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宴会风波
东旭鹰2018-08-05 11:315,754

  上任不久的伯和,亲自主持了师兄昭宁的葬礼,仲颖早早就来拜祭,还声泪俱下发表了演说。

  在场的英雄社会员们在短短时间内,参加了两位社长的葬礼,个个心情沉重。更何况,杀害昭宁的凶手就在眼前惺惺作态,却无人敢上前揭发,真是英雄社弟子莫大的耻辱!

  貌似悲痛欲绝的仲颖,讲完一番话便抽着雪茄扬长离去,随着拜祭者一个个离开,最后只剩下(王)子师在灵堂,他要为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守灵。

  随着夜色完全降临,孤独的子师想起昭宁这孩子过往的点点滴滴,不由泪如雨下。其实想留下为昭宁守灵的何止子师一人,但他们都很清楚,仲颖的耳目一定在监视着灵堂,谁也不愿在仲颖的黑名单上留下名字。

  为了不连累其他人,子师仗着自己还有点社会影响,劝走其他人,独自留下。此刻,除了子师,就只听到外面的巡夜人在行走。堂堂一代英雄社社长的灵堂,显得那么孤寂凄凉。

  这时,一个巡夜人走入问:“子师先生,您是否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子师:(沮丧地摇摇头)现在谁也不能为我做什么?你们走吧!

  巡夜人:那您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子师:(不耐烦)我跟你一个巡夜的,有什么可说的?……(猛然察觉不妥)等等,你的声音……(回头惊问)孟德,你怎么会在这里?

  孟德(巡夜人):有人在外面监视,我只能这样进来,才能掩人耳目!

  子师:(厉声)你来干什么?你去找了一趟仲颖,昭宁当夜就死了,你敢说跟你没关系?

  孟德:我去找仲颖,是以内忧外患为理由,制止他废除英雄社,希望他为了巩固政权暂时拥戴昭宁。没想到这家伙太心狠手辣了,他大概是觉得,昭宁长期被作为英雄社社长继承人来培养,不好控制。所以逼死了昭宁,打算以伯和为傀儡。他也知道我们除了伯和别无选择。

  子师:……你怎么证明你没有叛变?

  孟德:我为英雄社筹划了上、中、下三策,可以拯救危机,以此来表明忠诚。

  子师:哪三策?

  孟德:上策是组织各地英雄社忠义之士,消灭叛军骨干与仲颖,叛军群鼠无首,我们便可力挽狂澜!

  子师:(苦笑)如果各地英雄社成员有心,不必号召,早就领军杀来,何必等到今天?

  孟德:您指的是地方各官员与军官,他们虽然不少在观望,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欲望,那无非是功名利禄,只要对症下药,必然可以引他们为国效力。而真正的英雄社忠义之士大部分在民间,他们虽然无权无势,却有赤胆忠心与过人才能,此刻一定也期盼着被我们号召和组织起来,在此国家危难之际为国出力。

  子师:(冷笑)你说那些最底层的英雄社弟子,哼,如果他们有能力,早就可以进入中层与高层,又怎么会散落民间?再说,他们又能做什么?我看调动各地官员与军官倒是可行!中策是什么?

  孟德:中策是暂时隐忍,仲颖虽然野心勃勃,但急功近利,不是成大事的人。他的团队迟早会出问题。我们只要忍耐下去,就可以找到机会,推翻仲颖,重兴汉光。

  子师:如果这样,外人会认为我们懦弱,民众将会更加离心离德,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我们必须趁人心未散,抓紧时间解决问题。下策是什么?

  孟德:如今,仲颖认为自己已经占据了洛阳的控制权,他大肆逮捕杀害了我们不少英雄社重要成员,将其余人掌控在手中当作棋子,貌似在首都已是至尊无敌。这时其实也是他破绽最多的时候,如果针对仲颖进行暗杀,机会还是很大。不过……

  子师:不过什么?

  孟德:不过我们对仲颖的本领实在不了解,原来只以为他是个军事指挥能力有限的草包,谁想到他能抓住机会、一举摧毁灰羽与羽林派,压制英雄社,夺取了河南星的主导权。他暗中收买吕秘书,不费一兵一卒就解散了建阳的部队,可见他绝不是庸才,只是一直在装傻而已。或许,他还隐藏着我们所不知道的秘密,在不了解敌情的情况下,仓促出击,是兵家大忌啊!

  子师:但也正如你所说,他可能因此确信没有人敢在洛阳城内向他动手,反而是个好机会!

  孟德:即便如此,没有了仲颖,铁羽直属部队就能土崩瓦解吗?我们对这支军队也实在不够了解。还有一件事,让我很在意。

  子师:什么事?

  孟德:遂高生前曾经为了铲除灰羽六长使,在“命运”网站上发布赏金任务,以十万金币要六长使的命。

  子师:(怒)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你们都是英雄社的高级成员,怎么可以与“命运”合作。

  孟德:这也是遂高急于求成,本初也是如此,才瞒着我们请来了仲颖的铁羽直属队,引狼入室。但我要说的关键在于,现在赏金已经被人领走一大半,说明六长使中大多数被雇佣军杀害。而仲颖可是声称“让”那四位逃走的长使是被铁羽所杀的啊!

  子师:(惊)你是说,仲颖手下还有一支神秘的雇佣军。

  孟德:没错,所以这也增加了暗杀仲颖的难度。暗杀未必成功,暗杀后也未必能达到我们预期的效果,所以我说这是下策。

  子师:但……这也是我们最有把握做到的啊!孟德,这件事,你别管了,我会交给别人去做。如果失败了,最难的上策就交给你了,而最需要耐心和承担骂名的中策交给我。孟德啊,英雄社的存亡就在你我手中了,千万不要辜负了英雄社历代前辈啊!

  孟德:……老前辈,我记住了!

  一周之后,河南星各地方的大部分知名人士与行政官齐聚洛阳,名义上是为了向新一任政府报到,实际上是被仲颖召来,炫耀这位总务长对此星球的统治权。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来陪仲颖演戏,但不愿来的人全部死于非命,而铁羽军政府对此的调查结果迅速而不容置疑,都是“意外死亡”。

  在盛大的仪式中,孟德意外看到对自己素来视如己出的长辈——伯奢,还有伯奢的五个儿子。

  伯奢见到孟德也非常兴奋,为身边人介绍着这位智勇双全的世侄。孟德注意到世伯身边有位从未见过的年轻人,经伯奢介绍,才知道此人叫“公台”。

  宴会上,著名音乐家“(蔡)伯喈”弹琴为众人助兴。有传闻说,他本来不想与任何政治家有牵连,所以一开始拒绝了邀请。结果,仲颖派去的使者,以伯喈的独生女“琰儿”生命为要挟,“伯喈”才不敢不来。

  不过,仲颖对伯喈这种无党派知名人士还算相当不错,亲自出门迎接,特意在媒体面前对伯喈大肆赞扬,吹捧他是宇宙一流的音乐家。伯喈受到如此高度肯定与热情接待,甚至产生了些许感动。

  因此,伯喈的琴声悠扬动听,完全是发自肺腑的演奏,充满了感激之情。他几乎忘记了,当初是为了保全女儿才来到这貌似富丽堂皇的大厅中。

  为了不影响热闹气氛,仲颖让绝大部分卫兵在外围守卫,身边只留下少数便衣警卫,还发表了一篇慷慨激昂的演说。他保证,在伯和与自己的领导下,汉光国将以全新面貌展现在宇宙各国面前,并许诺将与弥罗、大周、贞元各国开展更为密切的合作。

  虽然仲颖如此说,弥罗大使因为仲颖的失控,心中已然有几分不满。而大周与贞元使节,如果不是国家交予的外交使命,谁愿意与这个满手玉虚信徒鲜血的刽子手同处一厅?所以,无论仲颖对三国大使如何推崇,他们也只有虚与委蛇而已。

  在仪式中,伯和愈发像个傀儡,渐渐人群都向仲颖聚集,反倒把伯和晾在一边。子师不忍心地上前陪伴社长,又问仲颖,伯和有些不舒服,能否先行告退?

  对此,仲颖求之不得,他本来就觉得新任执政长碍事,自然同意子师带伯和离开。而子师临走之前,对孟德使了一个眼色,好像在让孟德也找理由告退。孟德心中一惊,考虑再三,还是选择了留下。

  在依次祝酒之后,连英雄社的重要成员(伍)德瑜和(周)仲远,也上前对仲颖致敬。

  仲颖此刻不由得意洋洋,这两位曾是昭宁的好友、英雄社的忠实弟子,如今对自己肯如此低三下四,可见英雄社的残余分子都是一群没了骨气的窝囊废,再也成不了什么大事了!

  当仲颖高傲地与这两人碰杯后,德瑜和仲远突然掏出了激光枪,就要射击。不等仲颖反应过来,旁边两位侍者立即取出激光刀,将那二人拿武器的手腕砍下。又有侍者过来,将仲颖带离险地。原来,这里所有侍者都是飞熊士兵假扮。

  德瑜和仲远在剧痛下,将手中美酒分别泼向砍杀自己的侍者脸部,那两名杀手猝不及防,而美酒实则是腐蚀力极强的酸性物质,顿时让二人倒地惨叫。可惜的是,德瑜和仲远随即都被乱枪打死。

  其他侍者立即围拢来,仲颖没注意到刺客的死亡,还高喊着“要活口”,可是变故并未就此停止。

  只见数十蒙面人从高层破窗而入,手中激光枪或射向侍者,或射向仲颖。

  仲颖身边的奉先(昔日的吕秘书)急忙挡在主公面前,手中光盾立现,将激光挡住。而随着他另一只手摆动,空中骤现光箭,无弓自发,将大部分蒙面人击杀在半空。

  落地的蒙面人顾不上战友的牺牲,竭尽全力大开杀戒,而侍者们也显示出非凡武艺,与之相抗。蒙面人的战斗力在普通飞熊兵之上,一时也不落下风。

  孟德忽然想到一个传说,英雄社为了以防万一,长期训练了一支名为“赤影”的特战队,为了强调“平凡出奇迹”,该部队完全是由接受过特殊训练的“凡人”组成,特意排斥了异能人。但他们经过特殊训练而拥有的武功,有时并不比某些异能差。

  “赤影”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出动,一旦出动,不完成任务誓不罢休。看起来,这特战队一直掌握在子师手中,但规模未必太小。

  孟德刚想到这里,屋外就传来了激烈战斗声。孟德急忙来到窗户处向外看去,只见外面的铁羽卫兵正接二连三地倒下,大批红衣军正攻向这里。虽然红衣军的数量不到千人,却打得铁羽兵落花流水。

  这时,又有不少蒙面人闯入,让局势渐渐有利于刺客。不仅如此,宾客中也有不少人突然动手,目标也都是仲颖一党、保镖及假侍者们。如果这就是“赤影”,看起来此次是孤注一掷、全军出动,不惜代价也要刺杀仲颖。

  孟德愕然发现,伯奢全家都在反水宾客之中,难道他们也是“赤影”?为了这次任务,他们竟然全家出手。听说伯奢的儿子都是未婚,如果今天有失,可就是断子无孙了!另外,那个公台去了哪里?为什么到处不见他的踪影?

  渐渐地,局势对赤影来说已不是一帆风顺。

  首先是周围早已埋伏下更多精锐铁羽部队。赤衣军来不及杀入支援,就被迫转为防御,不惜以生命来拖延铁羽军的驰援。

  而屋内同样是形势千变万化。孟德意外发现,屋内的蒙面人似乎都在接受伯奢的暗示而不断调整着行动节奏,难道说伯奢就是室内行动的总指挥?

  躲在暗处的孟德,寻找机会以过去世伯教给自己的“手势眼色交流法”,询问是否需要出手帮忙。而伯奢的回应却是“不可轻举妄动,保护好自己!”

  情势突然急剧变化,原因却都缘于一个人——(吕)奉先。

  只见这位以军人自居的武士,全身金光源源不绝,随主人心意变化成各种武器。奉先本人更是不简单,只要他观察过或者交过手,就立即可以变化出相应的金光武器,一招制敌,甚至在举手投足之间,让十几名敌人丧命眼前。

  伯奢的五个儿子已经有四名牺牲、一名重伤。怒不可遏的伯奢找准机会,开枪频频向仲颖射击,逼得这位枭雄狼狈躲避。而此时的奉先虽然稳占上风,却被越来越多的蒙面人缠住,一时无法过来救主。

  这时,一柄在混战中被打坏的激光手枪滑到孟德身边,孟德随手取过,以异能将手枪转化为一杆小刀。他见仲颖已经躲到自己附近,其保镖已经全部倒下,这时只要自己奋力一击,便可以让那枭雄毙命当场。

  孟德见机不可失,咬咬牙猛地向仲颖扑去。几乎与此同时,一个蒙面人也发出刀气向仲颖杀来。

  就在孟德即将击中目标的刹那,忽然见仲颖瞬间将刀气转化为自己操纵的杀气,将蒙面人撞出窗外。而奉先瞥见孟德的举动,也大喊:“总务长,小心!”

  仲颖听到提醒,霎时转身,正见孟德杀来。孟德手中小刀飞出,从仲颖身边划过,却没有伤及枭雄半根毫毛,反而扎入一个全力扑来者的胸口。

  那人竟然是伯奢重伤的儿子,他凝聚最后力气,拔出毒刀杀向仲颖,却被孟德所杀。至此,伯奢五个儿子全部阵亡。

  伯奢见状悲愤交加,又用激光枪向孟德射击,落地孟德推开身边的仲颖,自己肩膀结结实实挨了一道激光。奉先见孟德举动,意识到是自己误会,他正好腾出手来,一道金光发出,化为戟状,将伯奢钉在地板上。

  在伯奢附近的一名女蒙面人正要上来救助,却见伯奢挣扎打出了“撤退”的手势。女蒙面人无奈吹出口哨,幸存杀手纷撤退。此时屋外抵御铁羽军的赤衣战士们也伤亡大半,见杀手们撤出,立即汇合一处,杀出一条血路突围而去。

  望着遍地尸体,仲颖非但没有气恼,反而放声大笑。孟德壮胆问:“总务长,您精心筹划的宴会被这帮刺客破坏,您为什么还如此开心?”

  仲颖:(微笑)孟德啊,你救了我的命,我也不瞒你!我早就听说英雄社暗藏着一支秘密部队,特意设下这个局将他们引出来。现在英雄社最后的力量也被我摧毁,再也别想动摇我根基。孟德,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也该考虑脱离英雄社了吧?

  孟德:这……总务长,刺客都是英雄社中食古不化的分子,但英雄社大部分人还是拥护您的,我不忍离开英雄社,也不敢背叛您!

  (李)文优(实质上已是仲颖身边第一谋士):孟德,口说无凭,你需要向总务长证实你的忠诚啊!

  孟德:……我刚才亲手杀了一名刺客,难道还不足以证明吗?

  文优:没错,你杀的这个刺客,我要没记错,就是现在还喘气的伯奢的儿子,是你自幼便认识的朋友。但我听说,你跟伯奢关系更密切。如果你能亲手解决了伯奢,才更能证明你的忠诚!

  孟德:……文优,他可是现场剩下的唯一活口了,难道你要杀人灭口吗?

  文优:哈哈哈,不愧是孟德啊!我来试你,你又反过来试我!

  仲颖:好了,文优,听说伯奢对孟德视如己出,如果孟德不愿意杀,也是有情可原嘛!

  奉先:孟德不杀,我来杀!反正他这个样子,也不可能再告诉我们什么了!

  仲颖:等等,奉先,这毕竟是孟德的世伯,还是让孟德自己来决定吧!你又何必越庖代俎呢?

  孟德咬咬牙,从地上捡起一把枪,就要动手。仲颖又喊:“再等等,孟德,你亲手铲除英雄社叛国分子的场景,怎么能草率呢?大家有手机都掏出来,记录下孟德的这一大功!”

  于是,文优等人兴致勃勃地掏出手机,打开视频录制,都对准了身体还在因痛苦而翕动、被金光长矛紧紧钉住的老人。

  在众目睽睽之下,孟德以尚未受伤的手臂,紧握激光手枪,对准世伯的头部,狠狠扣动了扳机……

  注:

  伯喈:对应东汉末年音乐家“蔡邕”。

  琰儿:对应蔡邕的女儿“蔡琰”。

  伯奢:对应曹操世交长辈“吕伯奢”。

  公台:对应东汉末年吕布集团的“陈宫”。

继续阅读:第四章 徘徊生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际三国英雄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