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惊艳,祸水
墨绿青苔2021-01-07 08:483,365

  午后的阳光很是慵懒,照得人也懒洋洋的。

  官道上,一骑快马疾驰而来,马上是一个青衣男子,脸色苍白。

  他一面扬鞭催马,一面拿着个酒葫芦仰头咕上一大口,酒刚入喉他便**地咳了几声。

  青衣男子便是锦衣卫千户蒋飒。

  一大早他就孤身单骑赶往肃州。

  原本顾长风想让他多带些人在身边,被他拒绝了,他喜欢独来独往,不需要帮手。

  他说如果他都搞不定的事情,再多的帮手也是白搭。

  翻过这座山就有一个小镇,他准备在小镇上找个酒馆好好吃上一顿,备些干粮,再把酒葫芦给灌满,按着这脚程,今晚很有可能要在荒郊野外露宿。

  一路上他都在思考着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是不是不该答应顾长风他们。

  并不是因为他对大哥蒋瓛的事情耿耿于怀,而是因为他觉得这个案子并不简单,他是蒋瓛的弟弟,蒋瓛可是锦衣卫第一任指挥使,他自己也恭为千户,自然也是见过大世面的,在大明的境内能够让五百精兵、一百锦衣卫精锐缇骑和一个西域使团神秘消失,那该是一个什么样恐怖的势力才能够做到?

  他自信到了极点,甚至可以说自负到了极点,可是他却并不盲目,昨晚顾长风他们刚走他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厉害。

  只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他蒋飒从来都是一个唾沫一个钉的,从不失信于人。

  收起酒葫芦,快马加鞭,向着小镇而去,他打定了主意,无论对方是什么来头,他蒋飒也一定不会回头,他蒋飒怕过谁?就是大明的皇帝他也没有怕过。

  想到大明的皇帝,蒋飒的心里又升起了怒火,自己不能给大哥报仇,反倒又替那狗皇帝卖起命来。他恨自己为什么就那么心软,怎么就中了顾长风几人的激将法。

  双龙镇只是一个小镇,而“神仙居”是这镇上最好的酒楼。

  蒋飒是一个很随意的人,穿什么他不讲究,住哪儿也无所谓,但他却很在意吃喝,能够吃好喝好他绝不将就。

  所以他进了双龙镇一眼就看到了“神仙居”的幌子。

  伙计过来牵过他的马,满脸堆笑地问道:“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给马喂些上好的草料,然后给我来上两斤牛肉,半斤花生米,一坛花雕,另外把我那两只酒葫芦给加满喽!”说着便掏出碎银子扔给了伙计。

  伙计脸上的笑容更甚了,唱喏道:“好嘞,客官,您里面请,我这就给您备酒菜去。”

  蒋飒迈步走进了“神仙居”。

  大厅里坐了几桌客人,蒋飒只是扫了一眼,便在角落里找了张桌子坐下。

  很快那伙计就把酒菜上了上来,这些都是熟食,很多酒楼都是提前备好的。

  “客官,您慢用,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伙计殷情地说道,蒋飒摆了摆手:“你去吧。”

  蒋飒吃东西的速度并不快,慢慢地吃,细细地品,他认为人这一辈子什么事情都可以急,只有吃喝是急不得的。

  老话就说了,皇帝不遣饿兵,还有就是死也得做个饱死鬼不是?

  上好的牛肉,甘醇的美酒,香脆的花生米,蒋飒很**。

  又倒了杯酒准备入喉,可是那酒杯却停在了半空。

  他的脸色微微一变,心不由得紧了一下。

  一种危险的感觉从心底生出,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他还记得上一次出现这样的危机感是在十年前,当时他追捕意图刺杀洪武皇帝的元朝余孽,元顺帝的侍卫统领花子都,在与花子都激战的时候也是突然生出了这样的感觉,也亏他感觉到了这种危机,才躲过了一个蒙面黑衣人的偷袭,不过花子都却因此逃脱。

  待他想要拿住偷袭的黑衣人时,那人也不知所踪了。

  这是他唯一的一次失手,但他却感到庆幸,若不是他的这种危机感,那个黑衣人恐怕就已经要了他的命了。

  可现在这种感觉又出现了,这让他的心里有了一些恐慌。

  他没有动,酒杯就停留在半空,可他的额头上却渗出了细细的汗珠,他的后背也开始潮湿。

  危险来自于他的身后,可他却不敢回头,他怕自己贸然回头会露出更多的破绽。

  对方迟迟没有动手是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能够一击毙命的机会,他不能给对手这样的机会,因为他不能死,也不想死。

  不过这样的情形并没有持续多久。

  不一会,那种感觉就没有了,一切又恢复如初。

  蒋飒一口把杯里的酒喝了下去,缓缓地回过头,他看到了一个人。

  其实在他的后方有很多人,但他却只看到了一个人,一个女人,因为这个女人太醒目,以至于他直接就把其他的人给忽略了。

  这个女人很美,那种**简直就无法增删,添一分过了,减一分弱了。

  蒋飒见过不少的美女,但那些女人若是站在她的面前必然会自惭形秽。

  这个女人也正望着蒋飒,她的脸上带着甜甜的笑,那笑容就像屋外正午的阳光,又如二月的春风。

  不过蒋飒此刻脑子里却浮现出了两个字:祸水!

  祸水是用来形容女人的,而且还是特别**的女人。

  “你怎么一直盯着奴家看啊?难道奴家的脸上有花?”女人缓缓地走到了蒋飒的面前。

  蒋飒能够感受到四面射来的冰冷的目光。

  酒楼大厅里的男人都用一种仇恨的眼神望着自己,就因为这女人主动和自己搭讪,而这些男人谁不希望被美女青睐的人是自己呢?

  “你比花好看。”蒋飒开口了,他那苍白的脸上也泛起了一丝血色,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说完他便害羞了。

  女人咯咯地笑了起来,她的笑带着别样的妩媚:“你很会说话。”

  蒋飒又喝了一杯酒,喝得急了,重重地咳了起来。

  女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轻轻叹了口气:“我不明白,你们男人为什么总喜欢喝酒。”

  “因为酒能够让你记起你想要记起的,也能够让你忘记你想要忘记的。”

  “这么说酒还真是好东西。”女人又笑了起来。

  蒋飒点点头:“没错,它确实是好东西。”

  女人拿起蒋飒的杯子,自己斟满一杯,一口喝了下去,又把杯子放到桌子上,倒满,推到了蒋飒的面前。

  蒋飒没有去端酒杯,只是望着女人,目光渐渐变得冰冷。

  “怎么不喝啊?莫不是嫌奴家弄脏了你的杯子?”女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蒋飒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只是那笑容很是森寒,声音也仿佛被冰冻过一般:“这酒我不能喝,因为我还不想死。”

  “哦?喝了这酒你就会死么?刚才你可是喝了不少!”女人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蒋飒淡淡地说道:“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刚才这酒可以喝是因为酒里没毒,现在这酒不能喝,是因为它已经是一杯毒酒了。”

  蒋飒的话说完,女人的脸色微微一变,旋即她又笑了:“看来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蒋飒叹了口气:“你一出现我就知道你是谁了,所以你碰过的酒我又怎么敢喝呢?红颜祸水,命比纸薄,你是红颜,也是祸水,可比纸还薄的却是别人的命。”

  女人神情一凛:“你真以为我会害你吗?”

  蒋飒没有说话,女人又说道:“刚才我可救了你一命,如果不是我,你已经死了。”

  蒋飒冷笑一声:“是吗?”

  蒋飒当然不会相信这个女人的话,这个女人可是名动江湖的“祸水”,江湖上排名前十的女杀手,中原使毒的第一人。

  传说她的毒很厉害,杀人于无形,而她的心比她的毒更毒,她只会杀人,怎么又可能救人。

  “唉,看来你并不相信奴家的话,真是辜负了奴家的一片好心。”

  蒋飒的神情更加的漠然:“你知道我是谁吗?”

  “祸水”面带桃花,眼含春水:“我当然知道,不然我也不会救你了。”

  蒋飒有些受不了她这样的眼神:“看来我该要谢谢你喽?”

  “那你准备怎么谢我呢?”

  “你想我怎么谢你?”

  “那就以身相许吧。”女人说着话就准备靠了过来。

  蒋飒沉下脸:“你若再靠近,我便杀了你。”

  “祸水”一下子呆住了,因为她看到了蒋飒手里突然多了一柄短刀,细窄的刀身,薄如蝉翼,刀尖已经抵在了她的咽喉。

  她根本就没看到蒋飒出刀,蒋飒仿佛根本就没有动过一样。

  “好刀。”她杏唇轻颤,吐出了两个字,然后身子向后退去,与那刀尖拉开了距离。

  刀不见了,蒋飒端起壶,就着壶口喝了一大口。

  “果然不愧锦衣卫第一高手!”女人再次笑了起来。

  “说吧,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我一会还要赶路,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蒋飒说完抓起一块牛肉,大口嚼了起来。

  “祸水”说道:“我知道你要去肃州,我希望你能够带上我。”

  “你怎么知道我要去肃州?我又为什么要带上你?”蒋飒的目光中有了杀意,他去肃州本是一件很隐秘的事情,这女人是怎么知道的?莫不是锦衣卫里出了内鬼?

  他的手重新放在了刀柄上,假如这女人不能给他一个满意的回答他不介意杀了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