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徘徊生死
东旭鹰2018-07-05 21:345,548

  三天后,在密室之中,两个蒙面人站立屋中,羞愧面对(王)子师。此刻的子师悲痛万分,这一仗,“赤影”主力基本被消灭,老友伯奢全家遇难,英雄社总部失去了最后的武装,再也无力直接对抗(董)仲颖。

  子师此刻不由感慨起来:“孟德说这暗杀仲颖是下策,果然没错!”

  一个蒙面人愤然摘掉面罩,他原来就是伯奢带来的“(陈)公台”。他当初趁着上洗手间,迅速改装完毕,随即蒙面刺杀,虽然他不是异能人,但武艺不凡、机智过人,在围攻奉先的杀手中,只有他与女蒙面人毫发无伤地全身而退。

  公台:(愤愤不平)前辈,不要提那叛徒了,伯奢前辈和他最后那个儿子全部都是死在这家伙手中!请您也赶紧撤退,这家伙一定会出卖您的!

  子师:(问女蒙面人)阿婵,你怎么看?

  阿婵(女蒙面人):虽然说按当时场景来看,伯奢父子都注定必死状态,死对他们两人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但伯奢前辈对孟德素来视如己出,五个儿子与孟德更是亲如兄弟。这孟德为了保全自己,竟然下此毒手,可见此人心狠手辣,行事风格完全与英雄社不同,不可信任!

  子师:(苦笑)没错,孟德做事确实一向不守规律、毫无顾忌,却也因此说明他是个善于隐忍、行事难以被敌人琢磨的非凡之人。值此国家生死存亡时刻,面对仲颖这样凶狠毒辣的强敌,你我这样的人能对付吗?只怕将来拯救我英雄社、拯救汉光国的,只有依靠像孟德那样的非凡人物了。

  公台:前辈,不能信任他啊!不然我们迟早都会死在他手上的!

  子师:我们要不要听听伯奢的遗言,再作决定?

  阿婵:(惊)伯奢前辈在行动前有留下遗言吗?

  子师:他的遗言是在生命最后一刻留下的!

  说着,子师拿起遥控器对着墙壁按下,墙壁立即变成屏幕,很快播放起由仲颖政府广为传播的视频,那就是孟德最后亲手杀死伯奢的画面。

  只见在伯奢牺牲前,不知是否因为疼痛,他的手指微微颤动,但在子师等人眼中,这不是下意识的乱动,而代表着一段遗言。

  在伯奢头颅被射穿的一刻,子师忍不住关闭了屏幕,而公台与阿婵也垂头无语。子师感慨地说:“就让我们最后一次相信伯奢吧!”

  与此同时,(吕)奉先匆匆走入一间办公室,急切对仲颖说:“总务长,为什么要派孟德去调查河南星其他城市的英雄社叛党?虽然他亲手杀死了伯奢,但我依然怀疑他在宴会上一度企图暗杀您!”

  仲颖身边的(李)子优大笑说:“奉先,难道你以为总务长就不怀疑吗?”

  奉先:(不解)既然怀疑,为什么还要放虎归山?

  仲颖:不管我们如何怀疑,他毕竟在宴会上有救我的举动,又曾反对杀了伯奢,避免灭口而失去线索。这两件事在大庭广众之下有目共睹,如果我们现在对他直接下手,会落人话柄的。

  奉先:就算不能杀,也可以把他留在洛阳、便于监视啊!

  子优:现在洛阳的英雄社成员,带过兵、打过仗、在军队中有一定威望的只有孟德了。如果留下他,他一旦真跟那支刺客部队有所牵连,会让残匪重新变成我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如果他不在洛阳,那些刺客连同英雄社总部就是一盘散沙、乌合之众,对我们再也形不成任何威胁。我可以杀光他们,也可以让他们生不如死地被迫为我效力,后者更有意思。

  奉先:但孟德毕竟曾是墨羽军团长,如果他寻机离开河南星,组织旧部反叛,会成为我们的心腹大患的!

  子优:黄天之乱后,各星球经济都遭到严重破坏,资金紧张,如果他要重组墨羽军团,谁能提供足够的经费?更何况,如今伯和在我们手上,谁敢公开对抗总务长,就是对抗伯和、对抗英雄社。如今各星系行政官都很难组织起成规模的部队,又虎视眈眈地想找机会占便宜,谁因为名义上与英雄社为敌而给了别人可乘之机,谁就会倒大霉!孟德不是傻子,他绝不敢重组墨羽,与我们对抗。何况,他要离开河南星,也没有那么容易。

  奉先:可是这孟德狡诈无比,一旦离开我们的掌握,恐怕会非常麻烦!

  仲颖:奉先啊!有时候杀人是不必亲手沾血的!

  奉先:(疑惑)什么意思?

  仲颖:我们已经广为宣传孟德为了保护我,不惜杀害亲如生父的伯奢,想必有不少人对这种冷血无情的英雄社叛徒恨之入骨吧!另外,我已经在“命运”上悬赏两万金币换孟德的脑袋。

  奉先:(惊)“命运”?传说中没有什么任务不能完成,联系着汉光国内所有雇佣军与赏金猎人的那个神秘网站。

  仲颖:那不是传说,而是现实!另外,单枪匹马的赏金猎人早就所剩无几,他们大部分不是加入了各种雇佣军,便是早已被消灭。还有,在这个网站上发布的任务,目前还没有不能完成的!就让我们静待佳音吧!……

  被紧急派出的孟德,虽然不知仲颖政府为什么会放过他,但脱离洛阳却是一个好机会。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整顿人马为英雄社东山再起。但机敏睿智的他也隐约猜想到,仲颖必然另有阴谋。

  孟德一路以调查为名,希望借机寻找其他城市的英雄社弟子或墨羽旧部,解释清楚宴会上发生的一切,再筹划出行之有效的方案,寻找合适机会实施。

  然而,在这颗河南星上,他能接触到的原英雄社成员尽是溜须拍马之辈,他们以为孟德现在是仲颖面前的红人,才上前大肆巴结。其他人,别说是真正的忠义之士,就连墨羽旧部似乎也在故意躲避着昔日的军团长。

  在郁闷之中,孟德来到了中牟城。这座城市的前政府主要官员因为拒绝参加仲颖的宴会而全部“意外死亡”,新的政府班子还没有成立,所以现在负责接待孟德的居然是原市长的戏秘书,而市政府的那些部长谁也不敢出来充大头。

  孟德心中明白,现在自己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仲颖这一招,让他成为河南星上各行各业英雄社弟子的仇人,如果得罪了孟德,就是得罪仲颖,如果与孟德亲近,就是与英雄社成员为敌。所以当地官员们宁愿敬而远之,在戏秘书组织的欢迎宴上,都一个个托病不来。

  戏秘书尴尬地在十五人坐的圆桌上,独自接待着孟德。孟德不以为意地问起这中牟城英雄社的情况。

  戏秘书立即报告说:“请您放心,逆党刺杀总务长失败,我们就立即清查了本地英雄社是否参与这一阴谋。结果,还真查出不少逆党,可惜由于本城警力不足,让他们跑了。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英雄社还在,也有几个没有嫌疑的人留下。”

  孟德听说还有英雄社成员留守,心中一动,当即就要求前往中牟英雄社驻地,还是戏秘书好说歹说,孟德才勉强吃完饭再动身。戏秘书提议多带些人去,孟德为了防止英雄社的兄弟误会,要求只与会开车的戏秘书两人前往。

  到达那现在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英雄社中牟分社,已经是夜晚,但那间孤单的屋子依然亮着昏黄的灯光。两人敲门并没有人应答,孟德发现房门是虚掩,心中大惊,唯恐这里兄弟也遭遇仲颖一党毒手,便迫不及待地推门闯入。

  进到主厅,几人手持激光手枪从不同房间缓缓走出,孟德心头顿生不祥之感。这时,他发现戏秘书并没有紧跟进来,并听到房门紧闭反锁的声音。

  当孟德看到戏秘书不紧不慢走来,注意到此人一改刚才的谄媚神情,此刻充斥着嘲弄笑意。

  孟德:(缓缓)看起来,现在不仅是市政府,这英雄社也暂时由你作主。

  戏秘书:没错,确实如此。孟德,刺杀仲颖行动中,我们中牟派去的“赤影”牺牲了二十七人,所以你来了,我们就没打算让你走!

  孟德:看起来,一切都在你算计之中。你早就想到那些官员不敢来赴宴,也想到我一定会迫不及待来英雄社。对了,你一早就故意透露出你会开车,刚才又故意说要多派人保护我,实际上就是要诱使我只跟你两人过来,尽量不惊动其他人,对吗?

  戏秘书:没错。那些官员不来迎接在我意料之中。另外根据我搜集到的信息,你此行查访河南星各地英雄社,却没有英雄社成员肯跟你接触,如果你听说这里的英雄社还有人留守,必然会迫不及待地赶来,而且为了防止打草惊蛇,也一定会希望跟来的人越少越好。因此,我就一步步诱使你与我前来,一切都在我掌握之中。

  孟德:你的脑子不错,那应该能看出来,仲颖故意到处宣传我杀伯奢前辈,是为了挑拨我跟各地英雄社的关系吧?

  戏秘书:当然能看出来,但我也看出,你为了自保,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英雄社如今已经名存实亡,要重兴大业,留着你这狠毒狡猾又深通兵法的家伙,对我们弊大于利。既然仲颖有心要借刀杀人,我们不如将计就计!

  孟德:(怒)你疯了吗?仲颖要借刀杀人,当然是害怕我致力于重兴英雄社,你杀了我,那是亲者痛、仇者快!

  戏秘书:那就要看这件事怎么利用了!大部分人眼中,认为你是仲颖的走狗,如果你死在英雄社手中,只要巧加宣传,反而可以振奋幸存忠诚弟子的斗志与信心。为了大事,将错就错也无妨,就看如何制造出最佳效果。

  孟德:(怒不可遏)我自问并未负天下人,也绝不让天下人负我!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戏秘书:那你又能怎样?你不觉得头晕吗?

  孟德:(猛地半跪在地,惊怒)你在饭中下了毒?

  戏秘书:我还在这里设置了异能抑制器,我做事要么没把握而不做,要做就一击必须中。否则我早就跟市长、副市长他们一样被仲颖派来的刺客干掉了。昔日的墨羽军团长孟德,你认命吧!

  就在众人正要开枪时,忽然门外传来三长三短的敲门声。众人听出是自己人的信号,戏秘书又通过监控器确认了来者身份,这才暂且停止开枪。在孟德还在与困意斗争时,戏秘书放进了敲门者。

  来人命令先给孟德解毒,戏秘书虽然有所不甘心,却也无法拒绝命令,只好拿一个瓶子打开瓶塞,给孟德闻闻。刺鼻臭味让孟德精神一振,立时清醒过来。

  孟德这才看清,来者竟然是公台。公台冷冷说:“伯奢前辈临终前,见仲颖特意要录影,便在视频中用手势留下暗号,让我们不要为难孟德,前辈相信他可以挽救英雄社。”

  戏秘书:没错,以他的声望、智慧、狠毒、坚毅,确实可以挽救我们英雄社,但如果有一天他要与我们英雄社为敌,将是比仲颖更可怕的敌人啊!

  孟德:我也是英雄社弟子!我为什么要与自己的组织为敌?你怎么可以用莫须有的名义来杀我,这是英雄社的作风吗?

  戏秘书:我不过是未雨绸缪而已。

  公台:子师前辈要我们尊重伯奢前辈的遗愿,而且这家伙确实没有出卖子师前辈。

  戏秘书:既然是这样,那就无所谓了,我们也懒得费事。话说回来,幸亏你来得及时,不然现在就只能收尸了。我看,我们还是准备迎接后面的敌人吧!

  孟德:(惊)敌人,什么敌人?

  戏秘书:以仲颖的作风,即便是借刀杀人,他也一定会设置好双保险。你现在肯定一直被他手下监视,如果发现你有被杀的可能,仲颖必然会派人来收拾残局,如果再把杀你的人都杀了,那么后面的戏,仲颖怎么演都可以。

  公台:没错,仔细想想,我刚才确实也发现附近有不少神秘人物在隐藏,那就准备战斗吧!

  孟德:你们解除异能抑制器,我可以帮你们。

  公台:哼,没必要!孟德,要救你的是伯奢前辈,但毕竟他们父子都是死在你手里的,至少我不会忘记这个仇。我们“赤影”不需要你帮忙,救你也就这么一次。

  戏秘书:哎呀,我说公台啊!你这个脾气也真够矛盾的,又要救人,又不肯原谅他!不过,我看孟德你还是不出手的比较好,我早已设计好一切,按我的计划行事吧!……

  没过多久,藏在附近的杀手们围拢过来,而且他们都已现出熊头罩战士的模样,原来都是飞熊军。他们训练有素地一半人包围中牟英雄社,另一半人从门窗同时闯入。

  周围居民听到动静,没有人敢探头,如此兵荒马乱的年代,谁也不敢惹祸上身。

  当冲入的飞熊军们齐聚大厅,却发现屋内空无一人。他们正在疑惑,却听到接连响起奇怪声音。只见各个房间内都滚出圆球般的东西,当这些东西在大厅“会合”时,飞熊军们才发现原来是炸弹。他们还来不及作出反应,炸弹便在同一时间爆炸,奇怪的是,爆炸范围仅限于屋内,连窗户玻璃都只是略微震动、毫无碎裂。

  在外面留守的飞熊军们察觉异状,面面相觑之后才想起进屋查看,这才发现同伴们全部被炸死、无一幸免。

  此刻在某密室内目睹一半飞熊军的阵亡,孟德不由目瞪口呆,这么怪异的炸弹他真是前所未闻。当然,如此精密的计算、准确地引爆,更是令人匪夷所思。孟德不由敬佩请教:“不知戏秘书是何处高人?”

  戏秘书:(微微一笑)好说,我叫志才,是“赤影”的外围人员。现在“赤影”基本土崩瓦解,我这外围也不必做了。现在公开身份都被仲颖党羽发现,中牟城也留不下去了!公台,你怎么打算?

  公台:我打算留在子师前辈身边,保护伯和社长。志才,论智慧,你在我之上,不如跟我一起去洛阳吧!

  志才(戏秘书):恕我直言,子师前辈做事有些古板,跟我风格合不来。不如这样,既然这个孟德你们不肯杀,又把复兴英雄社的希望放在他身上,如果孟德先生有度量,就把我带走吧!他的狠毒加我的诡异,说不定真能为英雄社做出点文章来!

  孟德:(惊喜)志才兄弟,你真愿意帮我?

  志才:我是想帮英雄社盯着你,你敢让我盯着吗?

  孟德:(豪气万丈)我有什么不敢,只要你愿意,我就与你联手在这乱世中为我汉光国、为我英雄社写一篇大文章。

  公台:哼,志才,你永远是这么疯疯癫癫的。算了,反正我也不管不了你!其他兄弟,愿意跟你走,还是跟我走,随他们意。

  志才:他们跟不跟你,我不知道,各位兄弟们反正不能跟我。因为我要与孟德兄弟去逃亡了,人越少越好!

  孟德:(点点头)说得有道理,趁仲颖还不确定我是生是死,我干脆离开河南星,才能开始作文章。

  志才:那你有目的地吗?

  孟德:兖星系陈留星主城——陈留市,那是我的家乡。战争结束后,我的墨羽旧部不少散落在兖星系,我如果回去召集旧部,肯定能有番大作为。

  志才:好,我有偷渡途径,事不宜迟,现在就走。公台兄,愿我们相会于收复河南星之时。

  公台、孟德及众人:(齐声)愿我们相会于收复河南星之时。

  注:

  阿婵:对应《三国演义》中的“貂蝉”。

  志才:对应东汉末年曹操集团的军师“戏志才”。

继续阅读:第五章 筹谋杀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际三国英雄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