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危机,对策
墨绿青苔2018-07-03 11:323,241

  燕七一直都很低调,如同他所辖的“六扇门”一样。

  近年来“六扇门”被传得神乎其神,不只是锦衣卫,就连朝中的一些权贵都因它的存在而心怀惴惴。

  在此之前,一直是锦衣卫势大,但在胡惟庸案和蓝玉案后,毛骧和蒋瓛两任指挥使都没能善终,毛骧被杀头,蒋瓛被赐死,锦衣狱被废除,锦衣卫的地位也一落千丈。

  接着便出现了“六扇门”。

  没有人知道“六扇门”到底在什么地方,也没有人知道“六扇门”里到底都有些什么人,但却没有人敢怀疑“六扇门”是不是真的存在。

  两年前锦衣卫副指挥使林迁神秘失踪,几日后朝廷宣布林迁与宦官勾结,意图对太子不轨而被处以极刑,枭首示众。

  一年前素有“卢青天”之称的山西布政使卢荡在家中突然被一众神秘人带走,紧接着卢荡被抄家,在其家中搜出大量金银财物,卢荡最后被“剥皮揎草”。

  而这一切据传都是“六扇门”的杰作,这个神秘的部门直接对洪武皇帝负责,再不受任何人的节制。不过迄今为止,“六扇门”所办理的案件中竟没有发生过一件冤案错案,这便是让人感到恐怖的地方。

  其实这也是燕七的聪明之处。

  他很清楚,“门扇门”的一切权力都是皇帝给的,他燕七不过是皇帝的一枚棋子,“六扇门”也不过是大明王朝维护其统治地位的一部机器。

  他必须摆正自己的位置,做好自己的差事,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安安稳稳地坐在“六扇门”总领的这个位子上,也只有坐稳了这个位子,他燕七才是一个人物,不然的话他屁都不是。

  锦衣卫就是他的前车之鉴,他可不想落得和毛骧、蒋瓛一样的下场。

  所以他一直很理智,对自己严格约束,对属下也严加管束。

  正是因为他的谨小慎微这些年来洪武皇帝对他和他的“六扇门”还是相当满意的。

  可是这一次他却很是郁闷,很是疑惑。

  “六扇门”从组建至今都是独立办案,可是这一次洪武皇帝怎么就下了这样的一道旨意,这让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近来的言行举止,是不是有什么不当之处引起了圣上的不满。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就得多加小心了。

  “大哥,弟兄们都已经到了。”

  一个声音打断了燕七的沉思,他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六人。

  这六个人是他燕七的好兄弟,也是“六扇门”的精锐所在。

  他们分别是燕一、燕二一直到燕六,而他是燕七。

  他们本不姓燕,这是圣上赐的姓,而一到七则是他们的代号,他们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原来的姓名。圣上之所以要赐姓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希望他们能够像亲兄弟一般,紧密团结、精诚合作,报效大明王朝。

  很多人都以为一最大,七最小,可他们却反其道而行之。

  “六扇门”里燕七是权力最大的,他是总领,燕六是副总领,其余五人均是缉校,每个缉校手下皆有五十名校卒,这便是“六扇门”的全部家底了。

  “六扇门”不到三百人,其执行力却远远超过了人数数万的锦衣卫,这也是为什么洪武皇帝器重他们的原因,但凡交到他们手里的案子总是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告破,结果极尽公正。

  可这一次竟然冒出来一个陈诚,这就让燕七百思不得其解了。

  “都坐下吧!”燕七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燕七的笑容很是真诚,因为此刻他面对的是他的兄弟。

  “西域使团的事情我想你们都已经听说了吧?”燕七轻声问道。

  六人一齐点了点头,燕六问道:“大哥,是不是圣上把这个案子交给了我们‘六扇门’?”

  燕七苦笑了一下:“是,也不是。”

  他把密旨的事情向兄弟们说了一遍,六人的脸上神情各异,他们也如同燕七一样猜不透圣上为什么要这么做。

  兄弟之中燕五是最具智慧的,他是“六扇门”的智囊,“六扇门”之所以无往而不利他有着不可抹灭的功绩。

  所以大家此时的目光都望向了燕五。

  燕五也感觉到了大家的期盼,他轻咳了一声:“依我看来有两种可能,其一,或许圣上只是出于这个案子考虑,他认为陈诚真能够助我们查清使团案;其二,圣上对我们有所不满,甚至有所怀疑。”

  燕七微微点了下头:“如果只是第一种可能的话那这差事便只是普通的差事,我们尽力完成便是了,可如果是第二种可能的话……”

  他的话没有说完,但他的眉头却紧紧地锁了起来。

  燕六说道:“这些年来弟兄们一直诚惶诚恐,竭尽全力为朝廷办差,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六扇门’从上至下,也没有人仗势欺人、徇私枉法,弟兄们自认为对得起天地良心,圣上也应该是看在眼里的。”

  燕五摇摇头:“老六,你说得没错,这些年我们确实替圣上办了很多事,也正如你所说,我们也一直遵循着大明的法度,没有行差踏错,可是你想过没有,我们这些年办案得罪了多少人?而这些人多为达官显贵,他们在朝中的关系盘根错节,你能保证其中就没有人向圣上进谗言,欲置我们于死地而后快吗?”

  燕六轻哼一声:“圣上是当今明君,他又怎么会相信谗言呢?”

  燕五苦笑:“众口铄金,三人成虎的事情古往今来还少吗?”

  燕三说道:“若真是这样我们又该如何?”

  燕三这话问到了点上,大家又一齐望着燕五。

  燕五站起来在屋里踱了几步,突然他停下了脚步:“假如真的这样的话,那么问题的关键就在这个陈诚的身上,你们想想,圣上若是对我们起了疑心,在这个时候派个陈诚来其目的何在?”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茅塞顿开。

  洪武皇帝要真的对“六扇门”不满,且起了疑心的话,这个时候派陈诚来主导此案恐怕便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其真实目的应该就是想要对“六扇门”起到监视与督察的作用。

  燕七长叹口气:“看来我们还不能开罪了这个陈诚。”

  燕五点点头:“陈诚虽无品秩,却是殿试三甲,同进士出身,这足以看出圣上对他的厚爱,我们非但不能开罪于他,更要给他足够的尊重,既然圣上让他主导此案,我们就全力配合便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只要这个陈诚不使坏,我想我们就能够躲过这一劫。”

  “可他若是使坏呢?”燕一问道。

  燕五无奈地耸了耸肩膀:“要是那样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当然,希望是我们多心了,或许圣上派他来就只是为了使团案而已。”

  燕六叹息道:“但愿如此吧。”

  燕七说道:“好了,就按燕五说的办吧,对这个陈诚,我们就拿出积极配合的态度,该我们做好的事情也绝对不能含糊。明天一早我们就要前往肃州,燕一、燕二,你们和我一起出发,燕三,你是负责情报的,今晚就把探子给派出去。燕四、燕五,你们带人分两路往肃州去,沿路暗中调查,家里就由燕六坐镇。”

  六人应道:“是。”

  没有人对燕七的布置有异议,一直以来他们都是这样,一个团队只能有一个声音,做到令行禁止,任何人有过错都必须勇于承担。

  燕三说道:“对了,我刚得到消息,顾长风领着宋、刘二人去了燕子矶。”

  燕七“哦”了一声:“他们一定是去找那个人了。”

  燕六轻声问道:“莫非是去找蒋……”

  燕七微微点头:“现在锦衣卫人才凋零,顾长风、宋天极和刘述三人虽说有些本事,但圣上说他们守成有余,进取不足,以他们三人的能力,一个月内想要破了此案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们只能去找蒋飒,要是蒋飒愿意出马那还真有几分可能破案,只是想要说服蒋飒难啊!”

  燕五说道:“大哥,陈诚只是一介儒生,手无缚鸡之力,此去肃州,重重危机,步步陷阱,所以你必须得保证他的安全,倘若他出点什么事我们可是没法向圣上交代啊!”

  燕五这话让所有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他们还真把这档子事给忘记了。

  燕七忙说道:“嗯,燕二,你负责陈诚的安全,他若有什么闪失我唯你是问。”

  “是。”燕二躬身应道。

  “大哥,锦衣卫那边怎么办?”燕六问道。

  燕七笑了笑:“有什么怎么办的,他们查他们的,我们查我们的,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他们在明,我们在暗,就让他们替我们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吧,那样更有利于我们的调查。”

  燕一担心地问道:“假如我们之间起了冲突怎么办?那蒋飒可不是个善茬,虽说他的兄长蒋瓛出了那事,可他却仍旧是名符其实的锦衣卫第一高手!。”

  燕七淡淡地说道:“各依其法,各行其事,只要我们不过线就不用怕他,况且蒋飒会不会出手还两说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