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春江酒
谭以牧2018-07-14 12:002,246

  人人都知道妙笔生花,可刚刚听完郭品的话,浮安晓得了妙嘴生花。

  在刚刚……

  “哦,原来是你!我算是看明白了,你是在引我入套。你假装掮客,你和他是一伙的!恕我直言,这算是欺骗了!这让我很不爽。”郭品的神情相当的气愤。

  “欺骗?这位兄弟,谁欺骗?欺骗谁?”方休不急不缓,这语气怎么听怎么如同入了定的老僧,自然,从容。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你欺骗了我,如今还不承认?”郭品自认为他从他老子身上学到的精髓,除了用钱砸人,那就是脸皮厚,没想到有生之年会遇见个更厚的。

  “哎,兄弟,我若是欺骗了你,为何还会让你来到这里揭穿我呢?”方休一脸的心痛,下意识地用手捂着心口。

  郭品忽然感觉,这话有点道理啊。若是浮安此时在的话,绝对会给他的头上来一个狠狠的爆栗,这算哪门子道理?你被人圈进去了好吧。

  “那你,你真的没有骗我?”郭品此时有点怀疑人生。

  “自是没有,我若欺骗你,也不会暴露我是般若的身份,然后还很真诚地来与你见面。”

  “什么?你是般若?那个怪侠的作者?出那些谜语的人?”郭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这也太巧了吧,简直就是想要瞌睡来枕头啊。“我还以为另有其人呢。要不也不会觉得你欺骗我呀。”他忍不住嘀咕。

  “当然,你看,这是你们给的答案。”方休说着,把纸条递了过去。

  郭品变得兴奋了,能见到自己心中的刚刚认同的偶像,心里简直比吃了蜜还要甜,他想跟般若探讨下怪侠的剧情,可还没等说话,方休倒是先开口了。

  “我这人从未被人误会过,尤其是喜欢自己的粉丝,我一直秉承着善良、诚实、有爱的想法,没想到,哎,我的人生有了污点,我觉着,我不会再被爱了。”方休挥挥手,“你们请回吧,我不配再与你们见面。”

  也不晓得是郭品的智商真的是低到了极点,还是这货遇到方休便自动屏蔽智商,总之这货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恳求:“不要,这都是我的错,是我小心眼,是我,是我,都是我,你说,要用什么办法才能挽回?”

  方休嘴角微微抽动,她忽然觉着面前这头大大大肥羊从未如此可爱过,让她都不忍心下手了,不过看到对方腰间的玉佩,嘿嘿……别怪我坑你,要怪就怪你漏财吧,人走江湖,财不外漏,这次当给你提个醒。

  方休故作为难地想了一阵:“古人称公子美玉,玉一直都是君子的象征,若此时有一块玉来佩戴……”

  “我有,我有!”还没等方休的话说完,郭品直接起身摘下了腰间的玉佩,虽然一脸肉疼的样子,但还是勉强笑着送给了方休,“这可是我们家为数不多的上等玉石,我浑身上下最贵重的东西,我想,我不配这块玉。”

  方休没想到事情的进展竟然这么顺利,看着手中那精致、上品的玉佩,她有点怀疑对面这货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不过既然如此,那小爷就勉强收下了,哈哈。

  随即二人便落座交谈,大抵是围绕着怪侠等般若的小说来展开,之后阿朔与浮安便落座。

  这便是刚刚发生的一切,浮安听完脑子里都嗡嗡作响,再看一旁颇为自得的郭品,他即使在淡然的性子,此时也有点,羞愤!

  方休拍拍手。

  下人们端来酒水,拼果,点心。

  “二位怕是刚刚来这平治,去没去过平治的大湾湖?可曾逛过天上人间?尝过美味的酥甜糕,喝过春江酒?”方休如数家珍般的介绍让浮安二人惊讶不已。

  “难不成这平治竟有如此多的游玩地点?”郭品喜欢热闹,更喜欢那些景,这样他就可以大大方方地来显摆他的财气了。

  “看来二位还未去过,这样也好,过两天便是采青,我等可一同前往。来,先尝尝这酥甜糕与春江酒。”方休笑着双眼都眯了起来。

  郭品伸手就去拿一块糕点,却被浮安拍着手背,他不解:“你打我干什么?”他也在乎面子,尤其是当自己偶像的面前被人打,他自觉丢了面子,这声音也高了不少。

  浮安心里把郭品骂了一万遍,脸上带着冷意:“你若是吃了,怕是你这身衣服都要留在这里。”

  一直在静静听他们说话的阿朔忽然哈哈大笑,紧随着就被方休瞪得闭嘴,但脸上跳动的肌肉证明,他还在笑,笑得肆无忌惮。

  方休尴尬地咳咳两声:“无妨,二位尽管吃,就当作……当作是我作为主人应尽的本分。地主之谊,地主之谊嘛!”

  浮安冷笑一声:“郭品……我靠,你怎么吃了!”

  郭品拿了一块糕点,已经吃了起来,随他的双眼放光,风卷残云一般扫荡着其余的糕点。硬生生地让浮安把要说的话给塞回了肚子里。

  方休善意地一笑:“安哥哥也吃罢。”

  被一个男人叫安哥哥是一件浑身都能起鸡皮疙瘩的事情,但被一位女子俏生生地叫哥哥,确实是舒服极了。世间男子,对美人难免会有爱慕之心。可这女子若是女扮男装,看着极为清秀的脸,这感觉,简直比吃了眼前的糕点还要糟糕。

  唔……还别说,这酥甜糕还真是好吃得紧。

  阿朔在一旁提醒:“吃了酥甜糕,人人都叫好,喝了春江酒,万事不用愁。”

  这是平治城大街小巷都在流传的打油诗,大抵是在形容这里的两大特色。

  浮安喜欢喝酒。他与郭品不同,他喝酒是真的在喝酒,细细地品,整个世界中,整个意识里只有酒,所以他不容易醉。

  郭品喝酒就跟平时喝水没什么区别,他高兴可以喝,难过也可以喝,想喝就喝,不想喝的时候也可以喝,可以说,酒对于他来说可有可无,可喝可不喝,但基本都喝了。

  虽然上述的言论有些神神道道,但这就是两人对待酒的不同之处。

  可是——

  他们在这春江酒上却是相反的,郭品竟然在品酒,反倒是浮安,竟然大口喝了起来。

  阿朔看得兴致盎然,对于第一次喝春江酒的人,大多数都会是他们这种样子,只不过,这浮安是什么鬼?

继续阅读:第5章:旧时光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镖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