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暗霾隐现
东旭鹰2018-07-05 21:285,513

  玄德见独幽神采飞扬中又有几分跋扈,便知道此人一定是真有靠山,不然绝不会见到县长都是如此。

  看清向佬,独幽脸色猛地一变:“又是你这个臭当兵的,你组织人到我公司闹事还不够,还要来打扰县长吗?”

  翼德:(当即大怒)什么叫臭当兵的,你瞧不起我们羽林军吗?告诉你,我是“赤羽”翼德,也是一个臭当兵的,你要怎么样?

  独幽:(强行压抑不满,缓缓说)我如果没猜错,你是新来的安喜县预备役训练处副处长吧!以后这帮家伙似乎也是你管的。我给你们训练处一个建议,现在黄天教叛乱已经平定,汉光国要的是发财致富,不再是打打杀杀!管好他们这帮预备役,不要挡了安喜县的滚滚财源,不然上面怪罪下来,你们小小一个训练处可承受不起!

  翼德:(怒不可遏)你这话什么意思?

  云长:(冷笑)明明是自己为了赚钱不择手段,还要用国家和安喜县来遮掩,你也真够卑鄙无耻的!

  独幽:(冷眼望向云长)红脸的,那你是训练处正处长了?你们刚从军队出来,不懂事儿我不怪你们。国家也好,安喜县也好,要让政府多些钞票和金币,就要靠我这样的人多赚钱多纳税,如果我发不了财、交不起税,你们的工资就都没了。你们还不用跟我瞪眼,用不用我打个电话,让定城市长马上来给你们上上课。

  玄德:(冷冷)怎么?连堂堂定城市长,都可以被你随意呼来喝去?

  独幽:别说“呼来喝去”那么难听,只是市长尊重我这个纳税大户,给我面子,只要我一个电话,无论他在忙什么,都会马上坐着飞机赶到我这里。这叫“官民提携”!玄德县长,我也够给您面子,我今天只是随便来工地看看,本来还有不少买卖要处理,听说您来了,我承担着每分钟都可能损失上千金币、几十万元钞票的风险,特地来见见您。

  玄德:这么说,我还要感到荣幸了吗?不过,我可没有一点荣幸的感觉。我不管你上面到底有什么靠山,农田是国家之根本,村民的合法利益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你污染农田的事情,我会要求有关部门立案调查,你对军属是否侵犯了他们的权利,我也会要求予以追究。

  吕浦:(忙说)县长,您别动气,这或许都是误会,都是自己人。不要闹僵,和为贵,和为贵!

  玄德:(怒)吕浦,你这个村长不是为这个奸商当的,是来自人民的选举、国家的任命,你知道自己应该站在什么立场上吗?

  吕浦:(慌张)我,我,我……

  独幽正横眉立目地想再说什么,忽然几辆汽车开来,奔下数名官员。玄德认得为首者是副县长。副县长一看这架势,心中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急忙把玄德拉到一边告知,这独幽不仅与上面官员关系密切,跟灰羽也有所关联,万万不可轻举妄动。

  听到灰羽,玄德心中一动,如果惊动了“十长使”,那就真是打草惊蛇了。见玄德有所动摇,副县长打了个圆场,独幽轻哼一声,带着保镖们扬长而去。

  本来官员们想将玄德劝回县里,玄德却借口要继续考察民生,反将官员们轰走。看到云长与翼德面带杀气,副县长等人不得不“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劝走向佬,村长吕浦又硬着头皮引导玄德挨家挨户串门,结果村民们对独幽可以说是个个心怀怨气,甚至当面大骂吕浦无能。这吕浦唯唯诺诺,也不还口,面露愧色。

  离开村民家,返回村公所时,吕浦慌张向玄德解释自己如何在独幽与村民之间难做,那独幽后台有多硬。

  玄德三兄弟却无心听这解释,因为他们发现另一件奇怪的事情,就是独断专行的独幽掐断了所有村民的网络,迫使村民们前去自己开设在村中的黑网吧上网。换句话说,普雨村唯一可能藏有服务器的地方就是那黑网吧,难道“命运”的后台就是独幽,或者干脆就是“灰羽”?

  怀着疑问,玄德要求吕浦带路,去看看那黑网吧。吕浦无奈,只能引路。

  来到网吧中,门口的价目显示出,在这里消费居然比城市网吧还要贵,但是进出人依然不少。据说全乡的网吧都被关闭,只剩下这么一个偷税漏税的黑网吧,自然客来如云。

  更巧合的是,那位“每分钟价值千金”的独幽,竟然就在网吧服务台上与美女收款员聊天,毫无忙碌之意。见玄德等人前来,独幽也颇为意外,不过还是上前打趣问那三兄弟是否要上网?

  玄德正犹豫用什么借口来检查网吧的服务器时,突然又有几个人从外面闯入。

  见来者不善,网吧中的十几个人猛然站起,还随手拿起身边的电棒之类。云长和翼德见独幽竟然埋伏有打手,不由暗暗运劲,准备一战。

  不过,打手们很明显无意与玄德兄弟作对,而是冲着后来者,那几个人立即被半包围住。

  上网者见状,吓得纷纷逃跑,好在他们用的是包月卡,自己在电脑上结账就行,不必在服务台交钱。

  独幽怒问后来的几位:“你们又来干什么?乡网络安全处没别的事干吗?”

  为首者:(笑)独幽先生,全乡就剩你这么一个黑网吧了,我们网络安全处除了你们还能管谁?

  独幽:哼,就算要管我们,也要经过你们乡长批准。温格,你又是私自行动吧?初来乍到的,就算急着立功,也要看好了再做,否则功也会变成罪的!

  云长:这位是叫“温格”吗?你们是乡网络安全处的?为什么来这里?

  温格:(仔细打量玄德三兄弟,微笑不变)我说是谁?原来是新来的县长与预备役训练处的两位长官。

  翼德:(惊奇)你怎么知道。

  玄德:(冷静)我见过他,昨天我们刚到县里,他在现场出现过。我恰好看到。

  云长:没错,我也注意了。

  翼德:(嘀咕)怎么就我没发现?

  玄德:网络安全处是要来取缔这黑网吧吗?

  温格:嘿嘿,这独幽先生神通广大,上通天、下通地,要取缔他的网吧还真不容易,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们也不会来。

  独幽:(冷冷)那我怎么把你们逼得万不得已了?

  温格:最近有不少企图推翻汉光政府的信息出现在网上,而汉光国家网络安全部,已经将信息源定位在这里,我们直接接受他们的命令,即便是乡长也无权干涉!

  独幽:哼,兄弟,你这位置能否保住,国家网络安全部天高皇帝远可管不着,现官不如现管,你还是请示一下你们乡长吧!

  玄德:好一个现官不如现管,那么我这个县长说话,总比乡长管用吧?

  独幽:玄德县长,三思而后行啊!

  玄德:事关国家安危,就算是市长也无权阻止网络安全处行使合法权力,何况只是一个乡长,查!

  虽然玄德发了话,独幽的手下们却毫无让步的意思,云长和翼德见状就想动手,玄德却怕他们异能威力太强,破坏了电脑,毁掉了线索,急忙阻拦。

  关键时刻,忽然数条光索飞来,将打手们几个一堆,全部紧紧捆住。众人见状都不由一惊,接着一名警官带着十几名警察进入,将独幽等人牢牢控制住。

  来者向玄德敬礼自我介绍:“玄德县长你好,我是墨羽退役战士‘文则’,被任命为安喜县安保局局长,今天刚刚到任,所以来迟了,抱歉!”

  玄德当即心中明了,既然是来自墨羽军团,自然就是孟德安排的接应者。于是,玄德顺水推舟,命令将独幽等人带走,让温格立即检查服务器。

  温格一上手就体现出黑客风范,服务器里的数据不断被读出,又在屏幕上被划到一边。

  玄德也曾接受过特战队的电脑技术训练,但与温格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看得眼花缭乱。最后不得已,玄德只能直接问温格,这服务器是否支撑过什么网站?

  可惜,答案很失望,温格彻底检查了电脑信息,目前来看,这服务器只是支持整个网吧的内部网,并未承担过任何其他外部网站的服务器功能。

  不得已之下,玄德只能命令暂时封闭网吧。不过这温格也真是高手,竟然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将网吧的网线接通到全村,让村民们终于可以在自己家里上网了。

  玄德先给乡长打了招呼,说明逮捕独幽、封闭网吧,是他作为县长的决定,不准乡长为难温格等人。接着,他立即前往县安保局,与文则提审独幽。云长和翼德虽无审案职权,竟然也列席在这里,却无人敢提异议。

  只不过,提审的结果非但不理想,而且居然有灰羽闯到安保局,要求立即停止审讯。即便警察告诉来者,安喜县县长玄德在这里,来人也不肯放弃,不耐烦地让玄德、文则来见他。

  如此嚣张的“灰羽”令玄德有些意外,便跟文则来亲眼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如此嚣张。

  没想到,刚一见面,玄德和文则都大吃一惊。此人虽然很少在公众面前露脸,但是玄德在老师“(卢)子干”处、文则在军团长“(曹)孟德”处都见过这个人照片。他就是“灰羽”十长使之一的“节”。

  节:谁让你们逮捕独幽的?你们好大的胆子!

  文则:节长使,现在已经证实,这独幽经营的黑网吧,长期传播意图推翻国家的信息,罪证确凿啊!

  节:哼,你们说的那些信息,我们灰羽已经看过,不过是提倡进一步实行多元化变革的建议而已,怎么能叫推翻国家呢?你们不懂什么叫言论自由吗?

  玄德:节长使,任何言论自由都应该建立在遵守国法的前提下,而意图推翻国家政权,这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严重违反国法的,怎么可以被容忍呢?

  节:两位,劝你们一句,现在汉光国的形势比你们想象得要复杂多了。多了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你们不过是小小的县长与县安保局局长,虽然不配做我们灰羽的朋友,但与我们为敌,那绝对是自寻死路!

  话音未落,忽然房门猛地被踹开,只见被云长死死抱住的翼德怒吼起来:“你们灰羽算个什么东西?我们羽林军在前线浴血奋战的时候,你们又在哪里?凭什么对我们指手画脚?告诉你,这汉光国还是英雄社领导的汉光国,轮不到你们这些妖魔鬼怪耀武扬威!”

  节:(冷笑)没错,现在看起来,汉光国还是英雄社作主,可没准哪天一觉醒来,这作主的人就不定是谁了!你们就不怕到时作主的是我们灰羽吗?

  云长:(放开翼德)这位长使,我和玄德、翼德都是英雄社弟子,为信仰而生、为信仰而战!如果有人企图颠覆我们的信仰之国,我云长将与他死战到底,不惜任何代价!

  玄德:(神情肃穆)没错,这是我们入社时的誓言,至死不悔。节长使,你刚才说的话已经踩到了我们的底线,我们现在不动手,已经是给足灰羽面子了!请便吧!

  节:(恼羞成怒)好啊,你们三个傻蛋,将来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文则,据我所知,你已经退出英雄社了,你怎么说?

  文则:(笑)我虽然现在不是英雄社弟子,但却是“墨羽”出身,现在隶属安保系统,始终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服从命令的对象一直是孟德军团长……不,现在应该叫局长。如果您能让他给我直接下命令,放走独幽,我一定照办!

  节:(咬牙切齿)好,你们几个都很好,我会让你们知道,与灰羽为敌是什么下场,别说孟德,就是羽林军兵团长“遂高”也保不住你们!

  说完,“节”气冲冲地从云长和翼德间穿过,拂袖而去。玄德等人互相交换了眼神,心中明白,一场暴风骤雨必然向他们袭来。

  离开县安保局的“节”带着手下穿街走巷,轻松摆脱了便衣警察的追踪,最后进入一间密室之中。手下们守在密室外,“节”独自进入,三位高手已等待许久,立即过来询问情况如何。这三人也不是普通灰羽,他们正是“十长使”中的硕、谞、览。

  听说玄德兄弟与文则态度如此强硬,几位长使杀心顿起,独幽决不能落入英雄社之手,更不能让孟德统领的安保局掌握对灰羽不利的证据,否则遂高的“羽林派”就有机会对灰羽反击。

  因为,独幽为灰羽做过很多事情,也隐藏了不少证据,独幽自然不能死也不能出事,否则那些证据很有可能会被别人交出来,这是独幽与灰羽的约定。换句话说,现在救独幽,就是救灰羽。

  四人分配好任务,便各自行动。率先出动的就是“谞”,这位曾经与黄天教暗中勾结的长使,他带着数名手下前往普雨村所在的洛亚乡,目标分别是黑网吧与乡网络安全处,到达洛亚乡时已是夜晚。

  “谞”对杀人更感兴趣,毁灭黑网吧的活儿自然交给手下们,自己亲自前往乡公所。

  那几名灰羽避开村民,接近了被封锁的网吧,却发现竟然一个警察也没留下,难道几个封条就能阻止别人进入吗?

  按照灰羽的办事规矩,一人留下放风,其余人进去搜索一番再泼油,等到大火燃起,一切证据都会烟消云散。

  放哨者正警惕注意四周,忽然看到墙角似乎有个人蹲在那里。他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却发现那人已经断了气,再仔细检查,此人竟然是个便衣警察。这灰羽顿时大惊失色,除了他们组织,谁又会跑到这乡下杀警察?

  他正惊疑间,却听到网吧内传来打斗声和惨叫声,他急忙跑进去拿出手电筒,刚到门口便不敢再迈步。因为,借助灯光,他看见兄弟们都已鲜血泊泊地躺倒不起,看来凶多吉少。而站立着的人,竟然个个魁梧健壮,还是熊头人身。

  这名灰羽猛然想到组织搜集到情报中,显示国内活动着一支神秘的“飞熊军”,由高科技装备武装的异能人和特种兵组成,异能人往往是头目,而特种兵都是熊头人身的士兵。

  飞熊军最早活动在凉星系,但在黄天教叛乱之前,活动范围便开始不断扩大。他们心狠手辣、无恶不作,所到之处不留活口。

  灰羽杀手心中寒意顿生,转头就跑,结果一名熊头人手中光芒一闪,便有致命光线射穿了那杀手的胸口。那熊头人身材魁梧却行动敏捷,短短数秒,便将杀手尸体拖回网吧中。有村民随后经过,却丝毫没有发现异常。

  另一个熊头人来到服务器前,一套解密程序终于完成,数据迅速被传输出去。黑暗网吧中,只有屏幕前的少许光亮,显示着百分比的进度条正缓缓前进。

  这时,熊头人们听到传来轻微脚步声,他们立即又潜伏在暗处。

  两名村民探头探脑地往网吧里一看,猛然发现遍地尸体,他们大吃一惊,回身就要跑,但两个铁爪飞来,分别钳住他们的脖子,将两人硬生生拽回,再一使劲便令这两个只是有心来占点小便宜的村民身首异处……

  注:

  文则:对应曹魏集团名将“于禁”。

  节:对应东汉末年“十常侍”中的“曹节”。

  硕:对应东汉末年“十常侍”中的“蹇硕”。

  谞:对应东汉末年“十常侍”中的“封谞”。

  览:对应东汉末年“十常侍”中的“侯览”。

继续阅读:第四章 劫难突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际三国英雄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