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手遮天
东旭鹰2018-07-05 21:335,767

  夜幕笼罩下的洛阳城,枪声不断,交战此起彼伏。一方面是灰羽特工及行动队,一方面是羽林派的军队和警察。由于失去了昭宁与伯和的下落,羽林派迫不及待地打算彻底消灭洛阳城内的灰羽,再去寻找上任不久的执政长。

  昔日繁荣安宁的首都,顿时被战火所笼罩,人民惶恐地躲在家中,祈祷着这前所未有的大乱快点平息。

  “灰羽”们失去了十长使的指挥,渐渐力不从心。而(曹)孟德与(袁)本初极有默契地对敌人主力展开了合围。

  眼看胜局就要锁定,突然大批铁羽军冲入,他们一面喊着让双方停战,一面不分青红皂白地进行无差别袭击。

  猝不及防之下,灰羽被消灭殆尽,连投降都成了奢望;羽林派指挥的警察与军队也遭遇重大损失,慌忙收缩战线。

  本初怒不可遏地通过扩音广播问铁羽军究竟想干什么,铁羽军指挥“(李)稚然”问清了本初的身份,便下令停止攻击,并再三解释是误会。

  还想问罪的本初,却被看出不妥的孟德所制止。没过多久,(董)仲颖亲自率领更多铁羽军进城,而他指挥车中端坐着昭宁与伯和。

  昭宁没有回到官邸,而是先前往汉光电视台发布讲话,讲话稿居然是由铁羽军提供。在讲话中,昭宁宣布,汉光国遭遇了建国以来最大的叛乱,具体情况还没弄清,要求洛阳城内的治安与防务暂时由铁羽军代管,安保局、羽林军、灰羽都立即交出武器,暂停一切行动,等待调查。

  第二天清晨,洛阳便完全陷入军管之中,同时仲颖推荐法官“(李)文优”任最高法官,主掌调查叛乱案。这时候,孟德等人才知道,这位平时谦恭寡言的文优,原来早就与仲颖有所勾结,真是出乎他们意料之外。

  调查结果仅三天就被公布,文优声称,羽林军兵团长(何)遂高与灰羽十长使分别谋反,又互相攻击,导致这场大动乱。为杀一儆百,以儆效尤,羽林军与灰羽全部解散。同时,文优查出有大批英雄社成员参与叛乱,其中孟德、本初等人是受到蒙蔽,但(丁)建阳、(卢)子干、(朱)公伟等尽数参与,公伟至今还流窜国内纠结同党。

  为此,铁羽军开始大肆搜捕,并暂停同谋犯的职务,英雄社主掌的报社、媒体、剧团、机关部门、企业、博物馆、电力局、水利局等绝大多数被关闭或转由铁羽军接管。大批英雄社成员被捕下狱,无论是高层官员、社会知名人士,还是基层普通民众,均有被牵连。

  本初兄弟与孟德虽然没有被问罪,但羽林军解散,安保局被铁羽代管,他们顿成光杆军官。

  建阳事先察觉出不妥,早就逃出洛阳,前往他驻扎在其他城市的军队中,摆出要与铁羽军一决雌雄的姿态。

  问题严重性不仅于此,英雄社社长、执政长昭宁竟然也被控渎职,被停止职务,强迫搬出官邸,软禁于原居所。同时,因为各星系英雄社著名成员多被指控涉案,通缉令也下达十四星系各星球。

  各星球上反响不一,被灰羽事先埋伏的势力,以为仲颖是为十长使报仇,纷纷按照原定计划开始攻击当地英雄社。尚能掌握本地大势的地方行政者也纷纷持观望态度,无人肯来洛阳招惹铁羽军。

  仲颖在众人“推举”下暂代执政长职务,他的主要精力却放在如何消灭建阳部队上,如果他连河南星都不能完全掌握,又怎能让汉光各星系对他俯首称臣?

  此时的建阳心如刀割,英雄社自领袖“邦高”开创汉光国,主持十四星系政务数百年,如今已接近毁于一旦。但建阳心中明白,如果他能及时摧毁铁羽军,制止这场阴谋,汉光国尚有一线生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然而,铁羽军是虎狼之师,建阳就算聚集河南星上所有尚且忠于英雄社的部队,也难抗拒,他唯有将当前情况尽快通报给各星球友军,请他们共同来聚义讨逆。

  于是,建阳亲自草拟通电,并让身边的吕秘书,尽快发往其他星球。忙碌了一天的建阳夜不能眠,躺在床上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各处回电。

  就在这时,清脆的敲门声响起,建阳听清来者,和蔼可亲地唤入问:“吕秘书,是不是有回音了?”

  吕秘书:(关上门,摇摇头)暂时没有,恐怕各地长官各有打算,未必会响应我们啊!

  建阳:(懊恼)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如今英雄社、汉光国处于生死存亡关头,如果我们不能万众一心,前辈们的基业就会断送在我们手里!

  吕秘书:其实以现在的情况,我们是否也该现实一点?

  建阳:(皱眉)什么意思?

  吕秘书:自从黄天之乱后,各星系实质上已经各自为政,谁还把英雄社、洛阳城当回事?就算是仲颖又怎么样?他除了指挥自己的军团直属部队,连手下几个师团都指挥不动。汉光大业已经完了,今后这十四星系唯有强者生、弱者亡!

  建阳:(怒)放肆,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别忘了,你也是羽林军出身。如今汉光大业危在旦夕,我们羽林派的忠义之士,应该明知不可为而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吕秘书:您说的确实有道理,不过我听说一件事,您上回提拔的那个舰队长,他听说洛阳出了事,立即宣布退出英雄社,并宣誓向仲颖效忠。那样的草包就是你欣赏的忠义之士吗?

  建阳:(面有愧色)吕秘书,我知道在提拔舰队长的事情上,我对不起你!但是让你当我身边秘书,我本来也是好意,我……

  突然吕秘书猛地一拳打出,拳头上闪现出幻刃,霎时戳穿了建阳的咽喉。建阳捂着喉咙倒地,不敢相信眼前的现实,虽然他已经说不出话,却用眼神怒问着吕秘书为什么要如此恩将仇报!

  吕秘书很明白建阳此刻所想,冷冷说:“我已经厌烦了你吕秘书的称呼,我是军人‘奉先’!我的岗位本应该是驰骋疆场,你偏偏要调我做这娘炮似的文职工作,这是对我奉先最大的侮辱!你的亲信已经全部被我杀了,我将解散你的军队,带着我的兄弟去投奔仲颖。你一定想问我,仲颖许了我什么。实话告诉你,他已经派人暗杀了你提拔的草包舰队长,并送给我一架性能卓越的高智能战斗机‘赤兔’,我看其性能不亚于传说中当年大周军‘玉虚’哪吒的‘风火轮’号!我本来就不信你们英雄社那一套,我做人很简单,谁真正重视我、尊重我,我就为谁而战。建阳,下辈子做人,记住了,我这样的英雄,是不能被小人所侮辱的!”

  说到这里,奉先(吕秘书)手中又变幻出一柄巨型光锤,毫不留情地一次次砸下……

  当建阳军队被解散,奉先率小队人马“投诚”铁羽的消息传来,孟德、本初等人顿时面如死灰。本初兄弟果断选择依靠尚未出事的旧部官员,逃离了河南星。而身处险境的孟德,则选择了来拜见仲颖。

  对于孟德的来访,实在出乎仲颖的意料之外,现在长期在他身边出没的“文优”顿时献策趁机拿下孟德。

  但是,仲颖考虑到,如今十四星系内还分散着大量墨羽旧部,其中不乏奇人异士与优秀的指挥官,如果杀死孟德,激起墨羽重组。仅凭现在刚刚控制了河南星的铁羽实力,恐怕难以抵挡。

  毕竟,铁羽麾下几个师团几天前公开宣布脱离铁羽自立,以反对仲颖实质上全面废除英雄社的政策。仲颖这才猛然想起,连(马)寿成、(马)孟起父子这样的悍将,都是英雄社弟子。他原来以为只要掌握了洛阳,就可以大局在手,如今真是想简单了,他又怎么能再多惹事端呢?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让奉先率领几名高手隐藏待命,防止孟德暗算。

  在客厅接待了孟德,双方落座端茶,仲颖才问对方来意。

  孟德:(微笑):我首先是恭喜代执政长平定了建阳叛乱,其次是想救您。

  仲颖:(不解)救我?我没看到自己有什么危险啊?你要怎么救我?

  孟德:您现在还没有意识到吗?您犯了一个大错误!

  仲颖:我平定了洛阳及周边叛乱,铲除了那些别有用心的家伙,哪里有错?

  孟德:您不该迫不及待废除了英雄社对整个汉光国的主导权。

  仲颖:(笑)孟德,你该不会是因为你是英雄社弟子,就来指责我的不是吧?我虽然在政府与军队中基本消除了英雄社的影响,但你们英雄社还是可以跟其他社团一样以平等身份参与政治的,你不必忧虑我会赶尽杀绝!

  孟德:好一个平等身份,换句话说也就是无主无次,失去了主导!实现了你所谓的“平等”,十四星系也就变成了一盘散沙。不要忘记,我们的宿敌弥罗国还虎视眈眈,如果汉光国完全分裂,我们将被那大老虎所吞噬,到时候,您要么做弥罗国的狗,要么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仲颖:(猛然大惊)你……你是说,如果我不能将汉光国重新凝聚起来,我们将被弥罗国各个击破?而弥罗国……根本不会放过我们。

  孟德: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所以不管您到底想做什么,操之过急必然会引火上身。何况,现在您的一厢情愿,各地执政官与军队指挥官都不领情,您就不怕他们群起而攻之吗?您现在只是控制了一颗星球,却要面对十四星系的其余所有星球,您实在是太危险了!

  仲颖:(苦笑)难道我不知道吗?唉,我不过是一心要平定叛乱,将孝灵领袖生前主张的平等变革彻底进行到底。但是各方同僚不能理解我的苦心啊!孟德,你必须帮帮我,让他们知道,我是真心为了汉光国好啊!

  孟德:我也是有心无力,只能靠您自己。

  仲颖:(疑惑)靠我自己,什么意思?

  孟德:现在您已经实质掌控了首都政权,但如果打算名副其实成为真正的执政长,就算您有办法让失去英雄社议员的议会投票都支持您,也得不到地方的认可。英雄社主掌汉光国数百年,成员遍及各地和各行各业,您的一意孤行必然会引起剧烈反弹,这是操之过急啊!您不要忘记,当初金乌星系的“殷商会”一心要消灭“西野门”,最后反而被西野门组建的大周军所消灭。这是前车之鉴、后车之师。另外,英雄社与西野门,还有贞元国的“凌烟社”都是遵从“玉虚”信仰,大周与贞元国正蒸蒸日上,在宇宙中的影响日益扩大,您执意摧毁英雄社的主政地位,无异于跟大周、贞元结仇。弥罗国是绝不可能放过我们的,再得罪了贞元国和大周国,您的全新汉光国将面临内忧外患,只怕要被掐死在摇篮里啊!

  仲颖:这……有道理,真的很有道理,那你说我该怎么做呢?

  孟德:万事都要循序渐进,既然河南星已经在您手中,为什么不干脆先演演戏,暂时保留英雄社,让社长昭宁继续当执政长,您可以就任总务长,实权还是在您手中。等到时机成熟,内外都认可了您的领导地位,您打算怎么办都好。

  仲颖:嗯,太好了,孟德啊,你真是个人才!那遂高是个什么东西,怎配跟你的才能相比,让你当安保局局长,真是屈才了!等我度过现在的危机,我一定重用你!

  孟德:那我就先谢谢您了!

  等到孟德离去,文优和奉先来到仲颖眼前,文优问:“代执政长,您真要听孟德建议吗?”

  仲颖狡黠一笑:“咱们现在既没有找到英雄戒,也不能让内外认可我的统治地位,确实很危险。所以,孟德的话虽然是为他们英雄社求饶,却也不乏道理。我不能不听,也不能全听啊!”……

  就在当夜,文优突然来拜访软禁中病卧在床的昭宁。孝灵去世前,昭宁与文优也算旧识,经常在一起喝茶聊天。可是今日故友相对,却是立场不同、各怀心事。

  文优借口有要事跟昭宁商谈,他带来的警卫就将其他所有人“请”出了卧室。不祥之感笼罩了昭宁心头,文优淡淡问:“昭宁兄弟啊!恭喜你了!”

  昭宁:(惊恐)恭……恭喜什么?

  文优:代执政长决定担任总务长,恢复你英雄社社长、汉光国执政长的地位。这不该恭喜吗?

  昭宁:条件是什么……

  文优:只要你交出英雄戒,你就可以恢复原来的地位。

  昭宁:(苦笑)别说英雄戒确实被我弄丢了,就算我真能交出来,英雄戒代表着对汉光国的领导权,仲颖得到了,无论他担任什么职务,他都是真正的掌权人,我也不过只是个傀儡而已。

  文优:(冷笑)当傀儡也比当死人好,好死不如赖活着嘛!

  昭宁:我是英雄社的罪人,因为误信灰羽,给了仲颖压制我英雄社的机会,我该死!

  文优:我说昭宁啊,不要太傻太固执,宇宙中的“玉虚”早就解散了,英雄社寿终正寝也是迟早的事情,你还是适应现实,不要再执迷于那无谓的信仰了吧!

  昭宁:文优,大周西野门还在,贞元凌烟社还在,玉虚信仰并不会消失。错的不是信仰,而是我们的摸索过程走歪了,但我相信贞元与大周一定会走到正确的道路上!

  文优:哼,你这话听起来是打算英勇就义啊!

  昭宁:你今天来,就没打算放过我,不是吗?

  文优:不愧是我的老朋友,那咱们就别费劲了……

  于是,第二天,昭宁“病逝”的消息刊登于新改版的各大媒体头条。孟德闻讯如遭雷噬,他独自痛苦跪在书房中,口中喃喃自语:“昭宁兄弟,是我害了你……”

  英雄社元老——(王)子师,悲痛中召集尚坚持留在社中的洛阳主要成员,包括突然被仲颖宣布无罪而释放的子干、原安保局局长孟德,以及(伍)德瑜、(周)仲远等,很快推选伯和为新一任英雄社社长。仲颖则随即展开紧急选举,又将伯和选为汉光国执政长,将自己选为总务长。

  选举完毕,在现场,仲颖主动找到孟德说:“兄弟啊!我放出子干,保证伯和上位,可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啊!”

  孟德:(忙毕恭毕敬)是,总务长对我英雄社的恩德,孟德没齿难忘。不知道,总务长还需要我做些什么?

  仲颖:各星系行政官都与你家族或多或少有些关系,我希望你劝说他们不要再跟我作对,否则就是跟你们英雄社社长作对,后果将不堪设想!你明白吗?

  孟德:是,我明白,我立即给他们发报或亲自打电话,我们汉光国绝不能乱,否则就是给了外人可乘之机,那我们就彻底完了。我一定跟他们说清这一点。

  仲颖:(听出弦外之音)……你这样说,好像也是要跟我说清这一点啊!

  孟德:不敢,不敢,总务长不要误会!

  仲颖:(大笑离去)哈哈哈,你啊,你啊,好一个孟德!

  望着这位枭雄的背影,孟德恭敬神色逐渐严肃起来。他猛地瞥见子师前辈鄙夷的目光,他正想上前解释,对方已转身离去,孟德唯有苦笑一声,黯然无语……

  回到住所的仲颖,意外得知有个神秘人已经等待自己许久。他请此人来到隔音客厅,那人迫不及待地质问:“健侠,你在干什么?我们“弥罗宇宙安全部”培养你这么多年,如今大事将成,你为什么又将英雄社社长推上去了?你这样对得起我们吗?”

  仲颖傲然一笑地回答:“弥罗密使,我们的生意已经结束了,没有必要再做下去。请回去告诉‘金枪太子’玉瑞,我董仲颖绝不是你们弥罗国的狗!(神色渐渐转为凶狠)你们一定要搞清楚,现在汉光国真正做主的是谁,你们到底又正在跟谁打交道!”

  注:

  子师:对应东汉末年忠臣“王允”。

  德瑜:对应东汉末年忠臣“伍孚”。

  仲远:对应东汉末年忠臣“周毖”。

  玉瑞:《西游星途》中弥罗国总统“玉皇”与该国议长“王母”之子,统领该国宇宙安全部,与陈江流、悟空等人为敌。

继续阅读:第三章 宴会风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际三国英雄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