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青龙得水助欧阳
谭以牧2018-07-18 17:172,331

  “老夫知道你在想什么。”

  一句话说完,在场众人脸上神情各异。

  方星尘自己自然是面沉如水,看不出喜怒,方休也是嘴角带笑,仿佛早就料定了自己老爹是何种做法,所以丝毫不见震惊。

  只说作为当事人的欧阳震和刘三儿,则是双双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瞪大了眼睛,好像刚刚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见二人神色诧异,方星尘沉声喝道:“每条路有每条路的走法,你这般行事虽然可恶,但也是道上的路数,老夫不便多说什么。”

  直到方星尘说出这样的话,刘三儿才反应过来,眼睛里带上了点活络,微微点了点头却没应什么。

  “不过你这条路也不是这么好走的,这十两银子你拿着去找点正经生意做吧,大好的年级不要因为一时邪念耽搁了。”

  一句话说完,早有身后随从掏出一锭十两银子交到刘三儿手中。

  “唉……少年穆英武,老来洒枯骨啊……”

  方星尘见刘三再无异议,沉吟一句,带领众人转身离开,只剩下还靠着井沿面墙站立的欧阳震和手端着十两银子的刘三儿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娘的!”过了许久,刘三儿这才像是刚刚回过神来一般,怒骂了一句。

  “你……你骂谁!”欧阳震被适才方星尘风度震慑得半天恍惚,却被刘三这一句怒骂拉回过神来,耳中听得这个泼皮好像是在骂恩公,心头怒火升起,再也不见了之前软弱模样,挽起袖子就要上前干架。

  “骂谁?哼哼……”听得欧阳震问自己,刘三儿嘴角挂起一抹冷笑,“老子骂你!”

  “骂我?”本来怒气冲冲的欧阳震顿时被这句话定住了身形,一只手还挽着袖子,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是啊,老子骂的就是你这个没良心的读书人!”

  “此话从何说起!”欧阳震摆出一副要讲道理的架势。

  “人家救了你不说,还替你除了十两银子的水钱,你甩脸子就算了,竟然还一句谢都没有,天下读书人都像你这样不知好歹吗?”

  欧阳震沉默了。

  “他娘的……天下就是让你们这帮忘恩负义的王八旦读书人祸害了,要是多几个向方老爷子这样急公好义的,老百姓的日子能不好过吗!那时候,谁还愿意做这种应营生,老子早就安安心心做点小买卖了!”

  “额……”

  被刘三儿一通抢白,欧阳震这才反应过来,方星尘一行人早已经走远了,急忙爬起身来,话也来不及多说,就顺着众人远去的方向追赶过去。

  “恩公,等等我,恩公……”

  看着逐渐远去的欧阳震和方星尘的身影,刘三儿嘴角浮现出一抹说不清意味的苦笑。

  “唉……恩公……”

  ……

  “爹爹,你说你帮那个穷书生干什么啊,现在可好,赖上咱们了!”

  平治城,大隐镖局方家后院,用过晚饭后方休来到了方星尘的书房,将手上的茶盏放下后嘟囔了一句。

  “呵呵……这你就不懂了。”

  放下手头的《春秋》,方星尘对着眼前这最受自己喜爱的长女呵呵一笑,道:“爹此举不只是帮那个书生,也是帮刘三儿啊……”

  说到这里,方星尘微微一叹,言语中竟然浮现出少见的落寞。

  “平时不觉得什么,但是此时金门镖局和平安镖局的事一出,爹爹是觉得江湖饭不好吃啊,能劝退一个,便是救了一个啊……”

  听方星尘这么说,方休微微一愣,再想到两家镖局被灭门的惨事也不由得心头一沉,半晌不再言语。

  “嗨,不说这个,那个年轻人怎么样了?”

  父女同心,见到爱女脸上神色方星尘就已然猜到方休心中所想,当下转移话题道。

  “嗯……那个穷酸复姓欧阳,叫欧阳震。”

  知道父亲是在转移话题,避免自己压力过大,方休自然也愿意顺着说点别的,因为她也清楚,这段时间以来 ,爹爹肩上的担子并不轻。

  偌大的家业,未知的敌手,放在寻常人身上恐怕早就把人压垮了。

  不过说起那个穷酸书生的名字,饶是此时心情沉重方休也不由得一乐。

  复姓欧阳,这个姓氏在她的话本中早就不知道被用了多少次,虽然心中明知道这种设定十分恶俗,但无奈那些书生小姐喜欢这个路数,自己收银子的自然并无什么不可。

  “欧阳震?”听到这个名字,方星尘不由得微微一愣。

  看来他对这个姓氏也比较好奇。

  “是啊,这是上京赶考,路过我们平治城的人,被日头晒得生不如死,吃尽了苦头,好不容易见到一口水井,却没想到就遇到这样的事。”

  方星尘接过话来:“呵呵,这也怪不得他阅历浅,那个刘三一看就是常年厮混的,那口水井选的地方很好啊,不知道得手多少次了……”

  “嗯……”

  每次方星尘说到这种事,方休都选择闭口不言的。

  一方面是因为她作为女儿身,对于这种江湖事虽然心中有数,但并不愿意参与其中,最多也就是放到自己的话本中做桥段罢了。

  另一方面,眼前这位老者既是自己父亲,又是这平治城内江湖道上的执牛耳者,这种事情,做晚辈的只要听他说说就可以了,随意插话难免落得个贻笑大方的结果。

  “嗨,不说这个,那个欧阳震现在在做什么?”

  敏锐地察觉到女儿心态,方星尘微微一笑,将话题拉了回来。

  “额……”

  一想到那个穷书生,方休又觉得一阵无语。

  “还在吃饭!”

  “那个人看着瘦得像棵小树一样,没想到竟然这么能吃,家人都已经回房了他还在吃,好多人都在笑他呢。”

  “嗯……”

  听到这里方星尘微微一沉吟,吩咐道:“看来也是苦命人,让家人尽快散去吧。”

  一声言罢,方星尘微微一叹。

  读圣人书却落得如此落魄,这世道,没救了!

  见父亲神色微微沉了下来,方休也是无奈苦笑。早已习惯了方星尘忧国忧民情怀的她自然清楚,此时啊,她还是不要去撩拨爹爹的虎须比较好。

  “好的,我去叮嘱他们,明早上路时再资助些散碎银子便是。爹爹早点休息。”

  “嗯……”方星尘满意点头,示意方休退下。

  这一夜,方星尘无眠。

  这一夜,方休辗转。

  这一夜,欧阳震,青龙得水!

继续阅读:第18章:我有佳人,秀色可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镖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