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绝地反攻
东旭鹰2018-07-05 21:186,681

  位于汉光首都的羽林军总部,因为颍川之战正在紧张忙碌着。一位身穿赤红将军服的军官匆匆往司令部走去,沿途官兵都慌忙敬礼,他虽然习惯性地还礼,却根本无暇客套。这个人,就是赤羽军团长——(皇甫)义真。

  义真刚要迈入指挥部,就听到一个人正激动喊着:“兵团长,那小伙子真不错,应该提拔他当舰队长的!”

  接着,义真又听到羽林兵团长“(何)遂高”不耐烦的回应:“建阳啊!你们金羽军团的人事提拔,我如果多干涉,那就是不给‘本初’面子了!既然‘本初’要提拔别人,就尊重本初的意见吧!”

  (丁)建阳:(不服)那个人根本就不配当军官,打仗时贪生怕死,报功时抢夺别人功劳。他是因为向本初的兄弟“公路”塞了钱,才会受到提名!

  遂高:(不满)建阳啊,你说话要负责任!本初和公路都是“袁周阳”前辈的儿子,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我看啊,你也不要把这事闹大了,毕竟公路是你的上司,如今大战在即,影响了你们金羽军团的凝聚力与战斗力就不好了!我看这样吧,舰队长的人选还是尊重公路的意见,这个小伙子提拔给你当秘书吧!

  建阳:(惊)这,这,这小子可是带兵打仗的好材料,干文职,恐怕……

  遂高:好了,好了,我们也要为年轻人的前途着想嘛!打仗还能打一辈子吗?当师团长秘书,级别不比舰队长低,将来还可以往政坛发展。年轻人嘛,出来工作,就是为了将来可以吃好喝好住好,再找个好媳妇,干什么不是干?就让他在你身边当秘书吧,你还可以多照应。对了,跟他说,完全是你的意思,别提我,他会感激你的,去吧!

  看着熟识的师团长建阳悻悻然走出,虽然义真与对方并不陌生,但各怀心事,都不过礼貌性打了招呼,便各走各路。

  遂高见义真进来,不等老友开口,便问:“是为了颍川星的事吧?卢子干有消息吗?”

  通常在汉光国内,军人、市民、知识分子、中级以上官员等彼此之间只称名,很少提姓。每个人也从不轻易将自己的姓氏说出,如果坦诚相告,除了知根知底,便是承认对方是朋友,而且极为尊重。遂高这么称呼一位赤羽麾下的师团长,是想表现自己对那位失陷颍川的名将的重视。

  义真:(关上门)遂高,何兄,你到底怎么想的,能不能给我交个底儿?到底失陷在颍川星上的兄弟们,你还救不救?

  遂高:(笑)你个皇甫义真啊!也太性急了!那里都是我羽林军的兄弟,难道我不担心吗?关键是我们现在一个也联系不上,他们是不是还活着,都很难说啊!

  义真:我们赤羽加上雪羽两个军团派出的陆战队,兵力在一亿以上,就算遭到敌人有计划地伏击,损失大半,至少也应该还剩下三千万兵力吧!而且我方兵员素质远远优于黄天军,能聚能散,这三千万兵力一定是散布在颍川星上。黄天军“波才”部聚集其他抽调来的几支部队,虽然伏击成功,但预计损失也不小,除去空军,现在应该是以一亿兵力分割围杀我三千万将士。我们如果予以援手,不但可以救出兄弟们,还能反败为胜啊!

  遂高:你说的虽然有道理,但现在有个新情况。敌军张曼成部一亿大军也到达了颍川星,其中只有三千万是空军,另外七千万都是陆军,将参与剿杀我军将士。现在,救人困难很大,不过要完成我们的预期目标,却是绝好机会!

  义真:(疑惑)您的意思是说……

  遂高:我已经调集金羽、墨羽主力,准备在颍川将黄天军这两支劲旅全部消灭。黄天三十六亿,其中战斗力自强的战士都集中在张曼成、波才这两支部队,再加上敌人有意在颍川跟我们决战,又从其他部队抽调其他主力部队过来,所以消灭了这里的黄天军,剩下的就都是真正的乌合之众了!

  义真;那我们派出去的兄弟们……

  遂高:他们只有吸引住黄天军的注意力,我们才能顺利在外沿合围,从而一举将疲惫不堪的敌军击破。颍川星上的兄弟都是英勇的羽林战士,肩负着保家卫国的神圣责任,这是他们不可推卸的使命,我们应该为之骄傲。

  义真;(声音颤抖)难道……难道……要……要……抛弃他们吗?

  遂高:如果他们能坚持到大军合围,自然就不会被抛弃。否则……各安天命吧!

  义真:(怒)我们合围按照颍川时间计算,至少还需要五天,三千万人面对一亿七千万的围杀,他们怎么能坚持五天?

  遂高:那我们就只能祈祷奇迹了……

  在将军们为新一轮的战斗进行筹划的第四天,(马)孟起驾驶的战车终于突破层层敌人的阻挡,接近了临时设置的基地。基地已经被高科技装备设置的围墙保护,围墙内每一层都布满了士兵,不同规模的射击孔伸出枪管或炮管,一次次打退了敌人的进攻。虽然围墙也有不少部分被敌人以重炮轰碎,但维修机器人很快就会复原,而新的防卫者也会迅速到位。

  一位铁羽将军从监视器中看清车内驾驶座上孟起的模样,赶紧命令大门附近的战士火力掩护,寻机开门将战车放入。

  将军迫不及待地跑过去,兴奋地给刚下车的孟起胸口一拳:“臭小子,你还活着啊!担心死我了!”

  孟起嬉皮笑脸地回答;“老爹,我可是你儿子,没那么容易死的!”

  玄德几人看到将军军徽是师团长标志,赶紧敬礼,他们也很快弄清此人就是铁羽特遣队队长、铁骑师团长——(马)寿成。

  寿成见玄德等人都是基层官兵,便让他们各自去休息,打算带儿子去见这里的负责人——赤羽军义魂师团长“(卢)子干”。没想到,他却看到子干也极其激动地飞奔下来,直接往玄德跑去。

  玄德急忙敬礼:“老师,对不起,学生来晚了!”

  子干:(热泪盈眶)能活着回来就好,活着回来就好!

  寿成:(疑惑)子干兄,这位组长是你学生!

  子干:对,给寿成兄介绍一下,这位是玄德,我的得意学生之一。他祖上也是我们英雄社的开国老兵——靖山。

  寿成:(惊)什么,他是“沛公”前辈的后代,又是你的爱徒,为什么,为什么才是最底层的小组长?

  玄德:不管我祖上是什么人,如果我不能为国家建功立业,就是一个废人。我现在的职位并没有什么不妥,让寿成将军见笑了!

  寿成:(苦笑)恐怕要被见笑的是我了!惭愧,惭愧啊!

  玄德:您言重了,我先带兄弟们去休息了,告辞!

  当玄德等人走远,子干等人回到临时指挥部,孟起才小心翼翼地问:“沛公前辈是当年辅佐咱们汉光领袖‘邦高’斩蛇开国的那位将军吗?”

  寿成:是呀,他还是邦高的兄弟,没想到他的后代竟然会落到如此地步。子干,这玄德难道是没本事的纨绔子弟吗?

  子干:不,玄德不仅胸怀大志,而且精通兵法战略,还是武艺不凡的异能人,并且深得士兵中有才能者的拥护。只不过他父辈没有在政府任职,失去了政治资源。我……我又怕别人说闲话,所以让他从基层做起。没想到,每次我要提拔他,总有些嫉贤妒能者百般阻挠,我怕得罪人,不敢破格。说起来,是我对不起他!

  寿成:(不满)子干啊,你这老好人主义会害死人才的。唉,不过你力求公正,也让我惭愧啊!

  子干:(笑)寿成,你内举不避亲,孟起又确实是万中选一的人才,你对得起国家,没有什么惭愧的。该惭愧的是那些贪污腐败、拉帮结派的官吏,为了一己之私,不顾国家大局,压制贤才、重用庸碌之辈,组建小圈子。我也是怕堕落成他们那样,才会有所顾忌。

  孟起:对了,那玄德所在的部队,军官牺牲情况怎么样?

  子干:我已经证实他的连队长张世平、班队长苏双都已经牺牲,按照军规,倒是可以提拔他当连队长。

  孟起:我亲眼目睹他带领一班好手,以六人之力消灭敌人两千左右,以这功劳,一个连队长可不够!

  寿成:就算让他当大队长,乃至跟你一样当舰队长,都对不起这样的人才,对不起沛公前辈。

  子干:要不然让他接受那个任务吧!

  寿成:(大惊)那任务可跟自杀没两样,万一他牺牲了怎么办?他结婚没有。

  子干:没有,前途无望,他怎么敢成家?

  寿成:我们不能让沛公绝后啊!

  子干:如果那任务不能完成,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而且他整个连队牺牲,唯有他的桃园组能安全返回,足见实力。如果再配备几个好手,或许真能立下奇功。

  孟起:那个……请问您们说的是什么任务?迎接后援吗?

  寿成:我们已经发现敌人又增了兵,就算有后援也冲不进来了。但我们发现了敌人指挥部所在,如果能突然发动全面反攻,趁乱派一支特遣队执行斩首任务,诛杀波才。我们就有机会,反败为胜。

  孟起:(大惊)这可真是自杀任务啊!

  子干:我们已经缴获了一辆十人座的黄天军战车,如果在反攻时,趁敌人撤退,特遣队伪装成敌人,随军撤向敌指挥部,就有成功的希望。

  寿成:可是派遣人数不能超过十个,而波才身边少说也有几千护卫,十人打几千人啊!

  孟起:(微笑)不知道现在雪羽指挥官是谁?

  子干:来到颍川的雪羽高级指挥官全牺牲了,因为我是雪羽军团长“伯珪”的老师,幸存“雪羽”倒是全部愿意听我指挥。

  孟起:啊,您学生都当军团长了,您才师团长啊!

  寿成:(不满)孟起,太没礼貌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说明子干兄桃李满天下而且不计名利。

  子干:也不用捧我了,我确实是不如伯珪。孟起,你问我雪羽有什么用意?

  孟起:为了胜利,为了沛公,为了玄德,我愿意暂时放弃军衔和职位,但是要如此如此……

  不久,刚刚吃饱喝足的玄德等人又从不同军营被叫出,集结起来。他们得知十个小时后,共同返回的众人又要一起出发,化妆成黄天军去完成斩首任务。更令人不解的是,刚刚被提为连队长的玄德被任命为特遣队队长,而孟起都甘愿听玄德指挥,理由是他没有经过特种作战的训练,只能当司机。玄德虽然心中惊诧,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自然应允。

  于是,十个小时后,羽林军火力全开,猝不及防的黄天军出现明显缺口,任由羽林军突围而出,除了一些黄天部队继续追杀,残余者随即返回营地休整。

  乱战中,黄天军们没有发现,一辆本军战车离开战场,向波才指挥部进发,那当然就是玄德领导的特遣队。

  战车内,孟起让灌注自己能量的战车如同智能机器人般自动前行,他笑嘻嘻离开驾驶座,跟众人说:“咱们这次可真是九死一生啊!如果不能互相完全信任,只怕就会变成十死无生。这样为了表示诚意,我先自我介绍,我是马孟起!”

  见这位自愿“降职”的舰队长都如此开诚布公,众人相视一笑也互相自报全名:“刘玄德”、“关云长”、“张翼德”、“黄汉升”、“赵子龙”、“陈叔至”。

  玄德更满怀信心地说:“咱们兄弟都不是平庸之辈,我也相信各位全是对国家人民忠心不二的义士。我今天率领众兄弟去,拿下波才脑袋后,也要带着兄弟们回来!一个都不会丢下!”

  不知为什么,听玄德这么说,明知前方是刀山火海,众人却再无丝毫紧张与恐惧。他们开心约定,拿下敌人军官的头颅凯旋后,再一起开怀畅饮。

  汽车忽然猛地刹车,原因是前方有一个黄天军士兵不顾安危地挡住了去路。玄德便下车询问情况,其他兄弟握紧武器,唯恐是敌人发现蹊跷,意图捣鬼。

  看清玄德身上连队长的军徽,这士兵忙说:“长官,我叫‘刘辟’,我跟兄弟‘龚都’奉命扫荡敌军,但龚都他不小心从高坡上摔下,现在生命垂危。请长官带他去前面的医疗所,离这里不远的!”

  玄德听说事关人命,立即查看路边龚都的情况,见对方头部血流不止,急忙以身上携带的包裹与止血药进行包扎。

  黄天军一向等级森严,刘辟何时见过长官亲自为士兵治伤,不由有点惊疑。下车的翼德,看出刘辟疑虑,偷偷举起枪,打算杀人灭口,却被云长按住。

  孟起下来说:“连队长,我们还有任务要执行,不方便带这伤兵,还是让他们等别的车吧!”

  玄德:(皱眉)不行,这兄弟伤势太重,仅靠止血药根本不行。刘兄弟,你确定治疗所离这里不远吗?

  刘辟:没错,开车只有几分钟路程。长官,求求你们了!

  玄德:人命关天,救人!

  孟起:(忙将玄德拉到一边,低声)玄德,别犯糊涂,他们是敌人!

  玄德:(轻声)他们不是跟我们交战的敌人,而且这里的黄天军不少都是当年黄巾力士军的后代。

  孟起:黄巾力士军是当年我汉光国为抵抗侵略仓促组建的囚犯军,他们都是囚犯的后代。

  玄德:不管出身怎样,他们毕竟当年抵抗敌人有功,后代却受尽了歧视,这对他们本来就不公平,所以才会受到天圣兄弟的蛊惑。战场厮杀是军人本职,你死我活的战斗杀敌是不得已。现在我们见死不救,跟黄天军又有什么区别?

  回身看到刘辟那渴求般的眼神,孟起也不由心软起来,只好说:“算了,你是负责人,听你的!但还是小心为上。”

  玄德说了句“放心,我心中有数”,就招呼兄弟们带刘辟与龚都上车,很快到达了治疗所。龚都因此得到及时救治,保住了性命。

  当他们即将离开时,刘辟千恩万谢,还打算跟玄德单独道谢,并有要事相告。两人刚到僻静之处,刘辟忽然猛地举枪对准了玄德,厉声问:“你们到底是谁?你们是政府鹰爪!”

  暗中保护玄德的众兄弟刚要现身,却看到玄德背手打出“禁止行动”的手势,众人这才又隐藏起来。

  玄德微笑回应:“兄弟,咱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刘辟:(冷冷)没误会,虽然我只是黄天军的小兵,但有一点微不足道的异能,就是耳力比别人强,不是顺风耳,也能听到一定范围内的所有声音。你跟你们司机的对话,我都听到了!

  玄德:(略微吃惊)没想到,你也是个被压制的异能人!

  刘辟:哼,被压制又怎么样?我在哪里不被压制?至少黄天军不会骂我们这些黄巾力士的后代是“贼娃子”!

  玄德:……你们本来就不是“贼娃子”,你们是爱国有功军人的后代!

  刘辟:(眼中含泪)没想到你会这么说。但这一点我当然知道,只是汉光政府为什么这样对我们?!虽然有些黄巾力士确实曾在占领地犯下军纪,但大部分力士都为国牺牲在战场,我的祖父就是其中之一!他在参军后没有做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的事。

  玄德:我知道,我知道,真正的英雄社弟子都知道!你们不是贼娃子,是烈士的后代,我们的信仰本来就是要消灭出身的不平等,要打造一个对绝大部分劳动者公平正义的社会!

  刘辟:你撒谎,你们英雄社在欺骗我们!我们都是正正当当的劳动者,为什么还要受到那么多不公平的待遇?!

  玄德:那是因为有太多苍蝇混入了我们的队伍,但他们迟早会被挖出来、被打出来!部分人的错误并不能抹杀英雄社信仰的正确,也不能完全压制住德才兼备的真正玉虚信徒,恒星永远存在,黑夜终将消失!你仔细想想,黄天教蛊惑你们所做的一切,是你们所需要的吗?是真正的光明所在吗?

  刘辟:哼,你认为你是谁,你认为你能够迎来光明、驱逐黑暗吗?黄天教做不到,你能做到吗?

  玄德:我一个人确实做不到,但是亿万德才兼备的真正英雄社弟子只要被团结起来、凝聚起来,就没有什么奇迹做不到!而黄天教现在所做的,只是让汉光国更加混乱,让更多忠贞不渝的英雄社传人惨遭践踏与杀害!你们只知道到处劫掠、毁灭、屠戮,社会生产遭到破坏、人民安全失去保障,城市文明惨遭毁坏,法纪秩序荡然无存,弱肉强食、哀鸿遍野,你们这是要让历史倒退啊!

  刘辟:……那,那你如果有机会,要创造一个什么样的社会?

  玄德:我的理想,是要让每一个人都有机会成为德才兼备的劳动者,每一个劳动者的付出都会从物质和精神上得到充分的尊重。通过聚才聚心、人尽其才的社会体系,以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的社会精神,铸就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民众,最终创建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之国家。再以此为基础,逐渐积累出高度发达的社会生产力和最广大共识范围,最终实现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玉虚宇宙!

  刘辟:哼,你,你这是幻想!

  玄德:茹毛饮血的原始人也曾幻想过高楼大厦的今天,如果不是他们一代代前赴后继、坚持不懈地奋斗下去,今天的社会文明又怎么会实现?幻想还是现实,在于你肯不肯走下去,肯不肯将你的信仰坚持下去!

  刘辟:(缓缓放下枪)……我可以相信你吗?你保证可以建立一个让我们重获尊严的社会吗?

  玄德:我只能保证,只要我活着,我为此的奋斗就绝对不会停止!

  刘辟:……好吧,希望我们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你的奋斗已经能初见成果,再见!

  说完,刘辟转身走去,玄德喃喃说:“兄弟,放心,真正的英雄社弟子、玉虚信徒,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注:

  义真:对应东汉末年名将“皇甫嵩”。

  建阳:对应东汉末年将军“丁原”。

  本初:对应东汉末年军阀“袁绍”。

  公路:对应东汉末年军阀“袁术”。

  寿成:对应东汉末年将军“马腾”。

  子干:对应东汉末年名将“卢植”。

  沛公、邦高:实际上是西汉开国君主“刘邦”演化成的两个人物。

  伯珪:对应东汉末年军阀“公孙瓒”。

  刘辟:对应东汉末年曾追随刘备的原黄巾军义士“刘辟”。

  龚都:对应东汉末年曾追随刘备的原黄巾军义士“龚都”。

继续阅读:第四章 突入匪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际三国英雄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