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我有佳人,秀色可餐
谭以牧2018-07-19 06:062,241

  “哎哟,怎么了这是?”

  次日一早,当一夜未曾休息,顶着一双熊猫眼的方休敲开郭品房门的时候,着实把后者吓了一跳。

  “你这是一晚没睡吧,什么事让你这么糟心?”郭品一边把方休让进屋子里,一边接过她手中端着的食盒打开盖子并深深地闻了一下,随后,他脑袋一昂。

  方休则好像是完全没听到这贴心的问候一般。

  郭品也不避嫌,看着方休木着一张脸,兀自走进屋里。

  果然,下一刻……

  “说出来,让哥哥开心开心……”

  方家的大厨已经在大隐镖局内做了二十年的掌勺了,那手艺肯定没得说,那可是就连偶尔来方家拜会的城牧都认真夸奖过的。

  美食当前,郭品只不过才打开盖子闻了那么一下,就完全控制不住舌头底下的馋虫,直接上手拎起一块造型美轮美奂的糕点,也不舍得咬,一口便吞了下去。

  这一幕,看得方休一愣。她心想,这家伙是饿死鬼托生的吗,怎么这么个吃相?

  不过,她无意之间被郭品做出的这幅洋相弄得一乐,郁闷的心情稍缓。

  “傻笑什么……”故意做出这么一出的郭品偷眼看到方休脸上的隐晦笑意,稍微松了一口气,也不关门就那么敞着一扇门让屋外的阳光照了进来。

  “好点了吧,说吧,遇到什么事了?”

  后知后觉领悟出郭品是在故意出洋相逗自己,好让自己舒缓心情的方休稍稍一愣,继而微笑道:“没事,只是来看看肥羊有没有想要继续出钱的想法。”

  “哈哈……”郭品自然不会把这句话当真,稍微严肃起来的他让那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更显深邃,看着不知何时脸色微红的方休打了个哈哈。

  “肥羊便是在下了,只是不是这次你想怎么宰?”

  “呵呵……”心事重重地方休此时却全然没了继续调笑的想法,微微摇头,便不再言语了。

  而不知为什么,突然发现此时二人之间颇有点岁月静好意味的郭品心尖忍不住一跳,也随之沉默了下来。

  一时间,只听得门外烈日将瑶瑶金光泼洒在地面上,仿若有音。乍一听去,犹如涓涓细流,不绝如缕,可等你真的想竖起耳朵去捕捉哪怕一丝实质的声音,却发现那里又空无一物,寂静得让人心慌。

  “浮安哪里去了?”

  许是不耐门外那若有若无声音中所含着的那股燥热,方休再开口时,嗓音已然带上些许沙哑。

  “不是还没起呢吧?你说你们两个大男人,整天这么虚度光阴,好意思吗?”方休努力做出平日里的语气,可是说出的话来却只见沉重,郁郁又郁郁。

  “他还醉着。”这次郭品不再配合,说完,他一双眼睛定定地看着方休,好像要把她看进心里去一般。

  “可不是两个大男人么……除了你这么女扮男装的家伙,只剩下两个了。”

  “啊?”

  不知怎么的,听到这句话方休耳根一红,瞬间便局促起来。

  “我和浮安不同,那小子心里没地方了,所以别的什么人啊,东西啊,小猫小狗的都看不到眼睛里去。”见到方休局促的样子,郭品微微一笑,抬手示意她先不要插话。

  “可是我不一样啊,别人说我整天不务正业,也没个正经营生,就靠着家里那点薄产过日子……有的时候我真想反驳,可是转念一想,他们说得对呀!”

  “哈?”方休被这个转折弄得一愣,忍不住哈的一声笑了出来。

  “唉,别笑别笑……”见方休不严肃了,郭品反倒有些无语。“拜托能不能安心听我说的话,这样我很没面子。”

  “嗯嗯,好。”

  一声笑罢,两个人之间原本有些凝固的空气终于又开始欢快地流动起来,方休就这样看着郭品,等他继续说下去。

  “嗯……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整天什么都不用想,脑子也空,眼睛也空,心也空,所以呀,有的人啊,事啊,东西啊,小猫小狗啊,就这样一不小心,看到心里来了……”

  “啊?”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方休好像早就把原本的那股子聪明劲扔到河里冲走了一样,只觉得今天好像脑子无论如何都不够用……

  一定是昨夜没有睡好的原因,一定是的!

  “呵……”

  就在二人之间好不容易活络起来的空气即将再次凝固的时候,一声有些痛苦的呻吟声从内房中穿了出来。

  “嗯?”二人齐齐扭过头去。

  “呵,这家伙可算是醒了……这两天没折腾死我,很不得打他两拳出出气!”

  郭品虽然嘴上埋怨着,脚下可不含糊,也不见他如何动作,整个人便如一股旋风一样,“嗖”一下飘进内室。

  “呵……原来也不是一般人……”

  方休虽然出生于大隐方家,可从小不爱习武弄棒,整天只想着公子小姐、世人俗情,而一向对自己这位长女疼爱过分的家主方星尘也不舍得逼迫她,虽然一开始他也疾言厉色过,但见她丝毫不为所动,便也只能听之任之了。

  正因为如此,几人相识颇久,可直到今天方休才发觉这郭品竟然也是个身负艺业的练家子。

  她再回想起来,那不论何时都身配长剑的浮安也必定不是个简单的人啊。

  “唉……早知道小时候就听爹的练练武艺了,不至于长大后发现人家都会,只有我不会……”方休暗叹一口气,“可是,练武真的好疼啊……”

  正思量间,浮安出来了。他出来后,乍一见到方休,竟微微一讶,很显然,他没想到这个自二人到了平治城内开始便对他们大加剥削的人会一早来到这里。

  特别是眼见到桌子上的食盒之后,猜想到对方是来送吃食的时候,心头不由得更是疑惑。

  “有心了。”

  即便是生性再淡泊,见到这一幕的浮安也没有办法无视对方的盛情,甚至心中依然打定主意,这一餐就算对方再让自己付个几百两银子,也绝无怨言。

  “呵,吃吧,这顿饭不要银子。”看出来浮安心中疑惑,方休微微一笑,解释道。

  “那就承情了。”

  至此浮安再无怀疑,侧身坐下后道了个谢便开始享用这一天的早饭。

继续阅读:第19章:陷虎披雨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镖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