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突入匪巢
东旭鹰2018-08-03 18:237,200

  本来翼德和汉升都主张杀死刘辟灭口,却被玄德制止,因为他从刘辟那里深深感受到黄巾力士后代们的悲哀。身为英雄社弟子,即便身处最底层,他也忍不住产生少许愧疚。

  既然玄德执意留下隐患,孟起就建议加快速度,在刘辟还没有改变主意告密前,尽快赶到敌人总部。好在刘辟并不知道特遣队的任务,或许以为他们只是换装逃命的羽林残兵。

  接近敌人所在,几人登上高处以唯一的超级望远镜望去,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原来情报显示,这里守军不过两千人。可如今看去,整整一座小城,居民早已不知所踪,目光所及尽是黄天军,粗略估计敌人也有万人以上。

  如果只是万人也就算了,毕竟这里英雄豪杰大部分自诩能敌万人,但那是指普通人。在他们见到的敌军中,很明显存在不少异能人与简易战斗式机器人。即便是普通战士,装备也极其精良,与在外面到处乱跑围杀的黄天军不可同日而语。

  空中还持续徘徊着数架战斗直升机,随时提供高空支援。如此规模的守卫,可以说是前所未闻,看起来这波才并不平凡。

  七个人简单进行了商议,果断放弃了强攻计划,就算他们真能拼尽全力解决这帮战斗力超强的护卫军,恐怕波才也有足够时间逃走。毕竟这几位异能再厉害,也没人会飞,一旦波才踏上直升机,他们必然束手无策。

  于是,他们坐着战车接近了小城,不等进城门,就被卫队拦住。

  一个黄天军官怒问:“你们是哪部分的,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就敢乱闯?”

  玄德从战车天窗探出头回应:“长官,我们是附近的外围追击部队,刚刚与几十名羽林军恶战一场,虽然消灭了敌人,除了我们七个,连队里其他弟兄都牺牲了!我们现在又渴又饿,急需补充粮水与攻击能量,请长官通融一下,允许我们进城补给。”

  军官:(拒绝)不行,这里是指挥部,不是你们这些下级军队的后勤基地。你们回自己营地去补充,别给我们捣乱!

  玄德:长官,求求你了,我们营地实在太远了,万一遇到敌人,我们可就凶多吉少了!

  军官: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我们管不着!

  “邓茂,你怎么说话呢?”又一名军官从城里走出:“兄弟们累死累活的,你看人家一个连队拼得就剩七个人了。你怎么就这么无情呢?”

  邓茂:(不满)廖化,你年轻轻懂什么?我们担负着守卫指挥部的重任,万一放入了敌人怎么办?

  廖化:敌人?七个敌人敢闯到我们这里来,那可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既然你有这顾虑,咱们不让他们进城,就在这里给一些粮水与能量弹夹,让他们拿了走!

  邓茂:万一他们是敌人,你担得起责任吗?

  廖化:万里有一他们才是敌人,剩下九千九百九十九的可能,他们就是自家兄弟。如果指挥部让兄弟们寒了心,人心就散了!

  两位军官正争执不下,又有一位高级军官走来,其他官兵慌忙行礼。玄德等人见状,心想难道这就是波才?如果在这城门杀死目标人物,不仅可以迅速完成任务,还便于立即撤退,求之不得啊!想到这里,众人不约而同地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可是,玄德很快注意到此人军徽标志,显示他是名“方将”。在黄天军中没有“舰队长”、“师团长”之称,“方将”就相当于舰队长,而与师团长相对应的是“渠帅”。每个渠帅统领一亿部队,而波才便是渠帅之一,此人自然不会是波才。玄德急忙打出手势,让众人重新按捺住杀意。

  这时,那位军官对玄德敬礼说:“我是指挥部警卫方将——程远志,刚才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现在敌我不明,不可以放松警惕,但也不能寒了兄弟的心。你们既然缺少粮水,我允许你们进入,不过战车与武器必须留在城外,我会派专人指引你们去搬运三天用的粮水。另外,把你们的部队番号写给我,我先对你们核实身份。”

  听说这人不是波才,众人有些失望,但能够进城却是喜讯。至于核实身份什么的,他们丝毫不在意,因为羽林军在建立秘密基地前,便在混战中全歼了一个小队的黄天军,活捉了联络员与小队长,这两个俘虏及相关联络器始终在羽林军残部控制之中。敌人的身份核实,只会对玄德等更加有利。

  结果正如玄德所料,他们七人顺利地进入了城中,乖乖地到食堂就餐。程远志始终没有信任他们,在监控中心死死盯着这七人,不敢有丝毫放松。

  玄德使个眼色,七人各自分开,与黄天军们胡乱聊着天,实则是搜集情报。

  监视器可没有监听系统,也不可能同时收听七个人在七处的说话,所以程远志依然没有发觉。他肩负守卫重任,当然不能一直泡在监控中心里,只能部署亲信留下监视,自己去巡视。

  在食堂中,玄德发现有两个魁梧士兵来到食堂不吃饭,而厨子却慌忙递出两个精美大食盒,让士兵们带走。如此异状,让玄德心中起疑。好在孟起不仅能操纵汽车,也可以将异能输入线路之中,操控监视摄像头,顿时令其中两个摄像头无法再随意移动。

  监控中心里,程远志的亲信见状正感到蹊跷,摄像头又恢复了正常,由于这种类型的机器经常发生故障,所以亲信一时也觉得并无意外。但短短停顿,一时不知子龙与云长去了哪里,亲信只有一方面命令技术员抓紧搜查,另一方面继续监视其余五人。

  此刻的两位羽林英杰,已经跟在了那两人身后。不过被跟踪者也不太正常。他们两个突然警惕查看四周,当然未能发现羽林高手,随后找到僻静处,打开了食盒,竟然偷吃起来。

  两人边吃边轻声聊天。其中一个说:“周仓,你看,咱们当小兵的,每天分到的粮食又少又难吃,作长官的食物又多又美味,真是太不公平了!”

  周仓:没错,裴元绍,你说得对!原来咱们以为黄天教要比汉光政府好一点,结果是换汤不换药。早知这样,咱们干脆谁也不帮!喂,别吃太多了,被看出来,咱们两个就都没命了!

  裴元绍:放心吧!长官才不会察觉出这饭菜少没少。反正,他又说养生、又说健康什么的,每次就吃一点点,可是偏偏厨房给做那么多好吃的,真是太浪费了!

  周仓:唉,汉光政府的官僚是这样,黄天教的长官也是这样,咱们小老百姓看来真是没活路了!

  裴元绍:活一天算一天吧!行了,吃得差不多了,我来摆摆盘,咱们赶紧送去吧!

  两个人又手忙脚乱收拾了残局,才继续往前走,最终走进一栋小别墅中。

  别墅外警卫森严,但难不倒云长与子龙。子龙从空气走向便找到一处有少许缝隙的窗户,云长变幻出小藤条伸进去,轻易将窗户打开。两人从容钻入,又将窗户复原,防止被巡逻兵发现。

  避开警卫,两人发现这看似古老的别墅却设置有通风管道,便借此来到餐厅上方。

  周仓与裴元绍刚刚离开,只见一名戴着露口面具的便装者正在享用美餐,果然是一盘菜只尝一口,幸好那两个大食盒装着十盘菜,不然恐怕这位先生是真吃不饱。

  让云长与子龙惊异的是,便装者身旁还有两位渠帅站立着。这是怎么回事,城中不是应该只有波才一位渠帅吗?怎么会出现两个?另外,在用餐者面前,渠帅都无权入座,此人又是何方神圣?

  那人尝遍十盘菜,擦擦嘴,缓缓问:“波才,现在颍川星上是什么情况?”

  波才:(恭敬)报告大师,前不久羽林残军意图重组顽抗,在我军围攻下,仓惶逃窜。目前我们正在全力追杀,相信消灭他们只是时间问题。

  大师:哼,时间?给你的时间还不够吗?我们不但将最精准的情报给了你,还暗中多交给你四“方”大军,让你指挥我黄天军五亿精锐之师,伏击区区羽林军两亿主力,结果空军你没留住,一亿多陆战部队你至今未能全歼,你对得起我们兄弟的栽培吗?

  波才:(慌忙下跪)是属下无能,属下该死!

  大师:哼,张曼成,你对波才如何评价?

  张曼成:大师,波才已经尽力,虽然我们麾下有不少黄巾力士的后代,又有借助汉光地方部队训练出来的弟子,但他们与羽林军还是没法比。羽林军毕竟是汉光中央部队,就算最普通的士兵,都是百里挑一。仅仅靠人数上的优势,很难完全消灭他们。我这才又率领五亿精兵强将前来,一定保证尽数消灭那些残兵败将!

  大师:(示意波才起身)如果只是为了杀光那些落水狗,又何必让你带这么多人来?你们两个可知道,现在颍川军聚集的是黄天军所有精锐部队了。这一仗,我们输不起啊!

  张曼成:这一仗的重要性,属下很明白。但是大师也说过,如今这残兵败将已经不是重点。根据情报显示,墨羽、金羽、铁羽都有重兵围拢来,羽林军虽然不知道我们具体兵力,却也是下定决心与我们在颍川星死磕到底。两军如此多的兵力,在这小小颍川星上已经部署不开,我们的主战场将从地面转向太空。目前,我已经将以冲锋艇为主的太空部队埋伏于外太空,我的五亿大军外加波才麾下的两亿大军都已经藏身其中,准备伏击三个方向上的敌军。赤羽与雪羽在此的残存部队不超过两千万,而我军在地面还有一个多亿,羽林军翻不起多大浪,大师就不必在意了!

  大师:哼,是你们太大意了!羽林军中,雪羽长期对抗北方狂战士,锻炼出了战斗力最强悍的部队。而赤羽却是英雄社最忠勇的队伍,那些所谓汉光正道,将不少被压制在底层却愚忠玉虚信仰的能人异士藏在其中。根据河南星传来的情报,赤羽少数基层部队还经受过特战训练,可以在最困难、最危险的环境下以寡击众、攻敌要害。我们现在将大多数部队全部放在外太空,地面相对薄弱。与敌人援军展开决战后,一旦赤羽带着雪羽、铁羽残部展开特战,我军就会指挥紊乱、后勤供应不足、地面支援遭到破坏。所以,必须在大战之前,把我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彻底拔掉!

  通风管道里的云长和子龙听得心惊肉跳,没想到敌人对羽林军的动态了解得如此一清二楚,更没想到他们本来以为只有一亿敌军的颍川星一带,前后集结了十亿黄天军。

  就在这时,一个副官匆匆跑来报告:“不好了,大师,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大师:(脸色大变)说清楚点,哪里打起来了?

  副官:敌人墨羽军不仅比预期时间更早到达我方伏击位置,还发现了我军部队,发动了反伏击战,我军猝不及防,处于劣势。

  张曼成:我们可是为墨羽准备了三亿大军,他们来了多少人?

  副官:应该只有一亿多,但指挥舰是墨羽军团长孟德的“绝影”号巡洋舰。

  大师:(惊)孟德竟然亲自统领大军来了?……对,也只有他,才能识破我们的计谋,反客为主。其他方向的部队有没有按计划行事?

  副官:有,其他部队已经放弃伏击,主动去攻击已经接近的金羽和铁羽部队,我们发现金羽的指挥官是师团长“公路”,也是金羽军团长的亲弟弟。而铁羽的指挥官居然是铁羽军团长——仲颖,不过这仲颖不如孟德,完全被我们打蒙了,我军处于上风。

  大师:好,一定要堵住金羽与铁羽,把墨羽放进来,他们一定是急着来救援地面上的汉光军。墨羽一向以空战著称,地面战反而不如赤羽和雪羽,改变战术,在地面上消灭他们,我要活捉孟德!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要做!

  波才:大师,还有什么事?

  大师:(猛然抬头)上面的两位朋友,你们待的时间已经够长了,该下来了吧!

  云长和子龙知道行迹已经败露,干脆打碎天花板落下,副官慌忙招呼卫兵,然而云长换出绿藤、子龙兴起疾风,不但将卫兵连同副官全部“送”出屋外,云长还顺便用藤蔓封锁了餐厅门。屋内除了两大高手,顿时只剩下两位渠帅与所谓大师。

  大师连连鼓掌说:“不错,不错,看来你们两个应该是羽林军的异能人吧?”

  “‘赤羽’云长!”

  “‘雪羽’子龙!”

  自报家门之后,部分藤蔓幻化偃月刀,倏起风中闪现银龙枪,各自被主人紧握在手,杀向那大师。

  大师丝毫未动,而波才与张曼成各自空手前伸,在这一瞬间,云长和子龙,发现周围空气似乎都为之静止,两人速度也随之缓慢下来,这正是张曼成的减速术。

  减慢的只是两位羽林高手的身边环境,波才先后发出的气功波则快如闪电,接连将云长与子龙打倒在地,但同时也让他们离开了张曼成的异能范围。

  云长与子龙忍痛站起,破窗而出。外面的黄天兵已经被惊动,他们怕开枪误射屋内大师,只敢近战,数十人同时挥舞光剑或光矛冲向闯入者。然而,不消片刻,他们就全部倒地呻吟或者……再也无法呻吟……

  当云长与子龙冲出别墅大院,波才和张曼成便率队冲了出来,周仓和裴元绍紧随其中,可惜别墅外的车辆都被子龙寻机全部破坏,只能撒腿追赶。

  那大师则悄悄离开别墅,乘车前往黄天军临时设置的地下军事指挥中心。他相信,两位渠帅很快可以搞定“小老鼠”,他当务之急是要确定颍川决战的胜局。

  程远志得到报告,两位渠帅竟然正在追击羽林奸细,他猛然想起刚才的玄德等人。他匆忙来到监控中心,却发现所有监视屏幕都是一片雪花,故障原因不明。程远志赶紧命令邓茂扣押那战车,负责巡逻的廖化配合渠帅抓人。

  邓茂慌慌张张亲自带人冲向那战车,明明没有驾驶员的战车猛然火力全开,可怜邓茂等人还来不及躲闪,就全部被击毙。

  城墙上的守卫慌忙用各种武器将战车攻击至爆,但已经拯救不了邓茂的生命……

  趁乱藏在某处的孟起暗暗叹息,他知道自己刚才操纵的战车被毁,也就意味着特遣队杀回的可能性大大减低。他身边躺着一具黄天军军官的尸体,孟起取出尸体身上的光剑,咬咬牙冲了出去……

  数名机器人猛然出现在云长和子龙前方,频繁火力射击让两人急忙从奔逃状态转为隐蔽。他们正打算用异能还击,数枚冰弹飞来,恰好将所有机器人头部电脑打坏,让它们变为废铁。

  云长和子龙知道这是不知藏在哪里的汉升暗中以异能狙击,立即把握机会继续前逃。

  高处又出现多名黄天军射击手,但他们没开几枪,就同样被冰弹夺去了生命。不过,汉升的位置也因此败露,他发现不少巨枪兵,开始向自己发射爆破弹,他只有在连连爆炸中纵跃奔跑,侥幸逃生。

  熟悉城中地形的波才对张曼成使了个眼色,自己带着周仓、裴元绍等绕路去堵截。很快让云长和子龙陷入两面夹击的境地,两位高手面无惧色,彼此击掌,便各自冲向一方。

  面对张曼成的是子龙,他再度遭遇减速术,不过子龙被减速同时,所有射向他的激光也随之减速。

  让张曼成不可思议的是,子龙居然如同电影中的慢动作画面般,依然躲过了所有激光,而且手中长枪化为风钻,猛地突破了异能屏障,加速钻入张曼成的心窝。堂堂一位统领亿人的渠帅,因为过于相信自己的异能和急于对上级表功,竟然就这样被一个羽林小兵所杀。

  波才几乎同时遭遇同样下场,因为云长的藤蔓不仅可以化刀,还能化盾,而这盾牌竟可以挡住气功波。其实波才早就应该想到,自己气功波正面击中子龙和云长,对这两人都没有造成太大伤害,说明这异能实在威力有限。或许是过去他对付的都是普通人,才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现在,波才终于对自己战斗力有了较为清醒的认识,而边以盾抵挡激光与异能攻击、边步步前进的云长已到波才眼前,藤盾猛地化为偃月刀无情砍下……

  两位渠帅殒命,让其他黄天官兵震惊不已,他们依然不甘心地继续发动进攻,结果只能彻底领教到这两位羽林战士不仅异能非凡,武功更是出类拔萃。杀到最后,只剩下犹豫未决的周仓和裴元绍傻傻站在云长与子龙面前,不知道是该战还是该逃。

  这时,云长与子龙都已收势。望着这两位刚才的“引路人”,云长说了一句:“下次偷吃东西要再谨慎点,幸亏是被我们看到了,如果是被黄天军其他人看到,你们就危险了!”

  周仓和裴元绍面面相觑,惊愕中一时无言以对,眼睁睁地看着两位高手转身远离。两人听到其他黄天军由远至近的脚步声,他们互相使个眼色,立即倒地装死……

  此时,激战处不仅仅在这里,当一队黄天军随着几辆战车准备去支援长官时,翼德突然现身。

  黄天军们还没弄清这个身穿自家战斗服的家伙想干什么,就听到震耳欲聋的吼声,连墙壁与车灯都为之四裂。原来翼德不仅身怀电矛绝技,更是“狮子吼”的高手,顿时令在场众人都捂耳倒地痛啸翻滚,严重者已经双耳冒血身亡。

  另外一处,则突然下起细雨,又凝结为水羽。水羽在大开杀戒之后,又聚为长鞭,落在“雪羽”叔至手中。随着叔至任意挥舞,黄天军无论是身在高处,还是群聚地面,都被抽打倒地,就连改装战车上的机枪手也被羽鞭掀倒,再也无力战斗。

  由于现在是白天,玄德的光弹大显神威,周围光爆连连,让各处敌人乃至摩托、战车全部被击溃,狙击手也难幸免。玄德又手持凝聚光能的双剑,冲向再度杀过来的黄天军,他在枪林光雨中纵横冲杀,如入无人之地。

  程远志在高处看到玄德,立即拔出激光手枪,暗暗瞄准意图偷袭。

  这时,他听到身后怪声迭起,慌忙转身,一柄普通光剑将这位“方将”连人带枪砍为两半,动手者正是“铁羽”孟起。

  没有多久,玄德将周围敌人杀得只剩一人,那就是廖化。

  廖化怒气满腔地质问:“你们居然真是羽林军,你们好卑鄙!”

  玄德:你们黄天军突袭伏击在前,围杀我们在后,以强大军力对我们追杀不断,甚至连伤兵都不放过,一定要凌虐至死方休。你们不卑鄙无耻吗?

  廖化:我没有虐杀过俘虏,我只是尽一个军人的本分!

  玄德:我不仅是在尽军人的本分,更是为了让民众从战乱之苦中摆脱出来而战。黄天教也许过去确实帮助了不少人,但他们叛乱以来,到底都做了些什么?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廖化:(渐渐激动)那让我们这些黄巾力士的后代又能怎么办?我们也要有尊严地生存下去,我们也想为老百姓们做点事情!可是谁能引导我们怎么做?我们不知道啊!

  玄德:会有人引导你们走正确的路,但那绝对不是黄天教!我劝你离开吧!很多人看到是你在城门力主帮助我们,黄天教行事偏激,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走吧,不要再糊涂下去,也不要再让自己置于险地。

  廖化:……你说得对,我现在连黄天军都做不成了,都是拜你所赐。如果你活着,我活着,这笔账,你一定要还我……如果你能让我知道究竟该怎么走的话……算了,告辞!顺便告诉你一句,北面有黄天军指挥中心,如果那里是你们的目标,最好先作好死的准备,因为你们将面对非常可怕的敌人!

  说完,廖化便头也不回地离去。孟起本来夺了把枪准备帮助玄德,见廖化如此,他也深知此人是条汉子,便放低了枪口。

  很快,玄德等人又聚在一起,虽然有更多敌人在搜索围杀他们。但七人毫不畏惧,他们打开了可以探索地下敌踪的雷达,向城北跑去……

继续阅读:第五章 所向披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际三国英雄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