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灾厄临头
东旭鹰2018-07-05 21:325,524

  不平静的一夜虽已过去,却依然怪事连连。

  首先是本来已经被劫走的独幽,竟然出现在停尸房中,当然他也成为了一个死人。

  其次是所有灰羽的尸体和受伤者全部在警方监视下消失,不知所踪。

  再次,“洛亚乡公所”及“普雨村”黑网吧大火扑灭后,出现几具焦尸,不等安保局插手,灰羽便派人来全部接管,而领头人居然是又一位长使“胜”。

  最后,天刚蒙蒙亮,失踪的尸体大部分都出现在安喜县街头,连“节”也不例外,只是少了“览”。而且本应是伤者的灰羽,也全部变成了死尸。曾经与这些死者接触过的人,除了云长与文则,其他人无论是警员,还是医务人员,全部不知所踪。

  虽然闹出如此大的乱子,安喜县这多灾多难的一夜,依然没能登上汉光国大部分报刊或知名新闻网站的头条。因为几乎在同样时间内,不同星球上,大约有十几处都遭遇同样案件,遇难者多为安保局警察、各级政府职员、灰羽特工,但也有不少平民连人带家,被焚成焦灰。

  根据灰羽首领“让”发布的新闻,四位长使“节”、“谞”、“硕”、“览”分别牺牲在不同区域,“节”就是“牺牲”在安喜县。“让”言之凿凿地声称,一切都是黄天教余党作乱,而地方官吏也难逃与黄天教勾结的嫌疑。

  巧合的是,“让”所指的地方官吏都是“羽林派”任命的新官员,也全部出身羽林军。一时间,洛阳气氛极为紧张,“羽林派”首领“(何)遂高”指责灰羽诬陷忠良,灰羽指责遂高官匪勾结。

  本来已经重病住院的国家行政长“孝灵”,得知两派矛盾愈加激烈,怒气攻心,屡告病危。

  高层政府中以“和事老”著称的一些官吏多方调解,最终决定将涉事新官员,大到市长,小到乡安保所所长,一律免职,并在档案中写上“能力不足、不堪为官”的评语,但不再追究其他责任。

  遂高与“让”出于不同考虑,为了互博更大的棋局,便先后接受了调和派的建议。于是,一班打算有所作为的原羽林军下层军官,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座位还没坐热,便一个个打包回家。而且从评语来看,今生与政坛再也无缘,用某些社会人士的冷嘲热讽来说:“这帮粗人,连小官都当不好,还能成什么大事?”

  对于玄德和文则来说,他们心知肚明,其他地方的战友同僚,都是受到他们的牵连。这是灰羽的一贯手段,为了掩盖一片树叶,不惜烧掉一片树林,为了隐藏灰羽作恶安喜县的真相,甚至连自己人也不放过,制造如此多的事端,真是心狠手辣。

  无奈之下,玄德三兄弟只有交待了还未正式开始的工作,便与同样离职的文则依依惜别。失去了政治前途的赤羽三人,只有暂时前往玄德的故乡——幽星系“范阳星”(原名涿星)涿城,如果能用三人退伍金做点小买卖,从此不问世事,或许也是一种解脱。

  然而,玄德扪心自问,对于真正的英雄社弟子来说,他们真能如此洒脱吗?玄德不知该如何回答心中所问。如今,既然仕途报国已无可能,他只有争取给爱人一个稳定的归宿,不要辜负了这个青梅竹马的好姑娘。难以丹心报社稷,唯留余生伴红颜。

  其实,对于羽林派首领遂高来说,区区地方官吏的前途与生死,他并不放在心上,他更关心在与灰羽斗争中的面子。所以,在此次突发危机面前,能争取到让出身羽林的官员保命而退,他已经视为是自己的胜利,还劝有所不甘的孟德要认清现实,不要丢了西瓜,捡了芝麻。

  至于灰羽首领“让”,四位长使的死亡似乎早在他意料之中,他秘密召见从安喜县返回的“胜”,再三询问对独幽的处理结果。

  让:你的报告,我已经看了。我还是不敢相信,这个独幽将咱们的把柄藏得那么草率,居然放在一个小村子黑网吧的服务器里。

  胜:确实蹊跷,所以我加了个保险。

  让:什么保险?

  胜:我早已掌握了独幽所有亲友的名单与住所,这次我们的“鱼目混珠”行动不是无的放矢,早在“节”他们前往安喜县之前,我已经着手部署,目的就是假借黄天教之名杀死与独幽有关的所有人,焚毁一切可能藏匿独幽证据的地方,这次杀死的大部分灰羽不是我随便选择的,全部是曾经和独幽接触过的特工,我宁可错杀一千,也不会放过一个!而且“节”、“览”、“谞”、“硕”是独幽接触过的所有长使,即便将来还有其他不利于我们的证据流出,这四个人已经死了,大可以全部推到他们身上,确保万无一失。

  让:(大喜)厉害啊,胜!这样一来,我们既铲除了内患,不必再被独幽那混小子要挟,又嫁祸给刚刚到任的羽林派地方官员,真是一箭双雕!……不过,没想到“节”他们四个竟然会在安喜县翻了筋斗,那玄德三兄弟真的那么难搞吗?

  胜:我仔细分析了当时所有情报,“节”与“览”确实是死在那个云长手里,而硕的异能是被玄德跟翼德所破,在这一点上我们确实低估了这三个羽林军。不过,“谞”只是去暗杀一个小小的电脑技术员而已,结果黑网吧与乡公所着火,“谞”跟他所有手下竟然全部失踪,这实在是匪夷所思。结合之前的情报,我怀疑是飞熊军下的手!

  让:(忧心忡忡)这飞熊军到底是何方神圣?有时帮我们的忙,有时坏我们的事,跟羽林派似乎也是处处作对。要尽快查出他们的背景并加以处理,否则我们是如芒在背、不除不快

  胜:我已经在督促情报系统做事。但是我们的当务之急,还是在洛阳啊!

  让:没错,我问过医生,孝灵已经不行了,也就这几天的事情。我们应该尽快决定支持哪个继承人,才更适合完成我们的目的。

  胜:孝灵为自己培育了两个继承人,一个是昭宁,另一个是伯和。昭宁是孝灵秘书出身,虽然跟“羽林派”遂高有亲戚关系,但他本人与羽林派不和,倾向于我们主张的变革。而伯和别看是个医生,却不好琢磨,他对我们跟羽林派一视同仁,对谁都不阴不阳。我主张支持昭宁。

  让:这一点我也考虑过,昭宁是最合适的人选,但我们如果不趁他新上任作些文章,这个人也有可能被羽林派控制,毕竟他是遂高的外甥。我看,我们的“诸侯”方案必须推动了。

  胜:您是说,让各星系高度自治且自筹经费的方案?

  让:没错,我们只要以“黄天教叛乱后,中央经费不足”为由,以高度自治权来抵消中央拨款,就会迫使各星系攒钱减军,让军队数量进一步减少,而汉光政府为了间接控制各星系,也会不得不更依赖我们灰羽。平叛之后,羽林军已经大大削弱,像“雪羽”伯珪、“碧羽”文台,都已经成为地方官,自治之后他们的独立性大大增强,也必然会跟遂高产生矛盾。时间一长,作为英雄社中坚力量的羽林派将名存实亡,那么彻底废除英雄社,打造我们自由天地的机会就到了!

  胜:(兴奋)太好了,我们抓紧时间让昭宁认同这个方案,他一定也想摆脱遂高以长辈身份对他的控制。孝灵去世近在眼前,我们不能再磨蹭了!

  让:没错,我们要打遂高一个措手不及!

  在勾心斗角、筹谋设套方面,那位遂高兵团长,确实远远不如灰羽。孝灵的葬礼很快如预期到来,泪水未干,羽林派与灰羽便利用各自影响,以民众的绝对优势票数共同支持新领袖“昭宁”继位。

  让遂高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亲外甥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推动这灰羽提议的《星系高度自治方案》。他急忙召集自己在洛阳的亲信安保局局长(曹)孟德、羽林军副兵团长(袁)本初、洛阳守卫军指挥官(丁)建阳、秘书(陈)孔璋,以及官员(卢)子干、(朱)公伟召开秘密会议。

  众人都很清楚,这方案一旦推行,汉光国将进一步分裂,中央权威将江河日下,英雄社将日渐衰弱,羽林派自然更难幸免。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众人议论纷纷,公伟建议发动民众抗议这误国方案,子干却说“灰羽手段毒辣,只怕民众抗议没有效果,反受其害”。

  建阳打算铲除灰羽剩下的六位长使,但孔璋担心灰羽耳目众多、打草惊蛇,而且得不到昭宁的支持,向灰羽动手反而会背上“私动军队”的罪名。

  遂高听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不由气恼说:“难道就让灰羽蛊惑昭宁一意孤行了吗?可恶,我们必须尽快杀掉那帮长使,不然英雄社就完了,国家就完了!”

  本初:我倒是有一个主意,或许可行!

  遂高:说来听听!

  本初:孟德前些日子不是查那个“命运”没有结果吗?现在这网站依然在顺利运行,我们既然无可奈何,为什么不趁机利用一下?

  孟德:(惊)你该不会是要在“命运”上发布任务,诛杀灰羽吧?

  本初:诛杀灰羽,要出价可不少,但如果只是杀长使,肯定便宜许多。我们既然不方便公开对他们下手,为什么不借用雇佣军的力量呢?

  遂高:可是那网站,灰羽也在看啊!而且我们还没弄清灰羽是不是“命运”的后台啊!

  本初:从目前情况来看,灰羽只是“命运”的使用者之一,所以有不少针对灰羽的任务,也在“命运”上发布。而且我也在这网站上开了一个小号“庭柱”,我发现如果是针对目标的任务,目标者根本就不会知道这任务的存在。这“命运”的实际操纵者对使用者的底细摸得十分清楚,会将任务分配给与目标完全没有利益联系的用户。

  孟德:正因如此,我才十分担心“命运”操纵者的真实目的。说实话拥有如此大能力的个人与组织,别说是汉光,就是宇宙中我也想不到几家。更奇怪的是,只有汉光中人才能注册与登陆使用,外人根本无法进入和观看。我甚至尝试过,自己带一个外人共同浏览网页,结果立即死机。看来这网站还有异能人在保护,才会实现如此效果。“命运”如此古怪,我们绝对不能相信,更不应将匡国锄奸的重任,托付给见钱眼开的雇佣军。

  对孟德的意见,孔璋、子干、公伟也都表达了同样的意见。可是遂高一番满怀怒气的呵斥便让他们哑口无言:

  “你们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恐怕等汉光分裂了、英雄社被人消灭了,你们也拿不出行之有效的方案来!时不我待,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再慢慢讨论了,必须在那方案实施之前除掉灰羽。我建议双管齐下,我出赏金十万金币,要灰羽六长使的性命!同时,洛阳守军待命,一旦情势危急,不管雇佣军有没有动手,我们立即公开锄奸卫国!”

  子干:……如果我们公开行动,一旦失败,只怕会更促进我英雄社的灭亡啊!

  遂高:卢子干,我的兄弟,现在英雄社与国家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我们已经别无选择。当然,如果雇佣军能完成任务,我们就不必走到这最危险的一步。我知道这件事非常险恶,我也不想连累各位,想共度难关的留下,不想留下的可以走!

  公伟:……遂高兄,我不是胆小鬼,但我们必须做好多种准备。如果洛阳不在我们控制之中,我们必须要让其他地方的英雄社忠诚弟子早作筹备。如果计划成功,则从各地呼应洛阳,铲除其他地方的灰羽及分裂分子。如果失败了,我们要防备灰羽的反扑,不能让他们趁机将忠义之士一网打尽。这秘密传消息的任务,希望能交给我,我有办法不惊动灰羽。

  孟德:公伟考虑得对,不要以为英雄社只有我们这些当官的忠心不二,我见识过很多基层的民众与战士,他们对信仰与国家的忠诚,让我都自愧不如。要共度危机,就必须所有真正的英雄社弟子上下一心,才不会让前辈们的鲜血白流。我同意让公伟立刻离开洛阳,到各地组织志同道合的义士准备呼应我们的行动!

  见孟德都如此说,遂高同意了公伟的建议,让他以巡视各地英雄社名义,尽快离开洛阳。而本初、孟德、建阳则以各自方式暗中组织军事力量,并于“命运”网上发布悬赏任务,准备与灰羽拼个你死我活。

  不久,潜伏回凉星系的(贾)文和,照例在“命运”上搜索适合飞熊军的任务,突然发现了这赏金十万的任务。看清内容,他大吃一惊,急忙发出密电。

  电波从凉星系传往司星系河东星某座小城内的一间密室中,密码员翻译完毕立即交给身边一名男子。那男人读完也是一身冷汗,匆忙前往主人卧室。

  黑暗的卧室中没有任何灯光,一男性胖子似乎刚刚醒来,却无意开灯。听到三长两短的敲门声,他让接报人进入,缓缓问:“水齐,出了什么事?”

  水齐:(毕恭毕敬)主公,“命运”上有人出十万金币,买灰羽剩余六长使的命。

  主公:(冷笑)出价不低啊!胆子也不小啊!

  水齐:我们是否需要去查查出价人的底细?

  主公:(变色)你不想活了吗?你以为灰羽为什么始终不敢封杀“命运”?因为没有人敢跟“命运”作对!“命运”给用户们定下了三条规则:不得追查出价人的身份;不得将网上任务内容透露给目标;不得针对“命运”采取任何行动。羽林派不懂规矩,企图查出“命运”幕后老板,结果被灰羽算计了,牺牲了一批羽林军出身官员的前途。而灰羽也想借机查探“命运”,“命运”就发布了销毁洛亚乡所有线索的任务,十长使也因此死了四个。可见,“命运”设下的红线绝对不能碰,否则我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水齐:那怎么办?这个任务我们接还是不接?

  主公:怎么能不接?十万金币啊!这么一大笔钱,我可不想落到别人手里。

  水齐:但是如果真毁了灰羽,主公大业恐怕就不容易完成了!

  主公:如果只是毁了灰羽,确实会坏了我的大事!

  水齐:(惊奇)主公的意思是……

  主公:天机不可泄露,我们先进行部署吧!对了,灰羽的电报说让我们怎么样?

  水齐:灰羽让我们抓紧行动,他们将提供我们一切情报与便利。

  主公:好啊,哪边的便宜都不能丢啊!向灰羽发电,我们已经到达河东星,但目前我们发现附近羽林军往洛阳方向调动频繁,为以防万一,我们暂且隐蔽,等到确定了羽林军意图,再前往会合。

  水齐:(惊愕)主公,为什么要这么说?您难道……怀疑发布任务者是羽林派?所以要提醒灰羽警惕身边的危机?

  主公:不要胡说,我什么都没猜到,只是将注意到和预测到的情况拿来共享而已,而这种共享与“命运”以及飞熊军接下的任务没有任何关系,也不会违反“命运”的规矩。我可是一个非常守规矩的人哦!……

  注:

  昭宁:对应东汉末年汉少帝“刘辩”。

  伯和:对应东汉末年汉献帝“刘协”。

  孔璋:对应袁绍集团与曹魏集团的“陈琳”。

  公伟:对应东汉末年名将“朱儁”。

  水齐:对应东汉末年董卓集团“张济”。

继续阅读:第一章 洛阳之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际三国英雄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