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目标汜水
东旭鹰2018-07-09 12:005,639

  铁羽军的炮兵一动,就被酸枣大厦内的联军们感知到,因为不仅是飞熊军有飞行探测器,来自羽林军的隐形侦察机器人,身材更小更灵活,功能更强大。虽然联军们带来的不多,但监视阵地附近敌情已经足够。

  察觉到异状,他们立即商议对策。(曹)孟德麾下的“(曹)子廉”主动献计。他可以用异能移动百人左右的队伍过去突袭敌人炮兵营地,问题在于他只能送出,不能接回,因为他无法移动自己,也不能远程将友军移回。

  听到这个BUG,各军指挥官一时沉默,因为这无异于送死,但目前也没有更好的方法。重炮队的部署与调整炮位只需要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而从发现敌情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分钟,可谓刻不容缓。

  这时,(孙)文台站起来主动请命:“让我带‘江虎’过去,摧毁了敌军炮兵,我们如果还有人幸存,就从附近的下水道返回。”

  (刘)玄德:(起身)既然碧羽军团长都肯亲自冒险,那让我们三兄弟一同前往吧!

  叔义(济北特战队):连雇佣军都肯去冒险,我们身为正规地方特战队,又有什么理由推托?

  潘凤(冀星系特战队):既然地方特战队都有这样的勇气,我们身为一个星系的特战队,更不能退缩!虽然我们只剩九人,但比济北特战队还多三人,没有理由不去。

  受这几人影响,其余人一改刚才的惧态,也纷纷起身要求参加突击。

  孟德笑着说:“子廉是我堂弟,他的本事我知道,转移百人已是极限。你们都去,他可没这个本事送你们。而且一旦敌人炮击无效,肯定会转为雇佣军突击,那时谁来牵制敌人?不牵制住敌人,下面的战术又如何展开?我看,这次任务就交给‘江虎’与‘涂高’。他们当中基本没有异能人,如果敌人有异能探测器,也一定不会注意到你们。一旦成功,你们立即从下水道转移,我会另外派人接应,再按计划行事。”

  孟德部署完毕,众人不敢再耽误时间,各自行动。

  铁羽军的激光重炮已经设置完毕,为了避免建筑物被轰碎时,殃及到那三千多飞熊军,所有重炮群集中布置在同一区域内,以保证目标楼群倒塌时的方向得到控制。

  一名军官请示华雄后,高声下令:“检查定位,准备发射。”

  话音未落,忽然数十个圆滚滚的东西,划出漂亮的弧线落到重炮之间或者能量箱上。没等铁羽军反应过来,爆炸便接连不断,让整个重炮阵地被完全掀翻。

  目标楼群毫发无损,铁羽军周围的大楼反而崩塌不断,并且产生连锁反应,竟然将炮兵背后的大军埋葬不少,剩下的部队慌忙后撤,差点撤出城外。

  之所以出现如此戏剧化的变化,正是“文台”统领的“江虎特战队”与“俞涉”统领的“涂高特战队”所为,那圆滚滚的正是激光炸弹。

  说起来,这种结果还真是出乎文台意料之外。他们一没想到敌人防守如此薄弱,炮兵周围居然没有多少卫兵。二没想到炸重炮的蝴蝶效应,会令这些狐假虎威的铁羽军伤亡如此惨重。

  幸亏这是在废城之中,如果是在普通城市中施展这种炸弹轰击,不知会让多少市民无辜遇害。因此,在大部分战士兴奋不已的时候,文台却因巨大破坏力暗自心惊。

  文台猛然想到,铁羽军还有几万,而且他们是接受飞熊军指挥。一旦发现这小小破坏,不过是几十人所为,突击战士们必然会遭到海潮般敌人疯狂的报复。所以,文台立即与俞涉统领一人未伤的战士们迅速进入了下水道。

  他们都接受过羽林军特战训练,就连军团长级别的文台也不例外,所以对于下水道的恶劣环境他们完全可以适应。

  行走其中没多久,文台忽然打出一个手势,八十二人立即寂静无声,仿佛他们根本就不存在这充满恶臭的下水道中。

  “江虎”与“涂高”声音全无,下水道却并未安静下来,反而从战士们前方传来阵阵踏水声。文台等人都举起了枪支,他们已经没有了激光手雷,为了保证主阵地的安全,刚才扔出的是他们随身携带的所有手雷。

  就在众人打算扣动扳机时,黑暗中的对方也都停下了脚步。双方各自躲在阴影中,大约三分钟谁也不敢先动。

  文台心中暗暗起疑,对方是怎么察觉到他们的?就在这时,他听到几声老鼠叫。在普通人耳中,这叫声并没有什么异常。不过,文台却因此松了一口气,因为这是孟德跟他们约好的暗号,鼠叫声有长有短,明明是在问“是敌是友”?

  俞涉立即以鼠音回复“突击队”,对方这才也同样松了口气,现出身形。原来他们竟然是玄德三兄弟与济北特战队、冀星系特战队,一共十八人。

  两军会合,玄德也带来了孟德的新指示,那就是寻找飞熊军指挥部,伺机除掉敌指挥官。

  玄德正要说出行动路线的时候,突然不知从哪里扔下来一堆东西。文台看见顿时大惊,因为这些东西正是他们刚才使用的那种激光手雷。

  眼疾手快的云长立即发出藤蔓,尽量迅速卷起手雷扔了回去。但藤蔓明显不够用,在如此狭窄的空间内,剩余手雷一旦爆炸,联军必然伤亡惨重。

  关键时刻,只见文台双手微动,下水道中转瞬冒出无数水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圈起手雷,原路送回。随后,地面上便传来接连不断的爆炸声,还有不少碎片落下。战士们躲爆炸躲不开,躲些碎片还绰绰有余。

  玄德不由感慨万分地对文台说:“雪羽军团长,幸亏你是个隐藏的异能人,不然孟德军团长交待的任务就无法完成了!”

  文台:放心,我的本事孟德知道,否则也不会让我带队。

  玄德:(惊)他知道你是异能人,那你的四个得力干将……

  文台:德谋、公覆、义公、大荣跟其他兄弟都不是异能人,但全是身经百战的战士。异能人在关键时刻也许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任务,但人类中异能人没有多少,无数艰苦的战役如果没有那些忠于职守、兢兢业业的普通人,我们一样赢不了!对了,孟德交待的任务,是不是让我们直接去进攻敌人指挥部?

  潘凤:(惊愕)你怎么知道?

  文台:如果是我指挥这一仗,也会这么打!话说回来,敌人能猜到我们的行动路线,绝不简单。我们立即转移,从别的地方上地面再说!

  联军按照文台所言,迅速转移。他们离开没多久,上面的缺口又落下数枚闪光弹。随即又有不少熊头兵降下,没看清情况便胡乱开枪,最后却一无所获。原来,刚才的爆炸让第一拨截击者伤亡殆尽,而这第二拨截击者赶到,已是晚了一步。

  华雄刚才指挥铁羽军准备炮击,又接收了铁羽军遭受重创的汇报,信号频繁来往,早已暴露出华雄现在所处位置——汜水大厦。孟德等待的就是位置的确定,这才是他派出突击队主要目的,毁炮只是为了自保,毁掉飞熊指挥官才是取胜关键。

  根据电子地图的显示,联军突击队来到了汜水大厦附近的井盖下。

  叔义正要率领济北特战队冲上去,却被文台拦住,他笑着说:“这么危险的活儿还是交给我们吧!侦察组,上!”

  随着文台令下,他麾下的“(祖)大荣”率领一队人小心翼翼地爬出下水道。当文台手腕上的智能手表闪现绿光,这是大荣报来平安,文台又指挥三员爱将各领部下依次冲上。

  此刻,大荣的侦察组已经隐蔽在井盖附近的建筑物内,他的小组名曰“侦察”,实际上往往担当先锋队的作用,不仅能侦察敌情,也能登陆夺阵,为战斗打好开端。

  继而冲上的是“(韩)义公”的“狙击组”,他们迅速占领了高处,随时准备为己方部队给予火力支援。

  接着爬上的是“(黄)公覆”的“爆破组”,已经没有手雷的他们,可以随时将身上的材料合成各种炸药,炸开所有障碍。

  最后是“(程)德谋”的“突击组”,这才是战斗主力。大荣的侦察部队传回情报、先开辟一席之地,继而发动主攻的就是突击部队。

  四组人完全控制住四周,可以准备抵抗敌人任何形式的来犯,文台派出了所有“江虎”战士,这才带着其他联军勇士冲上。

  众人刚准备离开这里,就听到酸枣大厦方向传来激烈战斗声,看起来飞熊军的总攻已经开始。文台不敢再耽搁,急忙率领众人杀向汜水大厦。

  可是,他们刚起步,便听到“义公”通过联络器传来的提醒:“军团长,发现至少三百敌人,还有一辆小型战车。”

  文台慌忙命令大家散开,准备伏击,但他不由有一点疑问,如果有战车过来,为什么一点动静都听不到?

  但现实证明,义公没有看错,确实有辆单人战车领队,后面跟着几百熊头兵。

  高楼上包括义公在内的十四名“江虎”狙击手,其中五把枪调整成破甲激光模式,并对准了那战车。所谓“擒贼先擒王”,只要破坏了这带头的战车,其余飞熊兵肯定也会吓得屁滚尿流地逃跑吧!

  没想到,破甲激光发射过去,对战车丝毫无用,完全被弹开,狙击手们反而暴露了目标。战车立即将炮管移向义公所在,义公急忙高喊撤退,他们刚下楼,原来所在的那层楼就被轰炸得稀烂。

  文台见状命令战斗,以转移敌人注意力,保护狙击组的兄弟。双方顿时展开恶战,一时相持不下。

  由于此刻敌人根本没完全进入包围圈,加上对方人数优势,渐渐突击队反而占据了下风。当然,最主要的是那要命飞船,接连轰碎了多处有利地形。

  文台等人终于看出,只要不消灭那战车,他们很快就会落败。在文台准备针对那战车调兵遣将时,忽然看到冀星系特战队的潘凤不知什么时候跑到战车上方的大楼窗口处。这时,众人才意识到,本来就剩九人的冀星系战士们,如今已经只剩下潘凤一人。

  潘凤瞠目大吼:“该死的狗熊们,还我兄弟命来!”

  随后,只见潘凤一跃而下,浑身化为巨型光刀,原来他也是一个隐藏的异能人,虽然这异能看起来只是二流的战斗异能。

  光刀劈下,将战车劈得粉碎,高手们清清楚楚看到一人及时从战车中滚出。更奇怪的是,战车被劈碎,不见任何残骸,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反而是周围几名飞熊兵重重飞出,落地时已是死尸。

  那貌似无敌的光刀化为气喘吁吁的潘凤,看来他施展这么一个看似简单的异能,却耗费了他大半体力。

  此刻联军中的异能高手们暗叫不好,因为那个从战车中滚出来的人,周身瞬间形成新的战车,将主人包裹其中。激光炮管随之对准潘凤,一道轰击激光将潘凤轰为碎片。

  公覆悲愤下立刻用联络器请示,要求爆破组去炸毁那异能战车,文台立即予以制止。潘凤的死,并非毫无价值,那证明了普通武器无法损害战车,只有异能才能做到。

  玄德当即请命出战,文台刚要制止,忽然问了一个问题:“你那位翼德兄弟呢?”

  答案很快不言而喻,因为敌群处又起骚乱,数道电流在飞熊兵中穿梭,目标正是那重新形成的战车。原来擅自行动的不只是潘凤,翼德与他不谋而合,潘凤去了高处,他却迂回到敌人侧翼,悄悄干掉了十几名飞熊兵,才有机会出手。

  当电流击中战车,那人翻滚而出,其余飞熊兵则纷纷向翼德开枪。但翼德不是孤军作战,不但重新部署的狙击组及时予以支援,文台也率队边射击边向前接近。

  那使用异能战车的异能人就是飞熊军军官——胡轸,他立即再度重组战车。他组车速度固然快,电光火石之间却有一道翼德发出的电流穿过战车整合前的缝隙,击中了胡轸。

  随着一声惨叫,战车化为无形,现出胡轸被电焦的尸体。飞熊军见状大惊,又察觉到联军的迅速接近,慌忙逃跑。

  文台最初的判断没错,确实击溃了战车,飞熊兵们便会溃不成军。可惜,他没想到这居然是辆异能战车,不仅牺牲了潘凤,战士们也损失不少。

  既然在此遇敌,如果从此处直接前往汜水大厦,必然会遇到更多的敌人,所以文台果断选择了另一条迂回道路,前往与此方向相反的汜水大厦邻楼。那边自然也有飞熊兵看守,不等这些熊头人反应过来,就全部被无声无息地击毙。

  联军突击队各路部队随即隐藏在大楼的不同楼层,文台躬身穿梭在众多窗户后,用红外线望远镜侦察汜水大厦兵力部署,结果发现在大楼第十六层,兵力最多且有使用中的电器。

  要知道,现在全城停电,只有配备珍贵的军用发电机,才能提供电器所需电力,这种高配应该就是敌指挥官才有资格拥有。

  查清底细,文台不敢迟疑,组织严密的飞熊军很快就会发现这座大楼的失守,必须在他们反应过来前尽快突入汜水大厦。

  此时这条街道的寂静与远处传来的厮杀形成鲜明对比,也让文台等人惴惴不安,隐隐产生不祥之感。

  大荣带着侦察组先行冲向貌似无人把守的楼门。他们即将接近时,突然飞出十几个石子,准确无误地分别穿透了每个人的头颅。

  惊变乍起,江虎众战士目睹亲如手足的兄弟们倒下,个个怒不可遏,当即就要冲过去给大荣等人报仇。同样愤怒的文台却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感情,制止了部下的盲动,命令大家退回隐蔽。

  玄德后撤同时,猛地聚集数个光爆弹发射过去,楼门顿时被炸成粉碎,门内敌兵也似乎倒下不少。

  性急的叔义带着仅存的数名手下迫不及待地冲往碎门处,但又有石子飞出。其余的济北战士立刻与江虎侦察组落得同一下场,但叔义却似乎早有准备,身形急速转动,不知这是异能还是一种武功,石子竟被甩开。

  这一次,负责狙击掩护的义公看得清楚,认出是门内一个军官所为,当即一道激光打去,让那飞熊军官殒命当场。而死者正是华雄的另一个助手赵岑。

  叔义趁机攻入,有大约十名联军战士紧跟其后。

  忽然周围又出现不少飞熊伏兵,留在高处的义公等人他们急忙掩护,可惜他们人手太少,一时无法对付如此之多的敌人。

  关键时刻,又出现一支数十人的军队,杀得伏兵们措手不及,非死即逃。文台定睛一看,竟然是孟德带人杀至。

  原来,华雄看出敌人既然能分兵偷袭炮兵,必然也能聚集精英来偷袭他的指挥部,酸枣大厦那边只是诱饵而已。

  因此,华雄派出了两千精兵围攻联军阵地,却没有异能人随队前往。如此一来,酸枣大厦那里就轻松了许多。

  孟德确认了来犯敌人指挥混乱、异能人全无,干脆自己又带一队来支援汜水大厦这里。至于那大队进犯敌人,由戏志才指挥各路高手,足以耍得他们团团转。

  见孟德前来,所有人更是信心十足。他们合兵一处,正要冲入,却见叔义和刚才冲进去的士兵全部飞了出来,而且个个断了气。

  楼门内传出一个声音:“不错,你们很厉害,不过还不够瞧。我是飞熊军的华雄,我在指挥部备下好酒,等你们一起上来品尝!不要让我等太久哦!”

  注:

  德谋:对应东汉末年孙吴集团的“程普”。

  公覆:对应东汉末年孙吴集团的“黄盖”。

  义公:对应东汉末年孙吴集团的“韩当”。

  大荣:对应东汉末年孙吴集团的“祖茂”。

继续阅读:第四章 温酒斩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际三国英雄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