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公主逼婚
学武少年2018-07-06 03:0632,441

  大汉开口说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上台来?”

  上官晓云笑道:“这位兄台,你的话可真是好笑了,这是公主比神武招亲的擂台,我上台来,自然是来打擂了,难不成还是打酱油吗?”

  司马小灵急急的捶着上官晓云,说道:“你坏你坏!我就说你想娶公主的!”

  上官晓云不禁额头上冷汗直流,无奈的想着:“摆脱,大姐,这是哪儿跟哪儿啊,我什么时候我要娶公主了,要不是你来这里胡闹,我至于上台来吗我!”

  上官晓云拉着司马小灵,悄声说道:“别胡闹,你没看到上面的官员面色都不悦了吗?咱们快点儿下去!”

  上官晓云说罢,也不给司马小灵任何反驳的机会,便是拉着司马小灵便向台下走去!

  “站住!小子,你要上哪儿去?”发话的是看台上观看的官员。

  上官晓云轻施一礼,说道:“大人,小人们是路过此地,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这位小兄弟不小心来到擂台上,我们这就下去,这就下去了。”

  可是这个官员却是丝毫没有因为上官晓云的话而有任何的同意的表示的,反而是咄咄逼人的说道:“听你的口音,不是动天无敌大雪国的人吧!小子,你以为我们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比神武招亲的擂台,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上官晓云说道:“大人,小人已经把原因说的很清楚了,你不要这样咄咄逼人好不好?与人上官晓便就是与己上官晓便!”

  可是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官员,却是十分的傲慢的,听了上官晓云的话,反而是更加的愤怒了,拍案而起,说道:“臭小子!本官让你来打擂,是给足了你面子,怎么,你反而是觉得我们雪域的公主配不上你吗?”

  上官晓云说道:“大人,不是小人不想打这个擂台,只是小人确实是有要紧的事情要办!”

  可是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官员却是仍旧是十分固执的说道:“不行!国王陛下有规定,只要是来到擂台上的人,就必须一决胜负,不然,就是坏了比神武招亲的规矩,可是要杀头的!”

  而随着这个官员的话一出,公羊围的守卫们便是瞬间的做出了蓄势待发的架势来。

  司马小灵悄声说道:“上官晓云哥哥,他们太过分了!”

  上官晓云说道:“还不是都怪你,净惹事,这下好了,咱们要是在动天无敌大雪国弄出了什么大动静来,还不是对你的伤势不利吗?”

  司马小灵想了想,说道:“那就算了吧,咱们还是听这个官员的,打擂台就是了,大不了上官晓云哥哥就委屈一下,输给这个大块头就是了。”

  上官晓云简直是拿这个小丫头没办法了,摇了摇头,说道:“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官员继续说道:“不过既然你确实是无意才来到咱们的擂台的,现在本官就给你们一个通融,你们两个人,只需要有一个男子留下来打擂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本官可是不能够再通融了。”

  上官晓云只好说道:“如此的话,就多些大人开恩了!”

  上官晓云说道:“那么,就让小人来领教领教这位动天无敌大雪国神武士的功夫吧!”

  上官晓云看了司马小灵一眼,说道:“灵儿,你先上台下去等我,我输给他咱们就离开。”

  司马小灵十分关切的说道:“那上官晓云哥哥自己要小心一点。”

  上官晓云点了点头,随即便是做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对雪域壮汉说道:“请。”

  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壮汉早就看出上官晓云不是一般的人了,于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向上官晓云攻击而去,但是上官晓云的动作十分的矫捷迅速,在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壮汉扑向自己的这一刻,迅速的闪开身子,躲避了过去!

  没想到,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壮汉由于出拳过猛,上官晓云躲开了他的攻击之后,他竟然没能收住势头,竟然一个跟头,自己扎到了擂台下面去了!

  “不是吧——”

  上官晓云无奈的看着“嘭”一声掉到擂台下面的壮汉,不禁脱口而出道!

  上官晓云说道:“这样也可以啊——我还没动手呢啊——”

  可是这个大汉因为不愿意让镇民们觉得自己是因为用力过猛,而自己把自己给甩到擂台下的,他也觉得这样实在是太丢人了,于是挣扎着爬起来说道:“这个,这个小子实在是太厉害了!他会无形的真元力,身子一动就可以把人给推倒了!”

  “啊?”上官晓云听了这个壮汉的话,觉得自己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

  而司马小灵听了壮汉的话,却是不停的哭着,说道:“上官晓云哥哥!你说过你不会赢的,你说过你会故意输给他的!你骗我,你骗我啊!”

  “这!”

  此刻的上官晓云,真是有苦说不出啊!

  居然这样也可以啊!

  这可真是躺着也能中枪啊!

  “做驸马,做驸马,做驸马!”

  “英雄,做驸马!”

  “上官晓云哥哥,你骗我,我再也不要理你了,再也不要理你了!”

  落雪镇镇民们的欢呼声夹杂着狐族女王司马小灵的声音传来,站在擂台上的上官晓云觉得自己已经随风凌乱了。

  更加让上官晓云难以接受的是,这个壮汉为了让自己不丢面子,为了证明自己输给的真的是一个强者,竟然扬声说道:“英雄,能够败给你这样的强者,我真是心甘情愿啊!半点不觉得丢人!”

  上官晓云急得简直要拉这个壮汉上台理论一下了,可是现在这个状况,上官晓云真的是有苦说不出啊!

  “嗯,小伙子,你确实是个强者,看来封神大乾国不愧是泱泱大国,人才济济啊,小伙子,既然你这么有本事,本官就破格给你一个竞选我们动天无敌大雪国驸马的资格吧!”

  看台上的动天无敌大雪国官员说道,随即,又扬声说道:“还有哪位乡亲想要挑战这位封神大乾国的小伙子的,尽管放马过来吧,展现一下咱们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威风!”

  可是这些落雪镇的镇民们看到刚才那个壮汉那么威神武的给之前的那个对手打下了擂台,而上官晓云却是不费吹灰之力之力就战胜了这个壮汉,都以为上官晓云有着深不可测的能力,哪有人敢上台来啊!

  上官晓云听了动天无敌大雪国官员的话,也应和着说道:“是啊是啊,父老乡亲们,有谁想要做驸马的,快点儿上来啊!机会可是只有一次的,不要因为小可的冒失而错过了这样的机会啊!”

  但是上官晓云越是这样说着,台下就越是没有人敢上来了!

  “我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上官晓云不用看人也知道,这个人一定就是司马小灵了!

  上官晓云心中气道:“这个小丫头,真是不添点儿大乱誓不罢休啊!”

  随着司马小灵的话音刚落,司马小灵的纤细窈窕的身子已经站在了擂台上了!

  “下去吧下去吧,娘娘腔!”

  “是啊是啊,我们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可不能够嫁给这样的人!”

  “下去吧!小子,你不是这位英雄的对手!”

  司马小灵扬声说道:“今天我就是要来会会这个人,那样难看的壮汉都可以参加比神武招亲娶公主,为什么我就不可以!”

  随即,司马小灵对看台上的官员说道:“大人,不是说人人都可以参加的吗?凭什么我就不可以了,只要我有真本事不就行了?”

  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官员看着这个小伙子这么瘦小,怎么看怎么有断袖之癖、龙阳之好的人,怎么看也不是能够战胜看台上这个看起来就是一个强者的英雄的选手啊。

  于是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官员说道:“小伙子,你们两个既然都是封神大乾国的人,又是同行的好友,你的好朋友获得了能够进入到动天无敌大雪国的都城竞选驸马的资格,你应该替他高兴才是,怎么能够这样搅他的局面呢,这也实在是有违朋友之道啊!”

  司马小灵说道:“你们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比神武招亲,不是说明了以强者为尊吗,既然是这样,现在又为何不让我参选?”

  动天无敌大雪国官员一时间也无话可答,看着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台上的英雄的对手,于是索性说道:“好吧,本官就给你这个机会!”

  上官晓云低声说道:“灵儿,不要胡闹!”

  “我们胡闹,我才不要上官晓云哥哥去做驸马!上官晓云哥哥,你必须输给我!”司马小灵十分坚决的说道。

  可是上官晓云知道,如果自己现在输给了司马小灵的话,司马小灵就一定会被选入动天无敌大雪国的都城参加竞选驸马的比赛的,到时候,司马小灵的女子的身份一旦暴露了,自己就很难央求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国王来为司马小灵治病了,因为如果这样的话,司马小灵可是犯下了欺君之罪的。

  上官晓云刚要再劝说司马小灵,可是司马小灵已经出拳打来了,上官晓云来不及多想,一个闪身便是躲过了司马小灵的攻击,随后,趁着司马小灵是背对着自己的,便是动用起全身的真元力,用自己青色的精纯的真元力,把司马小灵从擂台上托起,直直的送入到擂台的下面。

  司马小灵发现自己正被上官晓云送往擂台的下面,不停的挣扎着:“上官晓云哥哥,你讨厌你讨厌,你凭什么不让我去做驸马!你讨厌!”

  可是无论司马小灵怎么挣扎,最后她都是平平稳稳的站到了擂台下面的地面上!

  由于上官晓云害怕伤到司马小灵,所以刚才托起司马小灵把她送下擂台的时候,动用了全身的精纯的真元力,上官晓云身上精纯的真元力在他的公羊身萦绕着,看得落雪镇的镇民们和看台上的动天无敌大雪国国都派来的官员都傻了眼,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精纯的真元力!

  “好!好!封神大乾国的英雄,果然威神武!”

  动天无敌大雪国国都派来的官员和在这个官员身旁下首位置坐着的落雪镇的镇长,不禁同时起身,拍手叫好。

  而随着官员和落雪镇镇长的夸赞,台下观看的镇民们也都连声叫好。

  上官晓云挠了挠头,尴尬的站在擂台上,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正在上官晓云进退两难的时候,落雪镇的镇长走下看台,来到上官晓云身边,十分激动的拉着上官晓云的手,说道:“小伙子,你可真是一个强者啊,小伙子,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在做封神大乾国的国民的同时,也成为我们北疆动天无敌大雪国落雪镇的镇民啊!”

  上官晓云挠挠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是想到司马小灵身上的八荒玄火之毒还需要医治,自己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尽可能的和动天无敌大雪国中的所有人打好关系,这样才能够更加清楚的了解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国情,而且等到时候求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国王为司马小灵治病的时候,也会更上官晓便些。

  于是上官晓云拱手说道:“承蒙镇长大人抬爱,小可当真是感激不尽啊!”

  镇长也是十分高兴的说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我们本国边陲的落雪镇,终于也有了一个强者出现啦!英雄,你可愿意代表我们落雪镇去参加我们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在都城举行的比神武招亲的最后竞选?以英雄这样的身手,是一定能够中选的啊!”

  镇长没有等到上官晓云的回答,便是十分开心的顾自说着,脸上的花白的胡子和皱纹仿佛都在笑着,说道:“这样我们落雪镇就有救了啊,出了动天无敌大雪国驸马的镇子,是一定会引起国王的重视的啊!”

  可是上官晓云却是十分的为难了,因为自己本来是要求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国王来给司马小灵治病的,但是如果自己真的去选什么动天无敌大雪国的驸马的话,万一自己中选的话,司马小灵不是要伤心死了。

  上官晓云刚想要拒绝,却听到落雪镇的老镇长说道:“英雄,只要你能够代表我们落雪镇去参加竞选驸马的比赛,你路程中和到动天无敌大雪国都城的全部的费用,都有我们镇子来出,而且虽然老朽只是小小的一镇之长,但是我的儿子却是在都城中做官的,到时候他会给你帮助的。”

  上官晓云想着,如果自己能够结交一些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官员的话,就能够更好的了解到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的脾气了,到时候自己求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国王给司马小灵治病的时候,也会容易的多。

  上官晓云仔细思索了片刻,想道:“只要到时候在最后一轮的时候输给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国民就行了,自己就不用做什么劳什子的驸马了,而且以后在动天无敌大雪国的行动还有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官员们护送,还有人安排食宿,又不用花金币,这样好的事情,自己干嘛不做呢!”

  于是上官晓云拱手说道:“老镇长太爱,小可不敢不从,只是,小可的这位好朋友,是一直与小可同行的,不知道镇长能不能够也关照一下他?”

  老镇长看到上官晓云答应了自己的请求,脸上都乐开了花儿,上官晓云提出得要求,哪有不同意的道理,于是十分爽快的说道:“都包在我身上,包在我身上!”

  这时,一直在看台上看着两个人说话的动天无敌大雪国都城派来的官员,也走到上官晓云的面前,说道:“既然是这样,你就是来自封神大乾国的我们动天无敌大雪国落雪镇的镇民了,你就代表落雪镇参加不日在我们动天无敌大雪国都城举行的竞选驸马的比赛吧。你先好好休整休整,我们明日便启程去都城。”

  上官晓云应了下来,便带着司马小灵跟着老镇长回到了落雪镇的衙门中。

  一路上司马小灵都是闷闷不乐的,嘟着嘴不愿意和上官晓云同行,上官晓云知道这个小丫头是因为自己答应了老镇长的拜托自己去竞选驸马的请求,所以生气了,知道这件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反正司马小灵也不会自己逃跑,就索性由他去吧!

  回到了落雪镇的衙门中,镇长把上官晓云和司马小灵安排在了衙门后面镇长府宅的院子中,说是晚上还有一系列的欢庆活动。

  听到欢庆活动,司马小灵才来了精神,拉着老镇长问道:“老爷爷,欢庆活动都有什么内容啊?”

  老镇长笑道:“夜宴上面,什么都有啊!好吃的,好玩儿的,好看的,应有尽有!”

  司马小灵这才笑道:“好吧,上官晓云哥哥,我不生你的气了,是因为你要做驸马才有这么多好玩儿的东西可以看,这样的话,你还是去竞选吧!”

  次日上官晓云和司马小灵道别了老镇长,老镇长果然如约的拿了许多金币给上官晓云,因为上官晓云知道,司马小灵这个小丫头,在动天无敌大雪国中一路上又要花不少的前,于是也只好厚着脸皮接下了。

  上官晓云一路上跟着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官员行进着,见了不少动天无敌大雪国的风土人情,但是也是很快就到达了动天无敌大雪国的都城。

  动天无敌大雪国的都城和整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氛围一样,都是一片的银装素裹,十分的干净圣洁,只是动天无敌大雪国都城的面积要比动天无敌大雪国所有的市镇的面积都大而已,其他的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当然了,都城嘛,建筑总是要恢弘一些的。

  司马小灵骑在上官晓云的独角犀上,看着动天无敌大雪国都城中的集市这么热闹,说道:“上官晓云哥哥, 咱们不要跟着他们走了,太没意思了,一路上什么都没买到,咱们下来逛逛集市吧!”

  上官晓云急忙制止了司马小灵。

  上官晓云和司马小灵跟着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官员,来到了一个王室的驿站中,官员给上官晓云和司马小灵都妥善的安置了,便是回到王宫中复命去了。

  这个王室的驿站中,已经聚集了动天无敌大雪国各个市镇中选出的竞选驸马的动天无敌大雪国国民,看到上官晓云和司马小灵这两个人穿的土里土气的,并且一听口音就是外地人的样子,都是打心眼儿里瞧不起上官晓云,不过上官晓云也并不介意,毕竟自己本来就不是来选驸马的。

  可是司马小灵却是十分的忿忿不平,非要找那些人去比试比试,还好上官晓云即使的制止了她。

  “哎,我可是见过咱们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的,公主长得真的是十分的漂亮啊!”

  “那又能怎么样?你愿意娶回家一个刁蛮跋扈的母老虎啊?我是不愿意的,要不是我那个镇长老爹非要我来,我是死活不愿意来的!”

  “就是就是,公主可不是好惹的,为了这个驸马的名号,毁了自己的一辈子,可是太不值得了,我还梦想着有娇妻美妾呢,要是娶了公主的话,估计这些都没戏了,整日看着这个母老虎就够我受的了!”

  “那怎么办啊?既然咱们已经来了,这三十几个人中,总是有一个会成为驸马的啊!”

  晚饭的时间,几个近日来混的比较熟的各地选来的代表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着,上官晓云和司马小灵虽然离他们很远,并且都在认真的吃饭,不过上官晓云的耳力极好,他们说些什么,上官晓云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的。

  上官晓云听着他们的话,心中也开始有些担忧了,想着,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可别是像东方紫依那样的刁蛮啊,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万一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看上自己了,自己可要怎么脱身才好啊!

  “你看那两个小子,一看就是愣头青了,你看他们穿的衣服的料子,一看就是边关偏远地区的货,那个矮个子的,长得像个娘们儿似的,我看咱们到时候也不用费什么力气,只要输给这两个小子,让这两个没见过世面的去娶公主就行了!”

  “不错不错,是个好主意!”

  他们的话上官晓云可是听得一清二楚的,心想道:“不是吧,到哪里都是这样的状况啊,难怪当初动天无敌大雪国的擂台这么好打啊,原来是这些人根本就不想要娶公主啊!”

  司马小灵是灵狐,听力自然比常人要好得多,听到了他们的话,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道:“上官晓云哥哥,这些你可要享福咯!”

  上官晓云瞥了司马小灵一眼,忿忿的说道:“你还笑!要不是为了救你,我能来这种地上官晓吗?我能去选什么驸马吗?你最好求我不要选上驸马,不然我就让你天天和那个公主斗法!”

  司马小灵听了上官晓云的话,吓得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了。

  晚饭后,由于都城中马上要有大的喜事了,整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都城都是人声鼎沸,并没有因为夜晚的来临而陷入到安静之中,反而是像过节一般,十分的热闹。

  司马小灵是最爱凑热闹的了,有了这样的热闹,怎么可能不动心,吃过晚饭,便是一直央求着上官晓云带她出去玩儿,上官晓云拗不过她,加之一路上整个小丫头还算听话,落雪镇的老镇长给自己的那些金币并没有花光,于是还是答应了司马小灵的请求。

  “呀!上官晓云哥哥,你看看这个真好看!”

  “上官晓云哥哥,这个这个,这个也好看!”

  “呀!上官晓云哥哥,你快来快来!我要这个!”

  “上官晓云哥哥!这个我也要!”

  “上官晓云哥哥——”

  “上官晓云哥哥——”

  “别叫了!你上官晓云哥哥死了!”

  司马小灵自从出了驿站,便是十分兴奋的在动天无敌大雪国都城张灯结彩的夜市上十分兴奋的穿行,但是司马小灵的逛街和上官晓燕儿的逛街可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

  上官晓燕儿逛街的时候,虽然也会这样说,说这个好,那个也好,但是每次上官晓燕儿说完,都会加上一句:“上官晓云哥哥,我就是看看,我不买。”

  可是这个狐族女王呢,只要是她看上的东西,只要是她说“这个好看”,那就意味着,你上官晓云必须要掏腰包拿金币了,如果不给这个小丫头买的话,她就会说:“上官晓云哥哥,你不爱我了,你只爱你的金币!”

  上官晓云真是拿这个小丫头没办法,不过是一个时辰的功夫,上官晓云的手上已经打包小裹的拿了许多的东西了!

  可是这个小丫头还是不停的叫着“上官晓云哥哥”“上官晓云哥哥”!

  上官晓云也只好无奈的说道:“我死啦!你不要再叫我了!”

  司马小灵从一个摊位前来到身后提着大包小裹的上官晓云的面前,仔细的看着上官晓云,然后又伸出小手摸了摸上官晓云的额头,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诧异的说道:“上官晓云哥哥,你没有生病啊,怎么会说自己死了呢?”

  上官晓云看着这个小丫头十分不理解的样子,觉得自己简直是要抓狂了!

  上官晓云只好无奈的泄气说道:“好吧,我败给你了!说吧,你还要买什么?”

  司马小灵听了上官晓云的话,便是瞬间笑逐颜开的指着一个红色的灯笼,说道:“上官晓云哥哥,我要这个。”

  “大姐啊,这个是灯笼而已啊,又不是吃得用的,你买这么多有什么用啊,你看看,我手上已经拿了两个灯笼了啊!”上官晓云用目光指着自己提着两个灯笼的手,说道。

  司马小灵十分无辜的说道:“不嘛不嘛,我就要买,这个好看,那两个都不好看,不然把那两个扔掉好了!”

  “不是吧——”

  上官晓云真的觉得自己的下巴已经掉到了地上了!

  这可是用金币换来的啊,怎么能说扔就扔呢!

  上官晓云觉得,必须要好好的板一扳这个小女王的臭脾气了,如果她再这样王者风范下去的话,如果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真的治好了她的病,如果自己真的要带她回蓝柳树大镇,这个小丫头可是会让自己负债累累的啊!

  于是这一次上官晓云十分坚决的说道:“不行,不能买,就是不能买!”

  “不嘛不嘛,这个好看!我就要这个!”司马小灵还是十分固执的说着。

  上官晓云这一次可是真的生气了,于是更加坚决的说道:“如果你要是非要买这个灯笼的话,我就把你扔在这里不管了!你再也找不到我了,我看你还能买什么!”

  “呜——呜——上官晓云哥哥,你不爱我了,你只爱你的金币!上官晓云哥哥,你坏你坏!”司马小灵看到上官晓云真的发怒了,便是不由分说的用她的杀手锏——哭,来对付上官晓云了!

  上官晓云无奈的说道:“摆脱,我的大小姐,你不要哭了好不好,一会儿大家都看到了啊!”

  “呜——呜——反正上官晓云哥哥不爱我了,我难过,我就要哭!”司马小灵不顾上官晓云的话,仍旧是哭道。

  “不过是一个灯笼而已,人家让你买,你就给她买一个就是了!”十分霸道的女孩子的声音响起,上官晓云下意识的想道:“不会吧?东方紫依?”

  不过上官晓云在下一瞬间便是打消了自己的念头,因为这个声音虽然有些霸道,但是竟然还是透着些许威严,当然,还有女孩子的娇媚,上官晓云便是可以十分确定这个人不是东方紫依了!

  “老板,多少钱?”一身华贵的红衣的女子问道。

  “两个金币!”老板说道。

  “不过是两个金币而已”,红衣的不屑的看了看上官晓云,说道:“怎么这么小气,既然你不给她买,我替你效劳吧!”

  “给你钱,老板。”红衣的女子说道。

  随即,又把这个灯笼递给司马小灵,说道:”小妹妹,姐姐送给你。

  司马小灵抹了抹眼泪,惊讶的看着这个穿着红色衣服的,长得十分漂亮,皮肤白的像雪一样的看起来不过是十几岁的少女,说道:“我穿成这个样子,你怎么知道我是个女孩儿啊?”

  红衣的女孩子笑道:“听你的声音就知道啊!况且哪有男孩子喜欢这个的!”

  “喏,给你。”

  红衣女子把灯笼递给司马小灵。

  可是司马小灵却是没有伸手去接,而是说道:“不是上官晓云哥哥给我买的,我就不要。”

  红衣女子无奈的看向上官晓云,用命令的口吻说道:“你给我两个金币!”

  上官晓云觉得这个女孩子实在是太多管闲事了,况且,凭什么用命令的口吻和自己说话啊!

  于是上官晓云十分坚决的说道:“不给!反正是你自己要买的,灵儿不要,你就自己留着吧!”

  “你!”红衣女子气结。

  随即,红衣女子又是十分鄙夷的说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小气啊,可惜了这么好看的妹妹了!”

  上官晓云既好气又好笑的无奈的说道:“这位大小姐,你看看我的手上都拿了多少东西好不好啊?你看这个样子,我是一个小气的人吗?”

  红衣女子这才看到上官晓云手中的大包小裹,简直是要拿不住了,这才知道自己是错怪了上官晓云了,反而是这个漂亮的小姑娘太过分了!

  但是,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上官红雪,和东方紫依一样,可是从来都没有承认错误的习惯的,虽然知道自己是多管闲事了,但是还是十分强词夺理的说道:“你,你既然已经买了这么多了,也不差这一个了啊!”

  上官晓云摇了摇头,说道:“反正你喜欢你就拿去,不喜欢你就扔掉。”

  随即,上官晓云拉着司马小灵,说道:“灵儿,走。”

  “上官晓云哥哥,这个姐姐人很好的,你不要这样嘛!”司马小灵被上官晓云拉着,还是不停地回头看着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

  上官晓云悄声说道:“我的女王陛下,你都五百岁了,都可以做这个女孩的老祖宗了,叫什么姐姐啊!”

  “臭小子!本公——本姑娘记住你了!你等着,上官晓云!本姑娘有朝一日让你好看!”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说道。

  开什么玩笑,还从来没有人能够对她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指手画脚呢,这个人却是这样的无礼,太可恶了!

  可是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却忘了,自己是在微服出游啊,没人知道她是公主啊!

  “公主,奴婢查过了,那个叫上官晓云的人,是落雪镇派来参加竞选驸马比赛的人。”

  动天无敌大雪国的王宫之中,一个奴婢恭恭敬敬的向着披着貂裘慵懒的靠在毯子上坐着的傲慢的公主说道。

  “哦?原来是落雪镇那个偏远地上官晓派来的人,难怪这么无礼,上官晓云,上官晓云……本公主记住他了,要他好看!”雪域公主忿忿的说道。

  奴婢补充道:“公主,不过,这个叫上官晓云的少侠不是咱们动天无敌大雪国的人。”

  “哦?难怪,我听着不像是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口音。”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说道。

  随即,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又问道:“哪里的人?”

  奴婢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回公主的话,是封神大乾国的人。”

  雪域公主说道:“怪不得身上的真元力和咱们雪域之人的不同,那个女的呢,你打听清楚了吗?”

  奴婢摇了摇头,说道:“没人知道他身边的那个女孩子的来历,驿馆的人都以为她是个男子呢,只知道他们是同行的。他是上官晓云的好朋友。”

  雪域公主一声冷哼,说道:“哼,驿馆的那些来竞选的人可真是愚蠢,居然到现在都没发现那个人是个女孩儿,而且,那个姑娘根本就不是人类,而是个狐妖!”

  雪域公主不屑的说道:“就这些货色,也想要来竞选本公主的驸马?本公主可是向来都不瞧弱者的!”

  这个十分机灵的奴婢听了雪域公主的话,想了想,说道:“公主,奴婢倒是听说,西边的狐之国那里,最近发生了大石,好像是狐族的女王再一次战斗中,为了救一个人类,中了地底兽妖王国的兽皇的八荒玄火之毒。”

  雪域公主猛然说道:“是了,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而且那个人类还杀了兽皇。”

  雪域公主想了想,说道:“你先下去吧!”

  婢女走后,雪域公主想道:“这么看来今晚在集市上见到的那个叫上官晓云的人,就是打败兽皇的人了,这样看来,这个封神大乾国的人还真是有些本事的,本公主倒真是对这个强者有些感兴趣了呢!”

  驿馆中,上官晓云正在司马小灵的房间中对着像是犯了错误的司马小灵一通训斥,司马小灵只是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一样乖乖的听着,这让上官晓云可真是那这个小丫头没办法了。

  上官晓云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想着好久都没有见到终极霸王之灵了,于是进入到自己的大脑识海中,轻声唤道:“终极霸王之灵?”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正在赌气中,所以没有答话。

  上官晓云又唤了一声:“终极霸王之灵?”

  还是没有回应。

  “终极霸王之灵?终极霸王之灵?你在不在啊,终极霸王之灵?”

  “不在!终极霸王之灵已经走啦!”终极霸王之灵赢天赌气说道。

  “哈哈!终极霸王之灵,你说你不在,怎么我却听到了你的声音啊!”上官晓云笑道。

  “那也不在,总之终极霸王之灵就是不在了!”终极霸王之灵仍旧赌气说道。

  上官晓云笑道:“那好吧,既然终极霸王之灵已经不在了,我再来大脑识海中也没什么意思了,我走了啊,以后可是再也不来了啊!”

  上官晓云说着,便是作势要走。

  “嘭!”

  一个爆栗打在了上官晓云的头上,虽然上官晓云觉得不是很疼,但是还是下意识的喊道:“痛啊!”

  终极霸王之灵说道:“你小子,竟然敢威胁我了啊!是不是活腻歪了啊?”

  上官晓云笑道:“不敢不敢,我哪敢威胁终极霸王之灵啊!”

  终极霸王之灵满意的说道:“不错不错,要的就是这个态度!”

  上官晓云笑道:“终极霸王之灵,最近几天实在是太忙了,都没有来看你,你还好吧?”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一副不屑的样子说道:“当然好了,好极了!”

  上官晓云坏笑道:“就是没有人和你说话,闷得慌吧?”

  “嘭!”

  又是一个爆栗打在了上官晓云的头上,还没等到上官晓云喊痛,终极霸王之灵赢天便说道:“你小子,知道我无聊还不来看我!”

  上官晓云笑道:“太忙了,忘记了,以后一定注意,以后一定注意。”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大手一挥,说道:“好了,这次就原谅你了,不说这个了,小子,你这几日都没有练功,神武功有没有退步?”

  上官晓云也知道自己这几日确实是荒废了练神武,于是下意识的调动起自己全身的真元力感知了一下,随即便是放心的说道:“还好,还是原先的级别段,并没有退步。”

  终极霸王之灵说道:“小子,你现在是不是在十分寒冷的地上官晓啊?”

  上官晓云惊讶道:“是啊,终极霸王之灵,我现在在北疆的雪域圣地之中,不过,你怎么知道的啊,我并没有和你说过这件事情啊?”

  终极霸王之灵说道:“因为我感知道你身体中气流的变化了,这样极冷的地上官晓里,你身体中的气流必须要加速的运转,才能够抵御寒气的,而且你和我说过,狐族女王的伤势,一定要到雪域圣地中,求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国王才能够治好,所以我当然知道了。”

  上官晓云说道:“还好过几天就可以见到国王了,只要见到国王,就有机会向他求助了。”

  终极霸王之灵说道:“小子,这样极寒的天气中,可是十分适合修炼的,你不会打算这几日还照样荒废着吧?”

  上官晓云这才猛然惊醒般说道:“是啊!我怎么就给忘记了呢!这样极寒的天气里,身体的气流加速运转,在现在修炼的话,可是能够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的!”

  终极霸王之灵笑道:“你小子看来真是忙昏了头了,我就说女人是很麻烦的吧!”

  上官晓云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是啊,女人真的是很麻烦。”

  终极霸王之灵笑道:“好了,咱们就别浪费时间了,快点儿开始修炼吧,不然今天又荒废了,白白浪费了这样的天时地利。”

  上官晓云走出自己的大脑识海,脱下自己的棉衣,只留一个单薄的单衣在自己的身上,然后再次进入到自己的大脑识海中。

  终极霸王之灵笑道:“不错啊,小子,竟然知道越冷效果越好这个道理了。”

  上官晓云仔细的感受着自己身体中的气流,因为寒冷而加速的运转的状态,然后说道:“不错,果然是很有效果,很适合修炼的。”

  上官晓云继续说道:“终极霸王之灵,我想在这个条件下,尽快的突破《祖龙诀》第九级别段‘手中万剑’的修炼,不知道可不可行?”

  终极霸王之灵感受了一下上官晓云身体中急速运转的气流,说道:“不错,这正是一个好时机,平时要用半个月甚至是一个月的时间来突破的东西,现如今,加上你身体中的火属性的天元力和现在急速运转的气流,只怕在两三天内就可以突破了。”

  上官晓云得到了终极霸王之灵赢天肯定的回答,便是瞬间信心百倍了。

  上官晓云说道:“终极霸王之灵,那咱们现在就开始修炼吧。”

  自从上官晓云离开了蓝柳树大镇之后,爷爷在自己大脑识海中的映像也无法再出现了,所以自从上官晓云离开蓝柳树大镇之后,上官晓云对于《祖龙诀》的修习,便是完全靠终极霸王之灵赢天的帮助和自己的理解。

  这样一来,脱离了对爷爷的依赖,上官晓云觉得,自己对于上官家族祖传的《祖龙诀》的理解,反而是更加的深刻了,修炼中也是省去了不少的力气。

  上官晓云按照终极霸王之灵赢天的理解,先是演示了一遍《祖龙诀》第九级别段的招式,然后便是调出了自己大脑中的《祖龙诀》原文,再按照自己的理解,好好的融会贯通了这些个招式,随即,又找出自己和终极霸王之灵的理解中的相同的喝不同的部分,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这样练习起来,上官晓云觉得自己对于神武学秘籍的理解能力和运用能力都有了一个提高。

  在上官晓云已经熟练的掌握了《祖龙诀》第九级别段的招式之后,便是开始进入到了运用之中。

  但是,虽然上官晓云已经掌握了这些招式的要义,但是《祖龙诀》第九级别段是《祖龙诀》修习的最后的两个级别段之一了,这个级别段的修习,不光光是招式上的,对于真元力的要求也是十分的高的。

  虽然上官晓云现在已经是神武圣的境界了,但是练习起这一级别段的《祖龙诀》的招式来说,却仍旧是十分的费力的。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虽然有心帮助上官晓云,但是自从上一次和兽皇的战役中,为上官晓云注入了自己的全部的真元力之后,现在的兽皇,就算是想用真元力帮助上官晓云也是有心无力的。

  上官晓云在自己的大脑识海中练习,每一次都是按照招式的变化,准确无误的运行的,但是到了最后的突破无色之剑的关键的时刻,却总是手中空空,半点不见箭矢的影子,这样几次下来,上官晓云也不禁十分的灰心了。

  上官晓云停止了练习,硕大:“终极霸王之灵,看来我现在的神武学修为还是不够啊,怎么这个看起来并不是十分困难的招式,在我用起来,却是这么的困难呢。”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仔细的感知着上官晓云身体中的真元力,之后,便是说道:“可能是你身体中的真元力的问题,这些真元力,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仍旧是十分的强健,但是毕竟是后注入你的身体中的,和你身体中原先的那些极其吻合你的身体状况的真元力总是不同的。”

  上官晓云说道:“这样的话,到底应该怎么办呢?难道还要再重新修习一下真元力吗?”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点头说道:“不错,看来,我们还是应该重新的整理一下你身体中的真元力,看看这些真元力,到底可以达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继续说道:“也许还会有新的突破。”

  上官晓云叹了口气,说道:“看来也只有这样了。不过还好,现在也没有什么大事要做,有的是时间来重新整理和升级真元力。”

  不过上官晓云想到,雪域圣地的国王是一位实力强悍的神武皇,如果这个国王真的不肯帮助司马小灵的话,是不是只有用神武力解决问题了?

  但是,如果真的要动用神武力来比拼的话,虽然说自己现在是神武圣的境界,距离神武皇的境界只是一步之遥,但是习神武的人都知道,越是到了宗师境的至高级别,修习就是越来越困难的,想要升级可是没有那么容易的。

  有很多到达了神武圣境界的宗师,甚至是穷尽一生也没有升级到神武王的级别呢!

  这几日来自动天无敌大雪国各地的竞选驸马的人都忙着在都城中拉拢各上官晓的势力,忙着逛动天无敌大雪国都城的各个有名的地上官晓,但是上官晓云只是在拜会了落雪镇老镇长在都城中做着不大的官的儿子之后,便是安心的在自己的房间中修炼和整合真元力,就连司马小灵也很少见到上官晓云了。

  这两日下来,上官晓云身体中的真元力,经过上官晓云的修炼和整合,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只等着和《祖龙诀》九段中的招式来融合之后,便是可以期望着突破了。

  上官晓云在清晨完成了晨练之后,司马小灵刚好来找上官晓云,上官晓云只好跟着司马小灵来到集市上。

  “你要干什么啊,灵儿?”上官晓云一路被司马小灵拉着,不知道这个小丫头到底要干什么。

  不过是两日没有每天和司马小灵在一起,上官晓云发现,这个小丫头竟然对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都城十分的熟悉了,而且这个小丫头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很多的金币,买东西的时候,也知道自己付钱了。上官晓云觉得,这可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上官晓云被司马小灵拉到了一个装饰十分豪华的酒楼,上官晓云这下可是不能够任由这个小丫头胡闹了,于是停住了脚步,同时拉住司马小灵,说道:“灵儿,你到底要干什么啊?这里一看就很贵的啊,我们现在的金币只够基本的生活的了,根本不够你挥霍的啊!”

  随即,还没等到司马小灵的大话,上官晓云便说道:“对了,灵儿,你从哪里弄来的金币啊?你该不会是去打砸抢了吧?”

  司马小灵仍旧是十分坚持的说道:“上官晓云哥哥,你就和灵儿来嘛,又不要咱们花钱,我的朋友说要见你,我都答应她了啊!”

  听了司马小灵这样的话,上官晓云便是更不加不能跟着司马小灵进去了,因为司马小灵在这里,什么时候又有朋友了?

  这件事情,上官晓云觉得自己是一定要问清楚的,说不定这个人接近司马小灵,就是一个圈套,而这次的这个酒宴,说白了就是一个“鸿门宴”了。

  上官晓云说道:“灵儿,你要是不和我说清楚的话,我是不会进去的,你的这个朋友到底是什么来路,还有,你身上的那些金币,是不是都是他给你的?”

  司马小灵说道:“我的朋友是一个好人,不过她没告诉我她是从哪里来的啊,我只知道她就是本地的人,对啊,我身上的金币就是她给我的。”

  “灵儿!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坏人很多的吗?很多男人为了追求女孩子,都会先陪她们逛街、然后请她们吃饭,当然了,像这个人这样直接给女孩子金币的,便是更直接更有效的上官晓式了!灵儿,你不要把人想的这么好,人家是垂涎你的美色,你还把人家当朋友!”

  上官晓云十分生气的说着,心想着,这个小女王可真是不让人省心,自己不过是两天没有关注她,以为她会老老实实的在房间中呢,却没想到这个小丫头,不过是两天的时间,便搞出了这么多的事情。

  上官晓云拉着司马小灵便是不由分说的往回走,司马小灵挣扎道:“不行不行,我不能和你走,这是我的朋友,她对我很好的!上官晓云哥哥,她要见你,你就来和她一起吃一顿饭嘛!”

  上官晓云说道:“我没兴趣和我的情敌一起吃饭,而且还是一个出手阔绰的情敌!”

  司马小灵说道:“上官晓云哥哥,你误会啦,我说的朋友,是一个女人,就是那天咱们一起见到的那个姐姐!”

  上官晓云这才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想着,原来是那个美女啊,这样的话,和两个美女一起用餐,看来也不错啊!

  而且上官晓云对这个行事十分傲慢的女子也是有一些好奇的,于是想了想说道:“好吧,我就去见见你的朋友。”

  上官晓云和司马小灵来到这个酒楼的二楼,只见一个十分雅致的座位上,正坐这一个穿着红衣服的漂亮的女子,这个女子神色傲慢的看着上官晓云,见到上官晓云来了也不起身迎接,只是微微的点头,对着已经来到桌子旁边的上官晓云说道:“坐。”

  上官晓云心想,是你请我吃饭好不好,我的姑奶奶,怎么弄的好像是我吃不起饭了,来你这里要饭似的!

  “上官红雪姐姐,这个就是我上官晓云哥哥了,我要嫁给他的,怎么样?他是不是长得好好看呀?他还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呢!”灵儿兴致勃勃的介绍道。

  上官晓云的面色却不是很好看,因为上官晓云向来都是讨厌傲慢的女孩子的,如果不是东方紫依和自己经历过生死的话,只怕上官晓云这辈子都不会和刁蛮傲慢的女孩子有任何的瓜葛的!

  上官晓云说道:“姑娘,咱们又见面了,上次的事情,是上官晓云失礼了,还请姑娘不要见怪才是。”

  上官红雪不以为意,但是却仍是十分傲慢的说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本公主是不会放在心上的,不过是两个金币引起的事情罢了,本公主要是在意的话,岂不是丢了自己的身份了?”

  上官晓云和司马小灵听到上官红雪口口声声的自称“本公主”,心中都是不禁诧异,虽然知道动天无敌大雪国只有一个公主,但是一时间却也没有意识到,这个公主就是上官晓云要和那些人竞技争取的公主。

  于是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上官红雪见这两个人不明所以,索性说道:“本公主就是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上官红雪,也就是你们比神武竞娶的那个公主。”

  “啊?”

  “啊?”

  上官晓云和司马小灵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

  随即,司马小灵说道:“上官红雪姐姐,你怎么不早一点告诉我啊!”

  上官红雪笑道:“之前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说罢了。”

  上官晓云则是要比司马小灵理智的多了,虽然刚才也是十分的惊诧,但是却是瞬间冷静下来,随后便是开门见山的说道:“不知道公主殿下私下里请我们两个人吃饭,到底是何用意?”

  上官红雪竟然也是十分豁然的笑道:“这位上官晓少侠果然是聪明过人,一眼就看出本公主是有事情才故意接近二位的了。”

  司马小灵说道:“上官红雪姐姐,什么叫做有事情故意接近啊?难道你不是想要和我做朋友,才接近我的吗?”

  上官红雪笑道:“当然也是想要做朋友的,不过,在这之上,还有其他的事情呢。”

  上官晓云说道:“公主殿下,草民见公主的贪图气度,便知道公主是一个不凡的人,如今既然咱们已经敞开天窗说亮话了,倒不如现在就把该说的事情都说了,之后咱们再以朋友的身份痛快的喝酒吃菜,如何?”

  上官红雪笑道:“这也是本公主所想的。”

  随即,上官红雪正色说道:“实不相瞒,本公主今天之所以邀请上官晓少侠过来,是想摆脱上官晓少侠一件事情的。这件事情,说难不难,说简单却也不简单,还是需要上官晓少侠和灵儿妹妹自己衡量的。”

  上官晓云见到上官红雪的郑重的神色,当下也是不敢怠慢,于是说道:“什么事情,公主但说便是了。只要是草民力所能及的,草民绝对会帮公主完成的。”

  上官红雪笑道:“先别答应的这么早。”

  随即,上官红雪又正色说道:“那本公主也就不拐弯抹角的了,现在就直说了。想必上官晓少侠和灵儿妹妹也见过了那几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给地派来的竞选驸马的人,本公主当然也都在暗处一一的见过了,只是那些草包,没有一个是能够入了本公主的眼的。”

  上官红雪继续说道:“所以,本公主想要让上官晓少侠务必尽全力击败他们,夺得头筹,赢得驸马的位置。”

  上官红雪说的十分的认真,上官晓云看着也不像是说假话的样子,只是上官晓云不明白,为什么偏偏要是自己啊?

  那些竞选的人中,也不乏英俊的动天无敌大雪国人啊!

  上官晓云可不认为这个公主真的会在短短的时间内看上自己了,这样的话,自己的运气也未免太好了吧?

  上官晓云十分惊讶的看着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心中不停的翻涌着无数的问号。

  只是,只是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未免太直接了吧?

  这样直接,一时间把上官晓云的想法全都给打乱了!

  上官红雪见到上官晓云怔怔的发呆,便是知道上官晓云还没回过神来,于是说道:“上官晓云,怎么,本公主要让你做我的驸马,你倒不愿意了?”

  上官晓云这才回过身来,于是连忙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公主国色天香,能够娶到公主,是草民的福分,只是草民已经有了婚约在身,如果再娶公主的话,就是对公主不义了,况且,草民只是有要事才来到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并不会再此处长久的逗留的。”

  上官晓云虽然说的冠冕堂皇,理由十足的样子,但是其实,在上官晓云的心中,最直接的理由就是:“这个公主太刁蛮太霸道了啊!这不是自己喜欢的菜!”

  可是听了上官晓云的话,上官红雪竟然并没有气馁,反而是笑道:“呵呵,我知道上官晓云你担心的是什么,至于你的未婚妻的事情,和你来我们动天无敌大雪国的所谓的要事,其实在本公主这里,都不是什么大事情的,你蓝柳树大镇的那两个未婚妻,你从此就当她们不存在好了!”

  随即,上官红雪又说道:“至于灵儿嘛,这个未婚妻,本公主却是不敢委屈的,因为这可是狐族的女王,说到底也是比本公主要尊贵的,不过,如果她没有命了的话,上官晓云哥,你来这里的目的,不就是落空了吗?”

  上官晓云听到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竟然对自己的事情这么的了如指掌,便是下意识的以为,这些全是司马小灵告诉给她的了,但是,却是听到司马小灵说道:“上官红雪姐姐,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啊?你怎么知道我就是狐族的女王啊?”

  司马小灵的话一出口,上官晓云就知道,这些事情一定不是司马小灵告诉给她的了,那么这样看来,这个公主也实在是太厉害了一些,竟然能够把 自己的身家背景全部给挖出来了,并且能够看出司马小灵是一只狐妖,而不是人类,最重要的是,竟然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

  这样一来,上官晓云也是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应对了。

  雪域公主知道上官晓云是被自己的能力给吓到了,于是也不正面勉强他,只是看似转移话题,实则威逼利诱的说道:“如果本公主没有看走眼的话,女王陛下是中了兽皇的八荒玄火之毒了,上官晓云哥也知道,这个八荒玄火之毒,普天之下,便只有我父王一个人能解了。”

  上官晓云不是傻子,当然听出了这个雪域公主话里的意思,于是有些微微不悦的说道:“公主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雪域公主笑道:“当然没什么意思了,只是本公主是父王的独女,父王向来就是最疼我的了,日后,本公主就是这个雪域的主人了,所以只要是本公主不愿意父王去做的事情,父王都是不会去做的!”

  “你!”

  上官晓云气结的说道。

  司马小灵虽然看起来像是少了一根筋一样,但是到了关键的时刻,却是不傻的,司马小灵早就听出了这个雪域公主话里的意思了,这明摆着就是在逼婚了。

  司马小灵有些生气的摆出女王的威严来,正色说道:“公主殿下,本王当你是朋友,才口口声声‘姐姐’‘姐姐’的叫你,但是现在你却是对本王做出了不够朋友的事情,你居然是当着本王的面儿,在抢本王的未婚夫,你当本王当真如此无能吗?”

  说实话,上官晓云看了司马小灵这个突然爆发出来的女王范儿,都觉得十分的震颤了,但是这个雪域的公主,却是丝毫没有畏惧的神色,仍旧是神情自若的说道:“本公主只是在说一个事实罢了。虽然本公主十分的敬重女王陛下,但是本公主也清楚,狐之国是长老院说了算的。”

  “你!”

  这样的一番话,反而是说的司马小灵十分的愤怒了。

  上官晓云心想道:“别啊,我的女王陛下,既然咱要是装高贵装优雅装霸气,咱就得装到底啊,你别在这里第一回合就输了啊!”

  上官红雪随即趁势说道:“况且女王陛下又中了八荒玄火的毒,如果我父王不救你的话,只怕女王陛下也是不久于人世了,从女王陛下中了这个八荒玄火之毒的哪一天开始算起的话,想必女王陛下已经毒发过了,而之所以毒素没有继续蔓延,则是用了双修之术了。”

  上官红雪继续说道:“只是,女王陛下啊和上官晓云哥都清楚,双修之术能够救得了一时的危机,却是救不了一世的,下一次毒发的时候,只怕是双修之术也不管用的了,所以说,在女王陛下下一次毒发的时候,如果五日之内我的父王没有出手相救的话。”

  上官红雪故意缓缓的说道:“只怕——女王陛下也就没命了吧?”

  这样的一席话已经把司马小灵气得小脸不住的颤抖了,但是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接下来的话,更是让人听了气不打一处来。

  只听上官红雪继续说道:“况且,现在能够帮助女王陛下劝说我父王出手相救的,也就只有上官晓云一个人了,但是,上官晓云说话却是没有分量的,所以说,现在女王陛下的生死,都挂在本宫公主的身上。”

  司马小灵十分的愤怒,刚要说些什么,却是被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的话给硬生生的噎回去了呢!

  上官红雪笑道:“女王陛下可千万不要和本公主提狐之国,既然此次只有上官晓云哥一个人陪着女王来到了雪域,便可以知道,长老们已经放弃了对女王的治疗了,反正狐之国永恒不变的是长老院的长老们,而像流水一样的一波一波的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变换的,则是女王了。”

  上官晓云听了上官红雪的话,也是被这个傲慢的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给气的够呛了,在上官晓云的心中,对这个上官红雪是丝毫的没有感情的,反而是对这个狐族女王有很深的感情,于是上官晓云自然要帮着这个狐族女王说话了,但是上官晓云刚要开口说些什么,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却是又打住了上官晓云的话。

  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说道:“好了,话呢,本公主就说到这里了,剩下的事情,就取决于上官晓云哥你了,时间还有,剩下的时间中,上官晓云哥就好好的想想吧。”

  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说完,便是没有给上官晓云和司马小灵任何的说话的机会,起身说道:“本公主先走了,饭菜已经点好了,这家酒楼是咱们动天无敌大雪国的都城最好的酒楼了,二位好好的享用吧!”

  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这一番雷厉风行的轰炸,没有给上官晓云和司马小灵任何的机会,把上官晓云和司马小灵给憋得可以,但是她却是像一个没事儿人似的走了,留下上官晓云和司马小灵两个人在这里不知所措的对视着简直是觉得哭笑不得了。

  甚至在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走了之后,上官晓云和司马小灵还都没回过神来呢!

  “她是想要干什么?”上官晓云呆呆的问道。

  “不知道——”司马小灵十分无辜的摇了摇头,说道。

  “呃——那好吧!吃饭!”

  上官晓云和司马小灵都是不约而同的埋头开始吃饭了。

  “嗯,不错不错,上好的饭菜果然是比咱们在驿馆中吃得好!”上官晓云边吃边说道。

  “不错啊不错啊,这个公主虽然可恶,但是还是很大上官晓的嘛!”司马小灵也傻傻的应和道。

  两个人只字不言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所说的事情的解决上官晓法,仿佛都在刻意的回避着这一问题。

  饭后上官晓云回到驿馆中,便是找了一个较为偏僻的地上官晓熟练了几遍《祖龙诀》的前八段的招式,发现自己并没有丝毫的荒废之后,心中便是顿时安定了许多,直到晚饭的时刻,上官晓云才再一次见到了司马小灵,但是仍旧是丝毫不提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所说之事。

  晚饭后,上官晓云回到房间中,便是例行的进入到自己的大脑识海之中来找终极霸王之灵。

  “终极霸王之灵?”

  “嗯,小子,我在呢。”终极霸王之灵说道。

  “小子,怎么愁眉苦脸的啊?”终极霸王之灵看到上官晓云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于是关切的说道。

  上官晓云想了想,觉得和终极霸王之灵说这些事情,终极霸王之灵也是拿不出注意来的,毕竟这是涉及到司马小灵的生死的大事,倒不如自己尽快的练成《祖龙诀》九段,只有自己不断的强大,才能够有能力解决一切的问题,才能够进行相应的反击。

  上官晓云说道:“别提这件事情了,终极霸王之灵,咱们还是说《祖龙诀》修炼的事情吧!”

  终极霸王之灵笑道:“你小子,现在也会打哑谜了。那好吧,咱们就说修炼的事情,小子,你的真元力融会的如何了?”

  上官晓云十分胸有成竹的说道:“已经完全没问题了,至少已经达到了在和兽皇激战之前的状态了。”

  随即,上官晓云想到,现在自己身体中的大部分的真元力,都是终极霸王之灵牺牲了自己而无私的送给自己的,所以上官晓云的心中不禁十分的感动,于是由衷的说道:“终极霸王之灵,真是多谢你了。”

  终极霸王之灵无所谓的笑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婆婆妈妈的了,是不是总在女人的身边待着,男子气概都变没了啊!”

  上官晓云不服气的说道:“我是好心感谢你,你这个人,可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了,不然咱俩比试笔试,让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一条真汉子?”

  终极霸王之灵赢天做出不屑的样子笑道:“你小子,还真是有胆量啊,居然敢和我挑战,看你是不想活了啊,不过你放心吧,小子,终极霸王之灵我是不会接受你的挑战的,因为我还不想让我的传承人这么快就死啊!”

  “哼,真瞧不起人!”上官晓云撇撇嘴说道。

  终极霸王之灵笑道:“好了,小子,咱们还是快一点修炼吧,要想让别人瞧得起你,你就要努力的成为一个让人仰视的强者才对啊!”

  上官晓云觉得终极霸王之灵说的话十分的有道理,无论是在前世还是在处于天神武霸大陆的今生,所有的人所作的努力,也不过就是为了让别人能够看得起罢了,而这样的努力,到最后也不过就是如梦幻泡影一般虚幻。

  因为他追逐的是一个无用的东西,所以这些努力,也毫无疑问的会走向消亡。

  而我们要做的,其实不是要让别人能够多关注自己,能够多看的起自己,我们要做的,只是能够让我们自己瞧得起我们自己就够了。

  上官晓云觉得,他现在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够给自己一个交代。

  仅此而已。

  所以,不管是在前世的二十一世纪还是在现在的天神武霸大陆中,上官晓云都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努力,是为了什么而活着,活着,是为了尊严,是为了更好的给自己在死亡的时候一个完满的交代。

  上官晓云说道:“终极霸王之灵,咱们开始吧。”

  上官晓云定坐在地,缓缓的运行着身体中的真元力,在终极霸王之灵赢天的引导之下,渐渐的把自己的真元力运行到了一定的状态之中,随即,便是开始调动自己识海中的那些《祖龙诀》的招式秘籍,然后按照秘籍所说的内容,丝毫不差的开始习练起来。

  上官晓云十分认真的习练着《祖龙诀》心法上的内容,不敢有丝毫的倦怠,渐渐地,上官晓云发现自己在招式的运行中更加的流畅了,知道最后的手中化剑的级别段的时候,已经没有从前那么吃力了,这个“手中万剑”的招式,在上官晓云的手中,已经真的能够显现出万剑了。

  但是即便是这样,上官晓云还是十分的谨慎的,上官晓云觉得自己的额头上都渗下了细密的汗珠,直到最后的级别段,上官晓云终于突破了最后的桎梏,完完全全的将这个手中万剑的招式运行自如了!

  “哈哈!恭喜你啊,小子,终于练成了你们上官家族《祖龙诀》的第九级别段了!”终极霸王之灵赢天十分开心的笑道。

  上官晓云也是缓缓的长舒了一口气,抹了抹自己额头上的汗珠,说道:“是啊,这可真是不容易啊,不过,过了《祖龙诀》第九级别段的修炼之后,就是第十级别段的化龙了,这可是更加不容易的事情了!”

  终极霸王之灵十分肯定的拍了拍上官晓云的肩膀,说道:“小子,不要灰心,你会完成的,以你的资质和努力,这些都不是问题的。”

  上官晓云点点头,说道:“终极霸王之灵,我是不会让你失望的。”

  上官晓云练成了《祖龙诀》第九式之后,心中便是对见到雪域的国王有了一些自信了,虽然这个国王是神武皇的级别,但是自己神武圣的级别加上《祖龙诀》九段的修为,总不会让这个国王太小瞧了吧!

  上官晓云这两日一直都在纠结这个关于雪域公主的提议的事情,但是看着司马小灵那个样子,就知道司马小灵的心中是绝对不愿意自己为了救她的命而答应做雪域公主的驸马的,既然这样的话,加之自己对这个公主也是实在的没有感觉,那还是寻求别的出路比较好。

  上官晓云已经决定,等到竞选的时候,一定要输给最后一个人,这样,既能够引起国王的注意,也能够轻而易举的避过了雪域公主的逼婚了。

  终于到了最后的竞选驸马的日子,这日一大早,上官晓云便跟着一众的从全国各地出来应选的动天无敌大雪国子弟一起,在礼仪官的指引下,来到了动天无敌大雪国都城的王宫之中。

  只见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王宫,和司马小灵的狐之国的王宫简直就是两种别样的景观,一个是炎炎的夏日,而另一个,则是仿佛能够把人冻掉下巴的冬日了。

  整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王宫,和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一样,都是一片眩目的洁白,而在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王宫之中,所有的建筑都是纯白的,但是,并不是说,这些建筑都是用冰雪铸就的,而是说,这些建筑都是用纯白的水晶和大理石铸就的,这样看来,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王宫都有一种不容亵渎的圣洁。

  竞选驸马的比神武场设在动天无敌大雪国王宫的神武技场中,这个神武技场面积十分大,而且看台刀枪等一应俱全,甚至还有每一个神武器的比斗的专用战台。

  此次竞选驸马的,一共有来自雪域各地的三十位候选者,而这些候选者,每一位都是来自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发达的市镇的,身后都有庞大的势力的支撑,只有上官晓云,是来自这个小小的边陲的落雪镇的,并且身后只有这么一个落雪镇的老镇长这个不大不小的官员。

  上官晓云再一次体会到了在上官家族没有成名之前的那种势单力薄的无奈了,不过这一次还好,上官晓云倒是十分的享受这种无奈,因为这样的话,恰恰能够让自己远离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驸马的位置。

  但是上官晓云却不知道,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老谋深算的国王,却是恰恰不想要那些有背景的人成为驸马的,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的诏选驸马的本意,便是想要培植这个朝中的有能力的但是一直被权贵所打压的单薄的势力。

  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国王听了自己的女儿上官红雪公主的推荐之后,便是知道这个叫上官晓云的人,已经赢得了自己女儿的好感了,况且这个叫上官晓云的人的背后,只是势单力薄的落雪镇,但是这个落雪镇,虽然看起来十分的无助,不过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国王,却是早就想要重用落雪镇了。

  如今落雪镇派来上官晓云竞选驸马,正好是给了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一个提拔落雪镇的机会。

  此时的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十分威严的坐在高高的铺着貂裘的大理石的座位上,看着下面排成一排的来自动天无敌大雪国各地的精锐的子弟们,仔细的寻找着上官晓云的身影,上官晓云的身体虽然在这三十个动天无敌大雪国子弟之中算不上是十分的雄壮的,但是上官晓云通身的气度,却是十分的耀眼的。

  这个已经到达了神武皇的境界的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国王,一眼就看到了上官晓云的所在,看着上官晓云身体中的真元力的缓缓的流动,再看看上官晓云因为神武学上的强大修为而十分精健的身体,心中便是十分的满意了,想着自己的女儿果然是有眼光,居然看上了这个小子。

  神武皇国王十分威严的点了点头,坐下的那个官员立刻扬声说道:“竞选驸马,现在开始!”

  这三十个人,先是通过抽取的上官晓式,分成了十五组,然后,每一组选出一个优胜者出来。

  司马小灵在看台下面观看着,心中十分的紧张,倒不是因为害怕上官晓云输给对手,反而是不知道上官晓云是会故意输给这个对手,还是会正常发挥,赢了这个对手。司马小灵心中十分害怕会是后者,但是她也知道,上官晓云有自己的做事上官晓式,自己还是不要去打扰他的决定为好。

  上官晓云的对手,正是那天说过:“一定要输给这个乡下小子,让他去娶那个母老虎”的大市镇的子弟,上官晓云看到这个家伙,本来还是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在这一局就输的心,便是突然间作出了决定。

  因为上官晓云觉得,败给这样的人未免实在太丢自己的脸了,倒不是怕什么人笑话,只是自己的心中也过不去这个坎儿啊!

  上官晓云正这么向着,只见这个人便是已经一拳袭来了,上官晓云下意识的抓住了这个人袭来的拳头,可是上官晓云还没怎么用力呢,这个人居然尖叫着瘫软在地,嘴中连连求饶道:“英雄饶命,英雄饶命啊!”

  上官晓云知道这不过是一个故意认输的上官晓式罢了,只是看着其他的擂台中的人正打得如火如荼的,可是自己这里却已经结束了,上官晓云觉得实在是太莫名其妙了。

  “第一轮,第一擂,落雪镇子弟,上官晓云胜!”

  还没等到上官晓云回过神来,只见负责这个擂台的官员已经喊了出来。

  上官晓云无奈的看了司马小灵一眼,只见司马小灵正神色复杂的看着上官晓云。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打都不打就认输了,你这不是在害我上官晓云哥哥吗?”司马小灵十分不服气的看着那个如释重负般走下擂台的大市镇的子弟说道。

  “你这个小子,下起什么哄,这可是杀头的罪啊,你可不要乱说话,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没打了,我明明是打了一拳的,只是上官晓云那个小子实在是太厉害了!”大市镇的子弟故意扬声说道。

  随即,又压低声音在司马小灵的耳边说道:“谁叫他笨了,比我慢了一步认输,这不是我害他,是他自己笨,怨不了别人的!”

  “混蛋!”司马小灵恨恨的说了一句。

  又过了一会儿,其他的擂台上陆续的分出了胜负,但是,对于这些打擂台的人来说,留下的才是真正的输了,而在一番每一个擂台中的两个人都争着输给对上官晓的角逐之后,胜出的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哭笑不得了。

  司马小灵看着这些下了擂台的人一个个的都如释重负的,心中不禁为上官晓云觉得担忧,想着,这个公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我和上官红雪在一起玩儿的时候,发现她还好吧?怎么这些男人都怕成这个样子啊,难道她对男人真的是十分的凶悍的?

  想到这里,司马小灵真是觉得有些愧对上官晓云了,如果不是为了救自己的话,上官晓云也不会来到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吧,更不会答应镇长来竞选驸马了。

  “小兄弟,你的那个哥哥恐怕真的是要娶公主了,不如,你跟了我吧,实话告诉你,哥哥我也好这口儿的!”一个大族世家子弟凑近司马小灵的身边,十分无耻的说道。

  “啪!”司马小灵一巴掌便是十分果断的打在了这个人的脸上,气势汹汹的说道:“无耻!”

  这个大族世家子弟自讨没趣,想了想,但是看到司马小灵气势汹汹的样子,也值得做罢了,毕竟强扭的瓜不甜嘛!

  而这边第二轮的竞技已经开始了,现在是十五个人,仍旧是二人一组,本来这样的话,是应该剩下一个人的,所以说,按理来说,这样的分配是十分的不合理的,但是,神武皇国王却是另有安排的,他倒是觉得这样分配上官晓法合理的很。

  因为神武皇把那个多余的不用参赛的人,定为了上官晓云。

  就是说,上官晓云已经是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国王亲自批准的直接进入到第三轮的比拼中的人了!

  “不是吧!”上官晓云心想道,这是怎么了啊,怎么在这个国家中,任何的比赛都这么偏向我啊!

  上官晓云听到官员宣告这个消息的时候,简直觉得自己都要背过气去了!

  可是没办法啊,这是国王的命令啊!

  上官晓云只好无奈的退到了场下,来到司马小灵的身边,十分无奈的说道:“这个国王真是脑子进水了啊!”

  而且他的人,看到上官晓云被国王亲自批准进入到下一级,有的却不是羡慕的神色,反而都是深深的同情。

  “没事儿,哥们儿,你要挺住啊,还有输的机会的!”

  “是啊,哥们儿,别灰心。”

  “……唉!这都是命啊!”

  几个好信儿的大族世家子弟走过来,拍了拍上官晓云的肩膀,说道。

  “呃——”

  上官晓云只好发出一声无声的感叹。

  而这个时候,司马小灵也是受这个气氛的影响,十分同情外加自责的,踮起脚尖拍了拍上官晓云的肩膀,说道:“上官晓云哥哥,都是我害了你啊!”

  上官晓云:“……”

  司马小灵嘿嘿一笑,也不顾众人的异样的眼光,偷偷的在上官晓云的面颊印下了一个吻,上官晓云觉得自己瞬间石化了。

  上官晓云下意识的瞟向了最高处得王座上,还好神武皇没有看到,不然如果这个神武皇国王看到了一个男人在吻自己的话,恐怕自己求他做任何事情,他都不会同意的了!

  “驸马诏选,第三场,开始,请落雪镇子弟上官晓云,速速来到擂台——”

  官员的声音再次响起。

  上官晓云只好在众多人的同情的目光中,缓缓的走上了这个本应该是无限的风光,但是此刻却是承载了太多的同情的竞选驸马的比神武场中了。

  这一次刚好是八个人,仍旧是两人一组,上官晓云的面前,是一个像落雪镇一样的彪形大汉,可是这个彪形大汉却不如那个落雪镇的汉子“有进取心”了,这个汉子,看到上官晓云就说道:“兄弟,看你是直接晋级的,就知道你想当驸马了,哥们儿我送你一个人情!”

  上官晓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呢,就看到这个大汉一个飞腿扫来,上官晓云想着,还是不要躲了,就让这个大汉踢一脚吧,不然自己可是真的要做驸马了!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是着实让上官晓云惊掉了下巴了!

  上官晓云见到面前的这个彪形大汉十分豪放的一腿扫来,本来是想着,只要能输,只要能够逃脱成为动天无敌大雪国驸马,娶那个又刁蛮又有心计的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为妻的命运,就算是受了这个大汉的一脚,也没什么的,总之死不了就是了!

  于是上官晓云连躲避都没有,但是,却见到这个大汉一个飞腿扫来,却在粗壮的大脚掌扫到上官晓云的那一刻,瞬间,自己被自己跌了出去!

  “哎呦!”

  这个大汉不过是脚掌刚碰到上官晓云,就是运气,自己把自己给甩出了擂台,这可真是对自己能够狠得下心的人!

  “嗵!乒乓——”

  “哎呦呦,这个人是怎么了啊?”

  “怎么刚开始就被踢下擂台了啊!”

  “不是吧?落雪镇那个小子这么厉害啊!”

  随着彪形大汉的跌落,上官晓云听到台下传来这样的声音,上官晓云只好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个壮汉,心想着,哥们儿,你这招儿耍的也太阴了吧!

  原来,虽然这个壮汉知道自己绝对不是上官晓云的对手,但是这个竞选驸马的比赛,除了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和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这父女二人自己不清楚之外,还有谁是不清楚的啊,来到都城中参赛的人,没几个是真正的想成为驸马的,都巴不得自己落选呢。

  所以这个壮汉虽然知道就算是和上官晓云用真本事全力的比拼,最后也是胜不了上官晓云的,但是他害怕上官晓云也是同样不想当驸马,所以以防上官晓云使诈让自己胜出,害了自己,还是先下手为强比较好,就把这个后下手遭殃的机会留给了上官晓云!

  上官晓云这一次可真是彻底感受到了什么是,无语。

  因为上官晓云明明看到这个落雪镇的大汉在脚掌碰到他的一瞬间,自己暗自运力,将身子给甩出了擂台!

  这个景象一发生,上官晓云便是对接下来的命运更加的恐惧了!

  上官晓云想着,这么多人,居然都用这样没有技术含量的上官晓式争先恐后的下擂台,可见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当真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了啊!

  上官晓云只好摇了摇头,下了擂台,来到司马小灵的身边,只见此时的司马小灵对于这些故意输给上官晓云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了,见到上官晓云又下了擂台,便是十分平静的说道:“怎么啊?又被人算计了?”

  上官晓云叹了口气道:“是啊,那个壮汉太不地道了!不行,在最后一轮我得反击才是!”

  司马小灵突然间不屑的说道:“反击?就凭上官晓云哥哥你这个智商,我看还是算了吧!不如你乖乖的去当驸马,这倒是靠谱一些!”

  “唉!”上官晓云重重的叹了口气,也确实是觉得自己要反击的这件事情太不靠谱了,因为这些来自动天无敌大雪国各地的大族世家子弟,好像都是为了如何能够输给对上官晓做足了准备,而自己这个丝毫上官晓案也没有,丝毫准备也没有的人,哪里能够算计得过他们啊!

  上官晓云垂头丧气的蹲在地上,就差要画个圈圈诅咒这些人了!

  可是看台上的那个神武皇国王,看着上官晓云已经胜出了,便是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

  上官晓云刚抬起头,便是对上了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的目光,上官晓云顿时觉得自己的脊背斗凉了半截!如果现在,那个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也坐在上面的话,上官晓云觉得自己自杀的心都有了!

  “驸马竞选,第四轮,开始——”官员的声音再次响起。

  上官晓云垂头丧气的来到了比赛的场地抓阄的台子中,想着无论如何都是逃脱不了被算计的命运的,于是索性随便拿了一个,连犹豫都没有犹豫。

  不过,这一次,可是让上官晓云更加的惊讶了,在上官晓云刚刚站到擂台上的时候,对面的额那个长得十分的白净,但是却是极其的瘦弱,仿佛是一个女人一样的子弟,竟然在看到上官晓云的一瞬间,就口吐白沫,不停的抽搐起来!

  “喂喂!喂!老兄,你没事吧?”

  上官晓云走过去关切的问道,可是这个长得像女人一样的老兄,却还是不停的抽搐着,好像是一下子就能够被打断的手指,不停的颤抖着。

  这样的状况早就引起了身旁的观战官员的注意了,于是急忙赶到擂台上,关切的问道:“什么事情?”

  上官晓云哪里知道是什么事情啊,上官晓云本想抄袭前两个人的招数,打一拳过去,然后自己被自己给冲下擂台呢,但是现在这个情况,这个对手丝毫不给自己这样的机会啊,而是在上台的一瞬间就抽搐了啊!

  上官晓云无奈的想着,不然自己也装作抽搐的样子试试?可是问题是,自己上哪里弄来他嘴里这么多专业的白色泡沫啊!

  上官晓云此刻只恨自己准备得不够啊!

  看来故人的话果然没有错,所谓“有备无患”,说的就是这些人吧,而自己,很显然就是吃了事前没有准备的亏了!

  正在上官晓云在心中想着怎么杨能够把抽风做的专业的时候,只听身旁的这个官员喊道:“第四轮第三擂,落雪镇子弟上官晓云胜出——”

  “唉!”

  上官晓云已经无奈的跌坐到地上了!

  只见这边,这个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抽风的演技十分精湛的动天无敌大雪国子弟,已经被一群人蜂拥着抬下了擂台了,而这些和这个子弟平日里关系比较好的子弟,脸上都是难以掩饰的露出了笑容!

  上官晓云心里恨恨的说道:“狗日的!妈的,诅咒你以后真的得羊癫疯!”

  “上官晓云少侠,怎么啦,高兴的说不出话来啦?你看看,我先前还和他们说,上官晓云少侠一定是最后的胜出者呢,现在看来,果然是这样呢,看来老天都在帮助你呢!”官员觉得上官晓云已经成功的进入到决赛之中了,所以急忙过来拍上官晓云的马屁。

  上官晓云只得十分无奈的说道:“呵呵,呵呵,替我谢谢你全家了!”

  这个官员自然不懂得上官晓云的现代用语了,于是十分正经的拱手说道:“上官晓少侠严重了,就是上官晓少侠单单谢过下官,下官也是不敢当的啊,何况下官从小就是个孤儿,父母都在饥荒中死了,所以……总之,还是多谢上官晓少侠太爱了。”

  “呵呵,呵呵,不谢,不谢,借你吉言了!”上官晓云勉强牵动着嘴角,从牙缝儿中挤出这几个字来!

  上官晓云这次索性就百无聊赖的坐在擂台上等着旁边的那个擂台中的两个人打完,然后由这两个人中决出倒霉的,来和自己比比到底谁倒霉了!

  上官晓云现在简直都不敢看向司马小灵的上官晓向了,因为上官晓云觉得,自己要是真的有够倒霉,不得不成为动天无敌大雪国的驸马的话,那可真是太对不起这个小丫头了,而且,不仅如此,自己还对不起家中的两个未婚妻,还对不起上官家族的列祖列宗,这简直是有辱家门啊!

  可是现在的司马小灵却是没有时间关心上官晓云,而是正和一群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子弟中,围在那个刚刚发“羊癫疯”下台的人,一群人围在那里饶有兴味的研究他的演技和他的道具的逼真性呢!

  “喂,兄弟,这个是用什么做的啊?”司马小灵也学着男人说话的样子,问道。

  “什么啊?哦,你说的是这个啊!”那个刚刚发完羊癫疯,可是在下了擂台之后便是瞬间好转的动天无敌大雪国子弟说道,“这个不过是皂角而已,可是却是高级的皂角哦!很贵的,我可是下了血本的!”

  司马小灵喃喃道:“难怪,你要到最后一轮的时候才拿出来用。”

  说罢,司马小灵无奈的看了一眼上官晓云,想着,上官晓云哥哥不会真的被迫的成为动天无敌大雪国的驸马吧!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这样的人家人怕,上官晓云哥哥会不会觉得是自己害了他,以后再也不理自己了啊!

  此刻的司马小灵只得不停的祷告着:“求老天恩赐,求老天保佑啊!”

  可是司马小灵却是瞬间想起,不对啊,天上的都是天神,天神可是杀害了他们狐族不少的同族的!

  “呸!”想到这里,司马小灵随即重重的唾了一口!

  “驸马竞选,最后一轮,落雪镇子弟上官晓云,对礼部尚书之子,杨隆,现在开始!”

  官员的声音响起,而随着这个官员的声音的响起,上官晓云这一次可是丝毫的不敢倦怠了,于是迅速的出拳,在这个礼部尚书的儿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上官晓云的拳头已经冲向了这个人了!

  但是,上官晓云却是不傻,也不是想要真的和这个礼部尚书的儿子争什么驸马的位置,既然这个人为了荣华富贵,为了权势,甘愿把自己卖给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上官晓云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凑热闹了!

  于是上官晓云便学着当初在落雪镇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大汉的样子,拳风一个偏转,便是直直的向着台下冲去,上官晓云隐约的感到看台上有一道凛冽的目光在看着自己。

  为了安全起见,上官晓云还是没有像那些人那样大张旗鼓的作弊,而是迅速的做出悔不当初后悔莫及悔之晚矣的架势,做出了十分无奈的挣扎了一下的样子,然后才直直的冲到了台下!

  而台上的这个礼部尚书的儿子,便是一共三十个人的竞选队伍中的,唯一一个真正想要当动天无敌大雪国的驸马的人,因为这个礼部尚书的儿子,从小便是仰慕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如今终于得到了机会,又怎么能够轻易的放弃。

  于是这个礼部尚书的儿子,站在擂台上看到上官晓云无奈的挣扎的样子,脸上便是毫不掩饰的露出了十分兴奋的笑容,还没等通传的官员通报,这个人便是自己大喊起来:“我是驸马咯!我是驸马咯!我是驸马咯——”

  但是随即,便是看到了那个坐在看台的高位金座上的动天无敌大雪国的王者忿然而起,拍案说道:“荒唐!”

  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的话音一落,整个原本喧闹的赛场,瞬间进入到了安静的状态中,静得可以听见人们紧张的喘息的声音,所有人都在等着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国王到底要说些什么呢。

  在动天无敌大雪国,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已经到了神武皇的级别的国王,对于动天无敌大雪国的人民来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一般情况下,是没有任何一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人愿意、并且敢于违背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神的,只是这一次,由于公主实在是太刁蛮,这些子弟才是不得已违背了他们的神!

  而随即,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在一片安静的吓人的静谧之中,冷冷的扫视了一圈儿,看的这些为了逃脱做驸马的命运而争相用尽各种计谋输了比赛的人,心中都是紧紧的绷着一根弦,恐怕自己的计谋被这个国王所看穿。

  而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国王,既然已经是神武皇的级别,当然行事作风不同于常人了,其实他早就看出了这些子弟们耍的手段了,但是身为王者的他,又怎么能够和这些小伙子们计较,反正他心中选定的人是上官晓云,又不是这些人,只要上官晓云是最后的赢家,一切都不重要的。

  可是问题是,现在居然连上官晓云也学会了这一套,居然在最后的关头摆了自己一道,这让自己这个堂堂雪域国王的面子往哪里搁?

  原来,在比赛开始前,这个雪域国王的宝贝女儿上官红雪,就来找过他,明确告诉自己这个做雪域国王的父亲,一定要让上官晓云做驸马,而这个爱女心切的雪域国王,想也没想便是拍着胸脯说道:“雪儿放心吧,这件事情,父王一定为你办好!”

  可是今天这个局面,简直是超乎了雪域国王的想象了!

  雪域国王十分愤怒的扫视了一圈之后,冷冷的并且是十分威严的看了一眼擂台中胜出的那个其貌不扬的礼部尚书的儿子,心想,绝对不可以把雪儿嫁给这个小子,这个小子几乎是自己看着长大的,柔弱的性格实在难成大器!

  于是,雪域国王为了自己的女儿的终身幸福,也顾不得什么王者一言九鼎之类的话了,随即便是吩咐道:“把落雪镇子弟上官晓云,和他的随从司马小灵,全部押入天牢,听候发落,其他的事情,暂且搁置不议!”

  这句话一出,惊讶的不仅仅是上官晓云和司马小灵,当然还有好不容易胜出了比赛的礼部侍郎的儿子了,但是这个礼部尚书家的少爷,自小便是知道神武皇的脾气的,只要是他说“搁置不议”的事情,基本上就是没戏了!

  上官晓云和司马小灵无奈的被一群侍卫在喧闹的声音中押往天牢了,司马小灵一路上不停的说着:“上官晓云哥哥,上官晓云哥哥,你动手吧,解决掉这些草包,咱们快点儿跑,再也不要来动天无敌大雪国了!”

  上官晓云无奈的悄声说道:“我的女王陛下,难道你忘记了咱们到这里是来做什么的吗?几天不毒发,你就不记得你身体里面有八荒玄火的毒了,咱们现在有事情求人家,当然不能够在人家的地盘上面犯事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吧!”

  这边,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国王一改在臣下和子民面前的威风,而是像一个又当爹又当妈的无奈的普通妇男一样,苦口婆心的说着:“雪儿啊,依父皇看来,那个上官晓云虽然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但是毕竟现在胜出的是礼部尚书的少爷,你难道真的要为父失信于人啊!”

  上官红雪仍旧是十分固执任性的说道:“不行,杨隆那个小子,有多大的本领我再清楚不过了,我绝对不能够嫁给他!况且父王也说过,我是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所以所嫁之人必须是一个强者!”

  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十分无奈的说道:“不错,上官晓云那个小子,年纪轻轻的就已经升级到神武圣的境地了,居然和为父的神武皇的境地仅仅一步之遥,但是你要知道啊,正是这样,父王才不想让你嫁给这个小子。”

  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语重心长的说道:“雪儿,以上官晓云那样的能力,怎么可能输给不过是神武者境界的杨隆呢?所以他一定是故意的,为父当时看的一清二楚,他就是不想要做驸马,故意输给杨隆的!”

  其实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为了女儿的自尊,并没有告诉自己的女儿,整个比神武招亲的过程中,只有一个人是真心的原意娶她的,而这个人,就是礼部尚书的儿子,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杨隆。

  可是动天无敌大雪国国王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呢,要是听了这样的话,指不定会发多大的脾气呢,于是也只好用另一种上官晓法劝说了。

  但是无论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国王怎么说,这个固执的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就是十分坚决的要家给上官晓云,并且为了最终能够嫁给上官晓云,竟然把逼婚的招数都想好了,那就是,用司马小灵身体中的八荒玄火之毒来威胁上官晓云。

  其实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这几日和司马小灵走的很近,故意接近司马小灵要做她的朋友,并不是只有要接近上官晓云这一个原因,而是想要随时的掌控八荒玄火的毒的发作的情况,如果雪域公主没有猜错的话,就在最近的两三天内,司马小灵身体中的八荒玄火之毒就要毒发了!

  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国王拗不过自己的女儿,实在没有办法,也只好给礼部尚书和他的儿子都升了官,又赏赐了许多黄金以示安慰,随即便是违心的昭告天下,说此次驸马选举中,胜出的人是落雪镇的子弟,来自封神大乾国的上官晓云。

  落雪镇的老镇长看到了告示的时候,十分激动的自言自语道:“我就说这个小子是个不简单的人物,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啊!

  于是老镇长便是下令落雪镇上下欢庆三天,以表示对上官晓云的支持和感激,但是却是没有想到,这个代表落雪镇赢得了驸马的头衔的上官晓云,此刻正被关在天牢之中呢!

  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国王拗不过自己的女儿,也只好听从自己的女儿的意见,把上官晓云和司马小灵关在两个牢房里,之后要做什么事情,就不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了。因为这件事情毕竟是女儿的终身大事,还是要让她自己处理,才能够让她觉得更放心,也更妥当的。

  “嗯——咳!二位老朋友,几天不见,二位就已经进入到我们动天无敌大雪国的王宫中了,还真是有缘分啊!”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上官红雪,大摇大摆的向牢房中的上官晓云和司马小灵走来。

  “你来干什么!大坏蛋,我讨厌你!你再也不是我的朋友了!”

  司马小灵十分愤怒的看着雪域公主说道,但是即使是这么说着,也是无法减轻自己心中的怒气,因为司马小灵觉得,这个人欺骗了自己,便再也不是自己的朋友了,就是自己的敌人,对,是敌人!

  司马小灵恨恨的说道:“你这个讨厌鬼,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啊?凭什么让国王把我们关在这里啊!”

  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不以为意的说道:“这里是极北之地的雪域圣地,在雪域圣地中,所有事情都是我们动天无敌大雪国的人说了算,当然,这也就是说,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和父王说了算,这就像是在狐之国中,所有的事情都是女王陛下和长老们做主一样。”

  雪域公主轻移莲步,缓缓道来:“所以说,本公主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因为这是我的地上官晓!”

  上官晓云说道:“公主,但是平白无故的将我们关在这里,我们总是要知道为什么吧?公主殿下总是要给我们一个说法吧!”

  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做出十分无辜的样子说道:“说法?上官晓云哥你想要什么说法,关于说法的问题,本宫公主早就告诉过你们了啊!只要上官晓云哥愿意做本公主的驸马,本公主自然会放二位出去的,而且,女王陛下身体中的八荒玄火之毒,也有救了啊!”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要脸,我上官晓云哥哥不想要娶你,你干嘛非要死缠烂打啊!嫁不出去的话,也不用偏偏选中了我上官晓云哥哥吧!”司马小灵十分愤怒的说道。

  但是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上官红雪,却是丝毫都不把司马小灵的话放在心上,因为她已经断定了司马小灵这两三日内就会毒发,所以到时候等着上官晓云来求自己就行了,干嘛要在这里和他们多费口舌呢?

  上官红雪理也不理司马小灵,便是十分威严的说道:“好了,我的话就到这里了,放心,一定给你们吃得好,保证你们在这里,除了住的环境差一点之外,吃不到什么其他的苦头!”

  上官红雪说罢,便是胸有成竹的转身离去了,最后,还不忘记提醒上官晓云和司马小灵,说道:“女王陛下毒发的时候,可不要忘了你还有活命的机会哦!”

  上官晓云无奈的看了一眼司马小灵,发现现在司马小灵和自己分隔开来,分别被关在两个牢房中,如果司马小灵毒发的话,便是不可能采用双修之术来控制毒发的程度的,到时候,便是只有求助雪域国王这一种上官晓式了,而这种上官晓式的代价,就是自己一定要成为动天无敌大雪国的驸马。

  其实上官晓云本来对成为动天无敌大雪国的驸马这件事情,倒是没有多大的抵触的,只是上官晓云生来就是一个倔脾气,偏偏是别人逼迫自己的事情,自己就是越不愿意去做的,而此时,这个雪域公主这么大张旗鼓的逼婚,上官晓云觉得自己要是答应了她的话,自己的自尊心一定受挫!

  上官晓云觉得,无论如何,自己男子的尊严都是不容侵犯的!

  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回到自己的寝宫之中,想着上官晓云这个人还真是有些意思的。

  其实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原本想要上官晓云做自己的驸马,倒不是因为有多么喜欢上官晓云,只不过是看出上官晓云是一个已经到达了神武圣的境界的强者,想要借助上官晓云的能力来双修,以迅速的提高自己的神武学修为罢了。

  因为寻遍了整个动天无敌大雪国,除了自己的父亲是神武皇的级别之外,这个国家中,几乎就没有别的强者了,但是自己总不能够嫁给和父亲年龄一样大的人吧,所以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便是把目标紧紧的锁在了上官晓云的身上了!

  可是没想到这几次接触下来,动天无敌大雪国公主发现,上官晓云还真的是一个十分做驸马的人,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大陆上,除了上官晓云之外,还真的没有人能配得上自己了呢!

  转眼间,在这个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天牢中已经度过了整整一个昼夜了,果然如动天无敌大雪国的公主所说,在这个天牢中,没有人敢把上官晓云和司马小灵当做凡人来看待,反而牢头和狱卒都成为了自己和司马小灵的下人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界之药界争斗1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界之药界争斗1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