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温酒斩敌
东旭鹰2018-07-10 12:005,615

  面对战友们的尸体,联军战士们怒火中烧,但谁也不敢再莽撞。

  (曹)孟德指挥手下先扔进几个手雷,一番爆炸后,又冲入一通扫射,这是标准的突击模式。

  继而(张)翼德电流横蹿、(关)云长藤蔓穿梭,让一楼大厅隐藏的敌人避无可避,这是桃园兄弟独有的非标准突击模式。

  一楼虽然被清除干净,但是二层还埋伏着不少敌人,大部分联军战士与敌人继而展开混战。(刘)玄德意外发现一架电梯居然还能使用,孟德当即打算兵分两路,一路冒险坐电梯上去,另一路从楼梯冲上。

  可惜很快孟德的计划就必须更改,因为外面杀声震天,不是预想中成皋飞熊主力杀回,而是华雄又调了大量铁羽炮灰过来,玄德与(孙)文台立即承担了抗击围攻者的任务。

  孟德决定亲自带几名属下的“骁骑”战士乘电梯,而俞涉带着幸存的十七名“涂高”战士、文台带着十名“江虎”突击战士((程)德谋留在一楼)从两处楼梯奔上。三队人一起奔向十六楼而去。为以防万一,玄德让云长跟孟德上有可能最不安全的电梯。

  玄德的想法是正确的,电梯刚升到十楼,忽然完全失灵。电梯猛然停止,既不能上也不能下。能够操纵金属的孟德慌忙令铁门打开,让部下们先出去。

  就在孟德与云长打算走出时,电梯猛地急速下坠,骁骑战士们都来不及搭救自己的队长。

  反应极快的云长手中藤蔓迅速冲破了电梯顶窗,藤蔓一头及时勾住了十楼的窗户窗棂,另一头上云长和孟德不但抓住了藤蔓,而且恰好从破坏的电梯顶部穿出。那藤蔓自动拉起两人,才没有让他们被由电梯燃起、沿管道飞速而上的烈火吞没。

  唯一一架能使用的电梯都被毁坏,好在还剩下六层楼的距离,孟德等人进入附近楼梯间。

  刚要往上走,孟德忽然皱眉说:“不对,两段楼梯楼,咱们都有人上来,这里未免太安静了!”

  听孟德这么说,众人才察觉到不对,低头一看,只见下面似乎有十多具尸体。

  众人正要下楼查看,上方突然有鲜血滴下,他们惊愕抬头望去,只见一具尸体垂下手来,鲜血沿着手指不断滴下,那尸体居然是俞涉,无疑下面的牺牲者都是“涂高”。

  这情形实在诡异,孟德众人乘坐电梯没多久,而“涂高”的尸体已经遍布第三层到第九层,队长俞涉的尸体更是在第十一层。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将十几个特战队员全部击杀,还把他们搬到不同楼层,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可以做到如此程度?

  在众人就地警戒之际,孟德急忙联络文台,听到的只有楼下依稀传来的激战声,联络器却没有丝毫反应。很显然,“江虎”遭到顽强的阻击。但是孟德反而放下心来,至少证明文台等人没有遭到那异能人的袭击,依然在战斗。

  云长率先奔上楼,查看俞涉尸体,发现他的胸口深深凹陷,被击碎的肋骨刺穿了肌肤,让鲜血不断渗出。就在云长正要进一步观察伤口时,忽然墙壁中钻出一人,随手发出千钧拳劲。

  反应敏捷的云长,手臂上绿光乍现,化为藤盾,虽然化解了大半拳劲,但云长还是被撞出楼梯外,连栏杆都撞得粉碎。幸亏云长及时发出藤蔓,勾住上面,自己并未落地,将伤害减少到最小。

  碎栏坠下,引起孟德等人的注意,立即纷纷开枪支援。那人则转身隐入墙壁中,眨眼之间又出现在孟德附近的墙前,企图一拳打向孟德。

  可惜,这位穿壁转移者来不及出拳,一道藤蔓化作藤刀劈来,如果不是他闪身快,只怕就被劈成两半。即便如此,肩膀还是略有擦伤,但并无大碍。

  那人在骁骑战士们开枪前,又隐入墙壁中。这时,发出藤刀的云长听到墙中传出的声音:“好,好,好,你果然有资格跟我一战,我就在十六楼等你来战!”

  随后,此人的声音不再于楼梯间响起,反而楼上不少飞熊兵钻出。眼疾手快的孟德领手下猛烈射击,云长也稳稳落地,以藤蔓屡屡杀敌。就这样,孟德等一路杀上,不知消灭了多少熊头敌人。

  等到干掉了十六楼的卫兵,冲入那临时指挥部,这一行人只剩下了孟德与云长,而指挥部中也只有一人在等待,正是刚才杀害俞涉的凶手——华雄!

  华雄看到孟德与云长,满面微笑地拿起一瓶啤酒说:“在这破城市里,要有电有水真是太难了,幸好还有个发电机能供应冰箱用电,没有水至少我有酒。现在天这么热,要喝个冰啤酒,实在是太难了!”

  孟德:(冷冷)你跟我们说这些干什么?

  华雄:其实,我不是跟你说,别看你是墨羽军团长,我还真不放在眼里。但这位兄弟能把藤蔓玩儿得如此出神入化,实在是太让我刮目相看。

  云长:(语气同孟德一样冰冷)谢谢你的夸奖,但现在我只想要你的命,来祭奠我羽林军的忠勇烈士!

  华雄:你的愿望和勇气,我只能“呵呵”了。不是我小瞧你这个羽林军中的无名之辈,我杀人一向以快闻名,你死定了!不过看起来,杀你是要多花点时间。(边说边把啤酒放入冰箱)但我相信,你跟墨羽军团长倒在我脚下的时候,这啤酒应该已经有点凉了!

  孟德:哼,你未免太自大了,我们可是二对一!

  云长:不,杀他,我一个人就够了!孟德军团长,请您退后,在一边看我如何为战友们报仇吧!

  华雄:哟,孟德,你看,自大的不是我,是这个无名之辈啊!行,小子,我给你一次露脸的机会,我允许你说出自己的名字,可以带姓哦!

  云长:你这种叛逆帮凶,不配知道我的姓,别啰嗦了,我云长迫不及待要拿你的命了!

  华雄:好,那请注意,我动手喽!

  话音未落,华雄猛地一贴冰箱旁的墙壁,顿时消失不见。几乎与此同时,华雄已经从云长头上的天花板落下,一拳打落,后退没多久的孟德都来不及提醒云长……

  好一个云长,身躯及时闪躲,并以藤盾护体。华雄拳劲擦过云长身边、打碎了地面,却因藤盾未能伤及云长半分。在华雄打算趁着大地引力,隐入地板时,只见藤盾瞬间化为藤刀,云长就势一劈。

  这一划,虽然没有劈碎华雄,却让这位强敌立刻失去了所有异能,痛苦倒地,身体不断抽搐,看来已受了致命伤害,性命不保。

  见华雄嘴唇翕动,云长以依然冷酷的语调回答着无声的提问:“我能准确掌握你的动向,是因为刚才划伤你的肩膀时,已经在你伤口里渗入了我的异能能量,我自然随时可以知道你转移到了哪里。看起来自大的始终还是你,下辈子要记住,喝酒喝饮料太冰了对身体不好,还是多喝点温的吧,养生!”

  当华雄彻底停止了抽搐,云长打开冰箱,取出了刚才华雄放入的啤酒,递给走过来的孟德:“军团长,还好,这酒还没冰,要不要来一口!”

  孟德微笑接过,喝了一口说:“果然还是温的,你真是‘温酒斩华雄’啊!这么厉害的本领,我算是领教了!让你这样的人才埋没,是我们英雄社与羽林军的损失,是我们汉光国的损失啊!”

  云长:(苦笑)被埋没的人才何止我一个?我大哥玄德、三弟翼德,白马义从的子龙、叔至,当初赤羽“景升师团”的汉升,哪个不是怀才不遇?如果我英雄社能人尽其才、才尽其用,十长使、仲颖那样的狗贼怎么会有机会阴谋得逞?

  孟德:(感慨)是啊!所以我一定要打造一个不让任何人才再被忽视、被压制、被埋没的社会体系,不让国家再有“遗珠之憾”。云长,你能帮助我完成这个梦想吗?

  云长:军团长,如果您真有心让梦想成真,重举我英雄社信仰旗帜,将忠义之士凝聚起来,共襄盛举,中兴汉光。大哥一定会带着我们兄弟来协助您共同完成信仰之梦!

  孟德:嗯,中兴汉光,让我宇宙强国地位不衰,这是我辈义不容辞的责任。不过,云长,我问你,如果将来你大哥不肯跟我合作,你会跟我合作吗?

  云长:(疑惑)我大哥一向以实现英雄社的玉虚信仰为己任,以忠于人民、忠于信仰、忠于祖国为人生指南。如果您是真心为国为民为信仰,他为什么不会跟你合作?如果大哥这样的爱国志士都不认同您,那云长也不敢相随!

  孟德:(大笑)哈哈哈,好一个忠义两全的云长。那好,我将来一定先争取玄德的认同,再将你们这些人才都凝聚过来,扫除奸党、重整十四星系!

  随着华雄的死亡,失去了指挥,汜水大厦的飞熊兵与铁羽军人数再多,也终究溃不成军。没有了经验丰富的指挥者、可扭转乾坤的异能人,加上华雄的尸体被高高抛下,敌军士气大落,残余者逐渐撤离汜水大厦逃去。

  孟德也不敢再停留,唯恐铁羽炮灰们再纠缠过来,他率领众人又杀回酸枣大厦。令他惊异的是,此地飞熊军已经撤退,而且据戏志才所说,那些熊头兵是有秩序退军,似乎是接到了什么指令,而且只是几分钟之前的事情。

  霎时间,孟德、玄德、文台都有些糊涂,几分钟之前华雄已死,那又是谁给飞熊军下达了命令?总不会是铁羽军军官吧?一般的铁羽军军官可指挥不动这飞熊军。

  这时,空中忽然飘落大片雪花般的东西,可如果是下雪,为什么基本都往酸枣大厦飘来?不仅如此,天空忽然阴暗起来,不少轰战两用机呼啸而过,将激光炸弹扔往铁羽军处。但随即便纷纷离去,仿佛唯恐被洛阳来的铁羽空军截击。

  这一轮轰炸,不仅让铁羽军损失惨重,更让他们暂时失去了防空精力,任由那些“雪花”飘往联军阵地。“雪花”落地,竟然是各种战斗服的伞兵,原来他们是联军二梯队,按照计划赶到。

  伞兵到来,还伴随着两用军机,这不仅意味着各路特战队后援加强,也意味出资人们摆出的阵势愈加庞大且正规化。

  其实,在成皋激战短短时间内,仲颖强制成皋市民撤出的新闻已经通过网络,在汉光十四星系内广为传播。本初等人趁此为借口,公开让潜入司星系的所属部队亮相,对铁羽军荼毒人民的罪行口诛笔伐,作出即将大举攻入河南星的态势。

  所以伞兵落下、战机显威,无疑是正式宣战的序幕。仲颖政府对自己在成皋市的所作所为心中有鬼,也不敢公开两军精英已然交手的消息。

  得到增援的联军,大部分人都兴奋不已,部队总数已经达到五千人,虽然还不能与外围敌人炮灰相比,却明显超过了幸存的飞熊军。

  孟德却没那么乐观,增加的士兵都是普通人,没有异能高手。而另一方面,飞熊军居然会有序撤退,或许意味着新指挥官已出现。

  根据情报,飞熊军军官大部分都是异能人,现在只遇到三个,就已经赔上了俞涉、潘凤、叔义三位特战队长的性命,训练有素的“江虎”也损失了整个侦察组。如果敌人再来个什么高手,就算飞熊军人数不敌联军,也同样有机会颠覆战局。

  这时,侦察数据汇总过来,证实了飞熊军蜷缩在虎牢大厦,而且构筑了极为专业的战线,说明他们确实已经又拥有了一位优秀指挥官。

  既然与后援会合,联军大部分指挥官都主张反守为攻,曹操不忍心打压各军士气,于是部署了对虎牢大厦的包围。联军们立即行动,不出半个小时,已经形成了包围圈。

  他们立足未定,忽然一队飞熊兵杀向来自河内星的泰山军,“泰山”指挥官“(王)公节”大怒,麾下异能人“方悦”更是忍无可忍。不等飞熊兵接近,随着方悦挥手,空气中骤现数不清的激光长矛,将几十名敌军钉死在阵地前。

  飞熊军大概没想到他们挑了个硬骨头,没死的熊头兵当即转身又逃往虎牢大厦。公节怎么可能容忍敌人来去自如,立刻统领得到补充后多达一百多人的部队冲了过去。

  孟德察觉时,“泰山”已经突破了大厦外围阵地,冲入大厦内。面对此进展,孟德不但没有半点喜悦,反而再生不祥之感。他急忙指挥其他部队希望冲入接应,但飞熊军的阵地又变得固若金汤,根本毫无破绽可乘。孟德见此,更加着急,这恰好说明“泰山”的冲入,分明是敌人故意安排。

  当联军进攻失败撤回时,突然虎牢大厦的窗户几乎同时粉碎不少,而每一处碎窗都随即出现一名吊着的“泰山”战士。

  孟德赶紧通过侦察机器人仔细观察,结果他发现除了公节和方悦,其他泰山战士都在这里。

  当孟德正考虑派机器人潜入以调查公节与方悦下落时,虎牢大厦高处又跃出一人,脚下还踩着什么。直到那人落地,联军们才惊愕看清楚,被踩着的竟然是已经变成尸体的方悦,而孟德也认出跃出者便是仲颖手下第一高手——(吕)奉先。

  上党特战队指挥官“稚叔”本是奉先所背叛的“丁建阳”的爱将,看见奉先,他顿时怒从心起、破口大骂:“奉先,你这个狗叛徒,你忘恩负义,杀了建阳师团长,现在又残杀我救国义士,你怎么会堕落得这样无可救药?”

  奉先:(望向稚叔,冷冷)原来是“张稚叔”!别人骂我是不了解真相,也就算了。你当初在建阳师团中,跟我关系不错,应该知道我的委屈!我本来是展翅翱翔的雄鹰,却被建阳逼着做低头啃草的绵羊,你我都是军人,你应该知道强迫一个真正的军人作文职,对你我这样的人来说,是多么耻辱的事情!我杀建阳又有什么错?!

  稚叔:(愈加愤怒)奉先,你知道什么?不让你当舰队长,不是建阳师团长的本意!让你当秘书,也是不得已之下希望你还能有所前途,师团长是无奈中还希望可以亲自保护你啊!你为什么就不了解他的苦心呐!

  奉先:(大怒)什么苦心!他不过是为了巴结本初、公路兄弟,害怕得罪上面的大人物!他这种老好人,与恶人无异,该杀!稚叔,你曾经是我朋友,劝你就此离去,别淌这浑水!(环顾四周)其他人给我听着,昔日羽林军总部直属舰队长“公节”还活着,不过他的鲜血一直在流,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你们最好动作快点,不然就只能给他收尸了。我在这虎牢大厦里恭候你们的到来。尤其是那个杀了华雄的人,我很期待与你的交手!

  见奉先转身要回去,“稚叔”部下“穆顺”也受过丁建阳恩惠,他怒不可遏大吼:“奉先你这个叛徒,哪里走!”

  说着,只见穆顺身上异能能量发出,沿着地面极速流窜,随之从奉先脚下冲出数根木棍,形成木栏,恰好将奉先困在其中。那穆顺随即举起多功能激光枪,调整为炮轰模式,企图把奉先连人带栏轰得粉碎。

  但激光还没有发出,那木栏便被撑得粉碎,同时一道光芒发出,对穆顺穿胸而过,这正是奉先所为。如此强悍的战力顿时令群雄大惊失色。

  当奉先带领飞熊兵全部撤入虎牢大厦中,联军居然没有一人敢轻举妄动。

  玄德也不例外,不过他看到孟德神色惊愕中带有几分惧意,不由轻声问:“孟德军团长,你也觉得这奉先的力量匪夷所思吗?”

  孟德摇摇头回答说:“作为异能人,一切皆有可能,我并不意外。但是我刚才注意到了奉先的手指,那里佩戴着一枚戒指,如果我没看错,那就是忠烈戒之一的‘司隶戒’!”

继续阅读:第五章 仲颖弃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际三国英雄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