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南辕北辙,去南阳
墨绿青苔2018-07-03 11:323,252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萋萋。

  燕七领着燕一、燕二和几个手下骑在马上,不时向着城门方向张望。

  “大哥,他到底来不来啊?眼看就到巳时了。”燕二不满地说道。

  燕七眯缝着眼睛,没有说话,他的心里也很是不悦,说好的一早在这儿碰头,一同前往肃州,他们已经在这儿等了足有一个时辰了。

  就在这时,只见一辆马车从应天府方向驶了过来,那马车走得并不快,悠哉游哉的样子。

  “他该不会是坐这玩意来吧?”

  燕七等人均是这样的想法,此去肃州,路途遥远,要真是坐这马车的话就是一个月也未必能够赶到。

  虽然圣上并没有说让他们多长时间破案,但燕七却知道圣上只给了锦衣卫那边一个月的时间,燕七一直都很是自负,他相信他的“六扇门”能力在锦衣卫之上,锦衣卫若一个月便能破案的话,他们最多只会用半个月。

  燕七说道:“肯定不会是他,他不会不知道这件事情的紧迫性。”

  可是燕七错了。

  那辆马车来到燕七几人身边便停了下来,车帘揭起,陈诚露出头来,他的脸上带着微笑:“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恕罪恕罪。”

  燕七先是一愣,接着便有些愠怒之意,再接着又是一惊。

  那一愣是因为他没想到马车里还真是坐着陈诚,愠怒是因为他认为陈诚并没有一个查案的态度,否则也不会坐个破马车姗姗来迟,而惊的则是他没有想到陈诚一眼便认出了自己。

  昨晚他可是一身的夜行者打扮,黑衣蒙面,并没有以真面目示人,而现在自己和一众兄弟均是江湖人的装扮,陈诚怎么会猜到的呢?

  而长亭附近还有几拨送别的人呢。

  不过燕七也不细问,只是淡淡地说道:“陈大人,此去肃州可是千里之遥,你乘这马车何时才能够到达?”

  陈诚轻咳一声:“该到的时候自然就到了,再说了,谁说我们要去肃州啊?”

  燕七皱起了眉头,一双眼睛盯住了陈诚那张并不英俊的脸:“不去肃州?”

  陈诚点点头:“我们经庐州到襄阳再去南阳。”

  燕七瞪大了眼睛,他不知道为什么陈诚会提出绕这样一个圈子去南阳,无论是他们“六扇门”得到的情报还是锦衣卫那边传来的消息,都说使团是在肃州的境内“消失”的,在他看来想要追查出使团的下落,必须迟早赶到肃州,那样或许还能够查出一些蛛丝马迹。

  可是现在陈诚却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陈大人,还是去肃州吧,圣上交代的差事可不能耽误了。”在他看来陈诚欲往南阳肯定是为了私事,虽然他和兄弟们已经商定,在办案的过程中一定不能得罪了陈诚,但见陈诚办事这么不靠谱,他忍不住还是顶撞道。

  陈诚脸上的笑容依旧:“燕总领,你可别忘记了,现在我说了算。”

  燕七的脸色很难看,他的心里充满了愤怒,握着刀的手也露出了青筋,他在强忍着胸中的怒火,在他看来此刻的陈诚就是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陈诚收起了笑容:“燕总领,上车说话。”

  他瞟了一眼燕七的一众手下,放下了车帘。

  燕一和燕二都轻声问燕七,现在该怎么办?

  燕七犹豫了一下:“听他的,就去南阳。”

  “那燕四和燕五那边呢?是不是通知他们一声,让他们也赶往南阳?”燕二问道。

  燕七摇摇头:“不用,让他们直接去肃州吧,有燕五在,或许他们能够查出些什么。”

  燕七说完便下了马,上了陈诚的马车,他示意大家都跟着马车一道上路,他倒是要看看这个陈诚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如果陈诚真没把使团案当一回事的话燕七也不介意在洪武皇帝的面前参他一本。

  打心眼里燕七是很轻视陈诚的,在他看来百无一用是书生。

  马车虽说不是很宽敞,但还是能够容纳三、四个人的,所以陈诚和燕七坐在车内并不觉得拥挤。

  “燕总领,我知道你的心里一定十分的疑惑,明明使团是在肃州出的事为什么我要去南阳。你甚至一定在心里怨我,骂我,怕我耽误了你们的功劳吧?”陈诚的语气很是平淡,也不看燕七。

  燕七只是哼了一声,并不答话。

  陈诚突然问道:“你看过晏无双留下的那张地图吗?”

  燕七的心里咯噔一下,晏无双留下了一张带血的地图他是知道的,而且他也让人从锦衣卫那边临摹了一份,可是他却没能够看出地图所绘的地方是何处。

  他望向陈诚的目光满是疑惑,陈诚又笑了,燕七有一种错觉,仿佛陈诚一直都带着这样的微笑,从他见陈诚的第一面起,那笑容就从来没有消失过。

  “昨晚你走后就有人把这张图送来了,我研究了整整一个晚上,我发现图上所绘的地方应该是在南阳以西的汉水之畔。”

  陈诚说着取出了一张大明疆域图,又拿出临摹晏无双的那半张残图,接向地图某处。

  燕七凑了过去,他看得很仔细,慢慢地对照着这两张图,最后他不得不承认陈诚说得没错,晏无双留下的那张用鲜血绘制的地图与南阳汉水之畔的某个地方极为相像,那地方叫东来镇。

  “使团出事,只有晏无双一个人跑了出来,他坚持到了应天才断气,只留下了一张带血的残图,燕总领,你就不觉得这件事情很是蹊跷吗?”

  燕七当然觉得蹊跷,昨晚他也一直在想,晏无双既然躲过了一劫,为什么不向就近的府卫求救?从肃州到应天可是千里迢迢,他难道就不怕自己坚持不到应天吗?

  “那陈大人怎么看?”燕七很谦虚地问道,这时他才开始收起了对陈诚的轻视,看来圣上让陈诚来负责这个案子并不是一时的头脑发热,这小子确实有着过人的本事。

  陈诚想了想说道:“按理说晏无双经历了使团的变故他应该第一时间向附近的府卫救援,从肃州出来,有凉州卫、西宁卫,我想他如果去这些府卫求援的话,凭着他的身份这些府卫都一定会全力协助的,可他没有这么做,为什么呢?”

  燕七不说话,他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陈诚这才接着说:“或许是对方把他追得太紧,他根本就没有去报信求援的机会,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已经不信任这些府卫了,他不求援就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藏,让他能够留下一口气去京师报讯。”

  燕七轻声问道:“可那地图又是怎么一回事?”

  陈诚歪了歪头:“这个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去南阳的原因,燕总领,若是想要查清楚晏无双为什么要留下那样的张地图的话就只能亲自到南阳去看看了,这也是为什么我说要去南阳的原因。至于说肃州那边我想就算我们晚一点到也没关系的,锦衣卫的人不是已经过去了吗?另外我想你也应该张罗了人过去了吧?范不着全都挤到那儿去嘛。”

  陈诚这么一说,燕七是彻底的无语了。

  他甚至隐隐对陈诚有了期待,他希望陈诚的判断不会错,那么或许他们还能够先查到些什么。

  陈诚又说道:“还有一点你不觉得奇怪么?”

  燕七随口就问道:“什么?”

  陈诚拿起一个酒囊喝了一口,咂了下嘴:“晏无双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应天府,一人一马一路血迹地到了西华门外才被守城的卫兵发现,昨晚是中元节,街上那么热闹,那些百姓就不说了,衙门里的捕快,巡城的军士居然一个都没有留意到,你觉得正常吗?”

  燕七没有说话,他的脸有些发烫,因为这一点他居然就没有想到。

  地图他没能研究出来也就算了,可是晏无双的出现确实有些诡异,他竟然也没有想到,这就是他的疏忽了。

  这也不怪他,昨晚圣上的密旨扰乱了他的心,他根本就没有心思细想别的事情。

  燕七问道:“这么说来应天府里我们也该好好查查。”

  陈诚笑道:“我出城之前去见过燕六,已经交代他了。”

  “你怎么知道‘六扇门’在什么地方,又怎么知道燕六的?”

  陈诚再一次让燕七感到吃惊。

  “有心自然就能知道,‘六扇门’虽然神秘,但既然圣上让我与你们同查此案,你觉得‘六扇门’对于我而言还会是什么秘密吗?”

  燕七马上就省悟了过来:“你见过圣上了?”

  陈诚淡然地说道:“领了密旨我自然要去见圣上的。”

  燕七不再说什么,陈诚既然去面见了圣上,圣上将“六扇门”的事情告诉他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对于陈诚的心计燕七还是十分的忌惮,他甚至已经在心里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圣上让陈诚负责查这个案子一定有着更深一层的意义,那就是对“六扇门”进行监视与督察。

  “陈大人,那么你想从何查起呢?”这回燕七的姿态放得很低,他是彻底抛开了对陈诚的轻视,这样一个心思缜密的人自己一定要小心相处为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