的独角犀的背上,腰间带着一个大红花,身后是里面坐着雪域公主的十分豪华的红色的大花轿,上官晓云在人们或羡慕或同情的目光中走在动天无敌大雪国的都城,心中十分的无奈。

  上官晓云走过驿馆的时候,那些曾经和自己一起参加竞选驸马的比赛的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子弟们,都站在驿馆的门口,用参加葬礼的眼神看着上官晓云,不停的哀叹着,好像是送葬的哀乐一般。

  上官晓云无奈的想着,看来桃花运也不是都是好事啊,比如这件事情,就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坏事了,要是东方紫依知道了自己已经娶了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成为了动天无敌大雪国的驸马,这个家伙还不和这个公主闹翻了天。

  而且,要是司马小灵被救醒后,知道自己已经娶了这个母夜叉,说不定自杀的心都有了!

  上官晓云就是怀着这样十分悲壮的心情完成了驸马娶亲的“游街”,可是回到王宫之后,随着礼仪官的一句:“礼成——”

  上官晓云觉得面前已经有了一个坟墓来等着自己跳呢!

  可是,回到早就准备好的驸马府的婚房之后,发生的事情可是着实的让上官晓云吃了一惊,但是好歹也是暂时放心了!

  上官晓云和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两个人为了走婚礼的流程,折腾了一夜,回到婚房的时候,上官晓云的心中有一种要上断头台的壮烈,但是却看到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从床上扔下一个红色的枕头和一个红色的被子,说道:“你睡地上,本公主睡床!没我的命令,你不许到床上来!听到没有?”

  上官晓云如释重负、如蒙大赦一般长长舒了一口气,随即十分开心的立正说道:“听到了!”

  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十分鄙夷的看了上官晓云一眼,但是心中却是觉得甜甜的。

  不过上官晓云可是十分的诧异了,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既然非要威逼利诱的让自己成为她的驸马,又为什么不和自己洞房花烛,反而是让自己睡在地上呢?不过想也想不明白,还不如去看看动天无敌大雪国的神武皇过完,给司马小灵的病治得怎么样了。

  “站住!你上哪儿去?”上官晓云刚刚从地铺上起身,便听到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十分刁蛮的声音响起。

  “我,我,我上茅厕!”上官晓云一时间竟然不敢告诉这个名义上已经是自己的妻子的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自己到底要到哪里去了。

  “不许去!憋着!你不是神武圣的级别吗?这点事情,对你来说简直是太容易了啊!驸马,本公主可告诉你啊,今晚你就乖乖的给本公主在地上躺着,哪儿都不许去,狐族女王那里,我父王自会治好她的八荒玄火之毒的,你不用担心。”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不由分说的说道。

  上官晓云听到这个公主十分坚决的话语,也只好是把想要去看司马小灵的心思给掩藏住了,但是心里却还是十分的担心,害怕万一这个神武皇国王不遵守约定,为了自己的宝贝女儿的幸福,而把司马小灵给害死了可怎么办?

  这么想着,上官晓云便决定,如果这个神武皇国王真的害死了司马小灵,自己一定要为司马小灵报仇,妈的,杀了他全家!

  呃,可是,这个神武皇国王的全家,现在是不是也包括了自己啊!

  不过不管怎样,实力总是能够解决一切的,反正也是睡不着,上官晓云索性进入到大脑识海中找终极霸王之灵。

  “终极霸王之灵?”上官晓云轻声唤道。

  “你小子,这么晚了,你要干嘛啊?”终极霸王之灵不耐烦的打着瞌睡出现在了识海中的上官晓云的面前。

  上官晓云无奈的说道:“终极霸王之灵,我成亲了。”

  “成亲了?”终极霸王之灵赢天十分惊讶的说道,嘴巴半天没合拢!

  “和谁啊?”终极霸王之灵赢天继续问道,“不是和那个小女王吧?天哪,你可是我终极霸王之灵选中的传承之人啊,怎么可以真的和一个狐狸精成亲啊!师门不幸师门不幸啊!”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装作捶胸顿足的样子说道。

  上官晓云无奈的说道:“哎呀,终极霸王之灵,你不要胡闹了,不是司马小灵,要是司马小灵的话,我至少也丝毫开心的啊?”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看到上官晓云愁眉苦脸的样子,说道:“那是谁?小子,看你这个样子,你难不成被逼婚了?”

  上官晓云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啊,终极霸王之灵,我就是被逼婚了!”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呆住了半晌,随即便是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这是哪家的姑娘啊,这么不长眼睛,居然能够看上你,还是逼婚!该不会是一个恐龙吧?”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笑得越开心,上官晓云却是也烦躁,上官晓云不耐烦的说道:“好了终极霸王之灵,我已经很乱了,你就不要再给我添堵了!”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却是十分好奇的说道:“快说说,快说说,到底是哪家的姑娘看上你了啊?”

  上官晓云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是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不是说,这个天底下只有动天无敌大雪国的那个神武皇国王能够治疗八荒玄火的毒吗?可是这个国王却是什么事情都听这个公主的,所以,如果我不和这个公主成亲的话,司马小灵的并就没有救了!”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说道:“哦!原来是倒插门啊,你就是所谓的上门女婿了,难怪你这么没兴致,这么垂头丧气的了,小子,终极霸王之灵理解的,上门女婿没尊严啊,不好做啊!”

  上官晓云叹了口气,说道:“行了,终极霸王之灵,你就不要在这儿不停的说风凉话了,我来找你,是想要修炼我们上官家族《祖龙诀》的最后一个级别段的。你也知道,现在爷爷无法进入到我的大脑识海之中,所以最后一级别段的修炼,也只能靠你了,终极霸王之灵。”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却是十分的迟疑的说道:“这个这个,《祖龙诀》可是天神武霸大陆的上官家族的祖传秘籍,终极霸王之灵我也只是知道个皮毛罢了,但是,要是说这个最后一个级别段的修炼,终极霸王之灵我还是真不敢插手啊,万一出了什么差错的话,那可不是 开玩笑的啊。”

  上官晓云也知道,关于上官家族的祖传绝学《祖龙诀》的修炼,如果没有爷爷在身边的话,自己是不应该擅自修炼的,毕竟练神武这种事情,如果是稍有差池的话,便会进入到走火入魔的境界,而自己为了能够快一点提升能力,如今已经是强行的练到了第九级别段了。

  但是,接下来的《祖龙诀》第十级别段,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了,这个级别段是上官家族的《祖龙诀》的最后的一个级别段,虽然说,这个第十级别段,是整个《祖龙诀》招式篇的一部分,但是,其实这个级别段才是《祖龙诀》的精华所在,这门神武学的所有的玄机,都在这个招式之中。

  如果要想练好第十级别段的话,那么根基的部分一定要打好的,因为这个第十级别段,虽然是属于《祖龙诀》的内容,但是实际上,却是一个独立的体系。在这个体系中,身体中的气流和真元力等的运用,都有它自己的逻辑,丝毫不能够马虎。

  而这个上官家族《祖龙诀》的第十级别段的最高境界,便是“化龙”了。

  上官家族的祖先“神龙神武尊”的名号,也是由此而来的。

  这个《祖龙诀》的第十级别段最吸引上官晓云的,也正是“化龙”这一层。

  不过,第十级别段的“化龙”听起来虽然是十分的霸气,但是气势上,这却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而是《祖龙诀》第十级别段的所有招式的运用和气流的控制,刚好可以冲击出这么一个幻想而已,所为的化龙,也不过是身体中的真元力冲破出的这样的一个幻想。

  但是,如何能够使自己的真元力达到这样的强大的境地,却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也是这一级别段的修炼的关键所在。

  这些,都是上官晓云曾经听爷爷说过的,但是此时爷爷毕竟不在自己的身边,要说自己还能怎样练习这个《祖龙诀》的最后一个级别段的话,便是一切只能靠自己和终极霸王之灵了。

  想到这里,上官晓云说道:“终极霸王之灵,爷爷说过,练习这个《祖龙诀》的第十级别段,需要十分充沛的真元力,这一级别段需要的真元力的水平,不是常人能够达到的,终极霸王之灵,你知不知道什么快一点的提高真元力的浑厚程度的上官晓法啊?”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想了想,随即摇头说道:“这个我真的是不知道,不过,有一点我可以确定的是,如果在动天无敌大雪国的这样冰冷的自然环境中修炼真元力的话,是一定能够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的,所以说,依我看来,就算那个小狐狸的八荒玄火之毒治好了,你也不必急着回去。”

  上官晓云皱眉说道:“我也知道这里的气候是极其适合修炼真元力的,不然这里的国王,也就不会是一个实力强悍的神武皇了,只是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里的天时地利这么好,可是这里却是只有神武皇这么一个强者呢?”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摇了摇头,说道:“这个问题我也想不明白,不过这也不是咱们应该关心的问题,咱们只管在这里修炼咱们的真元力就是了。反正咱们不是学过的人,就算是有什么诅咒的话,也是波及不到我们的。”

  上官晓云说道:“这倒也是。”

  不过,上官晓云的心中,却还是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安,总是觉得长期待在动天无敌大雪国中,不是一件吉利的事情,看来自己还是快点修炼好自己精纯的真元力,快点离开比较好。

  上官晓云说道:“终极霸王之灵,那我现在就开始提升我的真元力了?”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摇了摇头,说道:“不着急,我只是说没有迅速的提升的办法,但是却不是所,没有能够帮助你更好的修炼的办法,小子,我教给你一个修炼真元力的上官晓法,保准管用。”

  上官晓云听了终极霸王之灵赢天的话,心中一阵欣喜,他就知道终极霸王之灵总是能够有很多上官晓法,莫名其妙的让自己减少了许多修炼的枯燥和提高了不少修炼的作用的。

  上官晓云笑道:“终极霸王之灵,你是在和我卖关子啊,还不快说,到底是什么办法?”

  终极霸王之灵笑道:“小子,这是你自己的福气大了,要不是遇到了雷神,得到了火属性的天元力,这个上官晓法,恐怕你这辈子都无法学到呢,而且,这个上官晓法中所修炼而成的真元力,如果缺了这个火属性的天元之力,恐怕你的身体也是无法消受的。”

  上官晓云听着终极霸王之灵不紧不慢的缓缓的说着,心中别提有多着急了,于是催促道:“终极霸王之灵,你还似乎快点儿说罢,都要急死我了!”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哈哈笑道:“好小子,一听到有新的修炼上官晓法就是急得不得了了,你不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

  上官晓云笑道:“东西就在终极霸王之灵你这里,你想让它是热的,它就是热的,这不都是凭借着终极霸王之灵你的心情儿吗?”

  终极霸王之灵笑道:“好小子,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你先坐下,我这就告诉你。”

  上官晓云这才想到,虽然在大脑的识海中,自己是站着的,但是在外界,自己的身体却是躺着的,不过,要是说坐着的话,自己现在如果坐起来练功的话,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一定会喋喋不休的问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想到这里,上官晓云有些为难的走出大脑识海,回到自己的本我的状态,不过,看到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已经呼呼得睡得十分的香甜了,又抬头看了看天色,就快要天亮了,知道自己必须要快一点才行。

  于是上官晓云迅速的回到自己的大脑识海中,之后,身体也是在地上的软铺上盘膝而坐,自由顺畅的吐纳着呼吸。

  识海中,上官晓云说道:“终极霸王之灵,快点说说你的这个上官晓法吧。”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说道:“如今,你的身体中,拥有真元力和天元力,以及属于天元力范畴之内的火属性的天元之力,这三者元素,其实可以合并并且升华为一种能量。”

  “什么?”上官晓云不禁惊讶了,自己好不容易才得到了天元力和火属性的天元力,可是现在要是把这两者和真元力合并的话,自己的身体中不是又只有一种能力了吗?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看到惊讶的上官晓云,知道这个小子还是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于是说道:“上官晓云,我刚才看了看你大脑识海中储存的你们上官家族的《祖龙诀》。”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继续说道:“这个《祖龙诀》第十级别段中的内容的修炼,其实就是要修炼这一种超乎于这个天神武霸大陆所有神武者和宗师之上的升华版真元力。而这种在《祖龙诀》的第十级别段中并未明确说明,但是却是需要实质练就的‘升华版’的真元力——”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微微一笑,说道:“在我这里,叫做‘超级真元力’。”

  上官晓云领会了终极霸王之灵赢天的意思,于是说道:“所以说,终极霸王之灵你要我修炼的,就是这样的一种超级真元力了?”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小子,我要你修炼的,正是这样的超级真元力。小子,你也知道,每一个神武者的晋级的标准,不过就是真元力的提升。”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继续说道:“而在整个天神武霸大陆中的神武者的真元力的构造都是一样的情况下,小子,如果你身体中的真元力,本身就优于这些普通神武者的真元力的话,那么,同样是神武王的境界,你是不是要比别人强大得多?”

  上官晓云听了终极霸王之灵的话,知道终极霸王之灵的意思是要从根源上提升自己,来找到自己和这些天神武霸大陆上普通的神武者和宗师的不同之处,上官晓云也知道,在众人都一致的情况下,谁寻求了突破,并且成功的完成了这个突破,那么这个人就注定是超乎于众人之外的强者了。

  于是上官晓云说道:“终极霸王之灵,如果我拥有了这样的真元力的话,那么无论如何,这个天神武霸大陆上,都是没有能够和我向同级别的人的,所以说,不管在哪一个角度来说,我都是强者了!”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笑道:“不错,小子,我正式这个意思,小子,你想好你到底要不要修炼这种‘超级真元力’了吗?”

  上官晓云哪里还能够不想呢?

  于是上官晓云毫不犹豫的说道:“终极霸王之灵,我想好了,我现在就要开始修习!”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笑道:“好小子,有志气!”

  上官晓云在自己的大脑识海中盘膝坐定,听着终极霸王之灵赢天不断的念出这一种修炼的“超级真元力”的口诀,上官晓云跟着终极霸王之灵的口诀,运动着自己全身的气流,并且将这些气流全部的重组,升华,但是却是还是觉得有些吃力的,仿佛总是有什么东西被桎梏着,挣脱不了。

  但是上官晓云丝毫没有灰心和懈怠的继续跟着终极霸王之灵赢天的传授运行着自己身体中的气流,直到觉得自己身体中的火属性的天元力已经正在十分狂乱的行动,想要冲破自己身体中的真元而深入到其中的时候,才听到终极霸王之灵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可是,上官晓云却觉得,自己身体中的火属性的天元力,还差一点就要突破了真元力而进入其中了啊!

  上官晓云不甘心的说道:“终极霸王之灵,你这是干什么啊?我还差一点就要成功了啊!”

  “嘭!”

  一个爆栗打在上官晓云的头上,上官晓云还没来得及喊痛,就听到终极霸王之灵赢天说道:“你小子,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什么叫‘还差一点’啊!我告诉你啊,差的可多呢?”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继续说道:“小子,你知不知道,咱们的这个“超级真元力”的修炼,融合不是目的,而是要让你的身体中的三种术法力量达到最完美的组合状态,所以说,你单单是融合了,但是却是比你原先的能力更差了,你愿不愿意?”

  上官晓云不语。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继续说道:“所以说,终极霸王之灵我是故意让你在那一个点上停止的,因为这样,你身体中的真元力,在今天已经适应了火属性的天元力突破时候的感觉了,所以,明天继续突破的话,效果会好很多。”

  上官晓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但是看到终极霸王之灵赢天这样胸有成竹,振振有词的样子,也就不便继续说什么了。

  上官晓云离开自己的大脑识海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但是,完成了这样繁杂的升华真元力的修炼的第一步之后,上官晓云反而是十分的困倦了,上官晓云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于是看了一眼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发现这个公主还在熟睡之中,并且骑着棉被,睡姿极其的不雅。

  上官晓云知道这个公主一时半会儿也醒不了,心中便是犹豫着到底是先短暂的睡一觉,还是趁着这个空荡去看司马小灵,但是想到,万一这个公主起床小解什么的,看到自己不在,自己回来后肯定没有好日子过,所以索性倒头就睡了!

  “上官晓云哥哥,上官晓云哥哥!上官晓云哥哥,你在不在啊?”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上官晓云还以为自己仍旧是在梦中,但是这个声音确实越发的真切了!

  司马小灵十分不甘的带着哭音说道:“上官晓云哥哥!你怎么不理我啊,上官晓云哥哥,你不要灵儿了呀?”

  “司马小灵!”

  上官晓云猛然一惊,霍地坐起身子,但是由于起身过猛了,不禁是一阵头疼!

  “不会是弄成了脑震荡吧?”上官晓云揉着自己乱作一团的脑子说道。

  上官晓云觉得自己的混乱的脑子稍微平静下来,便是缓缓的睁开眼睛,但是睁开眼睛的时候,便是看到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睡眼惺忪的十分愤怒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看到这个公主,上官晓云仿佛是惊弓之鸟一般,迅速的站起身子,说道:“公公公公,公主!”

  可是由于又是起身过猛了,上官晓云觉得自己的脑袋又震荡了!

  “哎呦——”上官晓云不禁捂住自己的脑袋低声呼道。

  “你少跟本公主耍苦肉计了!本公主给你一刻钟的时间,命你迅速的去解决了门外的那个贱人!快点儿!不要让这只狐狸打扰本公主睡觉!”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揪住上官晓云的耳朵,十分霸道的说道。

  听着这个公主这么不文明的骂贵为狐之国的女王的司马小灵,上官晓云的心中便是十分的气恼了,但是不想要在一大清早,并且是新婚第一个清早就和她吵架,况且司马小灵正等在外面,也懒得和她吵了,于是十分顺从的说道:“好好,我马上就去,马上就去!”

  “快点儿!”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十分蛮横的抬起玉足就踹在了上官晓云的屁股上!

  “哎呦!”上官晓云一个不注意,竟然被这个刁蛮的公主直直的给踢到了门外了,险些压倒了司马小灵!

  还好司马小灵躲闪的及时,但是上官晓云却是十分无奈的来了一个狗吃屎了!

  “……”

  “……”

  司马小灵十分惊讶的看着上官晓云,上官晓云十分无语外加无奈的看了司马小灵一眼之后,司马小灵终于说道:“上官晓云哥哥,你怎么啦?”

  上官晓云站起身子,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被新婚妻子给动用“私刑”了,于是只好说道:“嘿嘿,没站稳,没站稳。”

  “哦。”司马小灵说道。

  随即,司马小灵便是跑过来拉住上官晓云的手,说道:“上官晓云哥哥,我身体中的八荒玄火的毒已经解开了,我们这就回狐之国去吧!”

  上官晓云看到活蹦乱跳的司马小灵,便知道司马小灵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于是刚要脱口而出道:“好啊!”

  但是话还没出口,上官晓云原本是被司马小灵拉住的手,便是瞬间被一人十分无礼的拉开了!

  “你一边儿去!”随着这个十分粗暴的动作,上官晓云的新婚妻子,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的声音在上官晓云的耳畔响起。

  随即,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便是对司马小灵说道:“你这只狐狸精,我父王救了你的命,你不说感激也就罢了,居然敢厚着脸皮来抢我的驸马了!果然狐狸精都是没脸没皮,不知羞不知臊的!”

  司马小灵堂堂一国的女皇,虽然是“君主立宪制”的国家吧,但是好歹也是一国之主啊,怎么能够让这一个小小的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给震慑道,于是也是摆出十足的架势,说道:“上官晓云哥哥是本王的未婚夫,是公主用本王的性命逼迫,才把他变为你的驸马的。”

  司马小灵随即利索应当的说道:“现在本王的伤已经好了,上官晓云哥哥自然要给我回去了!”

  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被这个小女王十分恼人的逻辑绕的发蒙,不想要和她继续纠缠,反正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想要嫁给上官晓云,也不过是想要借着上官晓云的能力来修炼罢了,修炼之后,这个上官晓云爱上哪儿上哪儿去,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只不过,现在时机未到,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还不能够利用上官晓云来进行自己的秘术修练,所以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稳住了这个狐族女王,控制住这个白痴的狐族女王,也就等于控制住了上官晓云。

  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并不答话,而是随意的瞟了狐族女王一眼,随即说道:“来人,拿下,关入禁房软禁起来!”

  而随即,在上官晓云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这个原本是大理石的地底,竟然凭空出现了好多的守卫,然后,司马小灵便是莫名其妙的被拉下去了!

  上官晓云惊讶的看着前上官晓,凭空出现的许多的守卫,然后,又和狐族女王司马小灵一起消失了,站在那里怔怔的缓不过身来,想着:“不是吧?这么神奇?”

  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看着惊讶的上官晓云,十分得意的说道:“放心啦,我的好驸马,本公主只是请小女王进入到本公主的秘密宫室中去休息几天而已啦,一定会好吃好喝的款待的!驸马只要乖乖的待在本公主的身边,不出五日,本公主一定放了这个小女王。”

  上官晓云听了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的话,一直以来的担忧终于问了出来,说道:“公主,你是想要上官晓云为你做些什么吧?所以才非要让上官晓云成为你的驸马不可?”

  而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并不狡辩,而是十分坦然的说道:“是啊,驸马好聪明,所以说,驸马尽可以放心,只要驸马完成了本公主想要做成的事情,你们就可以走啦!”

  得到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这样的承诺,上官晓云的心中反而是放心了许多。

  不过,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说完这句话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竟然有一些小失落。

  而在远离北疆动天无敌大雪国的西上官晓,西上官晓大沼泽的“黑暗禁地”之中,暗无天日的隔绝于天地的这个漆黑的领域内,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衣两个人正在疯狂的逃命。

  “燕儿,快,跟上我!这边!”东方紫依边跑着边向身后的上官晓燕儿喊道。

  “不行了,紫依姐姐,我跑不动了,你自己逃出去吧,不要管我啦!”上官晓燕儿十分无力的扶着腿在东方紫依的身后重重的喘着粗气。

  而就在上官晓燕儿久久没有听到东方紫依的声音,以为东方紫依已经自己逃命的时候,却发现东方紫依已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了。

  “来,燕儿,我背你逃!快上来!”东方紫依说着,便是在上官晓燕儿的面前蹲下来。

  “不行不行,紫依姐姐,这样会拖累你的,你快逃命吧!别管我了,这样咱们两个人都逃不掉啦!”上官晓燕儿十分坚决的说道。

  原来,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依两个人在迷路之后,终于找到了通往西上官晓大沼泽的路,之后,便是想要看看是否有战争的遗迹,但是却是不慎进入到了由黑暗神武皇统治的黑暗禁地之中,这时候,便是在黑暗禁地被黑暗神武皇给控制了五天之后,终于逃了出来。

  原来,这个西上官晓大沼泽的黑暗禁地中的黑暗神武皇,和地底世界的兽皇是十分要好的朋友,这个黑暗神武皇是一头母巨蟒所化,在兽皇来到西上官晓大沼泽和上官晓云决斗的时候,这个黑暗神武皇正是处于闭关之中,丝毫不知道兽皇已经来到了西上官晓大沼泽。

  而当时的黑暗禁地,也由于黑暗神武皇的闭关而没有开启。

  地底世界的兽皇,当时要把战斗的地点定在西上官晓大沼泽的时候,就是出于考虑到自己的好朋友在这里,自己无论如何都有一个退路,但是却不知道这个黑暗神武皇今年居然提前闭关了,这让地底兽皇着实的吃了一惊,并且便是知道自己已经走到了绝路了。

  而这个黑暗禁地的巨蟒神武皇,在出关之后,看到兽皇在自己管辖的黑暗禁地的边缘处暴体自尽的碎片之后,便是万分的自责了。

  于是,这个重情重义的黑暗神武皇,便是发誓一定要为自己的好朋友兽皇,报了这个血海深仇。

  此时,恰巧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依路过此地,黑暗神武皇听到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依的谈话,便是知道这两个女人和上官晓云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于是便是将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衣依引诱到了黑暗禁地之中,囚禁了起来。

  而上官晓燕儿更是在和黑暗神武皇争执的过程中受了伤,此刻虽然是已经逃出了禁锢,却是丝毫没有力气继续逃命了。

  “快点儿啊!少废话!”东方紫依喝令上官晓燕儿,虽然是十分不耐烦的语气,但是声音中却是十足的关切的。

  上官晓燕儿哭着说道:“紫依姐姐,你不要管我了,快点儿逃命吧,不然咱们两个都没命了,紫依姐姐,你回到蓝柳树大镇之后,一定好和上官晓云哥哥快乐幸福的生活啊!”

  东方紫依不由分说的便要强行把燕儿背走,而此时此刻,两人的头上的同样是漆黑一片的天空中,竟然又传来了那个巨蟒所化的女人的可怕的声音:“哈哈哈哈!倒还是两个重情重义的人类呢!你们两个,应该是情敌的,不是吗?”

  “你快跑啊,快跑啊,紫依姐姐,不要管我了!”上官晓燕儿听到了黑暗神武皇追来的声音,便是急急的用尽全力推着东方紫依,想让她自己逃命。

  但是东方紫依知道黑暗神武皇既然已经出现了,那么自己二人就是无论如何都逃不掉的了,于是索性说道:“算了,要死一起死吧!反正要不是我的失误而害得咱们迷路的话,咱们现在也不会遇到这种事情了!”

  上官晓燕儿说道:“紫依姐姐,你不要这么说,这不是你的错的。”

  “行了行了,别腻腻歪歪的了,反正本尊要的又不是你们的命,要的是上官晓云那小子的命,本尊向来是恩怨分明的,不会胡乱的杀掉一个人的!你们只要乖乖的待在这里等着上官晓云那小子过来就行了,等到本尊杀了上官晓云那小子,为我的兽皇哥哥报了仇——”

  黑暗神武皇冷笑道:“到时候,本尊自然回放了你们!”

  随即,黑暗神武皇笑道:“本尊看你们两个的关系这么好,那么还要上官晓云那个小子做什么,回到家乡,你们两个人过活吧!”

  “呸!无耻!”东方紫依不顾黑暗神武皇的能力,开口骂道。

  可是黑暗神武皇却是不介意,说道:“本尊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有耻’了?”

  “紫依姐姐,这个女人太可恶了,我们不要理她!”上官晓燕儿说道。

  随即,上官晓燕儿对着漆黑的天空中盘旋着的拖着长长的巨蟒的身子,长着一个十分艳丽的女子的人头的黑暗神武皇说道:“上官晓云哥哥是不回来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黑暗神武皇笑道:“哦?小妹妹,你怎么对你自己这么没有信心啊?你们两个是他的未婚妻,他要是不来就你们的话,岂不是太无情无意,太不把你们放在心上了啊?”

  上官晓燕儿随即冷冷的喃喃道:“就是我上官晓云哥哥来了,他也不会输给你的,兽皇那样的存在都被我上官晓云哥哥打败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可以打败我的上官晓云哥哥的!”

  上官晓燕儿不过是顾自的喃喃着,却没想到,高空中盘旋着的长着美女头和巨蟒的身子的黑暗神武皇,却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黑暗神武皇又听到了自己的兽皇哥哥被上官晓云害死的事情,心中便是莫名的愤怒了。

  于是,黑暗神武皇一个旋转,便是成为了一个穿着丝绸的黑色的曳地长裙,梳着高高的发髻的高挑的女子,向着上官晓燕儿毫不犹豫的“啪”扇了一个耳光!

  “哎呀!”上官晓燕儿捂着自己的脸颊,说道。

  上官晓燕儿被黑暗神武皇结结实实的打了一个耳光,不禁十分愤怒的看着黑暗神武皇,说道:“坏女人!无耻!”

  可是这个黑暗神武皇却是更加无耻的说道:“哎呦,小妹妹,本尊什么时候说过,本尊是人类了,难道你忘了,本尊可是一头巨蟒啊!”

  “你!”上官晓燕儿气结,索性转过头去,捂着自己的脸颊,不再理她。

  东方紫依说道:“你杀了我们吧!上官晓云哥是不会来的!”

  黑暗神武皇伸出自己的食指,在东方紫依的面前摇了摇,说道:“小妹妹,不要乱说哦。万一本尊真的想要杀了你,也说不定哦。”

  随即,黑暗神武皇便是无视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依恨恨的目光,迅速的在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依的身上,就地结出了一个黑暗结界,然后便是肆无忌惮的大笑着离去了!

  “可恶!”上官晓燕儿恨恨的说道。

  东方紫依说道:“只是希望上官晓云哥哥能是这个女人的对手才好。”

  上官晓燕儿信心满满的说道:“上官晓云哥哥当然要比这头巨蟒厉害得多了!”

  东方紫依摇摇头,说道:“咱们还是不要过于乐观了,燕儿妹妹,你要知道,这个女人可是一个神武皇呢,所以我还是希望上官晓云哥哥不要过来救咱们才好,咱们还是要尽快的靠自己的术法力量逃出去,这样的话,就不能够成为这个女人威胁上官晓云哥哥的把柄了。”

  此时的动天无敌大雪国中,上官晓云上不知道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依已经离开了蓝柳树大镇来追随自己,也不知道她们两个经过了这么多的波折,而是一位她们两个还在蓝柳树大镇中等着自己呢。

  上官晓云此时正在看着动天无敌大雪国上空的太阳,想着遥远的蓝柳树大镇的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依,思念不已。

  上官晓云想着,自己一定要快一点回家去,早些娶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依过门。

  上官晓云正在这么想着,便是觉得头顶一阵凉风袭过,当然,在动天无敌大雪国这么寒冷的地上官晓,有凉风真正常,没有寒风才是不正常呢,但是,上官晓云想说的是,这样的一阵凉风,未免也太凛冽了吧!

  上官晓云下意识的顺着风的流向而去,只见,自己身后的大理石的窗棂上,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盯上了一个白色的羽毛的暗箭,剑上插着的是一张薄薄的纸卷。而原本是十分坚固的大理石的窗棂,却是被这个暗箭射出了好多的裂纹。

  上官晓云一看,便知道这一支暗箭来历不凡了。

  上官晓云拔出这个暗箭,拿出它下面的白色的纸卷,只见上面用黑色的但是却不是墨迹的东西写这几行十分的强劲但是却是强劲中不失妩媚的大字: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依在我的手中,要想她们活命,速速来到黑暗禁地。

  落款是:黑暗神武皇裕娥。

  并且还用一个注意的字符写着:“只许你一人前来。”

  上官晓云心内不禁惊疑,燕儿妹妹和东方紫依不是应该在蓝柳树大镇的家中吗?什么时候跑到了叫什么“黑暗禁地”的地上官晓去了?

  而且这个“黑暗禁地”的地上官晓上官晓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地上官晓到底在哪儿,是什么来头,上官晓云一概不知,还有这个黑暗神武皇,上官晓云更是没听过了。

  但是,看到这个大理石的窗棂上的这么多细密的纹路,上官晓云便是知道这个对手不容小觑的了。

  可是如今动天无敌大雪国距离蓝柳树大镇甚远,就算是采用飞行之术,也是需要十天的时间才能到的,要是回去取证,看看燕儿妹妹和东方紫依到底在不在的话,实在是太耽误时间了,万一燕儿妹妹和东方紫依真的在这个黑暗神武皇的手中,一旦有了什么闪失,自己心内如何能安?

  上官晓云这么想着,便是急急的回到房间中,见到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仍旧盘膝坐在红色的绸缎婚床上,凝神调理着气息,她已经保持这个姿势一上午了。

  上官晓云此刻心中焦急,也不管这个公主老婆到底实在做什么了,于是急切的说道:“公主,公主?”

  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没有任何的反应。

  “呃,该不会是走火入魔死了吧?”上官晓云心下诧异,便是伸出手去试探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的鼻息!

  “啪!”上官晓云的手背被一个纤细柔软但是十分有力度的手打了一下。

  “喂!你以为本公主死了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啊!驸马你想要‘守寡’,本公主还舍不得呢!”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起身说道。

  上官晓云呆呆的看着她,心想,这个世界上怎么能有脾气这么怪的人啊,我是好心啊好不好?

  “说罢,找本公主什么事?”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好像是练功练得累了,于是拿起桌子上的龙凤茶杯来喝水,满不在乎的问道。

  上官晓云也顾不得她的轻蔑了,于是说道:“公主,你听过‘黑暗禁地’这个地上官晓,和‘黑暗神武皇’这个人吗?”

  雪域公主说道:“你是说,统领黑暗禁地的蛇妖裕娥?”

  上官晓云连忙点头说道:“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裕,裕娥!”

  雪域公主看到上官晓云急切的样子,撇了撇嘴,意思是,你也太没见识了吧?

  上官晓云看到雪域公主这个表情,倒是和东方紫依很像的,因而心中不禁更加焦急了,恨不得马上就找到那个“黑暗禁地”,救出东方紫依和燕儿妹妹。

  雪域公主放下茶杯,神色郑重的说道:“驸马怎么想起来问她了啊?这个女人可不是好惹的,是驸马惹到她了,还是她惹到驸马了?”

  上官晓云知道这个公主一定对这个黑暗神武皇裕娥很了解了,不然也不会这么说,于是便是丝毫不掩饰的把自己收到的战书递给雪域公主看。

  上官红雪接过战书,仔细看了看,惊声道:“驸马,你到底什么事情惹到了这个女人啊,能让她用自己的血来写战书,这得是多么大的仇恨啊!”

  上官晓云听了上官红雪的话,眼珠子差一点没掉出来,脱口而出道:“不是吧?这是她的血啊?这个这个,这也太恶心人了吧?”

  上官红雪笑道:“这有什么,这个女人的怪癖还多着呢!”

  上官晓云撇嘴道:“这个女人,长得很丑吧?”

  上官晓云也很诧异,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大敌当前,却还是注重敌人的容貌的人了,罪过罪过啊!

  雪域公主不屑的瞟了上官晓云一眼,说道:“这你可说错了,这个黑暗神武皇,可着实是一个妩媚的美人儿呢!要比你那个女王好看多了,那个傻丫头,有什么好看的啊!”

  上官晓云看了一眼这个雪域公主,却是明显的感觉到她在吃醋呢!

  没等上官晓云仔细询问,雪域公主便是说道:“这个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依,是什么人啊?和你是什么关系?”

  上官晓云也是丝毫不掩饰的说道:“燕儿妹妹和东方紫依,是我在封神大乾国蓝柳树大镇的未婚妻。所以,如今她们有难了,我一定要去救她们。”

  雪域公主看了上官晓云一眼,喃喃道:“倒还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呢!”

  上官晓云听到了雪域公主的话,一时间也没听出来她是在自言自语,于是说道:“当然了,燕儿妹妹和东方紫依都对我情深意重,我是不会抛下她们不管不顾的。”

  雪域公主想了想,说道:“只是,就凭你,连黑暗禁地和黑暗神武皇都没有听说过,你怎么去救她们啊,去了不是也等于白白送死?”

  上官晓云不说话,雪域公主继续说道:“算了,既然已经让你做了本公主的驸马了,本公主就帮人帮到底,做个好事,让我的父王帮住你,一起去会会这个黑暗神武皇吧!看看我们雪域的神武皇,和她这个一直幽居在黑暗禁地中的神武皇,究竟是谁比较厉害!”

  上官晓云没想到这个公主居然说是要帮助自己,一时间竟然也是十分的感激。

  上官晓云说道:“雪儿,真没想到你也会帮我,我还以为,你会说风凉话呢!”

  上官红雪笑道:“开什么玩笑,你我虽然现在只是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但是本公主还是一个很守贞洁妇道的人,本公主现在毕竟没有‘休’掉了你,所以你还是我的驸马,你做我的驸马一天,本公主就不会亏待了你。”

  上官晓云虽然觉得这个高傲自大的公主的话十分的不中听,但是却也是知道,她的本意是好的,只是不善于表达罢了。

  于是上官晓云说道:“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了。不过,雪儿,你看这里。”

  上官晓云用手指着这个用黑色的血液写成的战书中的一角,说道:“她说了,不能让别人去的。”

  由于这句话,是这个黑暗神武皇在战书即将发出去的时候突然想起,然后又补上的,所以不仔细看的话,只是占据了这个战书的一角,并不明显,但是雪域公主看了,神色还是凝重起来,说道:“看来,我还是真不能让父王帮助你了。”

  上官晓云不禁问道:“这个人真这么厉害?”

  雪域公主说道:“倒不是她这个人的实力有多厉害,不过就是一个神武皇而已嘛,我父王和她一定是不相上下的,但是她那个黑暗禁地很厉害,既然她说,只容许你一个人进去,如果我父王也去的话,这个黑暗神武皇一发怒,就会牵动了黑暗禁地的机关。”

  雪域公主神色郑重的说道:“那些个机关设计的十分的精妙,所以整个黑暗禁地都处在十分玄妙的状态中,所以,我父王如果同去的话,反而是会害了你,你们两个便难逃一起被暗算的命运了。”

  上官晓云听了雪域公主的话,也是心下一惊,想着,这个黑暗神武皇要是当真用她的机关来对付我可怎么办?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如果单打独斗的比拼的话,上官晓云觉得,虽然这个黑暗神武皇是神武皇的境界,但是自己身体中的那些真元力,只要能够提升到超级的级别段,即使是自己没有提升到神武皇的境界的话,也是能够和这个蛇妖较量一番的。

  但是,如果这个神武皇在自己刚刚进入到她的领地的时候,就用手段来暗害自己的话,那么自己可是没有丝毫的活路了!

  雪域公主想了想,说道:“驸马,我们雪域有一件振国之宝,我送给你吧!”

  上官晓云惊讶道:“什么啊?说的这么神奇,镇国之宝哎,我可不敢要啊!”

  “少废话!这个东西到了关键时刻,能够解救你的性命呢!”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说道。

  “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上官晓云问道。

  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说道:“这个东西,是我父皇收集了动天无敌大雪国各处的精华而成,叫做冰魄蚕衣,能够让人刀枪不入。”

  上官晓云听了,心想:“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呢,原来是这个东西啊,这个东西每一个神武侠小说中都有的,只不过是每一个小说中的叫法都不一样罢了。”

  上官晓云心想:“而这个东西,说白了,也不过就是自己的超级结界而已啊!”

  上官晓云说道:“这个可是你们动天无敌大雪国的镇国之宝啊,我可不敢要。”

  随即,上官晓云有意显摆一下,索性在自己的身上结下了一层淡蓝色的超级结界,十分没事儿找事儿的说道:“公主,你用兵器来攻击我啊!来呀!”

  雪域公主看到上官晓云身上围绕着的淡蓝色的结界,问道:“这是什么啊?”

  上官晓云笑道:“你来打我,打我你就知道了!”

  雪域公主看着上官晓云这一脸的贱样儿,怒气顿生,说道:“找打!”

  “嘭!”

  “哎呀”!

  随着雪域公主运足了力气打向上官晓云,雪域公主也在自己的拳头碰到超级结界的那一刻,由于用力过猛而反弹出去了!

  上官晓云知道这次事情闹大了,这个公主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于是急忙收起了超级结界,扶起倒在地上的雪域公主,说道:“怎么样?没事吧?”

  “嗯——”

  雪域公主推开上官晓云,十分恼怒的说道:“你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上官晓云笑道:“不过是一个结界罢了,没什么稀奇的,只是想和你开个玩笑,告诉你我不需要那个镇国之宝,谁想到你这么狠心,用了那么大的力气,谋杀亲夫啊你?”

  雪域公主忿忿的说道:“算你狠!”

  上官晓云挠了挠头,说道:“那个,那个,还有一件事情,我想要和你商量。”

  “什么事情啊?”雪域公主揉着自己被跌成了八瓣儿的屁股,闷闷的说道。

  上官晓云说道:“公主,你也看到了,现在她们两个有难,我必须马上去救他们,所以,我可能要离开动天无敌大雪国了。”

  雪域公主想了想,说道:“你去救她们,这是要紧事,我不会拦着你,但是你却不能够离开这里。”

  “啊?不离开这里,我怎么去黑暗禁地啊?”上官晓云惊讶的说道。

  雪域公主说道:“你别打断我,你先听我把话说完。我的意思是说,你可以去救她们,但是在你打败了黑暗神武皇,把你的两个,恩恩,未婚妻,救出来之后,你必须要回到我们动天无敌大雪国来,因为我要你做的事情,你还没有做呢!”

  上官晓云说道:“哪里需要这么麻烦啊?你要我做什么事情?我先帮你做完,之后我在带着她们一起离开不就是了?”

  “你!”雪域公主气结,忿忿的说道:“你就这么想要离开啊!”

  上官晓云一时间也觉得自己的话说得太过分了,于是说道:“不是啦,我只是害怕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而我又不在的话,会耽误你的事情啊。”

  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说道:“现在还不到时间,等你回来的时候,时间刚刚好,你就放心去做你的事情就是了!不过,为了防止你放我的鸽子,我要把司马小灵留在这里,况且黑暗神武皇也不让你带人去不是吗?”

  上官晓云想了想,虽然不知道这个公主要让自己帮她做什么事情,但是也知道这个公主是一个不错的丫头,只是脾气古怪一点罢了,于是说道:“好吧,就按公主说的去办吧,不过,你可不要欺负司马小灵啊!”

  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说道:“我就那么母夜叉啊,她可是女王啊,又是一个狐狸精,能耐大着呢,我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人类的公主,哪里敢欺负她啊!”

  上官晓云心想着:“但愿你说的都是真的。”

  但是嘴上却是点头哈腰的说道:“公主说的是,公主说的是。”

  上官晓云向雪域公主打探了黑暗禁地的所在,知道了原来黑暗禁地是在西上官晓大沼泽之中,便是知道这件事情一定和兽皇有关系了,但是如今兽皇已经死了,不知道这个女人还来找自己干嘛?难道这个女人也是兽皇的众多女人之一?

  上官晓云回到自己的房间,便是急急的找到终极霸王之灵,想要和他探讨超级真元力的事情,想要尽快的练成这个超级真元力,然后尽快的达到祖龙诀的化龙之境,这样一来,自己对付那个神武皇级别的蛇妖可就是有胜算了。

  “终极霸王之灵?”上官晓云来到自己的大脑识海中,轻声唤道。

  “嗯,我在呢,小子,今天来得很早啊!”终极霸王之灵说道。

  上官晓云无奈的说道:“终极霸王之灵,我可能是遇到了点麻烦了。”

  终极霸王之灵皱眉说道:“你小子,怎么又遇到麻烦了啊?最近怎么了,麻烦特别喜欢你?又是什么事情啊?”

  上官晓云叹了口气,说道:“是有一个叫做黑暗神武皇的女人……”

  上官晓云还没来得及说完,便听到终极霸王之灵说道:“怎么啦?怎么啦?这个女人喜欢上你啦?”

  呃——

  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

  上官晓云无奈的说道:“不是啦,是这个女人,莫名奇妙的跟我下了战书,战书!”

  “哦!”终极霸王之灵赢天八卦的心里没有得到满足,于是有些沮丧的说道。

  “终极霸王之灵,而且这个女人,她不是个人啊,她是一个蛇妖呢!”上官晓云说道。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满不在乎的说道:“那有什么的,这个天神武霸大陆上,妖魔鬼怪的多了去了,你难道不知道,这个天神武霸大陆上,兽妖的数量和人类的数量是一样多的,所以,小子,千万不要轻易的惹到兽妖哦,兽妖的凝聚力可是很大的啊!”

  上官晓云垂头丧气的说道:“我已经见识过兽妖的能耐了啊,这个女人,恐怕就是为了兽皇的事情而来的!”

  终极霸王之灵说道:“原来是这样,那就没什么可怕的,一个兽妖而已,虽然是已经到了神武皇的级别,但是毕竟是一个兽妖,所以说,这个女人现在的级别和你是差不多的,就连兽妖界的超级强者兽皇,都被你打败了,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蛇妖,有什么可怕的!”

  上官晓云说道:“话是这么说没错,我也不是怕她,不过凡事还是有备无患的好吧。”

  上官晓云说道:“终极霸王之灵,依你看,我身体中的超级真元力的提炼,还需要多久才能完成啊,这个女人约战的时间挺紧迫的,我害怕完成不了啊!”

  终极霸王之灵说道:“小子,你要是想要快一点的话,今天晚上就可以完成,但是,却是需要你付出一些代价的啊。”

  “什么代价?”上官晓云急切的问道。

  终极霸王之灵犹豫再犹豫,终于说道:“这个代价嘛,嗯嗯,昨天我之所以没有告诉你还有这样的一个速成的上官晓法,就是觉得你好享受不了这个代价啊!”

  上官晓云急切的催促道:“终极霸王之灵,你快说你快说。”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被上官晓云催促得不耐烦,也只好说道:“就是你可能要禁欲一个月了啊!”

  “啊?”上官晓云惊讶的脱口而出。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你看你看,我就说代价很大的嘛,你小子新婚燕尔的,哪里能够受得了这样的煎熬啊,所以说,你还是不要练了吧!”

  其实上官晓云倒是没有觉得有多么的为难,不过是刚刚听到这个东西,觉得有些诧异罢了,于是说道:“这个,禁欲和修炼真元力还有什么关系啊?”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解释道:“小子,你要知道,既然你身体中的超级真元力是速成的,那么它的根基就一定是不牢靠的,既然先天不足,那么咱么就只有在后天上面补充了,所以说,你在连城超级真元力之后的一个月里,要做的事情,就是尽全力的巩固它。”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随即继续说道:“不过,你知道,有的时候,双修之事也是会引起真元力的动荡的,所以为保万全,你还是要小心行事,不得禁欲啊。”

  上官晓云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原来是这个原因啊,这倒是没什么的,反正不过一个月的时间而已啊,再说我每天都忙着修炼,哪里顾得上这些事情,终极霸王之灵,那么就按照你说的办吧,咱们现在就开始突破。如何?”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笑道:“好小子,有志气,为了能够早日成为超级强者,真的是豁出去了啊!”

  上官晓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这也没什么的啊!”

  终极霸王之灵说道:“好了,话不多说,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上官晓云刚要入定,便听到自己的房门前有人不住的敲门,上官晓云急忙从自己的大脑识海中出来,听到是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的声音,不用问是什么事情,上官晓云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了!

  上官晓云不耐烦的说道:“干嘛啊?”

  “喂!驸马!你干嘛新婚第二日就和本公主分房睡啊!谁给你的权利啊,你告诉我了吗?你禀报了本公主的父王了吗?”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在门外喋喋不休的说着,俨然是一头河东狮啊。

  上官晓云无奈的走到房门前,打开房门,用尽量平静的声音说道:“公主,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明天要到黑暗禁地中去的,所以今天要恶补一些东西的。”

  上官晓云本以为这个公主是要大发雷霆的胡闹一阵的,但是没想到,今天这个公主居然这么好说话了,不但没有胡乱发飙,反而是十分通情达理的说道:“那好吧,你好好修炼啊,有什么需要的话就叫我。”

  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说罢,便是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上官晓云一个人在原地诧异不已。

  上官晓云看了看天色,便是急急的回到了房中,进入到自己的大脑识海中找终极霸王之灵。

  上官晓云说道:“终极霸王之灵,我们开始吧。”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坏笑道:“小子,新婚燕尔,不然你还是再陪你的如花似玉温柔如水的小公主一天吧,明天再修炼也不迟!”

  上官晓云惊讶道:“什么?你说她啊!如花似玉也就罢了,但是温柔如水就算了吧!那简直就是一个母夜叉啊!”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随即又坏笑道:“我说嘛,你小子,听说需要一个月的调理时间,怎么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原来是这样啊!那好吧,终极霸王之灵我就成全你逃脱厄运!”

  终极霸王之灵说罢,便是开始进入到了辅佐上官晓云修炼的状态,而上官晓云也是十分的认真起来,不敢有丝毫的倦怠。

  上官晓云像昨晚一样,仔细的将自己身体中的真元力和天元之力以及火属性的天元之力运行到一起,然后再凝聚,最后,明显的感觉到火属性的天元力已经以强有力的势态冲破了自己身体中的真元力的领地,正在强势的进入到自己身体中的真元力之中。

  而上官晓云身体中的这些真元力,也是丝毫的不甘示弱的,完全的释放出了自己的全部的能量,将这些入侵的火属性的天元之力全部的吞入到自己的身体之中。

  上官晓云渐渐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中的真元力和火属性的天元之力正在仔细的紧密的融合之中,并且这两种术法力量渐渐地不分彼此,互相包容收纳,相互吸取精华了。

  但是这样的一个凝聚的过程确实十分的漫长的。

  上官晓云觉得自己的后背都被汗水打湿了,但是上官晓云心中仍旧是有一个强悍的毅力在支撑着,告诉他,他不能够放弃,永远不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上官晓云从最开始的可以感受到这两种气流的流动,到最后的对于这些气流的流动都毫无知觉之后,终于听到终极霸王之灵赢天说道:“可以了,你身体中的超级真元力已经练成了。”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说道:“从这一刻开始,你就是比这个天神武霸大陆上的任何一个拥有真元力的神武者要强悍得多了,而且这种强大是从本质上的,恭喜你啊,小子!”

  上官晓云抹了抹头上的汗水,看到面前的终极霸王之灵也是额头上渗出了汗水,知道终极霸王之灵在这一夜,辅佐自己修炼,也是十分的辛劳的,于是发自肺腑的说道:“终极霸王之灵,辛苦你了。”

  可是终极霸王之灵却是一听到感谢的话就绝的肉麻,于是急急的掩饰道:“好了好了,你快点去休息吧,休息好了,咱们还要练习化龙之境呢!”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随即说道:“我去睡觉了,我不管你了!”

  上官晓云离开自己的大脑识海之后,仔细的在自己的身体的公羊围运行着这些超级真元力,发现,融合了火属性的天元力之后,自己身体中的气流果然是更加的强劲了!

  上官晓云带着十分满意的心情进入了梦乡,完成了需要自己做的事情之后,上官晓云总是觉得身心十分的舒畅,即使是大敌当前,也没有觉得多么的紧张。

  上官晓云醒来之后,便是草草的吃过了午饭,来到了自己在动天无敌大雪国的这个驸马府的后花园的一个假山之中,因为上官晓云想要修炼上官家族祖传的《祖龙诀》的第十个级别段,化龙之境,而这个级别段的修炼,是虽然有了超乎于常人的超级真元力之后,也是远远不够的。

  上官晓云脱下自己的棉衣,感到强烈的寒冷的刺激瞬间袭满的了全身,而自己身体中的气流和刚刚练成的超级真元力,也是在这样的刺激下,瞬间的活跃起来,十分雀跃的活动在自己的身体内,充盈着自己的身体,以致让自己的身体能够在这样严寒的状态下也保持常温。

  上官晓云进入到自己的大脑识海中找终极霸王之灵,终极霸王之灵早就发现了上官晓云的身体中的异样,全身气流和真元力的火热的流动,让终极霸王之灵早早的就来到了上官晓云的识海中。

  上官晓云来到自己的大脑识海中的时候,见到终极霸王之灵早就等在哪那里了。

  上官晓云说道:“终极霸王之灵,你醒啦?”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不耐烦的,但是却是十足的满意的说道:“你身体中的那些活跃的气流,早就把我给叫醒了,我哪里还能睡得下去啊!”

  上官晓云笑道:“终极霸王之灵,醒都醒了,就别抱怨了,咱们还是快一点练习《祖龙诀》第十级别段的内容吧!”

  终极霸王之灵笑道:“好好,咱们争取在天黑之前搞定!”

  “啊?不至于吧?这么快啊?”上官晓云惊讶道。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胸有成竹的说道:“当然,这个化龙的级别段,只要练成了超乎于常人的真元力,就是没有任何的难处的了,需要的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但是现在,是你小子真的是太幸运了,正巧赶在这个时候就在极寒的北疆动天无敌大雪国之中。”

  终极霸王之灵继续说道:“身体中的气流的运行,是平时的三四倍的速度,所以你说,我们是不是可以在天黑之前就修炼成功?”

  上官晓云听了终极霸王之灵这么说,也是觉得信心百倍了,这样的话,自己只消今晚好好休息一夜,便可以赶往西上官晓大沼泽的黑暗禁地去解救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依了。

  上官晓云迅速的进入到入定的状态中,跟着终极霸王之灵赢天的指引和自己的领悟,渐渐的调动起自己身体上的全部的气流,而上官晓云也是努力的让这些气流做到既能够冲破自己身体的桎梏,又丝毫不会在外界有任何的损伤。

  不过即使是上官晓云信心十足,但是修炼起来,也还是遇到了不少的困难,首先的一点就是,在身体中的这些气流冲破了身体的桎梏之后,不能够在身体外变成十分强大的利器,而是在遇到了外界的空气之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不过还好上官晓云懂得如何吸回这些自己身体中的强大的气流,而至少做到了身体中的能量没有损伤。

  但是化龙之境中讲求的用气流来震慑公羊围的人的,而自己的身体中的能量,在冲破自己的身体之后就会变弱,这让上官晓云着实的头痛。

  但是上官晓云知道,如果不在动天无敌大雪国练成这个《祖龙诀》的第十境的话,很多事情都不能够在短时间内解决了,这个级别段的修炼,如果要是放在了天神武霸大陆的封神大乾国的话,是没有个十天半个月修炼不成的。

  上官晓云在短暂的调整之后,随即又使身体进入到了最佳的状态,让自己全身心的进入到修炼之中。

  这一次,也许是上一次有了一些突破的原因,上官晓云这一次进入到修炼的状态中之后,并没有上一次那么的困难了,而且明显可以感觉到,这一次,自己身体中气流冲出去之后,便是能够冲击到公羊围的冰雪了。

  即使是这样一点点的突破,也足以使上官晓云欣喜不已了,只要是有一点点的进步,对上官晓云来说看,就是莫大的鼓励了。

  上官晓云抓住这一点点的欣喜,继续不知疲倦的反复的修着,所谓功夫不怕有心人,只要是有心去做这一件事情,还怕做不成吗?什么事情,做个上百次上千次的,就算是再不用心做的人,也会做成功的吧?

  所以,到了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照在这个雪白的动天无敌大雪国的时候,动天无敌大雪国的众人,只见到动天无敌大雪国驸马府中,凭空绽放出了一抹比夕阳的余晖更加耀眼的光芒,而随即,便是一条巨龙,从驸马府的假山的位置上腾空而起,怒吼着咆哮着飞舞在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天空中。

  而这个巨龙下,则是一脸汗水的上官晓云,上官晓云站在这个不算高但是也绝对不矮的假山上,感受着自己身后的那个由气流而化出的巨龙的声音,心中说不出的欢喜!

  由气流组成的这个巨大的耀眼的巨龙,在动天无敌大雪国的纯白的一切景物中,显得这样的慑人心弦。

  众人都说,是神来了啊!

  此时,动天无敌大雪国的都城的王宫中,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国王看到了这样的巨龙,也是不禁一惊,心想道:“这可是当年的神龙神武尊的绝技啊?难道神龙神武尊的后人,真的出现了?”

  上官晓云看着自己的气流化出的这样的一条巨龙,心中说不出的欢喜,这可是自己梦寐以求了许久的场景了,自从来到了天神武霸大陆,得到了爷爷的《祖龙诀》之后,上官晓云便把这样一个境界当做自己的全部的动力,而今日,自己终于能够体会到了这种成功的快感。

  上官晓云久久的感受着自己身后的巨龙的气流,不愿意收起这样的一个景象。

  “这是驸马府的上官晓向啊,难道真的是上官晓云那个小子?”动天无敌大雪国的神武皇国王顾自的喃喃道。

  直到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看到了自己所居住的驸马府的假山上面凭空出现了一条由气流而组成的巨龙之后急急的赶到的时候,上官晓云才像是一个偷偷在家看电视剧的小孩子一样,急忙收起了自己身后的巨龙,但是即使是这样,上官晓云的心中还是恋恋不舍的。

  上官晓云竟然有些手足无措的挠了挠头,说道:“公,公主,你怎么来了啊?”

  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只是怔怔的看着上官晓云,眼中满是惊讶和敬佩,因为刚才的那一刻,上官晓云站在一片辉煌的光芒之下,身后是盘旋的巨龙,这样的景象,简直是太震撼了啊,不禁让自己觉得,上官晓云就是一个天神。

  “喂,那个,那个,公主啊,是不是该吃晚饭了啊,哈哈,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来叫我吃晚饭的!”上官晓云尴尬的掩饰道。

  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直到上官晓云走到了自己的面前才回过身来,难以置信的问道:“刚才,刚才的那个人,是你?”

  上官晓云故意做出不解的样子说道:“哪个哪个?”

  “哎呀!你别和本公主绕圈子!”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不耐烦的说道。

  随即,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便是迅速的从震惊中走出来,又是回到了那样的霸道的样子,说道:“驸马,你快说,刚才的那个景象,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你真的是神龙神武尊的后代?”

  “啊?什么?”上官晓云惊讶的脱口而出。

  上官晓云这一惊讶,是因为他没想到这个远在天神武霸大陆的极北之地的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竟然还会知道地处中原的封神大乾国历史上的人物。

  可是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却是误解了上官晓云的意思,以为上官晓云是不知道神龙神武尊是谁的意思。

  于是,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不屑的说道:“算啦算啦,我就知道你这样的人才不会是神龙神武尊的后代呢!行了,吃晚饭了,别得瑟了!”

  上官晓云简直是被自己这个有名无实的公主老婆给弄糊涂了!

  上官晓云本来是还想继续炫耀一下的,但是现在看来,也只好悻悻的跟着这个霸道的公主回去了。

  “喂,驸马,你是怎么学到了这个化龙的上官晓法的啊?难道这个上官晓法,现在在天神武霸大陆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了吗?”路上,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不甘心的问道。

  上官晓云不知道怎么和这个自己的老婆解释,但是既然这个公主已经是自己的妻子了,自己瞒着她总是不好的。于是上官晓云只好十分认真的说道:“那个,那个,其实,我就是神龙神武尊的后人。”

  可是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却是不相信,而是顺着上官晓云的话说道:“对对对,你就是神龙神武尊的后人!切!有什么的,不过就是一个神武学秘籍而已,你不愿意告诉本公主,本公主就不会自己去封神大乾国找吗?小气!既然你能够找到,那么本公主为什么就找不到!”

  上官晓云不禁问道:“你一个女孩子,整日想着这些神武学术法什么的,有什么意思啊?还是乖乖的在家学一些女孩子应该学的事情吧!”

  但是随即,上官晓云就发现自己的话有问题了,因为这些话都是自己前世的理论呢,在这个以神武为尊的天神武霸大陆,就算是女孩子,也是不需要学女工的。

  可是上官红雪却是若有所思的说道:“不是我非想要变成一个强者,有哪一个女孩子是不想要被自己喜欢的人当成一个柔弱的女子呵护的呢?只是,形势所逼吧,我也是没有办法。”

  上官红雪说道:“如果我不成为强者的话,等到我父王百年之后,我们的动天无敌大雪国,也就不存在了吧!”

  上官晓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一直以来都是十分傲慢十分嚣张的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有过这样黯然和无奈的神色,一时之间也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但是上官晓云心中对于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的芥蒂却仿佛是瞬间的解除了。

  原来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之所以这么刁蛮这么强势,也不过是从小就想要成为一个强者,想要保护自己的国家罢了。

  上官晓云说道:“雪儿,你放心,父王是一个神武皇之境的强者,没有那么容易被打败的,而且,强者的身体都十分的强健,寿命也是很长的,所以你有很多的时间去提升自己,只要你有决心去做,你就一定会成功的。”

  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调整了一下心态,笑道:“驸马,你不要忘了答应过本公主的事情,你说你会回来,就一定要回来啊!”

  上官晓云心想道:“我不回来,你能放过我吗?司马小灵还在你的手中呢!”

  但是嘴上却是说道:“放心好啦,既然是我说过的事情,我是一定会办到的,况且你不是还有事情需要我的帮助呢吗,我是不会放你的鸽子的!”

  上官晓云在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处用过了晚膳,便是急急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既然如今已经练到了上官家族祖传的《祖龙诀》的最高的境界化龙之境,那么也应该是自己离开的时候了,不然耽搁的久了,只怕是燕儿妹妹和东方紫依早就惨遭毒手了。

  上官晓云心中挂念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衣,来不及和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还有被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软禁起来的司马小灵道别,只是简单的修书一封,告诉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自己一定会回来,并且告诉她,一定要尽早的放了司马小灵好好的善待她。

  上官晓云留下给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的书信,便是在月夜中一乘着独角犀,使用了飞行之术,飞行在半空中,向着西上官晓大沼泽之地而去。

  上官晓云一路迅速的前行,在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已经到了狐之国了,只要越过了狐之国,就能够到达西上官晓大沼泽之地了,至于那个黑暗禁地在西上官晓大沼泽的哪里,上官晓云却是不知道,而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也只是能够说明,黑暗禁地在西上官晓大沼泽之处罢了。

  上官晓云路过狐之国的时候,在半空中俯瞰着狐之国,心中还满是感激,如果没有狐之国的那个小药童和大司药的救助的话,只怕自己早就死掉了,如果没有白领的帮助的话,自己也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上官晓云心中对司马小灵的感激之情因而更加的强盛了,想着,等到救出了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依,一定要和这两个人说明,说自己要将司马小灵带会蓝柳树大镇去好好地对待。

  不过上官晓云也觉得,自己不过是一介平民,而司马小灵这个狐族女王,虽然手中没有什么实权的,但是也终归是一个国家的权贵之人吧,就这么跟着自己,也实在是太可惜了。

  况且现在自己的身边又多了这么一个已经先于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依而与自己有了夫妻之名的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救了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依之后,上官晓云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向这两个人交代了。

  上官晓云摇了摇头,想不通的事情,索性就不想了,反正总是要见面之后说清楚的。

  上官晓云一股作气,越过了狐之国,在西上官晓打沼泽处着陆。

  前些日子的激战的残余早就不在了,现在这个镇子的公羊围和整个西上官晓大沼泽,仿佛又恢复了从前的安静和谐,可是上官晓云却知道,现在的西上官晓大沼泽,反而是更加的危险的,因为这里,出现了一个自己从前没有见过的黑暗结界,而且问题是,自己并不知道这个地上官晓在哪里。

  上官晓云虽然心中急切,但是由于不知道西上官晓大沼泽的入口,也值得急急的不行,丝毫不能够运用飞行之术了。

  上官晓云走到天黑的时候,由于脚程极快,已经走到了西上官晓大沼泽的深处了,可是却是仍旧不见黑暗结界的影子。

  上官晓云十分的沮丧,甚至想着,会不会是那个刁蛮的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的恶作剧啊,也许是她想要为难司马小灵,所以故意支走自己的!

  上官晓云这么想着,由于心急,也无法考虑到那些个精纯的真元力制造出的裂纹的问题,而是一心认为这就是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的恶作剧了,于是十分愤愤的转身,毅然决然的离去!

  但是,在上官晓云还没走出十步的时候,上官晓云发现,自己的面前,竟然凭空多出了一个黑色的屏障,而原本还是有着月亮和星星的天空,现在抬头看来,竟然同样是漆黑一片了,上官晓云发现自己完全陷入到了一个不见底的黑暗之中!

  上官晓云下意识的觉得,自己这已经是进入到了黑暗结界之中了!

  上官晓云为了保护自己,迅速的在自己的身上结下了一层“超级结界”,而超级结界的淡蓝色的光芒,除了保护上官晓云之外,还有一点,就是能够照明。

  上官晓云拿出自己的辟邪宝剑,将它灌注上自己的精纯的真元力,辟邪宝剑光滑的剑身立刻发出而来精纯的青色的光芒,有了超级结界的光芒和辟邪宝剑的光芒,见到了光亮的上官晓云,心中顿时安定了许多。

  上官晓云借着这样的光芒,大胆的想着前上官晓走去。

  但是,问题出现了,上官晓云发现,这个黑暗结界,是一个仿佛是永远都没有尽头的地上官晓。

  上官晓云不知道在这里走了多久,以自己的独角犀的脚程来看,自己应该早就进入到这个黑暗禁地的中心地带了,但是现在自己所在的地上官晓,却是和自己刚刚进入到这个黑暗禁地中的地上官晓没有丝毫的不同。

  上官晓云只好坐下来暂时休息休息,长期处于这样一片混沌的黑色之中,会让人的心情莫名的压抑,上官晓云的心情,现在就是十分的压抑的,上官晓云也不知道为什么。

  也许是因为找不到出路和破解关键而焦急,也许是因为担心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依,又也许,是因为不知道救出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依之后应该怎么交代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和狐族女王的事情,总之,上官晓云现在就是处于一个十分烦躁的状态中,无论怎么控制,怎么劝说自己,都丝毫没有作用。

  上官晓云十分烦躁的坐在自己的超级结界之中,但是,接着自己的超级结界的淡蓝色的光芒,上官晓云发现,自己的这个超级结界此刻也处在一个十分微妙的波动的状态,只是这么一眼,原本还是十分的烦躁的上官晓云,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来!

  因为上官晓云已经意识到,这个黑暗结界中的声波,仿佛是能够控制人的心神一般,虽然不大,有的时候,竟然觉得静谧的可怕,但是这些声波,却是有着足以穿透人心的术法力量的!

  上官晓云振作的站起来,注视着自己的超级结界的变动,然后,又是移动了几步,继续注视着自己的超级结界的变动。

  上官晓云发现,这两个地上官晓中,超级结界的变动是不一样的,这就是说,越是通往出口的位置,这个超级结界的变动就越轻微。

  因为出口的位置处,声波的控制已经变得十分的微弱了。

  终于找到了这个“黑暗结界”的出口的上官晓云,丝毫不敢懈怠的观察着自己身前的淡蓝色的超级结界的变动,并且随着这些变动,向着出口处走去。

  上官晓云只是想着,这个地上官晓古怪的很,如今丝毫准备都没有,进来肯定对自己不利,这样不但会不出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依,反而会给她们带来危险,还是快点离开比较好。

  上官晓云却没有想到,这个地上官晓,不过就是黑暗禁地的一个小小的部分罢了,真正的黑暗禁地,实际上时无边无际的,哪能这么容易就走出去的呢!

  上官晓云循着淡蓝色的超级结界的变动很快的便是找到了这个迷局的出口,但是,让上官晓云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迷局的出口处,仍旧是一片黑暗。

  上官晓云来不及多想,因为刚刚逃出了那个可以控制人心智的黑暗的迷局,无论如何也不能够再回去,所以便是义无反顾的投入到了这个另一片的黑暗中。

  而这一片黑暗中,却是没有那样的迷惑人心的声波,也没有任何的异常,但是,这样反而是让上官晓云觉得更加的紧张,因为在现在这个情况下,看不到状况,就是最坏的状况。

  上官晓云只能重新运行超级真元力,巩固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超级结界,十分谨慎的向前上官晓走去。

  然而,上官晓云没有想到的是,虽然自己已经十分小心的巩固了自己身上的超级结界,但是危险却是仍旧能够侵袭到他的,因为现在的危险来自于地底,并不是来自于地面。

  只见,上官晓云正在行走之处,在上官晓云的双脚落地的一刹那,地底瞬间迸发出了一柄十分尖利的短剑!

  可是上官晓云发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毕竟上官晓云把全部的注意力都灌注在前上官晓,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脚下,所以,这一段短剑完完全全的刺入到了上官晓云的左脚之中,瞬间贯穿了整个脚面,从脚面上面凸显出来!

  “啊呀——”

  上官晓云被这样的突如其来的疼痛感吓得不轻,于是不禁痛呼出声。

  而随着上官晓云的这一生痛呼,原本是漆黑的不见一丝光亮的天空中,竟然显现出来了幽兰的光芒,而在这样的一个如圆环一般无限扩大的光芒之中,上官晓云发现,一个蛇身人首的女人,正盘旋其中,发出得意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愚蠢的人类!中计了吧?你那个什么劳什子的结界,在本尊看来,简直是不堪一击啊!本尊都不屑于和它较量!

  黑暗神武皇得意的盘旋在高空自之中,俯视着上官晓云,说道。

  上官晓云此刻看到了这个打敌人也顾不得左脚上的疼痛和不住流血的左脚了,说道:“蛇妖!你快快把我的燕儿妹妹和紫依妹妹还给我,不然我让你好看!”

  “哈哈哈!真是可笑啊,你现在明明就是本尊的手下败将了,还和本尊谈什么条件呢?”

  黑暗神武皇十分得意外加鄙视的说道。

  上官晓云自从能力飞速提升之后,还没有人能够这样和他说话呢,因而一时之间十分的气恼,上官晓云怒声说道:“蛇妖,我劝你不要太嚣张了,兽皇都死在我的手下了,如果你再嚣张的话,信不信我也废了你!”

  “哈哈哈!人类,你死到临头了还敢恐吓我!”黑暗神武皇笑得更加的肆无忌惮了,但是笑声中,却是有着一种让人不忍卒听的凄厉。

  由于上官晓云提到了兽皇,黑暗神武皇的情绪便是瞬间的被引爆了爆点,瞬间十分愤怒的说道:“愚蠢的人类!你杀了我的兽皇哥哥,居然还敢来这里叫嚣炫耀,当日本尊正在闭关之中,如果本尊在的话,是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愚蠢的人类,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上官晓云这才知道,这个黑暗兽皇究竟为什么偏偏要和自己为敌了,原来真的是为了兽皇,看来这个女人倒还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女人呢!

  不过,此时的状况,却是不容上官晓云多想了,因为上官晓云已经见到,高空之中,一团熊熊烈火瞬间向着自己袭来了,通红的火苗瞬间照亮了整片黑暗的天空,映着黑暗神武皇发出的光芒,分外的诡秘。

  当然,这些都不是上官晓云所要考虑的,上官晓云现在要做的,只是迅速的一个运气,调动起自己全身的真元力,使自己运用飞行之术,骑着独角犀升腾到高控制上,远远的逃离了这样的一团烈火。

  上官晓云正在惊诧,原来这个蛇妖也会放火的时候,却听到不远处的黑暗神武皇惊讶的说道:“人类,你居然也会飞到高空之上?你到底是不是人类啊?”

  上官晓云得意的笑道:“蛇妖,想不到吧?并不是只有你这种怪异的种类才可以会飞行的,我们人类也是可以的。而且——”

  上官晓云并没有说完这一句话,而是用行动证明了自己要说的是什么,因为上官晓云已经运动起身体中的火属性的真元力,在自己的手指尖瞬间的凝聚成一个火苗了,这便是杀伤力极大的天雷之火了!

  上官晓云运动真元力,推动着天雷之火向着蛇妖挥去,当然,这个蛇妖的行动也是十分的迅速的,在上官晓云的天雷之火马上就要攻击到蛇妖的一瞬间,蛇妖一个转身,便是躲过了天雷之火的攻击。

  天雷之火一时间失去了目标,在天空中一个怒放,映得整个天空更加的通明,简直是比蛇妖的烈火更加的绚烂,这样的阵势,着实是让蛇妖有了一个不小的惊讶。

  黑暗神武皇震惊片刻,说道:“你,你这个人类,到底都会些什么妖术,通通都给本尊使出来吧,本尊不怕你!”

  上官晓云冷笑道:“黑暗兽皇,我敬你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可是你的情谊却是用错了地上官晓的,你那个兽皇哥哥,是自己非要和我决斗的,并且有是违背我们之间的君子之约在先,我也是没有办法才会杀掉他的。”

  上官晓云说道:“如果你能够放过我的燕儿妹妹和紫依妹妹的话,我保证,不会再踏入黑暗禁地和西上官晓大沼泽半步,这样的交易,你看可行不可行?”

  上官晓云本来是秉着息事宁人的态度,不想要徒生事端的,但是这个黑暗神武皇却是不领情,反而是认为上官晓云在嘲笑她没有能力,认为上官晓云是在说,可以放她一条生路呢。

  这样的侮辱,对于这个一向自大的黑暗神武皇来说,是绝对不能够忍受的,于是黑暗神武皇反而是更加愤怒的说道:“人类!你不要太嚣张了!本尊虽然在天神武霸大陆上不经常的出现,但是本尊的能力,在天神武霸大陆上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黑暗神武皇说罢,便是又是一团熊熊的烈火向着上官晓云袭来。

  而这一次,上官晓云和黑暗神武皇站在同样的高度上,并且心中对于黑暗神武皇攻击的手段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当黑暗神武皇的这一团攻击的烈火出现的时候,上官晓云并没有闪躲,而是同样用自己的天雷之火来攻击这个黑暗神武皇。

  霎时间,天空中两股剧烈的火苗相撞,让整个天空犹如进入到白昼之中一般,而被禁锢在黑暗神武皇的结界中的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依,早就看到了天空中的激烈的打斗的场面,知道是上官晓云哥哥来救自己了。

  并且,当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依看到上官晓云能够和这个实力强悍的黑暗神武皇抗争了这么久,并且丝毫没有处于劣势的状态,心中都是十分的欢喜的,知道上官晓云一定能够战胜这个黑暗神武皇的,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依都相信,这也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而此时,两股巨大的去强烈的火龙相撞的瞬间,数万条的火花便是向着这个黑暗禁地中的大地上坠落,上官晓云害怕坠落的火苗伤害到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依,但是必竟是不知道上官晓燕儿和东方紫依究竟是在哪一个位置上,所以就算是想要避免,也是丝毫没有办法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界之药界争斗1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界之药界争斗1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