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上任安喜
东旭鹰2018-07-05 21:265,878

  玄德等人这才看清,说话者正是墨羽军团长——孟德。他们听说羽林军团合并为一,孟德也被调离军队,但也算当了高官,怎么会来到这即将被撤除的赤羽军营处?

  孟德请云长和翼德到还在经营的小饭店暂时休息,而将玄德请到了自己的专车里,司机升起了四周与前后座之间的隔音玻璃,保证两人谈话的保密性。

  确认了安全,孟德才说:“玄德啊!你不必急着回家,我利用人际关系为你争取了一个差使。虽然委屈你了,只是一个县长,但总比退役回去没着落强。”

  玄德:(苦笑)我这几年都在军队,让我去当县长,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当。还是算了吧!

  孟德:当县长没什么难的,你有这能力,也有报效国家的赤胆忠心。咱们在颍川共同消灭地贤,也算是同生共死的兄弟,就不用跟我客套了!

  玄德:……长官,你为什么帮我?难道就因为我的祖先是沛公吗?

  孟德:哼,难道你不知道,沛公的后代现在少说也有几千人吗?如果我要帮,何必只帮助你一个?而且,沛公也好,当年参与汉光建国的普通老兵也好,在我眼中都是一样的开国功臣。如果我要给功臣们面子,需要我帮的人更不可计数了!

  玄德:那……是为了我们在战场上并肩作战的战友之情?

  孟德:跟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太多了,我可只为了你一个人争取了这个县长的位置。

  玄德:(疑惑)那究竟是为什么?总不会是因为我们的名字都有一个“德”字吧?

  孟德:(笑)那我为什么不推荐翼德当县长,他的名字也有一个“德”字。好了,不逗闷子了,我现在调回到安保局,老局长退休了,我当了局长,属于平调。我现在需要你们兄弟这样的人才帮个忙。

  玄德:安保局需要我去当县长来帮忙,这事可蹊跷了!

  孟德:玄德,你有没有听说过“命运”这个网站?

  玄德:没有,从来没听说过!

  孟德:这是一个奇怪的网站,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甚至出现得比黄天教建立的时间还早。它允许拥有财富者颁布各种各样的任务,小至寻找猫猫狗狗,大至消灭黑社会组织,应有尽有。主要面对各种赏金猎人和雇佣军。

  玄德:(疑惑)允许赏金猎人和雇佣军私下消灭黑社会组织?那不是罔顾法纪、私刑私斗吗?那这个网站应该取缔啊!

  孟德:安保局早就有这个意思,但有不少大人物不断阻碍我们,又说这个网站协助政府捉拿通缉犯、清剿黑社会有功,不准我们动这网站。更要命的是,灰羽借口说“命运”为他们提供过不少珍贵的情报,如果破坏掉“命运”,将会影响情报工作。

  玄德:看起来,灰羽是要给这网站作靠山啊!

  孟德:这也不算什么,问题在于“命运”已经越来越嚣张,竟然允许用户发布寻找“忠烈戒”的任务。

  玄德:(大惊)忠烈戒?有人要寻找忠烈戒?

  孟德:没错,英雄社能击败旧势力,开创汉光国,除了有信仰指引、人民支持,就是靠十四枚凝聚了我们历代英雄力量的戒指。最强大的一枚“英雄戒”,掌握在英雄社社长手中,虽然已经没有人能将其中的力量引发出来,却是掌握国家政权的象征。

  玄德:没错,而另外十四枚就是“忠烈戒”,据说英雄社前辈们怕将来有人利用它们为非作歹,所以藏于十四星系,至今已无人知晓其下落。如果有人能同时掌握这十五枚戒指,就有足够实力引发比黄天教更为可怕的叛乱。公开发布寻找忠烈戒的任务,这是打算公开与我英雄社政府作对啊!

  孟德:没错,所以情况已经很危急了。灰羽“十长使”肯定不可信任,必然包藏祸心。云长应该跟你说过,当年他被人冤枉杀人,牵扯入追查“健侠”的案子,但这个与弥罗国暗中勾结的危险分子,目前也因灰羽导致线索全断。我们如果能查出“命运”的线索,或许能顺藤摸瓜,抓住任务发布者,以此找到“十长使”与“健侠”的罪证。那么,国家的危机就有希望解除了!

  玄德:这与我当县长到底有什么关系?

  孟德:我们的技术人员经过IP分析,初步判断“命运”的服务器应该设置在冀星系中山星“定城”管辖下的安喜县,原来的县长被黄天叛军所杀,正好需要一个新县长。我希望你能和云长、翼德去查出服务器的位置,最好再查清“命运”背后的老板到底是谁?

  玄德:这种事情,为什么不直接派警察和密探去,而要派一个县长?

  孟德:灰羽无处不在,如果被他们知道我在查“命运”,一定会打草惊蛇,从而横生枝节,因此只能用这种方法。玄德,这件事很可能关系到我汉光国的兴亡,除了你,我不知道还可以信任谁!

  见孟德如此诚恳,玄德只好应允,带着两个兄弟回到军营等待任命。这时,一个视频电话打到士兵联络室找玄德,玄德忙去接,原来是自己青梅竹马的邻家美女甘霖。

  甘霖来电话是要问玄德什么时候到家,是否要接站。玄德却无奈告知,暂时无法回家,将有新的任命。

  听到离别几年的“好友”还是不能回到自己日夜打扫的玄德故居,甘霖不由有点失望,嘴唇翕动少许,才缓缓问:“你……你要去哪里上任,有人照顾你吗?我能不能去看你?”

  玄德还来不及回答,另一个气呼呼的美女就挤进了屏幕上的画面,骂了起来:“刘玄德,你还有没有良心,你知道伯母的后事是谁帮你办的吗?你知道是谁在天天给你收拾房间,等你回来吗?你知不知道,听说你要回家了,甘霖多高兴,你现在一句话,就不回了,你还有没有良心!”

  玄德:我……我也是身不由己啊……不过,话说,这里好像是我家吧?糜玉,你在这里干什么?

  糜玉:我……我看甘霖太可怜了,我来帮她啊!难道你以为我愿意来你家啊!如果甘霖不是我闺蜜,我才不会来你这狗窝!

  玄德:我记得子仲、子方将你们家族企业总部搬到徐星系去了,你还留在幽星系干什么?

  糜玉:(不满)喂,玄德,别以为你跟我两个哥哥是老同学、铁哥们儿,你就有资格管我糜家的事,你更管不着我!我愿意在哪里就在哪里!对了,老实交待,你又要跑哪去了?如果你这祖居不要,我就帮你卖了!

  玄德:(急)别,这是我祖宗留下来的房子,你凭什么卖啊?!

  甘霖:(笑)玄德,糜玉逗你的,你别着急。这房子我帮你看着,没人敢卖!

  糜玉:(不满)甘霖,你就是太老实了,才被他欺负!你又不是他管家婆,凭什么给他看房子啊?他说回来娶你,连个承诺书都没有,你就真以为自己是他老婆了?玄德,你要有良心,就告诉我……告诉甘霖,你要去哪里!大不了,把这房子租出去,我找人帮你盯着,你跟甘霖早点结婚,别婆婆妈妈的,就看不惯你这个样子。

  玄德:我说糜玉,我跟甘霖的事情,也不关你的事吧?甘霖,我要去的地方任命还没有下来,而且安危未知,暂时不方便接你过去。但是请你相信我,只要我稳定下来,一定去接你,相信我!

  甘霖:(微笑)玄德,我信你!

  糜玉还要说什么,甘霖却主动中断了联络。玄德暗叹一口气,刚离座转身,就见云长和翼德笑嘻嘻站在背后。

  玄德:(惊)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翼德:(嬉皮笑脸)就是糜玉让你娶甘霖的时候。

  玄德:(不满)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添了这毛病?

  云长:大哥,别怪我说你。甘姑娘除了没跟你结婚入洞房,一个妻子该做的事情,连给伯母送终她都替你做了。这几年我们都看在眼里,干脆先回家结婚,再等那个任命吧!

  玄德:(低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

  回到宿舍,玄德才正式将孟德的嘱咐告诉两个兄弟。听到形势如此复杂,云长和翼德都倒吸一口冷气,知道这安喜县弄不好就是龙潭虎穴、生死难料,比镇压黄天教的战场更要危险万分。一个真正有责任心的军人,在感情上最怕耽误了心中所爱,怪不得玄德又要辜负所爱一段时间。

  带着感慨与忐忑,三兄弟很快收到了任命,玄德是县长,云长是县预备役训练处处长、翼德是该处副处长。三人这才前往军政部正式办理退伍手续,立即前往冀星系。

  来到安喜县,三人办完交接手续,又以过于劳累的借口婉言谢绝了当地所谓知名人士们的欢迎宴,便来到了玄德居所。玄德取出孟德临行前送给他的反监视系列装备,确定了屋内没有窃听监控系统,又打开了干扰波,才与兄弟们交谈起来。

  翼德:(不满)大哥,你刚才辛苦半天,不就是为了防灰羽嘛!我就不明白,这灰羽也不是我们英雄社直属部门,为什么嚣张到连我们都要害怕的地步?

  云长:(感慨)这是所谓“多元化”变革的一部分,为了建立独立于英雄社外的体系,将原来的情报机关灰羽进行彻底整编,让非英雄社成员掌握了灰羽。结果灰羽越来越嚣张,权力越来越大,行事愈发肆无忌惮,洛阳高层官员都人人畏之如虎,何况我们这些小人物?大哥,那个“命运”会不会就是灰羽操纵的?

  玄德:从孟德交给我的部分材料来看,又不太像。因为“命运”曾经出现过对灰羽不利的任务,但灰羽却根本不敢干涉,似乎是有什么把柄被命运把握,完全无可奈何。

  翼德:(顿时兴致勃勃)那这个网站可以啊!连灰羽都能玩弄于股掌之间!对了,那些任务酬金高不高,不行咱们也弄点外快?

  玄德:别闹了,我们可就是为了对付这“命运”来的,怎么能同流合污!

  云长:我们现在的身份确实不适合,但是如果我们找不到服务器,那就只有想方设法与“命运”多加接触,才能有机会查清其内幕啊!

  玄德:那也是要到万不得已才能做,别看灰羽表面上维护“命运”,但如果查到我们也接“命运”的任务,一定会大做文章的,我们行动必须要谨慎,绝对不能被灰羽算计!

  翼德:那我们下面该怎么办?这安喜县也不算小了,你一个县长,加我们两个预备役训练处处长,怎么查?这可比大海捞针难多了!

  玄德:放心,孟德已经查出那服务器瞬现的IP地址,出现在一个叫“普雨村”的村子里。我还委托孟德帮忙查找了相关资料,这村子素来因为雨水充足而农业发达,因此人民生活较为富裕,几乎家家有电脑,成年人基本上都会上网,我羽林军军属也有几家。黄天之乱时叛军攻克安喜县不久,便被我羽林军一部逐出并对全县进行了军管,所以村庄并未受到破坏,县内的水电网络也未中断,“命运”服务器始终在村内运转的可能性很大。对了,村里的几名羽林战士也都跟咱们一样刚被迫退役,明天我借口考察农业,你们考察预备役情况,一起去看看!

  于是,第二天三人便按照计划,突然离开县公衙,不跟其他县中官员打招呼,便前往普雨村。村长“吕浦”受宠若惊般慌忙出来迎接,请三位新上任的县城官员前往村公所。

  玄德等人刚进村子,就见远处在大动土砖,看来是正在修建高楼。这普雨村发展水平果然不一般啊!战争刚结束,别人还是在恢复经济,他们却已经开始进一步向城市化发展。

  三人刚刚坐定,忽然听见村公所外一片喊冤声。玄德忙问怎么回事,吕浦无奈解释说:“嗨,还不是刚退役的村民,就是想不开。我们不过是拆了一些平房,占用了一些地,该给的钱都给了,新房也给他们定下了,还不满足!这几个人打仗打得都有些糊涂了,好不容易回来了,就舒舒服服过日子嘛,干什么还要来找麻烦?”

  翼德:(不满)喂,你怎么说话呢?不知道我们三个也是刚退役的羽林军吗?你瞧不起我们当过兵的人吗?

  吕浦:(惊)不,不,不,我绝没有轻视三位长官的意思。我,我,我是说这几个村民,他们哪能跟三位长官比?

  玄德:到底怎么回事,让我们见见再说吧!

  吕浦:这点小事就不麻烦长官们了,我一定搞定,不让他们去找县里的麻烦!

  云长:吕浦村长,我和翼德都是县预备役训练处的,预备役主要就是指退役老兵,我们迟早都要见他们的,这算不上什么麻烦。为你着想,早让我们见面比晚见面好,否则你就麻烦了,懂吗?

  吕浦:那,那也好。不过三位长官,他们离开村子太久了,村里的很多情况都不了解,您们可不要对他们的话偏听偏信啊!

  翼德:(怒)你把我们兄弟当什么人了?少废话,快让我们见!

  村长无奈,这才让人把喊冤的老兵叫进来。老兵们人不多,不过四、五个人,但看来确实是满腹委屈,进来就唧唧喳喳说个不停。玄德三人听得晕头转向,也没弄明白怎么回事,翼德不耐烦地让他们一个一个说,这才弄清原委。

  原来老兵们退役回家,发现原来分给他们的农田都被村里收回当作建筑地,家里的平房也全部被拆掉。家属们哭诉,村长欺负这几家当家的人都不在,威逼利诱让军属们将房子跟土地卖给了开发商。

  翼德听清大怒,如果不是云长拦着,差点就要把村长打一顿。村长赶紧解释:“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欺负军属啊!确实是村里开发的需要,回收的土地与拆掉的房子占村里五分之一,这几家不过是其中很少一部分,只是很凑巧军属被包括其中而已。”

  玄德:(神情严肃)先不说军属,你们回收农田当作建筑地,经过批准没有?根据国家有关法律规定,凡是富饶的农田都不可以用作建筑地,以免影响国家的农业基本产业,你不知道吗?

  吕浦:县长,看您说的,我能不知道吗?他们几家的农田都是不能用了,我们才高价回收的。这也是为了他们几家着想,既然粮食蔬菜种不了了,不如多拿点钱,重新去买田,还能有高档新房子住,何乐而不为呢?

  向佬(老兵代表):(怒不可遏)吕浦,虽然我们年龄差不了几岁,但算起辈分,我还是你小叔。你今天当着县长的面,当着我的面,你敢不敢说那农田是怎么不能用的吗?

  吕浦:(尴尬)啊……这不是村里的厂子排放废水把土地污染了嘛!我们已经让厂子关闭了,这农田反正也恢复不了了,干脆就纳入建筑规划了!

  向佬:厂子是关闭了,可是那老板摇身一变,又成了盖楼的了。你让他把好好的农田都糟践了,然后又让他盖楼赚钱,你是不是收了他的钱了!

  吕浦:(慌忙否认)没有,没有,我拿全家性命保证,我绝对没有受贿。不过这老板,上面有人,我也得罪不起啊!

  云长:哼,上面有人怎么样?既然他糟蹋了村里的农田,就要从重处罚,而且不允许他在村里再谋利,你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吗?

  吕浦:他上面的人,我一个小小村长确实惹不起,您们三位也未必惹得起。不过这老板说得有道理,他高价买地买房改造高楼,就是对村里进行了补偿,我们也不能吹毛求疵啊!

  玄德:(不满)这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你带我去见见这位老板。这几位兄弟先请回家,我们三人也是从羽林军退役的,这件事我一定给你们一个公道!

  听玄德这么说,大部分老兵这才退去,只有向佬奉命留下。吕浦忙不迭地为新县长带路,准备前往工地附近的公司临时办公室。

  没想到,他们刚走出村公所,就见一人带着数名保镖迎面走来,皮笑肉不笑地对玄德说:“这位就是新县长吧?在下‘独幽’,是建楼项目的负责人,听说长官亲临指导,特来拜见!”

  注:

  甘霖:对应东汉末年刘备妻子“甘夫人”。

  糜玉:对应东汉末年刘备妻子“糜夫人”。

  向佬:原型为《三国演义》中安喜县“乡老”。

  独幽:原型为《三国演义》中张飞(历史上是刘备)所鞭打的“督邮”。

继续阅读:第三章 暗霾隐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际三国英雄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