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旧时光景
谭以牧2018-07-14 17:172,369

  “喂。”

  “怎么了?”

  “你这人还有没有点人性啊,把我推下水就这样一走了之吗?呜呜。”

  “我已经解释很多次了,我是不小心。”

  “你不小心……呜呜,也要把我拉上来吧!”

  “你保证,保证上来后不找我麻烦。”

  “……”

  “说好的不找你麻烦便是不找你麻烦,你却为何找我的麻烦?”青葱少女气鼓鼓地止住了身后的跟屁虫。

  “我……我既然把你推下水,当然,当然要看着你,万一你出现什么意外。”跟屁虫红着脸解释,他发誓,这是他有生以来最窘迫的时候。

  “我不需要你跟着,啊……阿嚏!”

  “看样子,你很需要我。”

  “我说你这人烦不烦啊,都跟了我三天了,我马上就要到婶婶家了,再这样下去,婶婶误会怎么办啊。”少女锁着眉头。

  “你是来投奔你的婶婶吗?”

  “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啊,你再跟着我,我可报官了啊。”

  “到了你婶婶家,我会离开。”

  “……”

  “小娘子,长得很俊俏嘛,包里面是什么东西?”山林间山贼横行,尤其是偏远的地方,他们神出鬼没,官府也颇为头疼。

  “我,我没有钱,求求你们,求你们让我过去。”

  “没钱?哈哈,那实在是太好了,也有句话说得好,没钱肉偿!兄弟们,可要把手脚放轻些,别伤到人家姑娘。”

  “小小毛贼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跟屁虫在跟了半个月后忽然出现。

  “谢谢你。”

  “没事。”

  “你不是离开了吗?”

  “我本以为你婶婶家在上阳城,没想到。”

  “对不起,是我骗了你,我为了甩开你才撒的谎,我婶婶家在平治。”

  少女羞红的脸,看呆了少年。

  “此处距离平治少说也有半月的路程,如今天下微乱,山贼横行,不如……”

  “好,就,就依你。”

  “安哥哥,你看这桃花开的真是艳,我在家乡都瞧不见咧。”

  十里桃花林,花香散九州。

  “心悠,你若是喜欢,我浮安愿意一生陪着你看桃花。”

  “这么羞口的话,你也,你也说得出口。”少女转过头,俏脸微红,嘴角带笑。

  “安哥哥,前方便是平治,你跟我去见婶婶吧。”

  “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安哥哥若是不去那才,那才……”

  “什么?”

  “没什么,快走些,好些年没见到婶婶了。”

  亲人相见,这父母双亡的可怜人终归有了归宿。

  奈何——

  “婶婶,我不要嫁给什么王公子,我不嫁人!”

  “你这娃子,你父母不在,我便是你的母亲,你也老大不小,为何这般固执?”

  “我不嫁!不嫁!”

  “王公子家里虽不是大户,但也算是书香门第,王公子将来或能考取功名,在如今唯有功名傍身才能立于世,你就不要再想那个什么浮安了,一介武夫,能成何事?”

  “婶婶,你若再逼我,我便死给你看!”

  “死?你若是觉着对得起你的父母,你便去吧。”

  两情相悦,奈何有缘无分,世事无常,情重几两?

  “安哥哥,安哥哥!安哥哥你在哪?心悠不能没有你,不能!”

  少女出阁,清泪两行。

  我一直在暗处,看着你成婚生子。穿着喜服的你,真美!

  ……

  脑海中闪烁着少年时期与心悠的片段,从相识到陌生,从欢喜到悲凉。

  结果无外乎有两种,但哪一种都不是浮安想要的。他后悔,他不甘,他不忍。

  似乎,似乎所有的情绪,愤怒,不甘都是酒水化作。一旦酒醒,这梦便再也存不住了。

  “你醒了?”床边传来了淡淡地问候。

  “这酒……”

  “哈,这酒之所以名传平治,甚至天下皆知,除了它本身的味道,便是醉酒的奇妙。”

  “我喝了多少。”

  “不多不多,足足八大坛罢了。”问候之人正是阿朔,他皱起了眉头,从未见过这么能喝的人,尤其是最后,若不是及时找了郎中去酒,怕是这浮安要一睡不醒了。

  “八坛,哈哈,八年!”浮安缓缓地闭上眼。

  “感觉如何?这酒可愿意再喝?”阿朔就坐在窗沿上,挡住了月光,黑暗遮住了他的表情。

  “此生再不碰此酒。”

  “怕是再不敢回忆吧。”阿朔嗤笑一声,此时竟然与寻常时候判若两人,身上散发着凌厉的气息,尤其是他说话间,不由自主地透着深意和淡淡地嘲讽,丝毫不在没心没肺的样子。

  浮安哑然,瞧了瞧四周,颇有些惊奇:“为了什么?”

  阿朔哈哈一笑:“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想要做的事情,我当然也有。”他当然知道浮安这句问是什么意思,他一定很在意自己是身上气质的变化,哈,谁说不是呢,有时候连阿朔自己都分不清是个什么样的人。

  浮安把目光上移,透过阿朔与窗户之间的缝隙,一轮明月的样子映在瞳孔。他发出一声重重地叹息:“今晚的月亮真美啊。”

  阿朔扑哧一笑,有些讽刺:“心不在焉,心不在焉呀,瞧瞧,多么一个痴情的儿郎,你说这世上还有多少人像你这般呢?喝酒不是为了消愁,却拼了命要喝,想醉?哼哼,醒后才是最难受的时候。”

  何苦?

  浮安冷冷地一笑:“你懂什么!”

  “我不懂,我不懂,谁稀罕懂你的事情,只是你还不知道吧,你与那肥羊一共喝进去了我们一千七百两,外加睡了我们两间客房,哟,我给您算算,这合计起来,打个折扣还要两千两白银,你说,你们拿什么来还?”

  浮安是真的有些动怒了,想要起身,但浑身无力:“开什么玩笑?两千两?你怎么不去抢?”

  “抢?你才是开玩笑,那么没有技术含量的事情,我才不屑去做,再说,这酒既然是天下名酒,当然是很贵的,尤其是我们方家……我们从方家托关系买来的春江酒,在外面少说也要二百两一坛,你可以打听打听,这还是有市无价咧。”

  浮安恼怒地瞪着阿朔,他就知道,一定又被他们当作肥羊给宰了!

  他想辩解,可随即注意到桌子上的一炉檀香,鼻子闻了闻,只感觉刚刚清醒的脑袋又开始昏沉沉的,最终再次睡去。

  阿朔翘着嘴角看完这一切,直到轻微的鼾声想起,他才动了动身子,看向夜空中的月亮,仿佛听到银子哗哗直响的声音。

  “今晚的月亮,真美。”

继续阅读:第6章:踏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镖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