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劫难突生
东旭鹰2018-07-05 21:285,653

  回到住所的玄德三兄弟,越想越不对劲,他们刚刚下决心逮捕了独幽,怎么“十长使”中人这么快就从洛阳到了安喜县?难道说灰羽一路追踪玄德和文则前来?

  这时,敲门声突然响起,翼德问是谁,却无人回答。三兄弟交换了眼色,小心翼翼来到门前。云长与翼德暗暗运劲,玄德缓缓拉开房门。

  令他们意外的是,房门外并没有任何人,只有一个小盒子,盒子中装着三个古装泥人武士,手中分别拿着双剑、大刀与长矛,很显然是安喜县当地的传统艺术品。

  关上房门,玄德兄弟仔细检查了盒子,没有看到任何异常,也没有留下任何字条。看起来,这是哪位县公衙官员为了巴结新长官,而特意送来的礼物。

  过去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为了试探上司爱好,送礼者会先将礼物放到上司门口,让收礼人想退都不知道退给谁。而送礼者会暗中观察,看上司是将礼物扔掉还是留在家中,如果是后者,就是蒙对了上司的爱好,他们会再拿来更多礼物表明身份送上。

  玄德看着三个小泥人也值不了多少钱,而且虽是古装,却跟三兄弟有些相像,所以决定先留下来,明天再处置。

  三人又分析了一阵,猜想灰羽或许不是随他们前来,而是为了找独幽谈什么事情,没想到正遇见于文则抓人。他们猜想,独幽一定是掌握了什么了不得的情报,甚至可能关系到灰羽的生死,十长使才会如此着急救人。

  正说话间,无意中瞥向泥人礼品盒的翼德忽然脸色大变,因为那盒子不知道被谁打开,三个泥人全部消失不见。

  在翼德的惊呼中,玄德、云长急忙起身,云长变幻出偃月刀、玄德凝聚灯光化出双剑,翼德也制造出电流矛。

  按照三人的经验,刚才一定是调虎离山计,趁他们开门,有杀手从其他地方钻入,而偷走泥人就是为了显示自己本领,让三兄弟心慌意乱,再寻机下手。

  话说回来,以三兄弟的本领,能潜入屋中又神不知鬼不觉地取走泥人,来者一定是高手中的高手,才能做到让他们毫无察觉。三人分别往不同方向走去,警惕观察四周,随时准备战斗。

  最先遭到袭击的是玄德,只见一人从天花板上跃下,手中双剑劈在玄德本能抵御的光剑上。两者交手瞬间,玄德发现对方样貌竟然和丢失泥人中的一个完全相同。难道说泥人不是被偷走,而是变成与真人一般大小的活人?

  与此同时,同样手拿长刀的古装武士从一处房间门后现身,劈砍向云长,云长及时转身与对方形成胶着状态。

  翼德则比较倒霉,一个使用长矛的古装武士藏在床下,一矛猛地刺向翼德脚踝,虽然翼德及时闪避,还是被划伤,血流不止。他急忙用电矛扎去,对方破床而出,与翼德战成一团。

  六人大战一时难分上下,虽然泥人武士们的战斗力不见得比玄德三兄弟强,但他们的身躯却不是普通泥土所构成,即便被击伤,顷刻间就能还原,被砍掉了头颅,眨眼工夫就能再长出一颗。他们还不畏惧光剑、藤蔓、电流,越战越勇。

  时间一长,泥人们毫发无伤,玄德兄弟却伤痕累累、现象环生……

  再说此时的“洛亚乡”公所内,除了两个值夜班者懒洋洋地巡了一圈便不知踪影外,根本没有其他守卫。其他部门都早已下班,唯有网络安全部的温格还在紧张工作,突然他也听到了敲门声。温格毫无戒心地打开房门,这次外面没有什么礼品盒,确实来了一位看似普通的客人。

  不等温格开口,对方就显示了灰羽高级特工证。温格不敢怠慢,赶紧请对方进屋说话,而来者正是“谞”。

  当温格奉上茶水,谞阴阳怪气地说:“听说你们查获了一起“网吧散播颠覆国家言论”案,可喜可贺啊!”

  温格:(毕恭毕敬)我们只是遵照国家网络安全部的指令做事,如果有得罪您们灰羽的地方,还请见谅!

  谞:嗨,说什么得罪不得罪。那独幽不过是我们一个外围情报员,这样的人鱼龙混杂,出了一两个败类很正常。我只是想知道,你们搜集来的资料中有没有与我们灰羽有关的情报?

  温格:没有,没有,如果出现诬陷灰羽的材料,我们知道怎么做的,绝对不会破坏我们网络安全系统与灰羽的关系。

  谞:你倒是非常懂的做人啊!能不能让我看看你们的收获?

  温格:(忙不迭递上)请看,我们是很愿意跟灰羽合作的。这些都是该网吧散布叛乱言论的证据,但在服务器上还有些加密信息,我们的技术一时无法破解,只有等待定城网络安全局派遣更专业的技术人员来做。

  谞:(惊异)加密信息,你们判断那些信息跟什么有关?

  温格:我只能解密其中的一小部分,似乎跟一个叫“命运”的网站有关。对了,在您那份材料第97页上,我进行了标注。

  听说“命运”两字,谞立刻迫不及待地翻到97页,但那只是一张写着几个大字的A4纸,这几个大字赫然是“你死定了!”

  看清这四个字,谞忽然感到头晕眼花,顿时从座位上倒下。温格缓缓起身,冷笑说:“堂堂‘十长使’竟然会这么愚蠢,如此容易中了我的道。”

  谞:你……你究竟是……是什么人?

  温格:我?我叫“文和”,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也是奉命办事。其实我根本就未能解密那些信息,但在网吧留下了需要充足时间来自动解密的软件,并另外派了人盯着。现在这时间,那些信息应该已经成功解密并被拷贝走了吧!至于跟“命运”有没有关系,我会带回去慢慢研究的,跟你们灰羽就没什么关系了!

  谞:你……你怎么让……让我着道的?

  文和(温格):呵呵,雕虫小技。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不能跟你们异能人相比,只有在下毒方面有所修为。

  谞:(惊愕)毒……不,不可能……

  文和:我知道谞大人也是用毒的高手,你刚才进来时,无论是坐椅子还是品香茶,都暗中检查过有无毒药,能在举手投足间,便验毒完毕,在下实在是佩服。不过,我研究的是罕见的合成毒,简单来说,我在椅子上涂了一种可以渗透衣服进入你体内的药物,但本身无毒也让你毫无知觉。茶水中放了一种以茶香通过嗅觉渗入你体内的药物,也是无毒。在这份材料上,放了一种可以通过皮肤乃至透过手套渗入体内的药物,同样无毒。但是三种药物合在一起,就会成为专门让异能人能力下降、生命慢慢消退的奇毒。

  谞:你,你好狠……

  文和:我怎么可以不狠,动了你们灰羽如此重视的独幽,灰羽不杀我灭口才怪,我当然要早作防范,并在这里守株待兔。只是没想到,我等来的是一位“长使”,还真是不胜荣幸啊!好了,我要走了,明天会有人给你收尸的。

  说着,文和就走向屋外,他来到院中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有动静。只见谞竟然挣扎起身追来,文和还来不及说话,谞手指前伸,便有无数柳絮飞出,而且全部是墨黑色,显然掺有异能剧毒。

  不等柳絮接近,不知从哪里飞来数个烈火车轮,旋转所至,毒柳絮竟全部燃烧成灰。接着,其中一个车轮猛地将谞撞回屋内,让谞永远倒下同时,将整个房间点燃。

  一个杀手缓缓现身,文和点头致谢:“阿车,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阿车:好说,如果不是你事先让这家伙中了毒,我未必能如此轻易地干掉他!

  文和:呵呵,别谦虚了,我一向看好你。只要我们两个亲密合作,没有什么高手是对付不了的。乡公所的人都收拾了?

  阿车:放心,全杀了。

  文和:那就给这个臭烘烘的乡公所,放一个大大的烟花吧!杀了个长使,又完成了任务,也算有点收获,我们该走了!

  于是,在文和跟阿车离开不久,剧烈爆炸发生在乡公所内,将整个大院毁于一旦。奇怪的是,周围民居竟然没有丝毫被牵连到,燃起的大火点到为止,恰好将乡公所化为灰烬便自动熄灭。不过,这已足够惊动周边,引发一场混乱。

  身为安喜县安保局局长的文则,却没有及时接到洛亚乡火灾的报告,因为他此刻正身处险境。

  正通宵审讯独幽的他,猛然听到异常动静。久经沙场的文则急忙命人将独幽带回,自己率领从洛阳带来的几名部下,查看四周。

  结果,他意外发现,拘留所内的大部分警察已经死于非命。更诡异的是,他们全部是被竹子插死。奇怪啊,拘留所哪里来的竹子?文则急忙集合建筑物内的幸存者,并打算打电话呼叫增援,但无论是加密电话,还是无线电话,全部都无法拨通。

  当文则意识到他们遭到了有组织的攻击时,地面下和墙壁上又穿出了尖利的竹子,让文则身边猝不及防的警察几乎全部身亡,只有文则一人幸免。

  文则能避开袭击不是靠幸运,而是他及时发出光索、并飞身而起,躲开致命攻击的同时,又以光索缠住一根竹子反当作自己武器四下挥舞,打落不少尖竹,杀出一条血路。

  在冲出拘留所的沿途,文则不时看到有拘留犯和冲进来支援的其他警察被杀害,看来对方是打算不留任何活口,手段残忍至极。但文则自身难保,根本无力救人。

  当他闯出了拘留所,来到大院,脚步还没站稳,身体不由自主地漂浮起来,原来是一个气泡将他包围。这不仅仅是包围而已,气泡中没有丝毫的氧气,分明是要让文则窒息而死。

  呼吸困难的文则猛地看到前方不远处站立着两名冷笑者,身后又有数十灰羽特工。虽然生命悬于一线,但文则还是认出,那两名冷笑者,一个是“节”,另一个也是“十长使”中人,名字叫“览”。

  危急时刻,忽然两根长藤飞来,扎破了气泡,却完全没有伤害文则。文则落地刹那,长藤飞回,凝为青龙偃月刀。来者正是云长。

  不知死活的低级灰羽特工们,狐假虎威地向跃入院内的云长杀去,结果纷纷重伤倒地,眼睁睁看着云长来到文则身边。

  文则咳嗽几声,呼吸略略平缓,充满感激地说:“云长,多谢!”

  云长:(报以微笑)谢什么?我们兄弟也遭到了袭击,我大哥料到这里会出事,与翼德挡住了敌人,让我前来支援。不好意思,看起来我还是来晚一步。

  文则:不晚,至少你救了我的命,那独幽也在拘留所内,只是不知道是否还活着。我的兄弟们和不少犯人都在我面前被他们杀害了!

  节:(冷笑)放心,你逃出来的时候,我们的人就已经把独幽带走了,他死不了!

  云长:(怒目以视)你们灰羽疯了吗?竟然敢攻击安保局拘留所,你们还讲不讲国法!

  览:国法?此时此地,国法救不了你们,更阻止不了我们灰羽!你们两个不过是羽林军小小的下层军官出身,竟然敢跟我们十长使作对,真是活得不耐烦了。那我们就成全你们!

  节:如果你不是冒冒失失跑到这里来,跟你的两个兄弟对付那三个泥人,或许还有生机。现在既然你们分开了,玄德和那黑脸的,肯定是死定了。我们马上让你们兄弟团聚!

  说着,随着节微微摆手,凭空又出现利竹,而云长偃月刀挥舞得滴水不漏,无论竹子从哪里出现,都会被他随手劈碎。文则也没有袖手旁观,故技重施,重新以光索卷起长竹防御。两人还不时纵身跃起,躲开了地下的利竹偷袭。

  览见同僚占不了便宜,立即对身在半空的敌人发出那无氧气泡。云长眼疾手快,一股刀气发出,不仅让气泡粉碎,更对览穿体而过。

  节发现览倒下,愈加愤怒,在场的竹子越来越多,就连那些重伤倒地的灰羽都避无可避,纷纷被地下钻出的利竹穿透了身体。

  云长眼看危险逼近,猛地大喝一声,身在半空,长刀挥舞,硬是在乱竹之间,又发出一道冲向节的刀气,让那位下手毒辣的“长使”落得跟“览”同一下场。

  此时,大战泥人的玄德与翼德也开始转败为胜,因为玄德找准时机,将光能源输入到泥人体内。泥人们外部无法被破坏,是因为体内存在着一股异能,成为他们的生命核。当这生命核被彻底破坏,泥人也就变成了烂泥。

  真正的送礼人正是灰羽中的“硕”,泥人的一举一动都是被他在附近以异能操纵,泥人的灭亡也被他深切感受到。“硕”万万没想到,自己平生绝技会被一个小县长所破。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失败滋味的他,慌忙从玄德住所附近逃离,钻回了秘密基地中。

  在基地中,硕尝试联系其他几位同僚,却根本没有任何回音。忐忑不安的他束手无策,不知在屋里等待了多久,突然听到入口处有异响,他慌忙拔出激光手枪,冷汗涔涔地高度警惕着。

  然而,当他看清来者时,才稍稍安心,只是略带惊疑地问:“胜,你怎么来了?独幽是被你救回来了的?”

  原来,来者是又一位“长使”——胜,独幽跟在他身边。

  胜冷冷回答:“我是奉命来接应你们的,现在‘节’跟‘览’全栽了,我只来得及将独幽带出来。我们在洛亚乡的眼线报告说,乡公所与独幽的黑网吧都先后着了火,而‘谞’那班人也没有回应,看来也是凶多吉少!怎么,你也失败了?”

  硕:(不甘心)没想到那几个羽林军小军官那么难对付!

  胜:哼,玄德三兄弟在颍川参与过围攻地贤,最后天圣也是死在他们面前。你怎么可以如此轻视敌人?如果他们三个没有分量,孟德又怎么会派他们来?

  硕:我最讨厌这种有本事的英雄社死忠分子,他们将是我们大业的最大阻碍……嗯?独幽怎么不说话,吓傻了吗?

  胜:这家伙刚才听说黑网吧着火就这样了,看起来,对咱们有价值的情报全在那里,他现在一无所有,对咱们也无法交待了!

  独幽:(猛然清醒过来)两位长使,不要杀我,我,我还有用,对你们一定有用!

  胜:少废话,说,你的网吧跟“命运”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命运”的服务器IP会出现在那里?

  独幽:我,我也不知道啊!我手下的工作人员曾经报告,说是有黑客入侵我们服务器几天,但后来因为发现没有什么损失,我就没在意。是不是“命运”的人干的,故意将线索引向我这里?

  硕:(惊)难道说,今天我们跟“羽林派”的交战,都是“命运”设计的?

  胜:恐怕不仅仅是我们和“羽林派”,有情报显示,那支神秘的“飞熊军”也被引到了这里,只是不知道潜伏在什么地方。今夜恶战,也不知他们起到了什么作用?

  硕:(愈加惊愕)“飞熊军”都来了?难道我们全部被“命运”玩弄在股掌之间吗?或者“飞熊军”就是“命运”背后的人?

  胜:这……我们已经无法知道了……嗯?谁?

  独幽和硕,见“胜”神色有异,急忙顺着“胜”的眼神往入口处望去。就在这一瞬间,“胜”的指甲猛然变长,扎入那两人的后颈,从咽喉处穿出,随之流出的血液尽为墨黑,显然指甲上涂有剧毒。

  随着指甲的收回,二人倒下,“胜”冷冷说:“为了我们灰羽的大业,对不起,你们两个都要死!硕,你也不例外!”

  注:

  文和:对应曹魏集团的谋士“贾诩”。

  阿车:对应东汉末年张绣集团的“胡车儿”。

  胜:对应东汉末年“十常侍”中的“郭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际三国英雄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际三国英雄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