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罪己诏,六扇门
墨绿青苔2021-01-07 08:483,357

  现在好容易说服了蒋飒,他却提出了这样的一个要求。

  顾长风哪里敢答应他,当初下令处死蒋瓛的可是当今的圣上。

  再说了,其实这事儿蒋瓛也不是就真的冤枉,蒋瓛在锦衣卫指挥使的位置上没少残害忠良,抛开蓝玉案不说,几个敢于说真话的御使言官不都是被蒋瓛给除掉的么?他们有什么罪,只不过是对蒋瓛的所作所为不满,向圣上进言惹怒了蒋瓛。

  也正是蒋瓛的事情之后,洪武皇帝看到了锦衣卫的权利过大,又缺乏限制,文武百官说到锦衣卫几乎是谈虎色变,于是他才下令焚毁了锦衣卫刑具,废除了锦衣狱,将内外狱的审理权交还上三法司。

  顾长风就是这时接手的锦衣卫,从一个镇抚使一下官升两级成为了指挥使,这也是因为他为人向来正直,行事小心谨慎的缘故。

  虽说顾长风为人正直,但他并不笨,他的心里很清楚洪武皇帝对锦衣卫十分的不满。

  之所以没有裁撤掉锦衣卫只是看在锦衣卫曾有功于社稷,不然的话锦衣卫早就没了。

  蒋飒提出要为其兄正名,那等于是要让圣上承认在处置蒋瓛这件事上他是错误的,这还了得?古往今来确实有皇帝下过“罪己诏”,但洪武皇帝会这么做吗?况且在顾长风看来洪武皇帝在处置蒋瓛的这件事情并没有错,如果不是当年毛骧与蒋瓛之流的胡作非为,锦衣卫也不可能走到为世人所不容的这一步。

  宋天极和刘述都看着顾长风,在这个问题上他们知道自己是没有发言权的。

  其实他们的心里也很清楚,顾长风也不可能答应蒋飒的这个条件,大明皇帝的主可不是一个小小的锦衣卫指挥使可以作得了的。

  “蒋大人,恕顾某不能答应你的第二个条件。”顾长风叹了口气,轻声说道。

  蒋飒冷冷地说道:“既然谈不拢那就请回吧。”

  宋天极再次站了出来:“蒋飒,我们来求你为的是锦衣卫的数万弟兄,千百万的黎民百姓,你可要三思啊!”

  蒋飒冷哼一声:“不用再说了,条件就在那儿,能答应我便走这一趟,不能答应我们就桥归桥,路归路,各过各的。”

  宋天极怒了:“蒋飒,枉你还自诩侠义之道,我且问你,你真的觉得你大哥蒋瓛死得冤么?他玩弄权术,追名逐利,罗织罪名残害忠良,只要不屈从于他的人,他便挖空心思想尽办法,除之而后快。是的,蓝玉一案他或许有不得已的苦衷,可是他平日的所作所为根本就让人所不耻!”

  宋天极出了气,心里也舒坦了些,他对顾长风说道:“大人,这样的人我们不求他也罢,我还就不信了,少了张屠夫就得吃带毛的猪,咱们走!”

  就在这时,蒋飒一拍桌子,整个人就飞到了宋天极的面前,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利剑抵住了宋天极的咽喉。

  顾长风和刘述一惊,刘述喝道:“蒋飒,你这是干什么?想造反吗?你别忘了,以下犯上,按谋反论处!”

  蒋飒瞪了刘述一眼,刘述闭上了嘴。

  宋天极并没有露出怯意,反而笑了,笑容中再着不屑的神情:“蒋飒,你个是非不明,好坏不分的孬种,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我就是死也还是那句话,蒋瓛他死有余辜,死不足惜!”

  顾长风恨恨地道:“宋大人,你就少说两句吧。”

  他又望向蒋飒:“蒋大人,虽然宋大人的话不太中听,但他说得没错,就算你把剑架在我顾某人的脖子上,顾某也会这么说。”

  蒋飒的脸色十分难看,刘述劝道:“当今圣上对蒋家已经网开一面了,倘若不是圣上宅心仁厚,蒋大人,你想过没有,蒋家人会是怎样的下场?”

  蒋飒脸上的表情急剧地变化着,片刻,他终于收起了利剑,重新坐回到桌旁:“明天一大早我会动身去甘南,你们让李自然也带着人过去,他们在明里查,但动静不要太大,我在暗里查,需要他们做什么我会直接和他们联系。”

  蒋飒的话让顾长风三人一下子便楞住了,半天他们才反应过来,蒋飒答应出马了,而且不再逼着他们答应那个要命的条件。

  顾长风忙说道:“好,那就有劳蒋大人了。”

  宋天极也躬身说道:“宋某刚才无礼了,还请蒋大人见谅。”

  蒋飒没有再说什么,自顾地喝着他的酒。

  顾长风三人这才告辞离开。

  秦淮河畔乌衣巷,一道黑影越过墙头落到了一个小院子里。

  这是一个蒙面的黑衣人,他来到了东厢房的门口,轻轻地推开了门。

  屋里有着光亮,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男子正在书案前捧着一本书看得入神,听到门响立刻抬起头来。

  当他看清面前竟是个蒙面黑衣人时,警惕地站了起来,沉着脸道:“阁下是什么人,为何半夜闯入我的房间?”

  黑衣人的心里很是惊讶,原本他以为这年轻人看到自己一定会惊慌惶恐,却没想到年轻人能够这般的处变不惊,难怪能够受洪武皇帝的赏识。

  “你就是去年科考的前三甲,被当今圣上赐同进士出身的陈诚?”黑衣人说话的时候不带一点感情。

  年轻人点了点头:“我是陈诚,你是谁?”

  黑衣人并不回答,从身上取出一个蜡丸:“这是当今圣上给你的密旨。”

  陈诚这才吓了一跳,虽然不能确定对方的身份,但他还是双手恭敬地接过了蜡丸。

  捏碎了蜡丸,里面是一张**的帛纸,陈诚先是瞟了一眼那黑衣人,见那黑衣人并没有什么异常这才仔细看了起来,很快他就看完了。

  他并不怀疑这份密旨的真伪,因为那上面可是盖了洪武皇帝的印玺。

  “看完了?”黑衣人问道。

  陈诚点了点头:“看完了。”

  “那就跟我走吧!”

  陈诚却叫住了他:“且慢!”

  黑衣人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还有什么问题?”

  陈诚笑了:“这密旨你看过吗?”

  黑衣人一怔,他不知道陈诚为何有此一问,他说道:“这是给你的密旨,我怎么可能看过。”

  陈诚将那密旨递了过去:“你最好是看看吧。”

  黑衣人接过去看了一会眼神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陈诚说道:“圣上让我彻查使团案,这个案子由我具体负责,在查案的过程中,你和你的人必须要完全听从我的差遣!”

  黑衣人一脑门子的官司,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皇上没有当面告诉他这件事情?更让他感到疑惑的是皇上这么做又是几个意思?莫非皇上对自己起了疑心?

  想到这儿他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陈诚静静地看着黑衣人的表情变化,虽然黑衣人蒙着脸,但他的那双眼睛却出卖了他。

  陈诚待黑衣人平静了些才开口说道:“看完了?对于圣上的安排你有什么意见吗?”

  黑衣人哪敢有什么意见,他低下了头:“没有。”

  陈诚很满意地点了下头:“那好,那我们明天一早就启程吧。”

  “是。”黑衣人很快就摆正了自己的位置。

  陈诚指了下对面的椅子,示意黑衣人坐下,黑衣人也不客气,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陈诚说道:“你难道不打算介绍一下你自己吗?”

  黑衣人似乎有些犹豫,想了想说道:“我叫燕七。”

  他并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

  陈诚微笑着说道:“既然你不愿意说出你的身份那就让我来猜猜吧。”

  燕七不说话,只是看着陈诚,他不相信陈诚真能够猜出自己的身份。

  他的身份很是隐蔽,知道他的存在的人不超过五个。

  “你不是锦衣卫的人,因为锦衣卫的人行事不会如此的低调,但你又是从圣**边来,看来那个传闻是真的。”

  燕七的眼角轻轻抽搐了一下:“什么传闻?”

  陈诚淡淡地说道:“传闻圣上废除了锦衣狱之后便不再重用锦衣卫,怕锦衣卫尾大不掉。还专门成立了一个秘密部门来暗中监督、钳制锦衣卫,这个秘密部门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六扇门,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燕七,你就是六扇门的人,说不定还是六扇门的统领,对吧?”

  燕七彻底地呆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陈诚竟然一下子就把他的来历给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半晌他才反应过来:“你确实很厉害,你说得没错,我就是六扇门的总领。”

  陈诚又道:“不过看来你们六扇门并不是真的那么神秘嘛,否则在市井会有那样的传闻呢?”

  燕七冷笑一声:“那是我们故意传出的消息,既然是要对锦衣卫起到牵制与震慑作用,当然得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存在了。不过他们也只知道有六扇门这样的存在,却根本不知道六扇门都是由些什么样的人构成。”

  说罢,他望向陈诚的目光有些不善,陈诚却仍旧淡定如初:“放心吧,我不会在外人面前揭穿你的身份的。”

  黑衣人收敛了身上的杀气,语气也不再那么冰冷:“明天一早我在长亭等你。”

  说完他转身出了房间,消失在暗夜之中。

  陈诚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皱起了眉头,脑子里想却在想着圣上为什么要让他来负责调查使团案,而配合他办案的竟然还是那个最神秘的部门——六扇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